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善意谎言】(上)

第二百六十四章【善意谎言】(上)

        随着在欧洲战场上的认输,德方正式成为战败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他们在中华区的利益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中华身为协约国中的一员,也是战胜国之一,此次欧洲战场胜利的消息传到国内,让许多民众振奋不已,他们都认为通过这次的胜利至少可以摆脱德方对中华的压迫和剥削,可以让德方归还曾经作为租界侵占的中华土地。

        董治军也因此而兴奋,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对津门德租界未来的归属做出了自己的推断。

        老洪头对国家大事也颇为关心,追着董治军问个不停,罗猎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激动,父亲在他体内种下的那颗智慧种子早已将未来一段时间的历史走向渗透到了他的血液之中,他知道作为战胜国的中华并未从这次战争的胜利中得到任何好处,德方在中华的租界和利益并没有物归原主,而是被列强送给了虎视眈眈的近邻日本。

        这次无耻的掠夺彻底让青年人觉醒,一场划时代的巨变即将到来。

        罗猎端起茶碗抿了口茶,历史早已注定,而自己在历史中又将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一种难以描摹的孤独感涌上心头。

        董治军留意到罗猎对自己所讲述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老洪头问道:“治军,也就是说你以后不用给德国人办事了?”

        董治军点了点头道:“我现在为津门政府办事,这次去黄浦也是将一些过去的旧案结了。”

        罗猎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一动,他想到了被传刺杀德国领事的白云飞,放下茶碗道:“白云飞的案子也结了?”

        董治军点了点头道:“结了,白云飞死了!”

        “死了?”罗猎愕然道。

        董治军道:“有个传言,当初德国领事被杀全都是日本人一手策划,那白云飞只是替罪羊,日本人看中了他的生意,所以一石二鸟,既干掉了德国领事,又嫁祸给白云飞,抢了他在津门的地盘。”

        老洪头气得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道:“娘的!小日本没一个好东西!”

        董治军道:“您老消消气,只是传言。”

        罗猎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我看这传言八九不离十。”

        董治军道:“白云飞的确死了,我见过尸体,这次去黄浦其中一个任务就是去认尸。”

        罗猎和白云飞也算有过几次共患难的经历,虽然他对白云飞其人的有些做法不敢苟同,可不得不承认白云飞也是一代枭雄人物,听闻白云飞的死讯,心中也是有些失落,可又觉得白云飞那种能力出众的人物如果这么死了又不太合理,可董治军说得言之凿凿,作为英子的丈夫,他又没有必要对他们撒谎。

        董治军舒了口气道:“白云飞一死,这案子总算结了。”这案子一直由他来负责,虽然德方战败,可对他来说,这案子一日不结,心头的一块石头就无法落地。

        老洪头道:“去认尸居然三个多月?”

        董治军笑道:“单单是认尸自然不用三个多月,上头又安排我在黄浦参加了培训。”

        罗猎道:“看来是要栽培姐夫了。”

        董治军抑制不住喜色,嘴上仍然谦虚道:“哪里,哪里!对了,老弟什么时候来得津门?”

        罗猎道:“有段日子了,这不我正打算走呢。”

        老洪头听他要走,愕然道:“走?怎么突然就要走了?”

        董治军道:“不是吧,我这一来你就要走,莫不是不喜欢我这个姐夫?”

        罗猎笑道:“我总得有些事做,整天这么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也不成。”

        董治军道:“你不是牧师吗?西开教堂就快建成了,有没有考虑去谋个神职?”

        老洪头慌忙摇头道:“好端端的当什么牧师?赶紧找个老婆生几个孩子才是正事儿。”

        董治军笑道:“爷爷,您不懂。”

        老洪头道:“我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外国和尚?教堂跟庙也没分别,一样去里面念经。”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望着大碗茶,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迷惘:“我在黄浦有一间小教堂,我想,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老洪头满脸错愕,他可从未听罗猎说起过这件事。

        院门被轻轻敲响了,罗猎起身去开门,应当不是英子,她才不会如此文雅的敲门,拉开房门,却见门外站着唐宝儿,罗猎心中一怔,唐宝儿却是满脸惊喜道:“果然是你,罗猎,你还记得我吗?”

        其实罗猎在昨天见到唐宝儿的时候就担心她会认出自己,这也是他准备最近离开的原因之一,想不到唐宝儿居然去而复返而且找到了这里。

        事已至此,否认也没什么必要,罗猎微笑道:“当然认得,唐小姐好!”

        老洪头和董治军两人都知道唐宝儿,这位身份尊贵的大小姐在津门的名气极大。他们本想起身去打招呼,可看出唐宝儿此次前来是专程拜访罗猎的,所以他们终于还是没有过去。

        唐宝儿开门见山道:“我有事找你。”

        罗猎邀请她道:“进来坐。”

        唐宝儿摇了摇头道:“还是出去说。”她向老洪头和董治军摆了摆手,笑道:“打扰了!”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兔牙,这位千金小姐为人处世倒是平易近人。

        罗猎跟老洪头说了声,陪着唐宝儿一起离开,两人来到校园东侧的树林,已是深秋,树叶金黄,桔色的阳光透过树叶投射到树林中,留下深浅不一的斑驳树影。

        唐宝儿踩着松软的树叶,双手拎着做工精美的黑色皮包,她本想走得更休闲优雅一些,可罗猎的步子很大,于是她不得不加快脚步,心中埋怨罗猎的表现有些不够绅士了。

        罗猎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小路上停下脚步,习惯性地摸出一盒香烟,礼貌地征求了一下唐宝儿的意见。

        唐宝儿点了点头,她并不介意男人抽烟,她自小游学列国,虽然长着东方面孔,可内心却包容开放,她甚至有些喜欢男人抽烟的样子。

        罗猎点燃了香烟道:“不好意思,昨天没顾得上跟你打招呼。”

        唐宝儿笑道:“我当时也没认出你,只是觉得背影有些熟悉,我离开之后越想越是熟悉,所以就给青虹打了个电话。”

        听到叶青虹的名字,罗猎拿烟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秋风吹过,将烟灰吹散,罗猎将香烟重新叼在嘴里,眯起双目望着头顶被阳光照射成为半透明的树叶,轻声道:“她也在津门?”

        唐宝儿摇了摇头道:“她在黄浦,就是她让我过来找你。”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还是感到一阵温暖,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记挂着他的人,他和叶青虹相识于一场阴谋,他们之间确切的关系应当是雇佣关系,在穆三爷死后,他们的这种关系就不复存在了。

        记得在北平分别之时,叶青虹曾经提出要和他一起前往欧洲,可最终还是被他拒绝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他本以为叶青虹去了欧洲,或许永远不会再踏上中华的土地,毕竟这片土地带给她太多的伤害,可从唐宝儿口中又听到叶青虹人在黄浦的消息。

        罗猎首先想到得是穆三寿留下得财富,叶青虹的回归难道和那些财富有关?

        唐宝儿道:“青虹一直都在想着你。”

        罗猎因唐宝儿的表述而皱起了眉头。

        唐宝儿叹了口气道:“真是不明白,她对你这么好,人那么优秀,你为什么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罗猎笑了起来:“依唐小姐的意思我应当怎么反应?”

        唐宝儿道:“我若是你,一定会爱她爱得无法自拔!”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

        唐宝儿却被他的笑声刺激到了,跺了跺脚道:“笑什么?你知不知道青虹刚刚回到欧洲就生了场大病,病还没好就决定回来找你,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她去过满洲,去过北平,来过津门,去过每一个你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为了找你。”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明显被叶青虹的痴情所感动了。

        罗猎抽了口烟道:“她曾经是我的雇主,我和她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唐宝儿瞪圆了双眸:“你……你好无情啊!”

        罗猎道:“你还小,感情的事情你不懂。”

        唐宝儿愤怒地握紧双拳,面孔涨的通红:“我当然懂,我又不是没恋爱过,罗猎,我本来不想说,青虹得了绝症,医生说她的生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罗猎愣住了,直到风将烟灰吹倒手上,灼痛方才让他回到现实,如果说他对叶青虹没有过心动没有任何的感情那是欺骗自己,可是在颜天心出事之后,他已经不再考虑任何关于感情的问题。停顿了一下,他向唐宝儿道:“唐小姐的故事说得不错。”

        唐宝儿拉开手袋,从中取出一份病历,递给了罗猎:“你仔细看,你看清楚了,”

        罗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病历,病历用德文书写,来自于世界闻名的德国脑科医院,叶青虹得了脑瘤,诊断时间是在七个月以前。

        唐宝儿道:“需不需要我翻译给你听?”

        罗猎摇了摇头,他将病历还给了唐宝儿:“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