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平淡是真】(下)

第二百六十三章【平淡是真】(下)

        老洪头对孙女的以偏概全表示很大的不满,叹了口气道:“这世道,好人难当,他也有他的难处,和现在的这帮官僚军阀相比,他还算是一个好官。”

        罗猎默默吃着馒头,如果不是英子坚持他也不会过来吃饭,来到这里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他陪老洪头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老洪头望着罗猎,脸上又浮现出怜惜的表情:“小子,这胡子也该剃剃了。”

        罗猎将最后一口馒头塞到嘴里,然后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这么久没有理发剃须,并不是因为他懒,而是他想过一种和过去完全不同的生活,他想和过去告别,想要麻醉自己,可偏偏无时无刻都处于清醒之中,有个秘密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失眠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自从失去颜天心之后,他几乎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英子有些不满地在罗猎肩头拍了一下:“小猎犬,哑巴了?爷爷跟你说话呢。”

        罗猎嗯了一声,方才道:“明儿我就去剃。”

        老洪头嘿嘿笑了起来:“不必那么麻烦,明儿一早我帮你剃。”

        “您?”英子一双杏眼又瞪圆了。

        老洪头嚷嚷道:“咋地?还信不过我咋地?”

        光可鉴人的剃刀在罗猎的脸上飞速滑动,近三个月滋生出来的胡须簌簌而落,罗猎躺在阳光下,静静体会着刀锋拂面的感觉,昔日的刀光剑影似乎已经离他远去,这段时间他时常陷入迷惘之中,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幻?

        英子上完课特地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他们的对面,坐在秋日金色的阳光里看着他们,原本老洪头打算连头发一起帮罗猎剪了,可英子非得坚持要等自己回来,老洪头一边帮罗猎刮着胡子一边道:“这丫头长大了,出息了,都忘了当年她的头全都是我给剃的。”

        英子笑道:“我十二岁之前没人把我当女孩子。”

        罗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剃刀在他腮边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老洪头慌忙道:“别笑,别笑……哎呦,你看我这老眼昏花的……”

        英子走过来道:“不妨事,浅浅一道口子又不会留下疤痕。”她伸手找爷爷要过剃刀。

        老洪头愣了一下道:“你也会?”

        英子接过剃刀,熟练地为罗猎净面,轻声道:“董治军的脑袋那么难剃还不得乖乖听话。”

        老洪头笑了笑,来到英子刚才坐得小马扎前坐下,望着孙女儿熟练的手法,心中又欣慰也有酸楚,英子长大了,在她的婚姻中,她并非没有付出,这孩子太倔强,就算是受了委屈也不会将那些委屈告诉自己,她是害怕自己担心,罗猎也是一样,这些昔日在自己膝下奔跑欢闹的孩童们不知不觉就已经长大,自己已经老了。

        英子手中的剪刀在罗猎头顶飞舞着,没多久就为罗猎理好了发,平头短发,并没有征求罗猎的意见,就为他将头发剪得很短,不足半寸,看起来显得格外精神。

        塞外烈日为罗猎镀上的那层古铜色仍未褪去,津门的太阳虽然没有塞外那般火辣和炙热,可是长时间的户外工作让罗猎的肤色反而加深了一些,他的眼睛依旧明亮,只不过双目深处多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忧郁。

        英子围着罗猎转了一圈,对自己的作品表示满意,向罗猎道:“你们爷俩儿先聊着,我去给你打盆热水洗头。”

        罗猎道:“不用,冷水冲冲就行。”

        英子道:“秋天了,别逞能。”她拍了拍身上的碎发,风风火火地去了。

        罗猎望着英子的背影脸上带着感激,老洪头将卷好的一支烟卷儿递给了罗猎,罗猎也不挑剔,摸出一盒洋火,先帮老爷子点让,然后自己也点燃那支烟卷儿,用力抽了口烟,将烟草的清香和辛辣一股脑地抽到自己的肺里。

        老洪头道:“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两口子。”

        罗猎安慰他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事儿还真轮不到您老操心。”

        老洪头叹了口气:“也是,我也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操心也没用。”

        罗猎笑道:“洪爷爷,您老可得长命百岁,您私藏的美酒我还没喝够呢。”

        老洪头哈哈笑道:“那是,我得看到你娶媳妇儿才……安心。”话说了半截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能无意中又戳到了这孩子的痛处。

        罗猎的内心一紧,脸上的表情却仍然风轻云淡:“我可能……”若非老爷子无意中提及这个问题,罗猎还不知道自己在内心深处对婚姻对感情产生了一种畏惧,深深的畏惧,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感情背负上了诅咒,每一个和自己相爱的女人都会不得善终。

        老洪头却在此时惊喜地站起身来:“治军?”

        “爷爷!”董治军洪亮的声音从院门处响起。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苦笑,不仅仅是因为刚才老爷子的问题让他分神,在天庙和雄狮王的那场殊死一战让他身受重伤,他的体力感知力都出现了很大程度的下降,罗猎甚至怀疑慧心石的能量也在那场战斗中损失殆尽,失去超人感知能力的他,和一个平常人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罗猎宁愿成为一个普通人,这是他回到这里的原因之一,他在悄悄寻找着过去,平凡即幸福,然而在这段日子里,他开始渐渐意识到有些事永远也回不去了,留在他脑海中的记忆,不分昼夜的折磨着他。

        董治军今天并未像过去那样身穿警服,西装革履,三七分的头发梳理得油光可鉴,看起来就像个富家公子哥儿,双手提着礼物,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

        英子端着热水从房间里出来,看都不看董治军,将热水放在罗猎面前,一把将罗猎的脑袋摁到了水盆里去,罗猎惨叫道:“烫,姐……烫啊!”

        英子哼了一声,总算看了一眼董治军:“娘儿们似的,你是个男人啊!”

        董治军听出她在指桑骂槐,讪讪将手中的礼物放下,赔着笑道:“英子,我从黄浦给你买了香粉和胭脂……”

        英子道:“你很了解我啊?我平时用过那些东西吗?”

        罗猎挣扎道:“姐,我自己来……”

        “别动!”英子用力搓洗着罗猎的脑袋,连老洪头都开始担心,这究竟是洗头还是褪毛?

        董治军笑道:“是我不对,这次去了那么久,可是我也没想到,本来说是一个月,谁曾想中途发生了……”

        英子道:“行李呢?”

        董治军道:“放回家里了。”

        英子呵呵笑了一声。

        董治军显得越发窘迫了:“我带着行李过来总不是那么回事儿,所以将行李放下就过来了,我在家连口热茶都没顾得上喝。”他一边说话一边向罗猎望去,希望他能够帮自己说话,可罗猎的脑袋被英子摁在水盆里根本没机会帮腔。

        英子放开罗猎的脑袋,扔给他一条毛巾,然后端起那盆水向董治军脚下泼去,董治军没想到她会来这招,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躲闪不及,被溅得满是泥点子。

        英子看到他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董治军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老婆的脾气向来如此,来得快去得快,如果自己不让着点儿,两人只怕根本走不到今天。

        老洪头故意板起面孔,斥道:“英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治军这么久没回来,刚一回来你就这样对待人家。”表面上是呵斥自己孙女,可仔细一琢磨,话里满是责怪董治军去了这么久的缘故,到底是向着自家孙女。

        董治军笑道:“怪我,全都怪我。”

        擦好头脸的罗猎乐呵呵走了过来,叫了声姐夫,跟董治军打了个招呼。董治军倒是不知道罗猎也在,笑道:“有日子没见了,小猎犬,这段日子哪儿发财去了?”

        英子呸了一声道:“小猎犬也是你叫的?”

        罗猎帮着打圆场道:“都是一家人,姐夫当然不用跟我客气。”

        董治军向罗猎递过一个感激的眼神,他笑道:“眼看中午了,不如这样,咱们去平津楼吃饭。”

        老洪头道:“别介啊,花那冤枉钱干啥?让英子去买菜,在家吃。”

        英子一声不吭地去推自行车,董治军倒是会瞅机会,赶紧跟了上去:“英子,我跟你一起去。”

        英子摇了摇头道:“你歇着吧,大老远来的。”说不心疼还是假的,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两口子婚后过得并不如意,可董治军对她的好她是看得清清楚楚,如若不然,早就跟董治军离婚了。

        英子离去之后,罗猎去屋子里搬了张小矮桌,三人拿了马扎围着矮桌坐着,喝起了大碗茶。

        董治军将自己去黄浦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他这次去黄浦是公派,董治军是德租界的华探,前往黄浦是为了调查德国领事被杀一案,白云飞潜入德国领事府邸,枪杀领事一案在津门闹得沸沸扬扬,虽然过去了那么久,可此案一直悬而未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