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平淡是真】(上)

第二百六十三章【平淡是真】(上)

        杜宝禄的长袍都被冷汗湿透,看到眼前一幕他不住在胸前画着十字,等到众人围上去将那倒悬在空中的工人解救下来,他们方才想起去寻找出手营救的人,只看到绳索栓在了立柱上,出手营救之人早已人去楼空。

        杜宝禄也不知何时不见了,其实他并未走远,只是去追那名出手救人的民工,那民工来西开教堂工地已经有两个月了,他沉默寡言,每天来了就是上工干活,和其他同事很少说话,因为是零工,所以每天拿了钱就走,就算和杜宝禄这个雇主交集也很少。不过杜宝禄对此人印象颇深,认为此人吃苦耐劳,无论每天工作如何辛苦都从无一句怨言。

        那民工似乎知道有人在跟踪自己,开始加快了步伐,杜宝禄本就肥胖,再加上穿着黑色长袍,已经是气喘吁吁,他用并不熟练的中文道:“嗨!先生,你等等,你等等我……”

        那民工停下脚步,他的脸上生满胡须,毡帽压得很低,不过仍然可以看到毡帽下那双忧郁的眼睛。

        杜宝禄道:“我没别的意思……你今天的工钱……”

        民工摇了摇头道:“留着吧,算是我留给教堂的一点小小意思。”说完他大步向前方的小路走去。

        杜宝禄大声道:“你应该认识我的,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过来找我……”

        民工走入树林杜宝禄的声音仍然在他的耳边回荡,他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到树上一对相偎相依的鸟儿,深邃的双目变得越发忧郁了。

        远处迎面走来了一个女子,那女子看到他,大声道:“小猎犬,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给我帮忙?”

        那女子就是英子,这民工打扮的大胡子年轻人自然就是罗猎了。罗猎看到英子推着一辆自行车,车后绑着满满登登的包裹,赶紧过去接过车把。英子擦去脸上的汗水道:“真是累死我了。”

        罗猎认出这自行车是英子的丈夫董治军的,这后面捆得小山一样的包裹极其沉重,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英子道:“书,好心人捐赠的旧书,刚好送回去给孩子们看。”

        罗猎嗯了一声。

        英子有些心疼又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你究竟是怎么了?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过去可不是这样。”

        罗猎露出一丝笑意,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他被吴杰从天庙废墟救出,和众人会和后不久,他就悄悄离开,众人选择返回满洲的时候,他又继续留在当地半个月,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去过新满营,也去过雅布赖山,还去过西夏王陵,所有可能找到颜天心的地方他都去过了,然而他始终没有找到颜天心的踪影,其实他也明白,纵然找到颜天心,也只是她和龙玉公主的综合体罢了。

        颜天心的部下已经宣告了她的死亡,颜拓疆收拾旧部,回到了新满营并重建那里的一切。

        罗猎没有去找颜拓疆,在认清现实之后,他离开了甘边,不过他没有选择去白山和朋友们会合,也没有选择返回黄浦的小教堂,他来到了津门,来到了他幼年时曾经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有他的童年,有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罗猎毕竟不是孤狼,并不是每次的受伤都要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默默舔伤,父亲给他的智慧种子,龙玉公主帮他吸收的慧心石,他这段时间惊世骇俗的经历已经让他的胸怀和眼光超越了这个时代,对生命和永恒拥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虽然亲眼见证了颜天心脑域世界的崩塌和毁灭,可是罗猎至今都没有承认她的死亡,罗猎坚信她一定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等着自己,又或是宇宙的某个角落,又或是某个不为人知的时空。

        英子从罗猎的颓废就知道他必然遭遇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挫折,她和爷爷所做得只是接纳这只受伤的小猎犬,他们心有默契,他们并不询问,只是为罗猎提供一个住处,甚至很少主动去找罗猎,他们知道他需要一个独自思考的空间。

        罗猎推着自行车,英子在后面扶着,罗猎推得很稳,她只需要将手放在上面,根本没有帮扶的必要,英子忽然很嫌弃地说了一句:“邋遢!”

        罗猎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并不欢快,英子听到他的笑声就已经满足,马上用银铃般的大笑盖过了罗猎,停下笑声道:“你朋友来信了!”

        罗猎嗯了一声,甚至懒得问来信的人是谁?

        英子道:“安翟!”

        罗猎依然嗯了一声。

        英子对他这样的回应很不满足,呸了一声道:“你朋友来了你也躲着不见,现在来信了你居然都不问是谁?小猎犬,究竟是你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还是他们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罗猎道:“你猜不到的。”

        英子杏眼圆睁道:“哦?你是拐弯抹角骂我蠢喽?”

        罗猎道:“太聪明的女人往往不会有什么福气。”

        英子又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很有感染力:“我有福气吗?我怎么不觉得?”

        罗猎道:“有个那么爱你的爷爷,疼你的弟弟,还有一个怕你的丈夫!”

        “呸!能耐了啊,挖苦起你姐来了,小猎犬,你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都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在我面前提董治军那个混蛋。”

        罗猎道:“听洪爷爷说,他这周就从黄浦回来了。”

        “死了才好!”

        罗猎知道英子素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对董治军的感情很深,两人之间的矛盾倒是多半都因为董治军的家庭而起。董治军此番被派往黄浦公干,已有三月,罗猎来津门之前,董治军就去了黄浦,所以两人始终没有打照面的机会。

        罗猎暗忖,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两人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小学的门前,孩子们正在放学,老洪头雷打不动地在门前目送孩子们离开,直到最后一个孩子离开,他才看到从远处走来的罗猎和英子。

        看到满脸胡须的罗猎,老洪头就打心底感到酸楚,他把罗猎视为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在心中的地位不次于英子,他焉能看不出这段时间罗猎都是在利用繁重的劳动折磨他自己。

        老洪头一直都想跟罗猎好好谈谈,可英子提醒他不能问,如果罗猎不肯说那就永远不要问。

        老洪头只能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来,笑道:“你们两个怎么遇上了?”

        英子道:“冤家路窄!”

        这下连罗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英子看到校园门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禁不住有些好奇,向爷爷道:“爷爷,这车是什么人的?”他们这间小学在津门很不起眼,多半孩子连学费都交不起,教师薪资微薄,其中有不少人是义务教学。

        老洪头笑道:“我也不认得,总之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今天路过这边,看到咱们学校,说是要捐钱给咱们,这不,校长正陪着她考察校舍呢。”

        英子道:“这么好?”

        罗猎心中一怔,首先想到的是这位有钱人家的小姐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吧?可转念一想自己来到这里的事情根本没有外人知道,而且一直以来自己都很谨慎地保密他和英子一家的关系,生怕自己惹麻烦会影响到他们,按理说没这种可能。

        老洪头道:“就是那位小姐!”

        罗猎顺着老洪头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校长正陪着一位剪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儿说话,那女孩二十岁左右年龄,圆脸,眉清目秀,笑起来颇为可人,罗猎一眼就认出这女孩儿他果然认识,乃是津门名媛唐宝儿,说起来他们还有一段渊源,这唐宝儿乃是叶青虹的闺蜜,当初为了解救方克文一家,多亏了唐宝儿出手相助,将他和叶青虹藏在位于马道场的家中,方才躲过日本人的追击。

        罗猎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邂逅唐宝儿,正如老洪头所言,唐宝儿的确是路过此地,不过她此前就听说过这间小学,路过门前想起曾经听友人提起过这小学的事情,于是过来看看,并主动提出想要捐款。

        对学校而言,唐宝儿这样的千金小姐自然是贵客,校长极尽热情地接待了她,并陪着她视察了校园的情况。

        校长本想将老洪头这位学校的开创者介绍给唐宝儿认识,老洪头笑眯眯使了个眼色,表示自己不想露面,他早已习惯了一个老校工的角色。

        于是校长只能作罢。

        罗猎也不想和唐宝儿正面相逢,于是推着自行车走向侧门,唐宝儿没有看到罗猎的正面,不过目光落在罗猎背影的时候仍然微微一怔,这背影让她觉得有些熟悉,不过一时间想不起这背影的主人是谁?唐宝儿打消了追上前去看个仔细的念头,毕竟这世上相似的背影太多。

        唐宝儿离去之前捐赠了五百块大洋,又表示过段时间再过来,为孩子们送些过冬御寒的棉衣棉裤。

        老洪头晚上吃饭的时候对此表现得非常兴奋,手舞足蹈地说着他所知道的情况,又道:“你们知不知道?唐小姐就是唐总理的千金。”

        英子纠正道:“前总理,总共也没当几天,这些官僚没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