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身在何方】(上)

第二百六十二章【身在何方】(上)

        “大家都还在吗?”张长弓在爆炸之后从沙石中爬了出来,很快他听到了陆威霖的回应,然后又听到阿诺剧烈的咳嗽声,张长弓循声找到了阿诺,陆威霖几乎和他同时来到了阿诺的身边,两人一左一右将灰头土脸的阿诺从沙尘中扶了起来,阿诺头脑仍然有些发懵,迷迷糊糊道:“我喝醉了吗?怎么天旋地转……玛莎……玛莎在什么地方……”

        张长弓想起了铁娃,此时他们的右前方传来铁娃的呼救声,几人慌忙赶了过去,铁娃也没什么事情,只不过玛莎就没有他那么幸运,右腿被一块掉落的石块压住,在他们的身边还有几名同伴不过已经被砸死了。

        玛莎痛得满头大汗,不过她的性情极其硬朗,就算右腿被砸断压在石下,仍然坚持一声不吭,阿诺看到她的模样简直比自己受伤还要心痛。

        张长弓让大家务必要小心,众人合力将压在玛莎腿上的石头抬起,由阿诺抱住玛莎,在石块被抬起之后迅速将玛莎拖了出来。离开险境发现玛莎右腿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在场的人中并没有精通医术者,张长弓建议先为玛莎止血,先离开险境而后再考虑下一步治疗。

        玛莎因为伤痛意识变得有些模糊,被阿诺抱在怀中,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强忍疼痛道:“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诺怒道:“颜拓疆那个狗贼出卖了我们!”

        张长弓几人都没有说话,不过每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愤怒。

        铁娃道:“师父,出口都已经被他们炸塌了,咱们还出的去吗?”

        张长弓伸出大手摸了摸铁娃的后脑勺,呵呵笑道:“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不会难为我们的。”

        阿诺道:“咱们往这边走!”

        陆威霖发现他所指得分明是和出口相反的方向,愕然道:“为何要往那里?”心中暗忖,这金毛莫不是被炸糊涂了,现在往外走方才有可能找到出路。

        阿诺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刚才的发生了好几次爆炸?”

        张长弓和陆威霖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其实他们在第一声爆炸中听力就已经受到了影响,接下来的几次爆炸他们只是从地面的震动中感觉到,不过几次地面的震动相隔时间很长,陆威霖也是军事方面的专家,他当时就有些纳闷,因何几次震动传来的方向不同,现在细细想来,有几次爆炸应当来自于洞穴深处。

        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按照阿诺的想法向骨洞深处走去,途中又遇到几名爆炸后的幸存者,众人集合一处继续前行,洞穴和缝隙中曲折行进了近三里的距离,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

        张长弓打开手电向地洞下方照射,这地洞底部深有十米左右,张长弓冲着下方叫道:“有人吗?”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地洞中回荡,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回应,张长弓点了点头,正准备寻找绳索攀爬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下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张长弓,是你吗?我啊!你宋叔!”

        几人全都听出那声音来自宋昌金,虽然众人多半对宋昌金没什么好感,可是在这里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却显得格外亲切。

        宋昌金和兰喜妹是从雍州鼎沿着沙虫留下的地洞一路追踪而来,到了这里刚好听到张长弓的声音,宋昌金得遇同伴内心中自然激动非常,兰喜妹却表现得极其冷漠,以她古怪的性情认为这些人全都死了都跟自己无关,在她心中真正在乎得只有罗猎一个。

        众人和宋昌金劫后重逢,彼此之间明显变得亲切了许多,就连张长弓也破例叫了一声宋三叔。

        宋昌金将罗猎和颜天心逃走的消息告诉众人,至于过程他并未明说,其实就算他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众人听到罗猎仍然活在这个世上,一个个欢呼雀跃。

        兰喜妹看到众人的模样忍不住泼冷水道:“有什么好开心的?人还没有找到,等找到了罗猎再开心也不迟。”

        众人听她这样说马上又回到了现实中来,现在别说找到罗猎,甚至连他们都不知能否从这里走得出去。不过好在有宋昌金在,这老狐狸虽然老奸巨猾,可盗墓掘坟的本领绝对顶尖高手,有他在离开这里,甚至找到罗猎都有希望。

        宋昌金自然明白众人对自己寄予的厚望,今日之所见早已颠覆了他的以往的认知,所有这一切,就算是祖宗留下的《三泉图》也没有记载过,宋昌金的内心中充满着激动,他要把这一切记录在《三泉图》中,他要在老罗家的族谱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他的成就无法和罗猎相比,对这个刚刚相认的侄儿,宋昌金不知不觉生出了感情,他渴望罗猎平安,罗猎的勇气、担当早已感化了他,宋昌金终于明白因何罗猎的身边会有一群甘心和他同甘苦共患难的朋友,会有颜天心、兰喜妹这样的女孩子为他舍生忘死,这样的年轻人应当受到上天眷顾,他不该死也不能死,他若是遭遇了不测,会让多少人为他伤心难过。

        他们沿着这条沙虫留下的地下洞穴中前行,途中看到不少独目兽的尸首,也看到地面上让人触目惊心的脚印,这脚印乃是雄狮王留下,这样的脚印绝不属于正常的人类。

        张长弓凭着猎人独有的感觉意识到罗猎和颜天心的逃离必然和脚印的主人有关,他蹲下去观察那脚印的时候,突然听到陆威霖道:“你们快来!”

        众人慌忙赶到陆威霖的身边,却见陆威霖呆呆站在那里,在他前方的白色沙面上静静躺着一个红裙女孩,那女孩脸色苍白黑发散乱,躺在沙面上一动不动,宋昌金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女孩分明就是龙玉公主。

        在场的人中有不少曾经亲眼目睹过龙玉公主的真身,兰喜妹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走了过去。

        宋昌金提醒她道:“小心!”

        兰喜妹蹲下身去,摸了摸龙玉公主的脉门,触手处冰冷一片,又探了探龙玉公主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心跳。

        兰喜妹缓缓摇了摇头道:“她死了……”雄狮王追击他们的时候,龙玉公主选择留下独自阻拦雄狮王,其实在龙玉公主的意识进入了颜天心的身体之后,他们就已经料到龙玉公主的肉体已经被雄狮王消灭。

        张长弓等人并不清楚分别后发生的事情,阿诺道:“如此祸患死了最好,也免得祸害人间!”

        此时玛莎怀中发出奇异的金色光芒,众人的目光全都被这金光吸引过去,玛莎从怀中取出那两半已经破损的古兰经,古兰经在拿出之后突然偏偏碎裂开来,化为千万片,宛如蝴蝶般飞向空中,而后又迅速化为纤尘。

        龙玉公主的肌肤此时也出现宛如瓷器般的裂痕,就在众人的眼前灰飞烟灭,众人呆呆望着一切,脑海中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七月十六,天还未亮就刮起了一场沙尘暴,这场沙尘暴遮天蔽日,一直持续到当天的下午方才平息。

        距离西夏陵区以北十里左右的地方,一群人从黄沙掩埋的沙洞中爬出,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失魂落魄,为首一人是宋昌金,虽然成功逃出生天,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在地洞中那么久的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和他同样迷惘的还有其他人。

        兰喜妹只记得自己逼迫宋昌金进入陵区寻找罗猎,可是这其中到底有没有遇到罗猎,在里面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是她忘不了罗猎,心中仍然惦念着罗猎。

        远方的天地间,因为光线的缘故景物变得飘渺而朦胧,刚刚脱险的人们瞪大了双眼,努力辨认着他们的位置。

        突然天地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张长弓用力眨了眨眼睛,以他的目力也看不清远方天地间的那个黑点究竟是什么?

        陆威霖素来稳健的手在历经劫难之后也变得有些颤抖,他掏出望远镜,拉近远方的景物,当那个小黑点在视线中变得清晰,他惊呼道:“吴先生!”

        吴杰头发蓬乱,手中拄着一支竹竿,瘦削的身躯像虾米一样躬着,他并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背后还背负着一个人。

        “罗猎!”兰喜妹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她就飞快地向吴杰跑去。身后众人都被她的这声尖叫吓了一跳,即便是手拿望远镜的陆威霖也没能辨认出吴杰背着得究竟是谁?他们一个个向吴杰跑去,心中带着一个即将得到解答的疑问。

        “嗨!你叫什么?”

        “安……安翟……”

        “你说话始终这个样子吗?”

        “不……不……我觉得好玩,学着学着就……结巴了……”

        “谢谢你刚才帮我!”

        “不客气……我……我们是好朋友……”

        呃,谁说结局了?只是一个故事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