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记忆终】

第二百六十一章【记忆终】

        让他惊奇的是,罗猎竟然一点点从地上爬起,雄狮王迅速加快了步伐,他不会给这小子再度爬起的机会,冲上前去抬脚踢向罗猎的胸膛。

        看来摇摇晃晃的罗猎却在雄狮王出脚之时举起镭射枪,一道灼热的红色光束射向雄狮王的眼睛,雄狮王下意识地扬起手来去遮挡光束,镭射光束只是烧焦了他掌心的部分肌肤,并没能穿透他的身体。

        雄狮王一脚踢中了罗猎,罗猎的身体再度飞起,雄狮王循着罗猎的身影望去,却发现罗猎并没有如他所愿重重撞击在神殿的墙壁上,他的身体周围笼罩了一个两米直径的光球。

        罗猎不敢过高估计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所以他及时启动了逃生笔,雄狮王这一脚并没有直接命中他的身体,而是踢在了防护罩之上,防护罩被雄狮王踢中,如同一个皮球般飞向神殿的顶部,撞击顶部之后又以同样惊人的速度向雄狮王的身躯撞去。

        雄狮王对这次的反弹并没有足够的准备,包裹着罗猎的防护罩撞击在他的身上,雄狮王刚才全力踢出的一脚等于全部反击到了自己的身上,魁梧的身体遭遇重击,腾空飞起数丈,而后又重重摔落在地上,坚硬的花岗岩地面被他的身躯压得蜘蛛网般龟裂开来。

        罗猎原本能够在防护罩内利用镭射枪继续向雄狮王发动射击,可在刚才的搏战之中镭射枪不知失落在何处,其实就算还在手中也对雄狮王造不成致命的伤害。

        任何的力量都会被消耗,雄狮王也是如此,龙玉公主利用自己的血液中的能量唤醒了他,可是因为颜天心对她的影响,龙玉公主在完全掌控罗猎生死的状况下并未拿他活祭,正是这一念之慈,方才让雄狮王没有获得慧心石全部的力量,而罗猎也得以侥幸保存了慧心石剩下的力量。

        为了对抗雄狮王,龙玉公主提出了进入罗猎脑域帮他彻底激发体内慧心石能量的建议,而罗猎也决定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把,这才造就了眼前的局势。

        罗猎的脑域在飞速活动着,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能量正在源源不断渗入自己每条筋脉,每个细胞。对眼前的强敌,他已经拥有了成熟的战术,利用防护罩尽可能地耗费雄狮王的力量,而自己在其中可以得到暂时的喘息之机,趁着这个机会迅速修复身体,此消彼长,或许自己还有胜算。

        雄狮王被罗猎彻底激怒,爬起身后,他不顾一切地扑向防护罩双手抓住那透明的护罩,全力撕扯,防护罩周边电光游走,雄狮王虽然用尽全力也无法将这透明的护罩撕开,他又改变了策略,双手向其中挤压。

        罗猎望着近在咫尺的雄狮王,虽然雄狮王目前无法奈何自己,可一切都是暂时的,用不了太久时间防护罩的能量就会消失,而自己又将面临和他贴身肉搏的局面。

        雄狮王忽然放开了防护罩,转身向一旁走去,双手抓起了地上的一截断裂的石柱,狠狠向防护罩砸去。

        防护罩被石柱击中蹦蹦跳跳向后方弹射而去,罗猎的身躯在防护罩内来回转动,从雄狮王刚才的这一掷之力,他察觉到雄狮王的力量并没有因为这段时间的发泄而下降多少,这对他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只能智取,不能强攻,纵然你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可是仍然无法和雄狮王硬碰硬抗衡。

        雄狮王再度举起石柱,掷铁饼一般向防护罩砸去。

        防护罩的光芒明显在弱化,雄狮王扑了上去,他并非一味蛮勇之辈,也看出这防护罩正在迅速衰减,或许用不了太久的时间防护罩就会消失,自己不可以过多的消耗力量,罗猎以逸待劳,如果自己因为愤怒而不断做出毫无意义的出击岂不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雄狮王血红的双目死死盯住罗猎,他忽然意识到对方的脸上流露出惶恐的光芒,看来自己已经成功地让对方感到畏惧。在力量上自己无疑是胜过对方的,无论是罗猎还是任何人都无法和自己抗衡,精神力上自己更加强大,只是还不够完美。

        雄狮王望着防护罩中的罗猎,仿佛盯住了已经成为掌中之物的美味,他必须要完全得到慧心石的能量,他要侵入罗猎的脑域,控制他的身体。

        雄狮王尝试侵入罗猎的脑域,却遭遇到一股无形壁垒的阻挡,他意识到这是因为这层透明薄膜的缘故。雄狮王眯了眯血红色的双目,他决定耐下性子,等了八百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儿。

        雄狮王捕捉着罗猎的双目,罗猎却在躲闪,他的眼睛不敢和雄狮王正面相接。

        雄狮王越发肯定罗猎心中的恐惧,结局已经注定,他逃不掉。

        防护罩的能量在迅速衰减着,那透明的防护罩似乎开始缩小,罗猎在变得狭窄的空间内开始显得局促,雄狮王终于捉住了他的双目,血红色的双目迸射出紫电般的光芒……

        一头雄狮冲入了百花盛开的草原,它肆无忌惮地践踏着娇艳的花朵,百花在它的踩踏下不断凋零,就在远方的草丘之上一头遍体鳞伤的苍狼静静望着它,雄狮发现了猎物的踪影,它发出一声暴吼,瞬间加快了速度。

        苍狼并没有逃跑,甚至没有因雄狮的到来而感到惶恐害怕,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头奔向自己的狮子,让雄狮愤怒的是,苍狼的双目中流露出的全都是嘲讽的目光。

        被弱小者俯视和嘲讽这是任何一个强者都无法容忍的,雄狮已经踏上了这片本属于苍狼的领域,它要击败苍狼,它要将苍狼碾压并杀死,它要毁灭这百花盛开的世界。

        雄狮经行的地方百花迅速枯萎,草地变成了烧灼般的焦黑色,而荆棘却破土而出,雄狮加快了脚步,它诧异于苍狼世界的变化,同时又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圈套。

        苍狼的背后,一座白色的圣殿如雨后春笋版生长起来,苍狼挪动了一下脚步,双目盯住了不断逼近的雄狮。

        雄狮的身后荆棘丛生,雄狮将速度提升到最大,避免荆棘生长的速度追上自己,避免自己高贵的毛皮被荆棘划破。

        苍狼开始启动,在白色教堂金色十字架的辉映下向雄狮勇敢地发动冲击,这超出了雄狮的判断,它本以为苍狼应当落荒而逃,可是这眼中的弱者却迎难而上,主动送死?

        苍狼扑向雄狮,带着从高处冲下的力量将雄狮扑倒在地,它们在斜坡上翻滚,雄狮挣脱开来,重新站立起来,却发现它们已经被荆棘丛林包围。荆棘密密匝匝,遮天蔽日,宛如高墙般将它们困在其中。

        雄狮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寒光森然的利齿,它知道所有一切都是假象,只要它击败这头灰狼,那么所有的荆棘都会消失,它会成为这一世界的新的主人。

        苍狼仍然用鄙夷的目光望着雄狮,这目光让雄狮愤怒,它嘶吼一声向苍狼冲去,扑到苍狼的身上,扑了一个空,直接扑在了荆棘丛中,无数荆棘的细针刺入了它的身体。

        苍狼却从雄狮的后方现身,扑向雄狮,雄狮及时反应过来,忍痛一个翻滚,躲开苍狼的突袭,苍狼同样扑空,落入荆棘丛内。

        雄狮和苍狼都是鲜血淋漓,彼此都没有急于进攻,死死盯住对方的双目。

        雄狮准备出击之时,周围的荆棘却燃烧了起来,它因这突然燃起的大火心头波动,苍狼却依然如故地望着它。

        雄狮突然感到苍狼的目光有若两道利剑刺破了它的双眼,深达脑部……

        “爱妃!本王要为你打下这大大的江山,本王要让天下人臣服在你我的脚下!”

        “江山又有何用?如果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雄狮不断后退着,纵然它的身体被荆棘划破它也浑然未决,它从未感到如此害怕,内心的秘密被窥破,有若被剥光了躯体暴露于人前,它的弱点,它的过去,它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被苍狼知道。

        荆棘燃烧着,点燃了雄狮的皮毛,让雄狮遍体鳞伤,比起肉体的创痛,更痛苦得是雄狮的内心,它不为人了解的过去,它曾经被人践踏的尊严和骄傲。

        雄狮王发出一声暴吼,他的精神力却仍然无法抽离出罗猎的脑域,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深重的错误,他本想侵入罗猎的脑域并将之占领,雄狮是他精神力在罗猎脑域中的投影,并非实质存在。

        苍狼是罗猎自身精神力的投影,雄狮王本认为自己在这场脑域之战中稳操胜券,罗猎表现出的畏惧更让他坚定了自身的信念,可是真正侵入罗猎的脑域之后方才发现这是一个陷阱。

        纵然是陷阱,他也坚信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击败罗猎,强行夺得对方的脑域,但是他并未想到,罗猎拥有了操纵精神力侵入对方二重脑域的能力,并非实质的苍狼,竟然进入了同样以精神力汇聚而成的雄狮的脑域。从而窥探到被雄狮王重重深锁的秘密。

        西夏王想要将王妃揽入怀中,王妃突然扬起一柄尖刀狠狠戳入他的心口,西夏王捂着心口,望着王妃:“爱妃……你……”

        昊日大祭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王妃的身边,他伸手将王妃揽入怀中,充满讥讽地望着西夏王道:“她从未喜欢过你,在她心中由始至终只有我一个。”

        “你撒谎!”

        王妃深情地望着昊日大祭司,丢掉了染血的尖刀,甚至懒得去看垂死挣扎的西夏王,幸福地偎依在昊日大祭司的怀中。昊日大祭司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柔声道:“我们的孩子……”

        “不!”西夏王声嘶力竭地呐喊着,他挣扎着想要去捡起那柄染血的尖刀,他要不惜代价杀掉这两个背叛自己的人,还有他们未出世的孩子。

        昊日大祭司叹了口气,伸出手去,那柄染血的尖刀被一股无形力量抛离了出去。他俯视着西夏王:“你什么都得不到!”然后西夏王的身躯缓缓从地上飘起,四肢张开,被几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

        那柄尖刀缓缓漂浮了过来,一刀又一刀刺入西夏王的身体……

        雄狮在烈火中挣扎,高贵的毛皮已经被烧得乌黑,荆棘的尖刺撕裂它受伤的肌肤,困扰住它的却并非是这浑身的伤痕和周围的险境,而是来自内心的恐惧,它本以为自己强大到近乎完美,对手不会发现自己的弱点,可当它的弱点在对手面前暴露无遗的时候,它马上就产生了逃遁的念头。

        烈火并没有烧毁荆棘丛林,这边燃烧着,那边荆棘又在被烧得焦黑的土地没完没了地冒着。

        雄狮放弃了逃遁,它决定拼尽全力和苍狼作生死一搏。

        同样遍体鳞伤的苍狼充满了昂扬的斗志,它的目光仍然牢牢锁定了雄狮,刺穿雄狮的脑域。雄狮的脑域中,西夏王宛如十字架一般漂浮在虚空中,他正在遭受着尖刀的凌迟,鲜血从他的身上不停流淌。

        这尘封于历史中的仇恨,被鲜血洗刷得格外鲜明,在鲜血中开始,也只能在鲜血中结束。

        雄狮发出一声暴吼,穿越荆棘丛林,穿越烈火,奋起全力扑向苍狼,苍狼的躯体却在奔跑中生长变大。

        现实中,防护罩完全消失,雄狮王伸出双手,想要用他有力的双手捏碎罗猎的头颅,他不再奢望得到罗猎体内慧心石剩余部分的能量,心中只想着尽快结束这让他煎熬又让他恐惧的战斗。

        罗猎的出拳速度超越了自我,也超出了雄狮王的预计,狠狠一拳击中了雄狮王的下颌,雄狮王遭受重击,庞大的躯体宛如小山一般轰然倒塌。

        苍狼扑到了雄狮,雄狮同时咬住了苍狼的咽喉。

        罗猎擎起虎啸,腾空一跃,身躯在鱼跃中飞向半空,双手擎刀高举过顶,然后用尽毕生之力向雄狮王的心口刺去。刀气森寒,刀锋未至,蓝色刀气已经扩展到丈许开外。

        雄狮王在感受到刀气的时候平躺的身体方才做出向右平移的动作,这一动作让他避过了心口的刺杀,虎啸从他的腋下穿过,雄狮王故意卖出的破绽让罗猎错过了目标,然后他的右手迅速出动,一拳击中了罗猎的小腹,将罗猎打得倒飞了出去。

        罗猎宛如断了线的纸鸢一直撞击在神殿残破的墙壁上,强大的撞击力让他的身体深深陷入墙壁之中。

        雄狮王抓起虎啸,腾跃而起,在罗猎尚未落地之前,挺起长刀闪电般刺入了他的右肩,将罗猎的身体硬生生钉在了墙壁上。

        雄狮凭借强大的力量将苍狼重新压制住,血盆大口不断用力,收缩的利齿越来越深地刺入苍狼的咽喉。

        苍狼仍然没有放弃,死死盯住雄狮的眼睛,即使在完全被压制的状况下,它仍然还是那幅鄙夷的表情,这表情对骄傲的雄狮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伤害。

        雄狮王巨大的头颅狠狠撞击在罗猎的额头之上。

        沉重的撞击让罗猎的脑域世界地动山摇,参天的荆棘城墙因这次的撞击而倒塌,地面出现裂痕,草丘之上那白色的教堂摇摇欲坠,教堂穹顶黄金十字架出现了一道裂痕。

        雄狮王咧开大嘴,血红色的双目光芒越来越盛,内心中反反复复提醒自己,自己才是真正的强者,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胜过自己。他必须克服内心中的恐惧,他要重新掌控局面,他要虐杀眼前的对手。

        苍狼已经被体型数倍于自己的雄狮彻底压制,雄狮闭上了双目,希望以此来躲避苍狼犀利如刀的目光,可是仍然有光芒在不断射入它的眼睛,它意识到是错觉,努力将这种念头排遣出去。

        荆棘停止了生长,熊熊的烈焰不断摧毁着剩余的荆棘,血色烈焰沿着大地不断地蔓延,教堂的底部已经被烈焰包围,白色教堂的底部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燃烧引起的黑烟升腾到空中,浓烟在空中扩展形成一支巨大的眼睛,这只眼睛遮住了阳光,笼罩住了教堂,巨眼死死锁定了金色的十字架。

        十字架的中心裂缝不断延长,苍狼的背脊倔强地拱起,雄狮全力将它压制下去,可很快苍狼又开始第二次努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它就不会放弃。

        罗猎的膝盖狠狠抵在雄狮王的胯下,雄狮王麻木的表情证明这样的攻击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他将头颅后仰然后重重撞击在罗猎的面门一次比一次猛烈。

        罗猎的脑域世界,地面开始崩塌,烈火从裂缝中冒升出来,一道燃烧的壕沟迅速扩展到苍狼和雄狮的身边,雄狮死死咬住苍狼的脖颈试图将它甩向深渊,远方的教堂已经完全被烈火包围,只剩下那金色的十字架,在火光的映射下越发显得金光灿烂。

        雄狮并不在乎那道光,只要教堂崩塌,那金灿灿的十字架就会倒伏在地上,就会倒在它的脚下,浓烟遮蔽了天空,在十字架的上空巨眼的目光越发阴沉。

        苍狼的双目倔强地捕捉着金色的十字架,它倔强而不屈的眼神投射到十字架上又反射出去,有如利箭般射中了空中巨眼的中心,紫黑色的瞳仁宛如玻璃般碎裂,烟雾聚集最为浓郁的地方率先开始变淡,天光从散去的浓烟中重新投射进来,在天光的映射下十字架的金光变得如同正午的阳光一般灿烂。

        灿烂的金光刺痛了雄狮的双目,虽然它紧闭双目,仍然可以感觉到强光从它眼睛的缝隙中射了进来,有若千万支羽箭同时射入了它的脑髓。

        西夏王看到了鲜血,看到从自己血脉中喷射而出的鲜血,他的血甚至无法落到地上就被金色的阳光蒸腾干涸,他的身上千疮百孔,鲜血没完没了地流着。耳边响彻着那对男女的笑声,西夏王挣扎着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

        雄狮的脑海一片空白,苍狼一个有力的弓背将雄狮庞大的躯体从背上甩脱,然后猛然一扑,和雄狮一起坠入烈火燃烧的深渊。

        雄狮王血红色的双目现出茫然之色,一时间他竟然忘记了攻击,罗猎转守为攻,以额头狠狠撞击在雄狮王的鼻翼之上。鼻翼的痛苦尚在其次,雄狮王感到脑海深处宛如被人千万根钢针刺入,他捂住头颅。

        罗猎反手将插入自己肩头的虎啸长刀拔出,忍住这深入骨髓的疼痛,冲向雄狮王,一刀从雄狮王的左肋刺了进去。

        雄狮和苍狼纠缠翻滚,向熊熊燃烧的深渊继续跌落,苍狼的目光视死如归,雄狮的双目却流露出恐惧。

        西夏王爆发出从心底的哀嚎,他不可以死,他还有心愿未了,他还有太多事情没来得及做……

        罗猎的瞳孔燃烧着两团火焰,雄狮王却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龙玉公主的身影。

        一身红衣的龙玉公主出现在神殿的高台之上,她弯弓搭箭瞄准了雄狮王的后心,镞尖包裹着绿色的光华,弓如满月,箭在弦上。伴随着一声弓弦的嗡鸣,一道绿光从后方没入了雄狮王的身体。

        雄狮王不顾一切地扑向罗猎,不顾他的的长刀刺入自己的体内,强有力的双臂死死圈住了他。

        西夏王漂浮的身躯在虚空中不断撕裂……

        雄狮和苍狼穿越烈焰向无尽的深渊中不停坠落……

        罗猎看到烈火中奔跑的白色倩影,当身影被烈火淹没之时,周遭却突然又变成百花盛开。微风轻动彩蝶翩翩,颜天心就坐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望着他甜甜露出一个微笑,这微笑永久的定格在罗猎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