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伤离别】(下)

第二百六十章【伤离别】(下)

        两头独目兽一左一右向沙虫的尾部扑去,它们咬住了沙虫的肌肤,沙虫尾部横扫,将两头独目兽远远扔了出去。

        雄狮王犹如天神下凡,原地腾空跃起,这一跃足有二十米的高度,于高处急速落下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击落在沙虫的体表,在离开地底之后,他的身体在红色月光的沐浴下迅速完善,变得越发强横,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成为了无坚不摧的武器。

        沙虫庞大的身躯抽搐了一下,雄狮王强横的身体直接将它坚韧的肌肤冲击出一个大洞,成功侵入了它的体腔。

        雄狮王的目标并非沙虫,而是沙虫吞入腹腔的卵圆形物体,罗猎和龙玉公主就藏在那物体之中。

        那卵圆形的物体在沙虫体内已经变成了一个明亮的光球,这光球将沙虫原本就透明的身体映照得晶莹剔透,沙虫的身体因被雄狮王洞穿而骤然回缩,而后用尽全身的力量将体腔内的黄沙全都喷射出去。

        光球在这次全力的喷射中离开了沙虫的体内,高速向熊熊燃烧的天庙冲去。

        雄狮王看到唾手可得的光梭再度离去,暴吼一声,身躯在沙虫体内横冲直撞,将沙虫庞大的身躯撞出数十个大洞,冲出沙虫奄奄一息的躯体,紫色的肌肤上布满沙虫绿色的黏液。这腐蚀性极强的黏液对他的身躯丝毫无损,红月当空,月光笼罩了雄狮王的身躯,将他照耀得越发狰狞。

        雄狮王发达的肌肉之上筋脉宛如一条条长蛇般扭曲,抬起斗大的头颅,血红色的双目死死盯住夜空中宛如血染的红月,红色的月光勾起了他沉睡的记忆,记忆的不断复苏同时在积累他内心中的怨恨和愤怒。

        身后原本奄奄一息的沙虫突然奋起全力张开大口向雄狮王扑去,试图将雄狮王再度吞入腹中。

        雄狮王猛然回过身去,一拳击出,紫色的光球脱离他的右拳飞出,一直冲入沙虫的巨口之中,而后光芒扩展开来,沙虫庞大的身躯被一团强光炸裂开来。雄狮王再度腾跃而起,朝着熊熊燃烧的天庙挺近。

        罗猎仿佛渡过了一个漫长至极的梦境,在梦中他和颜天心携手走过四季,缠绵相拥度过一生。

        然而任何的美梦终有醒来的时候,罗猎在剧烈的撞击中醒来,让他诧异的是,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他躺在地面上,从身下地板充满弹性的回馈来判断,他仍然处于光梭之中,这光梭已经损毁,在右侧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透过裂缝能够看到外面有火光。

        罗猎脑海中回荡着龙玉公主的声音:“你已经彻底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如果你阻止不了雄狮王,那么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

        罗猎下意识地捂住额头,他从地上坐起身来,记忆在一点点复苏,在他主动放弃防御接受龙玉公主进入他的脑域之后,龙玉公主引导他进入了这个梦境,梦境中发生过的一切他记忆犹新。这次的决定实则冒着巨大的风险,如果龙玉公主对他怀有歹意,那么在进入他的脑域之后,就可以轻易破坏他的意识,让他成为一具行尸走肉,甚至会像对待颜天心一样占据自己的身躯。

        还好这一切并未发生,罗猎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过去多久,他清楚记得梦中发生过的一切。在梦中他和颜天心抵死缠绵,在梦中甚至他梦到他们组建家庭拥有了自己的孩子……

        内心中一股危机正在迫近,罗猎双手撑着地面坐起,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完全赤裸着,慌忙去寻找自己的衣服,只找到满地的碎裂的布片,脑海中以旖旎的幻影再度闪现,罗猎用力掐了掐自己的眉头提醒自己要清醒一些。

        他宛如一个喝醉酒的人跌跌撞撞走向前方,看到卵圆形的座椅上摆放着一叠黑色的衣服,这种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罗猎将衣服穿上,这身衣服应当是皮革制成,质地轻柔,重量也要比寻常的皮革轻上许多,他穿在身上稍嫌紧了一些,不过这种感觉非常短暂,在他刚刚产生这种念头,衣服就似乎扩展了一些,罗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也不仅仅是衣服自身弹性的原因,这套衣服应当拥有适应使用者身材的功能。

        罗猎并没有感到惊奇,真正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脑域中的回馈,龙玉公主在帮助他吸收慧心石能量的同时也进一步激发了昔日父亲种植在他体内的智慧种子。在未来的社会中,高度发展的仿生科技让自适应穿戴已经变得普及。

        罗猎穿好了衣服,又看到衣服下方压着的武器,镭射枪、逃生笔,还有一把乌沉沉的弓箭,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罗猎就拿起了那把乌沉沉的弓,将箭囊背在身后。

        此时光梭随着地面震动起来,罗猎知道雄狮王正在不断逼近,他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将一切抛在脑后,将长弓握于手中,这长弓不知是用何种金属做成,上方纹路清晰,入手颇为沉重,弓弦闪耀着深沉的光芒,抽出一支羽箭,扣在弦上,缓缓拉开弓弦。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在罗猎拉开弓弦的时候,一股能量从他的丹田气海迅速贯注到了双臂,无形之力在注入弓弦之后,让弓弦泛起蓝色的幽光,这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沿着箭杆传递到了镞尖。

        雄狮王冲破层层烈焰,他看到了倒塌的神殿,看到了被烈火包围的光梭。雄狮王血红色的双目迸射出欲壑难填的疯狂光芒,可这光芒却突然变得迷惑甚至带有一丝的惶恐。

        卵圆形的光梭原本光滑的表面迅速龟裂,一道蓝色的电光破壳而出,追风逐电般直奔雄狮王的咽喉。

        雄狮王望着那开裂的光梭,血红的双目瞪得滚圆,发出声嘶力竭的狂吼:“不!”他一拳向那电光击去,高速击出的右拳化为一团紫色的电光,那道射向雄狮王的蓝色光芒正是罗猎射出。

        卵圆形的光梭其实在雄狮王到来之前就已经开裂,罗猎的这一箭彻底将光梭击毁。这光梭同样是雄狮王想要得到的,摧毁光梭粉碎雄狮王的目的,同时也会进一步激怒雄狮王,愤怒固然可以激发一个人的潜力,可是却会影响到理智和判断。雄狮王早已拥有了惊世骇俗的强大力量,而罗猎所采用的战略就是不断地去激怒他,让他丧失理智,乃至影响他的判断力。

        雄狮王的右拳重击在蓝光之上,复生之后和他力量同样强大的是他的信心,他认为自己拥有了接近毁灭一切的力量,所欠缺的那部分正是罗猎拥有的,只要自己击败罗猎,夺得他所拥有的剩下那部分慧心石的力量,他就能够毁天灭地,掌控一切。

        被罗猎寄予厚望的一箭被雄狮王一拳击碎,雄狮王虽然没有受到重创,可是却吃了一惊,击碎箭矢之时,他的右臂被震得一麻,镞尖刺破了他的肌肤,紫黑色的血液滴落在脚下的地面上,那血液迅速燃烧了起来。

        雄狮王不可思议地望着自己受伤的拳头,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痊愈,这怎么可能?除非射箭人拥有着和他不分伯仲的力量,雄狮王大步向前方奔去,在他冲向光梭的同时,咻!咻!咻!羽箭宛如连珠炮般向外射出。

        一个黑色的矫健身影向残破的光梭外奔去。

        雄狮王不敢再像刚才那般轻敌,抽出背后的护盾,这护盾宛如磨盘大小,可是在他魁梧身体的对比下却显得如同孩童玩具一般,雄狮王用护盾精准地将射向自己的羽箭尽数阻挡在外。

        罗猎在雄狮王阻挡羽箭的同时犹如一头猎豹,猛然从光梭中蹿出,速度惊人的移动让他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电光,这黑色闪电瞬间就已经出现在雄狮王的面前,腾跃而起,弓如满月,瞄准雄狮王血红色的双目接连射出两箭。

        雄狮王以护盾护住面门,却没料到罗猎的连番箭击真正的用意是引开他的注意力,在雄狮王用护盾护住面门的同时,他抽出虎啸,照着雄狮王的右腿横削而过,虎啸在罗猎的手中也迸射出蓝色光芒,弧光划过雄狮王粗壮的右腿,成功切开了他的肌肤,紫黑色的鲜血迸射出来。

        雄狮王负痛,他应变也是奇快,右拳一记黑虎掏心,重击在罗猎的胸膛之上,罗猎被雄狮王的这一记重拳打得倒飞了出去,从光梭的裂口中跌入,去势不歇,又从另外一端撞开了光梭的外壁,跌落在神殿坚硬的地面上,接连几个翻滚方才止住倒飞的势头。

        罗猎本以为自己会被雄狮王全力施为的一拳击成肉泥,可是他身上的衣服将力量缓冲了大半,而他自身的防御力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迅速的提升。

        疼痛虽然剧烈,却不足以致命,罗猎此时方才相信,体内剩余慧心石的能量在龙玉公主的帮助下应当已经完全被自己吸收了,否则他不会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更不可能和雄狮王面对面交手。

        雄狮王魁梧的身躯冲入破损的光梭,大手将光梭的裂口撕开,踏着烈焰,一步步走向趴伏在地上的罗猎。他认为罗猎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根本不可能从地上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