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伤别离】(上)

第二百六十章【伤别离】(上)

        罗猎已经完全沉浸在脑域世界中,他决定将脑域世界向龙玉公主敞开,可是当龙玉公主的意识进入他的脑域之后,他脑域中潜在的防御自然而然地启动。

        龙玉公主搜索过颜天心已经瓦解崩塌的脑域,也曾经希望自己能够从中搜索到她留存的残念,可是颜天心的牺牲自我换来了整个脑域世界的崩塌,在她和罗猎先后逃离这一脑域世界之后,雄狮王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了这里,颜天心的脑域事实上遭遇了双重毁灭。

        龙玉公主躯体被雄狮王毁灭之后,她最理想的选择就是颜天心的身体,她曾经控制过颜天心的脑域,对颜天心的一切非常熟悉,而颜天心遭遇双重毁灭的脑域让龙玉公主重新控制这具身躯并没有遭遇任何的障碍。

        罗猎的精神力要比颜天心强大许多,在决定进入罗猎脑域的时候,龙玉公主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她的精神力在进入罗猎脑域之后不能尽快被他接受,就会遭遇反噬,一旦这种状况发生,她将会处于险境,甚至面临和颜天心一样意识破碎,灰飞湮灭的下场。

        望着罗猎坚毅的面庞,她能够感觉到内心深处的爱意,这爱意本不属于自己,她缓缓仰起头,樱唇轻轻印在罗猎的嘴唇上。

        火狐在飞速蔓延的荆棘森林中停下了脚步,它闭上了双目,等待被荆棘刺穿身体的时刻来临,最近的荆棘已经触及了她火红色的皮毛,却在此时停止了生长,火狐睁开双目,看到荆棘森林迅速褪去,脚下重新生长出鲜花,蓝天白云重新出现在她的上方。

        阳光直射在荆棘上,荆棘燃烧了起来,熊熊的火焰席卷了荆棘森林,火狐寻找着前方的道路,却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修女正奔向那熊熊的烈火,火狐被眼前的所见惊呆了。

        她想要看清那修女的面庞,可是那修女始终没有回头,义无返顾地投身到烈火之中。

        烈火舞动,有如千万魂魄在向她招手,火焰中,一座高耸如云的哥特式教堂冉冉升起,教堂穹顶的十字架刺穿了蓝天,黑夜瞬间侵占了整个天宇,遮住了阳光,遮住了空中的一切。

        夜空中没有一颗星,火狐看到一个白色发光的身影冉冉升起,她的背影颀长而优雅,从她的背脊舒展出两只半透明的羽翼,羽翼舞动之时,仿若一切都突然静止了。

        那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很快就如同空气般消失在夜色之中。

        远方传来一声孤独的狼嚎,在教堂后方的山丘之上,一头苍狼傲立其上,它的身影孤独而不羁。

        火狐全力向那头苍狼奔去……

        蓬!一声巨响宣告着雍州鼎内最后一道防线的毁灭,率先冲入这秘密区域的是两头独目兽,它们身上原本银白色的毛已经变成了深紫色,它们的独目很快就锁定了那卵圆形的物体。

        雄狮王魁梧的身躯出现在它们的身后,伴随着雄狮王的一声呼喝,两头独目兽宛如离弦之箭向那卵圆形的物体冲去,以身体撞击在那物体之上,电光闪现,两头独目兽在电光中被弹飞出去。

        雄狮王一步步走向那电光萦绕的物体,他的脸上浮现出欣喜若狂的表情,这表情非但没有让他显得温和反而让他的神态变得越发狰狞。

        雄狮王的大手向那物体抓去,临到近前停了下来,他的双目盯住那物体,双目变得明亮起来,迸射出紫色的电光。电光所及之处,渐渐变得透明,他看到里面紧紧相拥的躯体。

        雄狮王爆发出一声怒吼,他扬起右拳凝聚全力向那物体击去。

        就在此时地面突然凹陷,那卵圆形的物体从他的眼皮底下掉落下去,雄狮王低头望去,一团红沙从洞穴中喷射出来,这股强大的沙尘将雄狮王喷得身体后仰。

        卵圆形的物体掉入洞穴,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沙虫一口将之吞下。

        两头独目兽在沙暴平息之后,第一时间冲入地穴之中,它们看到了光芒,却是那只吞下卵圆形物体的沙虫正沿着地洞向远方逃去。

        兰喜妹苏醒过来感觉到整个地面都在战栗,周围沙尘弥漫,她趴在宋昌金的背上,宋昌金手足并用,在沙地上没命攀爬。

        兰喜妹不知发生了什么,尖叫着想要离开宋昌金的后背,却发现宋昌金用绳索将他们捆在了一起,兰喜妹尖叫道:“放开我……”她还未挣扎开来,前方的地面就塌陷下去,宋昌金带着她一起从陷坑中跌落下去,虽然下方是松软的沙面仍然跌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更惨得是宋昌金,他被兰喜妹压在身下,跌落时肋骨被压断了一根。

        兰喜妹抽出匕首割断绳索,四处寻找罗猎的身影。

        宋昌金捂着胸口从地上坐起,咬牙忍痛道:“快走……这里就要塌了……”

        兰喜妹怒道:“罗猎呢?”

        宋昌金道:“他和颜天心逃了,那怪人追了出去……”

        “你撒谎!”兰喜妹手中的匕首指向宋昌金。

        宋昌金刚才看得真切,他亲眼看到沙虫将那卵圆形的物体吞下然后逃走的场景,雄狮王追赶了过去,他们先后离去,这里就地动山摇,眼看就要崩塌,于是宋昌金才背起晕过去的兰喜妹离开,不曾想没走出多远,就因为沙面塌陷而进入这地洞之中。

        宋昌金判断这地洞应当是沙虫离开的通道,他低头望去,指向前方的一串巨大脚印道:“你看!”

        沙虫一路狂奔,在流沙中行进的速度惊人,两头独角兽如影相随,雄狮王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周身的肌肤变得紫色发亮,高速奔跑让他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紫色烈焰。

        罗猎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悠长梦境,睁开双眼已经离开了雍州鼎,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百花开放的世界,站起身来,举目望去,东方正有一轮朝阳冉冉升起,金色的晨光中,一个姣好的身影走来,因为逆光的缘故,他看不清她的容颜,可是从身形上仍然判断出那是颜天心。

        颜天心明澈的美眸望着他,柔和的唇角现出深情的微笑,她缓缓向罗猎走来,一边走,一边用纤长的手指触碰着五彩缤纷的鲜花,晶莹的晨露从花瓣滑落,露珠滴落的同时,五彩斑斓的蝴蝶从花丛中飞出。

        罗猎静静望着颜天心,整个人痴了,他挪不动脚步,泪水却无声中流下……

        一股沙柱冲天而起,遮住了红色的月亮,整座天庙已经完全沐浴在火焰之中,沙虫冲向天庙,从天庙骑士的阵营中通过,失去天火令控制,在原地呆若木鸡的天庙骑士在沙虫的冲撞下宛如草芥,断线纸鸢一般四处飘荡,又如狂风中落叶飘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团紫色烈焰紧随其后从沙柱中现身,却是雄狮王如影而至。

        紫色烈焰包裹着雄狮王随着沙柱冲上天空而后又俯冲而下,远远望去只见一个紫色光球以惊人的速度坠落在天庙骑士的阵营中,雄狮王落地之时引起的震动和冲击排浪般向周围辐射而去,波及范围内的天庙骑士被震得飞向半空。

        老僧扎罕也被这空前强大的震动掀起,宛如无根漂萍一般在空中翻腾,于虚空中和数名天庙骑士几度撞击,方才落在地面上,接连几次重击已经让他气息奄奄,噗!地喷出一口热血,他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已经失去了站起的力量,用尽全力嘶吼道:“岳鹰……你做得好事……岳鹰……”

        吴杰就在不远处,他同样没能躲过沙虫和雄狮王先后出现引起的强大冲击,体内热血翻腾,周身骨骸因为受到剧烈冲击无处不在疼痛,听到扎罕的嘶吼,他心中不由得一沉,他虽然看不到,可是能够感觉到那两股强大的力量,颤声道:“莫非……龙玉公主复生了……”他和罗猎等人分头行事,由他负责摧毁天庙,罗猎带领其他人去摧毁转生阵,如果龙玉公主仍然复生,那么就意味着罗猎的任务全盘失败。

        吴杰忍痛向扎罕爬去,一把将他的衣领抓住,大吼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扎罕哈哈狂笑,口中鲜血不断喷涌惨然道:“晚了,晚了……”话未说完已经气绝身亡。

        兰喜妹苏醒过来感觉到整个地面都在战栗,周围沙尘弥漫,她趴在宋昌金的背上,宋昌金手足并用,在沙地上没命攀爬。

        兰喜妹不知发生了什么,尖叫着想要离开宋昌金的后背,却发现宋昌金用绳索将他们捆在了一起,兰喜妹尖叫道:“放开我……”她还未挣扎开来,前方的地面就塌陷下去,宋昌金带着她一起从陷坑中跌落下去,虽然下方是松软的沙面仍然跌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更惨得是宋昌金,他被兰喜妹压在身下,跌落时肋骨被压断了一根。

        兰喜妹抽出匕首割断绳索,四处寻找罗猎的身影。

        宋昌金捂着胸口从地上坐起,咬牙忍痛道:“快走……这里就要塌了……”

        兰喜妹怒道:“罗猎呢?”

        宋昌金道:“他和颜天心逃了,那怪人追了出去……”

        “你撒谎!”兰喜妹手中的匕首指向宋昌金。

        宋昌金刚才看得真切,他亲眼看到沙虫将那卵圆形的物体吞下然后逃走的场景,雄狮王追赶了过去,他们先后离去,这里就地动山摇,眼看就要崩塌,于是宋昌金才背起晕过去的兰喜妹离开,不曾想没走出多远,就因为沙面塌陷而进入这地洞之中。

        宋昌金判断这地洞应当是沙虫离开的通道,他低头望去,指向前方的一串巨大脚印道:“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