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九章【形神灭】(上)

第二百五十九章【形神灭】(上)

        龙玉公主慌忙伏在地上,破裂的石门呼啸着贴着她的背脊飞了出去,如果她稍稍慢上一刻,只怕就会被石门砍成两段。

        巨蝎冲向雄狮王,雄狮王的周身弥散出紫色的光焰,他猛地挥出一拳,巨大的拳头砸在黑蝎的头颅上,砸出一个宛如磨盘大小的紫色光洞,光洞的边缘宛如燃烧般迅速扩展。

        雄狮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强健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撞击在巨蝎之上,蓬!他的身体高速洞穿了巨蝎。

        龙玉公主试图操纵黑蝎变幻攻击的方式,而雄狮王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她的想像,只看到一道紫色的光芒,雄狮王的大手就抓住了她的左腿,猛地将她丢了出去,龙玉公主宛如稻草人般飞起,而后撞击在身后坚硬的岩壁之上,她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

        不等龙玉公主受伤的躯体滑落,雄狮王又赶了上去,大手一把扼住她的咽喉,龙玉公主的身体无法落地,咽喉被雄狮王紧紧扼住,雄狮王血红色的双目变得越来越亮,目光锁定了龙玉公主的明澈双眸,从雄狮王的血色双目之中两道粉红色的强光宛如电弧般射向龙玉公主的双眸,并深入其中。

        雄狮王在探寻龙玉公主的心灵世界,他要彻底摧毁她的脑域,吸取她的能量,他要用尽一切手段折辱这个小妮子,以泄心头之恨。

        电光在龙玉公主的脑域世界中化身为一头雄狮,可雄狮很快发现它冲入得却并非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世界,没有天地日月,漆黑一片,在周围只有一道道用森森白骨筑起的墙。

        雄狮的脚下是黑沙,周围是一道道的骨墙,它意识到在龙玉公主的脑域世界已经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暴怒让雄狮失去了理智,它冲向哪一道道的骨墙,肆意毁灭着这个试图圈住自己的脑域世界。

        宋昌金道:“罗猎,你醒醒,颜姑娘不会醒了……”

        罗猎仍然能没有理会他。

        宋昌金饱经沧桑的脸上布满悲怆,悲伤可以让一个人充满斗志,也能够让一个人丧失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不幸的是,他从罗猎的脸上恰恰看到的是后者。

        他摇了摇头,向兰喜妹道:“我们都会死……”

        兰喜妹咬了咬樱唇,小声道:“我不怕!”来这里寻找罗猎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后悔,可是心中充满了遗憾,遗憾的是罗猎心中最重要的只有颜天心,在这种时候,他甚至根本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只记得颜天心的付出,却不记得自己对他的好,这样死去,纵然能够和罗猎同眠,可是他的心中永远不会有自己。

        地面又传来一次震动,这次的震动能够比起此前更加的猛烈。

        宋昌金吓了一跳,他听到了一身愤怒的吼叫,这声吼叫像是来自地底深渊的恶魔,激起了他心底最深层的恐惧。

        罗猎也被这声吼叫惊醒,他抿了抿嘴唇,坚毅的面孔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雄狮摧毁了面前一道道的骨墙,冲出了龙玉公主这如同坟墓般的脑域世界,雄狮王目光锁定了龙玉公主瘦弱的躯体,变得越发灼热和明亮,这目光点燃了红裙,点燃了龙玉公主的肌肤,很快龙玉公主就被紫色的烈火包围。

        望着在自己掌心中渐渐燃为灰烬的龙玉公主,雄狮王的目光渐渐由明转暗,他的瞳孔恢复了正常的颜色,目光中没有丝毫的痛苦,拥有得只是大仇得报的快慰。

        龙玉公主的身躯化为飞灰,成千上万的毒蝎潮水般退去。

        雄狮王轻蔑地拍了拍手,他听到叮当声响,循声望去,却见地上只剩下一根发簪,雄狮王本想捡起那发簪,可是马上又改变了念头,他不可将时间耽搁在这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罗猎同样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虽然龙玉公主告诉他们尽快赶到雍州鼎,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阻止雄狮王出世,可她并没有告诉他们应当怎样做。一切已经为时太晚,或许一切都已注定,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又或是怀抱使命守护族人的颜天心,他们都没能够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自己的实力绝非雄狮王的对手,可是他绝不会逃,罗猎沉声道:“走,你们一起走!”

        宋昌金看了看兰喜妹,兰喜妹紧咬樱唇,她咬牙切齿道:“没有人能够命令我离开。”虽然她明白罗猎是一番好意,是想把生的机会留给自己,可是她此刻却嫉妒能够让罗猎选择和她一起死的颜天心。当她的目光落在颜天心的脸上之时,竟然发现颜天心的眼皮动了一下。

        兰喜妹以为自己看错,用力眨了眨双目,此时罗猎也感到怀中人挣扎了一下,颜天心虚弱无力的声音道:“罗猎……我……我这是怎么了?你放我下来……”罗猎内心中一阵惊喜,可这惊喜只是稍闪即逝,他曾经亲眼见证颜天心脑域世界的崩塌,也看到颜天心在脑域中投影的身体撞击冰岩随风而逝的景象。

        就在刚才他已经意识到颜天心不可能再醒来的事实,然而颜天心在短暂的昏迷之后再度醒来,难道是自己的真心感动了上苍,所以才出现了奇迹?

        罗猎希望出现奇迹,可是当奇迹如此容易的来到他的身边,他却又不敢轻易相信了。他放开了颜天心,本想继续搀扶颜天心,颜天心却摇了摇头,手扶着青铜墙壁,稳定身形之后,从兰喜妹的手中要过手电,将手电的光束射向上方,催促道:“快去……将那个符号按下去……”

        其余三人同时抬起头望向光束所指的方向,兰喜妹主动请缨道:“我去!”说完她就沿着青铜铭文手足并用攀援而上,罗猎靠在颜天心对侧的墙壁默默调息着,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颜天心,他将颜天心一路抱到了这里,就算刚才沉默之时也没有放弃尝试再度进入颜天心的脑域世界,他的精神力之强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及,可是面对崩塌瓦解如同废墟的脑域世界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颜天心通过自毁脑域的方式挽救了他和龙玉公主,让他们免受雄狮王的伤害,龙玉公主已经断言颜天心不会醒来,罗猎在心底也认同了这个事实,然而奇迹却突然出现了。

        兰喜妹攀爬的速度很快,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抵达了颜天心用光柱锁定的地方,按照颜天心的指引,将字符摁了下去,那字符下沉之后,从他们后方的甬道中接连传来铜门闭合的声音。

        颜天心舒了一口气道:“希望能够挡住他一会儿。”经过罗猎的身边,她甚至没有向罗猎看上一眼,昂起头大步向雍州鼎的深处走去。

        兰喜妹回到地面,看到罗猎仍然站在那里没有移动脚步,用手肘轻轻碰了他一下:“走吧!”身后传来金属被洞穿的声音。

        宋昌金因这声音而打了个冷颤,快步跟上他们的步伐。

        他们每走过一段距离,颜天心就熟练地启动机关,将身后铜门关闭,确切地说,这铜门的材质并不纯粹,应当是合金,罗猎抬起手腕,看到探测仪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信号。

        兰喜妹心中充满了疑问,从罗猎的装备,到颜天心的苏醒,可是她并没有发问,因为她清楚自己得不到解答。

        宋昌金靠近罗猎的身边,本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唇边却咽了下去,他知道罗猎的智慧不次于自己,自己都能够看明白的事情,罗猎不会不明白。

        他们已经进入了雍州鼎的内部,颜天心的状态迅速回升,开始的时候,三人还能轻松跟得上她的脚步,到最后,他们必须要一路小跑。

        颜天心对雍州鼎的结构极其熟悉,启动隐藏在铜鼎内部的机关,一条条隐藏的内部通道出现在几人面前,如果不是有她带路,就算是通晓夏文的罗猎也不清楚这铜鼎的内部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奥秘。

        颜天心在一间卵圆形的内部建筑前停下了脚步,此时就连兰喜妹都能够确定她绝非是颜天心本人。

        颜天心指了指那卵圆形建筑内部,向罗猎道:“你应当知道如何启动它!”

        罗猎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目光注视着颜天心道:“你是谁?”

        颜天心望着罗猎道:“现在讨论这件事并无意义,如果你无法将光梭打开,那么我们乃至这世上的所有生命都会被灭绝。”

        罗猎心底深处升腾起一股难言的悲凉,他知道真正的颜天心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龙玉公主无疑再次侵占了颜天心的脑域,虽然在此之前颜天心的意识已经采用自毁的方式毁掉了她自己的整个脑域世界,龙玉公主借机彻底将之重建。

        罗猎无法描摹自己此时的心情,悲伤还是愤怒,他已经分不清楚。

        颜天心道:“外面的屏障阻挡不了太久,雄狮王的能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他掌握了黑日禁典,拥有了吞噬之力,我们必须要利用这光梭将他送到无间地狱……”停顿了一下又道:“在他羽翼未丰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