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七章【来不及】(下)

第二百五十七章【来不及】(下)

        地面剧烈震动起来,罗猎和龙玉公主听到了来自身后的破壁之声,沙虫果然没能成功阻截雄狮王的脚步,雄狮王撕裂了沙虫的腹部,带着沙虫难闻的体液冲出,只一拳就击穿了龙玉公主设下的屏障。

        罗猎的内心毫无头绪,他并不知道怎样去对付这个拥有着强大战斗力的怪物,如果能够选择他宁愿复活的是昊日大祭司,至少昊日大祭司兴许还能够保持理智,雄狮王的内心中充满了对生命的仇恨和蔑视,同时又拥有着不可一世的野心,这样的怪物如果重见天日,不知要有多少生命遭殃。

        现在他方才意识到龙玉公主并非是真正的麻烦,她的执着只是为了复活她的生父,以她的智慧和洞察能力都无法堪破这尘封近千年的骗局。

        龙玉公主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召唤一些古怪生物阻挡雄狮王的脚步,可是在雄狮王出现之后,她的召唤能力明显大打折扣,她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为何发生,雄狮王不但夺去了父亲的血巢,也夺走了父亲保存在肉身内的所有能量,在他领会黑日禁典之后,他同样拥有了驱驭地底生物的能力,随着他的觉醒,他的能力只会变得越来越强。

        龙玉公主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启动一道道机关,这些机关可以阻挡住常人,却会被雄狮王轻易摧毁。他们现在唯有拼命赶路,按照龙玉公主的说法,只有赶到铜鼎内方才有对付雄狮王的可能。

        前方两道银灰色的影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却是两头独目兽,这两头独目兽的眼睛并非是常见的绿色,而是血红色,这让它们的模样显得越发狰狞。

        罗猎伸手挡住龙玉公主,低声道:“我配合你控制住它们。”

        龙玉公主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它们的心智已经疯魔。”她的话音刚落,一头独目兽已经全速冲来,两人慌忙分开,罗猎手中寒光一闪,飞刀射向那独目兽血红色的眼睛。

        他感觉自己出刀的力量明显弱了许多,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独目兽头颅一转,竟然将那口飞刀准确叼住。龙玉公主心中暗叹,罗猎失血过多,慧心石的能量因为失血而流失不少,更何况原本那些能量就没有被罗猎完全吸收,归根结底这一切还是自己造成的,她忽然想起了那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当真是作茧自缚。

        如果不是被雄狮王突袭受伤,控制这些独目兽并不困难,就算控制不住,自己也可以轻易歼灭他们,而现在自己的身体遭受重创,就连过去引以为傲的意志力也大打折扣。

        罗猎盯住独目兽血红色的眼睛,心中盘算着应付的方法,这会儿功夫,又有两头独目兽围拢过来。他们两人被四头独目兽困在了中心,虽然一时间那些独目兽并未急于发动进攻,可是他们也没有突围的办法。

        罗猎无论体力还是精神都处于低谷状态,他感到强烈的饥渴,医学常识告诉他,这是因为大量失血的缘故,罗猎低声向龙玉公主道:“我引开它们,你尽快赶到铜鼎中去。”

        龙玉公主叹了口气道:“你还不清楚,他想要得是你而不是我。”雄狮王对自己只是仇恨,只要追赶上来,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对罗猎却是要先吸取他体内慧心石的能量。相较而言,罗猎对雄狮王的意义比自己更加重要。她已经感觉到雄狮王正在破除障碍不断迫近,兴许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和罗猎始终无法逃过眼前一劫。

        正在灰心之时,龙玉公主的唇角却露出一丝笑容,小声道:“我们还有机会!”

        咻!一道红色光束从后方射中了独目兽,罗猎心中一怔,那光束分明是镭射枪所发。抬头望去,却见三道身影出现在前方,正中举枪射击之人正是颜天心,另外两人竟然是宋昌金和兰喜妹。

        颜天心此前遭遇空前强大的独目兽,原本被逼入绝境,生死存亡之时宋昌金和兰喜妹出现,三人合力将那只怪兽除掉,说起来立下头功的要数宋昌金,三人虽然不在同一立场,可是在寻找罗猎方面却达成了一致,颜天心将罗猎的下落告知,他们短暂商量之后就决定继续深入寻找罗猎。

        当然决定这件事的是颜天心和兰喜妹,宋昌金没有发言权,纵然发言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能做得只是服从,不过宋昌金也不是无关紧要的角色,如果不是他在黑暗中辨别方向负责带路,他们也不可能一路找到这里。

        在这种环境下颜天心已经没有掩饰先进装备的必要,在发现罗猎遇险之后,颜天心果断开枪,镭射枪虽然对此前的独目兽失去效用,但是对付这些普通的独目兽却得心应手,接连四枪,全都命中目标,再加上四头独目兽已经丧失了理智,血红色的独目始终圆睁,这就等于将弱点暴露在人前。

        颜天心干脆利落地干掉了四头独目兽,再次见到罗猎,宛如经历了一场漫长的生死,颜天心顾不上还有外人在场,含泪冲了过去,扑入罗猎的怀中。不曾想罗猎因为失血体虚,竟然禁不住她扑来的力量,双腿一软被颜天心扑倒在了地上。

        兰喜妹看在眼里,心中醋意盎然,讥讽道:“颜掌柜还真是够矜持啊!”美眸一转落在罗猎身边红裙女子的身上,心中不禁有些发毛,兰喜妹向来做事冷血无情,从来也只有别人怕她,很少有她害怕别人的经历,可这次真是有种恐惧的感觉,这红衣女子的外貌竟然生得和颜天心一模一样。

        兰喜妹以为自己看错,用力眨了眨眼睛,却发现那红裙女子也在盯着自己,和颜天心难以分出区别的俏脸上露出一丝诡异莫测的笑容。兰喜妹看到她的笑容不由得心神不定,脑海中突然出现那身穿红裙披头散发的小女孩形象。

        龙玉公主向她笑盈盈道:“你终于认出我了!”

        兰喜妹只觉得一股冷气沿着脊柱上行,冻得她半边身体无法移动,这生得和颜天心一模一样的女子竟然是龙玉公主。

        宋昌金心中的震骇丝毫不差于兰喜妹,他暗叫活见鬼了,翻遍老祖宗的三泉图也不曾记载过这样的古怪事情,看来自己有必要在祖传秘技上添上精彩的一笔了。

        颜天心的眼中自有罗猎,别后重逢,内心中喜不自胜,反倒忽略了龙玉公主的存在,歉然将罗猎从地上扶起,方才发现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女子的存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即刻又反应了过来,举起镭射枪,对准了龙玉公主光洁的额头,在她心中认定了对方是一切混乱和杀戮的根源,只要杀掉这妖女,一切就迎刃而解。

        罗猎惊慌失措道:“不要!不要开枪!”

        龙玉公主格格笑了起来,双眸盯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颜天心,柔声道:“你听到了没有,他让你不要开枪。”

        颜天心目光死死盯住龙玉公主:“为什么?”

        罗猎已经来不及向她解释,叹了口气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回到雍州鼎,再晚就来不及了。”远方传来坍塌碎裂的声音,地面隐隐震动着,这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强着。

        龙玉公主毫无畏惧地望着颜天心手中的镭射枪,轻声道:“不妨杀了我试试看,大家一起死!”

        旁观者清,兰喜妹已经从越来越强烈的震动感到危险在迫近,她低声道:“有什么恩怨,以后解决。”

        颜天心将手枪垂落。

        龙玉公主道:“一起是逃不掉的,我们必须分头离开……”停顿了一下,目光盯住颜天心道:“你和我!”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和颜天心两人必须要分开。

        其余人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毕竟她和颜天心生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深悉内情的人,压根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分别。

        龙玉公主道:“我和罗猎一起,你们三人一起。”

        颜天心怒道:“不可以!”

        龙玉公主微笑道:“就知道你不会同意,那就你和罗猎一起。”

        虽然和龙玉公主处于同一阵线,可是罗猎仍然不能对她抱以太多的信任,她刚才无意中透露过,自己才是雄狮王的首要目标,雄狮王应当能够感知到慧心石的能量,自己去哪里,雄狮王就会追踪而至,所以说,谁在自己的身边,谁反倒是最为危险的。

        罗猎道:“还是我和你一起,其他人离开!”

        在场人无一不是智慧出众,宋昌金率先道:“我看行!”

        颜天心和兰喜妹两人都是为了罗猎而来,历尽千辛万苦方才找到了罗猎,却想不到刚刚见面就要分开,两人虽然没有说出口,可心中都是难以割舍。就在此时头顶突然出现了一道绿色光芒,众人抬头望去,却见头顶悬挂着一个绿色梭形的发光体,发光体的中心是一个蓝色的圆球。

        罗猎心中剧震,他曾经无数次在脑域中看到这样的影像,血色沙漠的上空高悬一只邪恶之眼,想不到居然出现在现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