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七章【来不及】(上)

第二百五十七章【来不及】(上)

        三组人马回来了两组,唯有颜拓疆带去的人马迟迟未归,张长弓感到有些不对,他和陆威霖合计了一下,正准备派人去寻找的时候,阿诺匆匆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我发现了好多炸药。”

        陆威霖闻言不禁叹了口气道:“你喝多了,不是你布置的吗?”

        阿诺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布置的,我的手法,我当然清楚。”

        陆威霖和张长弓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们的脸色都变了,张长弓道:“莫非颜拓疆想要炸毁这里?”

        阿诺道:“颜天心和罗猎都在里面,就算他不管罗猎难道也不管自己的侄女不成?”

        陆威霖抿了抿嘴唇道:“他能够成为一方霸主就绝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颜天心已经变成了那个样子,说不定……”

        众人的内心同时沉了下去,张长弓果断命令道:“先离开这里。”

        陆威霖摇了摇头道:“只怕来不及了!”他的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了一声爆炸,地面震动起来,阿诺凭着他丰富的经验判断,这声爆炸只是开始,用不了多久导火索就会将分布在骨洞中的全部炸药引爆,他们没机会在爆炸之前逃出去了,阿诺大声道:“跟我来,有个地方或许能够躲过爆炸!”他带着众人向深处逃去。

        爆炸接二连三的发生,所有人不敢停下脚步,甚至顾不上缓一口气,队伍中不断有人被爆炸震落的物体砸中,有人甚至因此而丢了性命,可在眼前的状况下,他们已经无法去兼顾那些无辜送命的同伴,停下来就意味着死亡,唯有不停前进才有可能寻得一线生机。

        董方明和周围的同伴每个人都表情凝重,他们的内心处于深重的愧疚中,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这选择会让他们负罪终生,望着在爆炸声中坍塌的陵墓,爆炸掀起的沙尘遮天蔽日。他们亲手将自己的大当家埋葬在了这里,还有曾经和他们并肩战斗,并多次挽救他们生命的恩人……

        颜拓疆紧握双拳,指甲都掐入了掌心的肉里,他的内心在滴血,他的负罪感比其他人更加强烈,可是他必须要这样做,如果任由龙玉公主逃出,那么这个世界会变得不可收拾,任何时代,总有人要做出决断,总有人要做出牺牲。

        回过身去,他发现董方明率领那群人已经渐行渐远,他们低垂的头颅充分表现出他们的愧疚,他们不断远离自己的背影表达着对他的鄙视。

        两行苦涩的泪水沿着颜拓疆沧桑的面颊滑落,他的嘴唇品尝到泪水的苦涩,连他自己都鄙视自己。

        黄沙漫天,昔日隐藏在沙面之下的天庙竟然呈现在月光之下,天庙的周围是此起彼伏的沙丘,这些沙丘如同山峦将天庙围拢在中心,天庙巍峨的殿宇在周围沙丘的映衬下失去了应有的壮观,从沙丘顶部向下俯瞰,这片建筑更像是缩小的模型。

        吴杰看不到,虽然他能够用内心勾勒出多彩的四季,秀丽的河山,壮阔的天地,可所有的一切也仅仅存在于他的记忆和想像,吴杰不喜欢回忆,回忆中虽然有美好,可更多的是痛苦和伤害。

        他的手中握着天火令,正是这支天火令方才可以让他号令这群天庙骑士,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也不可能顺利找到这里,他所要做得是摧毁,摧毁这里的一切。

        一道雪亮的闪电蛇一样扭曲迅速撕裂了黑沉沉的天幕,吴杰的内心还没有来得及感悟这亮光,一声震彻天地的闷雷在他的头顶炸响。天庙骑士纹丝不动,对外界的感觉他们早已变得麻木。

        吴杰缓缓扬起了天火令准备发出摧毁天庙的号令之时,却听到远方传来驼铃声响。

        驼铃从天庙的方向而来,由远及近,老僧扎罕,满面凄苦,白驼载着老僧来到沙丘之下,他抬起头,面孔朝向吴杰,他和吴杰一样都是盲人,两人谁都看不到谁。

        扎罕嘶哑的声音随风送来:“岳鹰,你既已离去,为何又要归来?”

        吴杰并未否认这个名字,轻声道:“扎罕,我不杀你!”

        扎罕道:“你要摧毁天庙吗?”

        吴杰道:“你知不知道昊日会带给这个世界怎样的灾难?”

        扎罕摇了摇头道:“他是我们的神,我们都是他的子女,他心念仁慈,胸怀众生,怎会危害我们,他复生之日就是这个世界重获光明之时。”

        吴杰叹了口气道:“你被他所蛊惑,看看你们一手造成的这些杀戮,还是清醒一些吧。”

        扎罕道:“不要以为控制了天庙骑士就能够摧毁天庙,大祭司的苏醒是尔等凡人无法阻挡的。”

        吴杰高举右臂,手中的天火令闪耀出蓝色的光华,随着他手臂下落,天火令的顶端直指天庙的方向,他不会犹豫,在如此紧迫的形势下,他只剩下摧毁天庙这唯一的选择。

        天庙骑士从沙丘之上启动,宛如一道钢铁洪流在吴杰的引领下向沙谷底部的天庙冲去。

        马蹄将黄沙激起,一时间沙尘漫天,空中的圆月也被扬起的沙尘所遮蔽。

        扎罕独自骑在白驼的背上,在攻击方的面前宛如狂风中的一片树叶,只要这钢铁洪流来到他的面前,他就会被撕裂成碎片。

        扎罕面无惧色,他翻身下了白驼,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那白驼因为心中惶恐,已经掉头逃走。

        扎罕前方的沙面缓缓隆起,突然一只巨大的黑色甲虫从沙面下方现出身来,那甲虫宛如坦克般坚硬的身躯冲向前方,强横的身躯冲入天庙骑士的阵营之中,这还只是开始,从四周沙丘,一只又一只的甲虫破土而出,它们在扎罕的指挥下和天庙骑士冲杀在一起。

        吴杰纵马前行,虽然他的双目不能视物,可是他却可以清楚感知战场上的一切,躲过甲虫的阻截,直奔扎罕而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整个战局,首先就要将扎罕铲除,扎罕和吴杰抱有同样的想法,扎罕身在风沙之中,两只超出普通人长度的耳垂急剧摆动着。

        吴杰在不断接近扎罕,他将圣火令纳入怀中,反手抽出细剑,剑锋直指前方。

        噗!一道由甲虫喷出的红色火柱向吴杰袭来,吴杰腾空跃起,身体脱离了马背,而他胯下的那匹骏马就没有那么幸运,被烈火包围,发出阵阵哀嚎。吴杰的身躯在空中凌空翻转,达到最高点而后俯冲而下,剑锋刺向扎罕的咽喉。

        扎罕不闪不避,直到那剑锋即将刺中自己之时,方才伸出手去,以一双肉掌将剑锋夹住,而后一个有力的拧转,爆发出宛如鸣金般的大吼:“回!头!是!岸!”

        他的声音宛如破锣,聒噪到了极致,仿佛有千万根钢针直刺吴杰的耳膜,吴杰头皮一紧,额头上冷汗簌簌而下,不过他仍然挺住了对方的这次声音攻击,身躯陀螺般旋转,细剑在两人的作用下扭曲成螺旋的形状,最终因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扭力,锵!的一声从中折断。

        吴杰却是有意为之,细剑中断他的攻击却没有因此而停顿,以手中的断剑刺向扎罕的小腹,扎罕同样以半截断剑刺向吴杰的面门。

        吴杰手中的断剑刺中了扎罕的小腹,与此同时扎罕手中的另外半截断剑也刺入了吴杰的眼眶,只是吴杰的双目早盲,眼窝深陷,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而他的性命就因为这短短的距离而峰回路转。

        断剑虽然刺破了吴杰的眼眶,却没能更进一步,吴杰手中的断剑却刺穿了扎罕的小腹,毕竟他手中的这一截断剑要长上许多,一寸长一寸强,在生死搏杀的关头,这一点尤为重要。

        扎罕在被吴杰刺中之后,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扑了上去,竟然将吴杰死死抱住,这种不顾性命的打发连吴杰也未曾想到,这样一来等于他手中的断剑更加深入地刺到扎罕的腹部。

        扎罕却在此时抓住了天火令,将吴杰原本贴身存放的天火令夺了回去。

        吴杰手中断剑扭转,意图刺杀扎罕重新夺回天火令,扎罕死死抓住天火令,用尽全力念出咒语,天火令绽放出的蓝光越发强烈,吴杰伸手去夺天火令,那天火令在两人的争夺之下喀嚓一声断为两半。

        杀声震天的战场突然寂静了下去,静得吓人,原本拼命搏杀的双方都如中了定身术般静立在那里。沙尘渐渐平息,一轮血色红月从黑天鹅绒般的天空中显露出来。

        整个天庙都蒙上了一层血色,随着红月的变化,这血色变得越来越浓,突然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从高空中击落在天庙大殿之上,闪电点燃了大殿,烈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扎罕和吴杰的身体彼此纠缠,他们都在用尽全力想要将对方控制住,而他们也几乎在同时感觉到了来自天庙的光和热。扎罕的手慢慢松开,他哀嚎着:“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他向天庙跑去,没跑出几步就一个踉跄跌倒在了沙面上,他手足并用在沙面上爬行。

        吴杰四仰八叉地躺在黄沙上,在他的身边就有一只木立在那里的巨大甲虫,吴杰似乎压根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手中握着已经断成半截的天火令,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