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雄狮王】(下)

第二百五十六章【雄狮王】(下)

        罗猎望着不断迫近他们的独目兽,沉声道:“怎样做?”

        龙玉公主道:“你盯住它的眼睛,只要你能够抵受住它目光的蛊惑,我就有机会控制住它。”

        罗猎盯住那头独目兽,独目兽妖异的绿色眼睛闪烁着诡异多变的光芒,罗猎一面提防这独目兽随时发动进攻,一面尝试用自身的精神力和独目兽抗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独目兽锁定罗猎,以独目蛊惑对手的时候,也是它防守最为薄弱之时,龙玉公主趁虚而入,攻破雄狮王在独目兽脑域中设下的壁垒,成功取得控制权。

        那独目兽发出咿唔一声,杀气全消,龙玉公主催促罗猎将她送上独目兽的背脊。

        说来奇怪,那独目兽竟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前爪伏地,罗猎将龙玉公主送上独目兽的背脊,自己也抬腿跨了上去,此时又有两头独目兽靠近了他们,两人有了刚才对付独目兽的经验,这次从容镇定了许多,合力又将两头独目兽分别驯服。

        雄狮王站在祭台之上并没有急于发难,他张开双臂,血池内血色烟雾不停升腾而起,将他的周身笼罩,他的身体因为吸收那血色烟雾而不断膨胀。

        龙玉公主颤声道:“另一颗慧心石被他吸收了……”

        罗猎心中一震,他本以为自己得到的慧心石是这世上唯一的一颗,却想不到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颗慧心石存在。

        龙玉公主口中念念有词,重新被她控制的两头独目兽调转方向,朝着祭坛上方挺进,靠近被血雾笼罩的雄狮王,在龙玉公主的命令下,两头独目兽同时向雄狮王扑去。

        雄狮王猛然睁开双目,双目也成为血红的颜色,扬起右拳狠狠击中左侧那头独目兽的额头,独目兽坚逾金石的额头竟然被他一拳洞穿,另外一头独目兽咬住了他的左肩,尖利的牙齿撕开了雄狮王肩头的黄金护甲,雄狮王肌肉虬结的紫色肩头暴露出来,他反手抓住独目兽的长尾,猛地将之扯落下来,旋即抬起大脚狠狠踏在独目兽的腹部,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从他的脚下传来。

        雄狮王的身体在迅速生长着,金甲已经成为他身体的束缚,被发达膨胀的肌肉挣裂开来。

        罗猎目瞪口呆地望着祭坛上的怪物,雄狮王的身高已经达到了两米,金甲崩裂之后,仅有一片破布遮羞,周身虬结的肌肉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他的面部狰狞,一双瞳仁火一般赤红,雄踞于祭坛之上,肌肤仍然不断吸收着血色烟雾,宛如从炼狱中走出的魔鬼。

        龙玉公主再次发出号令,又有三头独目兽分从不同的方向发动了攻击,与此同时,她命令她和罗猎骑乘的这头独目兽转身逃离。

        雄狮王发出一声怒吼,抬脚将一头独目兽踢飞,双臂又抓住一头独目兽,将它们的身体狠狠撞击在一起。

        独目兽也感觉到了危险来临,没命狂奔,罗猎下意识地搂住龙玉公主的纤腰,大声道:“他怎么了?”

        龙玉公主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必须这里封闭,如果让他离开了这里,他会毁掉整个世界,杀光所有一切……”

        罗猎相信龙玉公主绝没有欺骗自己,只是除掉这宛如恶魔的雄狮王又谈何容易,看他杀死独目兽宛如掐死一只蚂蚁般容易的手段,就知道他惊人的战斗力,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这恶魔恰恰是龙玉公主一手释放,解铃还须系铃人,兴许她有办法。

        龙玉公主道;“只要他无法离开这里,见不到月光,就无法达到巅峰状态,就还有消灭他的机会。”

        罗猎道:“怎么办?”

        龙玉公主道:“引他去铜鼎!”

        笼罩在雄狮王身体周围的血雾开始渐渐变淡,他向前迈出了脚步,脚下祭台竟然被他踏得裂开。俯下身去,抓起前方巨大的猛犸象牙,瞄准了远方逃离的两人猛地掷了出去。

        猛犸象牙何其沉重,正在雄狮王的手中举重若轻,经他投出,宛如飞梭一般向逃跑的两人疾速射去。

        罗猎听到身后风声呼啸已经知道不妙,转身一望,吓得一把抓住龙玉公主,两人从独目兽的背上跌落下去,刚刚离开独目兽的背脊,那猛犸象牙就砸在独目兽的身上,将独目兽砸成了血糊糊的一片肉泥。

        独目兽鲜血四溅,不少洒落在罗猎和龙玉公主的身上。

        雄狮王向前跨出一步,落地之后身躯腾飞而起,这一下就飞跃了数十丈的距离。

        罗猎和龙玉公主两人还未来及从地上爬起,罗猎抽出一柄飞刀向身在半空中的雄狮王射去,刀如疾电,可是雄狮王身在半空中仍然一把准确抓住了飞刀,大手一握,地玄晶铸造的飞刀在他的掌心化为齑粉。

        龙玉公主双目紧闭,似乎放弃了反抗,雄狮王俯冲而下,扬起右拳,意图将罗猎一拳轰杀。

        生死一线之时,地面上噗!地喷出一团血沙,血沙包裹了雄狮王,然后看到五彩斑斓的沙虫从沙面下一跃而起,将身在半空中的雄狮王一口吞了下去。

        峰回路转,罗猎本以为他们必死无疑,没想到沙虫在关键时刻现身,帮助他们解决了雄狮王这个麻烦。

        沙虫庞大的身体不停变形,显然是雄狮王在它的体内不停挣扎。

        龙玉公主脸色煞白,颤声道:“快走,困不住他的……”她从地上爬起身来,向左前方逃去,罗猎紧跟其后。

        两人进入前方甬道,龙玉公主放下铜门。铜门刚刚放下,就有物体从外面重重撞击了一下,头顶灰尘簌簌而落。

        罗猎找出手电筒打开,龙玉公主快步向前,罗猎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玉公主边走边道:“他是西夏王,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

        罗猎对西夏皇室的这段秘史原本并无太多的兴趣,可今天雄狮王的出现已经让他不得不去探究此事的根源,他几乎能够断定,昊日大祭司、龙玉公主、乃至雄狮王他们都和正常的人类不同,没有人可以存活这么多年,即便是进入深眠状态也不行。雍州鼎不会恰巧出现在这里,所有这一切都存在着因果关系,绝非是一种巧合。

        罗猎道:“昊日大祭司是你的生父,你母亲是西夏王妃……”

        龙玉公主打断他的话道:“这跟你又有何关系?”

        罗猎毫不畏惧道:“本来没有关系,可现在有了,我释放了你,而你又释放了雄狮王这怪物,如你所说,雄狮王重见天日之时就是这世界之末日!”

        龙玉公主尖叫道:“够了!我只是想救我的父亲,我不知道他毁灭了我父亲的身体,抢占了血巢!”她的唇角在流血,刚才雄狮王的一拳已经伤到了她的肺腑,她每说一句话啊都会感到胸膛剧痛。

        罗猎望着她,现在的龙玉公主外貌几乎和颜天心一模一样,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嚣张跋扈,目光中也失去了过去的杀机。事已至此,埋怨也是无用,罗猎道:“他会追上来?”

        龙玉公主点了点头,她的情绪也平复了一些,低声道:“这世上没有人敌得过他,沙虫也不行。”

        罗猎不无担心道:“他会不会直接离开?”

        龙玉公主摇了摇头道:“不会,他虽然复生,可是身体还未完善,他必须要得到全部慧心石的能量。”

        罗猎下意识地看了自己受伤的右腕一眼,如果不是突然生变,自己此刻或许已经流干了鲜血,不可被龙玉公主现在的模样所蛊惑,刚才她还要杀死自己。

        龙玉公主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低声道:“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刚才都打算至你于死地,否则雄狮王现在已经得到了慧心石的全部能量。”她并没有撒谎,虽然她亲手割开了罗猎的脉门,可是她并没有想杀死罗猎,确切地说,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却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定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某部分意识同样被颜天心改变了,她拥有着和这世界上多数人不同的特殊体质,在沉睡若干年之后,她再次复苏,心中原本唯一的信念就是唤醒她的师父,也是她的生身之父昊日大祭司。

        她不知自己未来的日子将何去何从,需要唤醒父亲,让父亲为自己指引方向。昊日大祭司在死前就向她吐露了一些秘密,他的死并非终结,只是他并未想到雄狮王早已知悉一切,一直隐忍到昊日大祭司离开之后,方才下手对付自己。

        如果不是雄狮王将自己送入金国,昊日大祭司的复苏原本并不需要等待那么久,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或许冥冥中都有注定,自己在九幽秘境沉睡八百余年。

        而雄狮王得悉转生阵的秘密之后,渴望重生的他用卑鄙手段取代了昊日大祭司。如果自己永眠在九幽秘境,这里的转生阵就不会重新启动,雄狮王也不可能迎来重生。

        人生的太多转折都发生在一念之间,正是自己对罗猎的一念仁慈,方才没有让雄狮王得到慧心石全部的能量,也给他们留下了一线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