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雄狮王】(上)

第二百五十六章【雄狮王】(上)

        母亲笑得如此温暖,柔声道:“站起来!”

        罗猎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想站起来,可是他没有力气:“娘,我不行了……”

        笑容从沈佳琪的脸上消失,她的目光充满了失望,这目光刺痛了罗猎,他甚至不敢去看母亲的目光。再度抬起头来,看到得却是父亲。

        沈忘忧身穿白色长衫,站在光束中,他的身边却没有妻子的身影:“你是我们的儿子,你的身上流着我们的血,我们给了你生命,你不可以轻易放弃!”

        罗猎用力咬着嘴唇道:“我……我真得站不起来了……”

        沈忘忧道:“只要有一颗种子在,就可以生根发芽,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可以放弃,记住,你不仅仅为了自己而活,你从出生在这个时代就背负了深重的使命,可以牺牲,不可以放弃,放弃侮辱得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我们!”

        罗猎被父亲的话刺痛了,他攥紧了双拳,身体虽然无法操纵自如,可是他的意识尚在,他的精神仍然可以活动,不错!他和别人不同,他从出生在这个时代就背负了深重的使命,过去他尚且不知,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他不可以放弃,不可以让父母死不瞑目,不可以侮辱父母的荣耀。

        父母的影像随着光芒的黯淡而消失,罗猎恍惚中如同蜷伏在寒冷冰面中的一头狼,孤独的狼,它的鲜血染红了冰面,低垂着头颅,从冰面上看到自己孤独无力的倒影,狼的眼神充满了不屈,它竭力抬起头,身体却似乎无法承受头的重量,目光落在流血的右腕,它低下头去不是为了屈服,而是要舔舐那流血的伤口。

        生命在,希望就在!

        金光大盛,龙玉公主向后退了一步,双手合什,虔诚地等待着。

        金甲中的身体正在迅速恢复着强大的生命力,周身散发出的光芒让周围独目兽因为忌惮和惶恐蜷伏在地面上,他的右手缓缓抬起,沉寂八百余年的甲胄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

        龙玉公主抬起头,看到那伸向自己的右手,惊喜道:“师父!师父!”

        金甲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将右手又向前探伸了一些,龙玉公主自从复苏以来始终处于孤单之中,在她看来昊日大祭司的复苏意味着从今以后自己不再孤单,心中的激动难以名状,她伸出手去,和师父的右手相握,可此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昊日大祭司竟一拳击中了她的腹部。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快,龙玉公主怎么都不会想到向来将自己看得比自身性命还重要的师父竟会突然对自己施以辣手。

        龙玉公主惨呼一声,身躯被击打得倒飞了出去,撞在罗猎的身上。罗猎更加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刚刚才积蓄了些许的力量,这次又被龙玉公主撞了个正着,两人撞作一团,从祭台的台阶上叽里咕噜滚了下去。

        金甲人缓缓抬起右手,将脸上的黄金面具摘下,面具后方是一张四四方方的面孔,肤色黧黑,虎目狮鼻,浓眉虬须,须发都已花白。

        罗猎摔下祭坛,龙玉公主趴在他的身上,噗!地喷出一口鲜血,两人相互扶持着从地上坐了起来,罗猎倒还没觉得什么,只是奇怪昊日大祭司复生之后因何第一个向龙玉公主出手。

        龙玉公主看清他的面貌,整个人却犹如五雷轰顶,惊呼道:“怎么是……你……?”她的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意外和惶恐。她万万没有想到,藏身在棺椁中的并非是昊日大祭司,而是她的父亲,有雄狮王之称的西夏王。

        雄狮王魁梧健硕的身躯傲立于祭台之上,俯瞰周围,神情倨傲而不可一世,声如洪钟道:“怎么不会是我?”阴骘的双目锁定龙玉公主道:“你这孽种,以为当真不知道你的身份?若非为了王族颜面,我早就应当生啖尔肉,不念本王养育之恩,却一心偏袒昊日那无耻小人。”

        罗猎心中大奇,从雄狮王的这番话能够听出,他和龙玉公主之间并非父女关系,难道龙玉公主真正的父亲是昊日大祭司,难怪她才会不计代价地将昊日大祭司复活,只是这转生阵明明是为昊日大祭司所设立,这棺椁中本该盛放得是昊日的遗体才对,怎么会突然变成了雄狮王?

        龙玉公主道:“我师父呢……”

        雄狮王咬牙切齿道:“你师父?你果然狼子野心,心中记挂着得只有那个混账,这百灵祭坛,这转生阵,你以为本王当真一无所知?”

        “你害死了他!“

        雄狮王怒道:“他该死!本王对他恩同再造,他假意效忠,为本王保驾护航,背着本王却勾搭贵妃,秽乱宫廷,乃至产下你这孽种,他掌控重生秘诀却不肯与至亲分享,冷血绝情,莫过于此!”

        龙玉公主道:“是你强霸了我娘害死了我爹,又设计将我送往虎狼之国。”

        雄狮王冷笑道:“小贱人,你够阴险,居然将本王骗过,若非本王英明,又怎能用这李代桃僵之计换来今日之重生。”他说到开心之处,不禁发出一阵快慰的狂笑。

        罗猎在一旁听得暗暗心惊,这发生于八百多年前古西夏的宫廷秘史实在是超乎他的想像,其实这种事情历史上并不鲜见,只是一场伦理狗血剧能够在八百多年之后的今天重新复苏只怕是当世独一份了。

        让罗猎叹为观止的绝不是故事本身,而是雄狮王和龙玉公主的复苏,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判断出他们并无血缘关系。

        至于昊日大祭司,那个倒霉蛋儿估计早已被大仇人雄狮王毁尸灭迹,绝不可能再有复生的机会。眼前最紧迫的事情是如何从这里逃走,其他的事情都要往后放一放了。

        罗猎压低声音向龙玉公主道:“帮我解毒!”虽然龙玉公主不肯承认,可罗猎却坚持认为她在自己的身上动了手脚,否则自己也不会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力量。

        龙玉公主咬了咬嘴唇,忽然凑了过去,樱唇吻在罗猎的嘴唇之上,罗猎心中一怔,不明白她因何要做出这样的举动,可马上就感觉到一股香甜芬芳的的味道沿着龙玉的舌尖送入自己的口中,罗猎第一反应是口味不对,这妮子八百多年没有刷牙漱口,怎么口气还如此清新呢?难不成是自己的味觉出了毛病?清凉味道传入自己的舌尖,整个身体瞬间就恢复了力量

        雄狮王还未察觉下面的变化,他哈哈大笑道:“若非此番长眠,本王也无法参悟黑日禁典,若非此番长眠,本王又怎能唤醒深眠的记忆和力量,昊日,你这混账,你不会想到今日吧,哈哈!本王要毁灭你口口声声想要维护的世界,本王要折磨你舍弃性命想要保护的亲人!”

        他的目光垂落下去,却发现刚才滚落到台阶下的罗猎和龙玉公主,已经站起身来,罗猎背起龙玉公主正朝外面逃去。

        雄狮王怒吼一声,双手一挥,六头蜷伏在他脚下的独目兽得到了他的命令,全速向罗猎和龙玉公主追赶了过去。

        世事沧桑变幻莫测,刚才还是敌对的双方,可现在却突然变成了统一战线,两害相权取其轻,罗猎几乎没做太多的考虑就将龙玉公主救起,如果没有龙玉公主指引,他只怕也难以从这里逃出去。

        龙玉公主同样也没有了选择,她苦心经营了那么久的转生阵,直到现在方才发现复活的对象并非是昊日大祭司,那个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父亲,而是害死她亲生父母,又将她一手送入火坑的雄狮王,正可谓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反倒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罗猎虽然没有转身,却从急促的奔跑声判断出那些倒戈相向的独目兽已经追到近前,他提醒龙玉公主道:“快,快让那些怪物退下去。”此前独目兽被龙玉公主所驱驭,罗猎认为龙玉公主仍然可以控制他们。

        龙玉公主此刻仍然还未从雄狮王的那次重击中恢复过来,她何尝不想控制住那些独目兽,其实在刚才罗猎带她逃离之时,她就尝试用意志力控制独目兽,让她惶恐的是,昔日可行的办法而今却对那些独目兽失去了效用,她感到独目兽的脑域被一种无形的屏障封闭,应当是雄狮王利用强大的意识抢占了这些独目兽的脑域。

        在任何时候都是强者为尊,除非龙玉公主的意志力强大到足以战胜雄狮王的地步,否则她很难取得对这些独目兽的控制权。

        罗猎的身躯猛然一个急转,身后一头独目兽腾空扑了上来,因为罗猎的突然变向,它的这次攻击落空,扑到前方猛犸巨大的骨架上,猛犸的骨架经它一扑,顿时散落了一地。

        罗猎向前方白骨堆冲去,龙玉公主提醒他道:“向右,向右,那里走不通。”

        罗猎再度变向,此时一头独目兽已经预判出他们前进的方向,率先前往右侧封住他们的去路。罗猎的右腕脉门虽然已经止血,可是刚才身体失血不少,经过刚才的剧烈奔跑,再加上他还抱着龙玉公主,此刻体力急剧下降,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

        龙玉公主道:“你帮我,你帮我,我们合力兴许还能控制住这些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