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是谁】(下)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是谁】(下)

        独目兽显然没有料到这不速之客竟然敢主动向自己发动攻击,虽然那些子弹对它的身体造不成任何的损伤,可是出于小心它却不得不闭上眼睛,低下头颅,然后顶着弹雨向前方迈步挺进。

        兰喜妹看到子弹射在独目兽的身上只是闪现出一个个的红点,又如一朵朵红花绽放,红点消失之后一切如常,双方之间的距离却在迅速接近。

        身后传来宋昌金声嘶力竭的提醒声:“它不怕子弹,刀枪不入……”

        兰喜妹咬牙切齿道:“信你才怪!回头再找你算账!”在她看来此事应当是宋昌金故意设下的圈套,将她引到危险中来。

        宋昌金听得真切,苦笑道:“干我屁事……”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自己上次神屁破敌之事,慌忙沉下心来酝酿情绪。

        兰喜妹射完枪膛内的子弹,迅速更换弹夹,她更换弹夹的方式非常奇特,反转双枪向后腰一怼,早已准备在后腰武装带上的备用弹夹就更换完毕。虽然兰喜妹双枪火力迅猛,可面对这宛如修炼了金钟罩一般的怪物也无济于事。

        独目兽适应了她的枪火,从心底已经消除了对她攻击力的忌惮,明显加快了步伐,后肢屈起,尾巴上翘,摆出致命一击的架势,宋昌金已经提醒兰喜妹躲开了。

        兰喜妹准备逃离之际,从怪兽的后方一道光束闪现,却是颜天心抓住时机从缝隙中出来,瞄准了怪兽尾部后庭就是一枪,独目兽刚好在此时抬起尾巴,后庭暴露出来,不曾想这一弱点并未逃过颜天心的眼睛。

        这一枪射得极其准确,独目兽虽然强悍可并非无弱点可循,嘴巴眼睛后庭这些地方防御力相对薄弱,镭射光束恰恰射中了它的后庭,独目兽痛得发出一声低吼,扬起的长尾猛然落下。

        颜天心已经料到它会有这样的反应,在长尾落下之前,射击之后就迅速回到缝隙之中。

        这次的攻击将危在旦夕的兰喜妹解救出来,兰喜妹接连后退,那独目兽猛地转过身去,独目再次锁定缝隙中的颜天心,长尾如鞭横扫后方。兰喜妹不得不匍匐在地上,方才堪堪躲过独目兽的这次攻击,她从腰间摸出一颗手雷,向独目兽的身下丢了过去,然后身躯向外迅速滚开。

        暴怒中的独目兽准备用头颅撞击颜天心藏身之处,可它刚刚启动,兰喜妹扔到它身下的那颗手雷就已经爆炸,来自身下的爆炸冲击让独目兽一个踉跄,全力冲撞的目标也发生了偏差,这下并未能够如愿撞击在缝隙上,而是偏出目标撞中了一旁坚硬的石壁,来自后庭内部的灼伤让独目兽几欲发狂。颜天心和兰喜妹的前后夹击让它顾此失彼,头脑混乱。

        兰喜妹看到手雷能够起到一些作用,马上又丢了一颗过去,这次独目兽学了个乖,腾空躲过那颗手雷的攻击,直奔兰喜妹扑了上去。

        兰喜妹在独目兽腾空扑来的时候一个鱼跃前冲,躲过独目兽的飞扑,成功绕到了独目兽的后方,在独目兽转身对付自己之前闪身冲入了缝隙。

        独目兽错失目标,看到兰喜妹也进入缝隙躲藏,恼怒到了极点,独目盯住前方的唯一目标宋昌金。

        宋昌金也没料到局势瞬息万变,闹到了这步田地,原本自己还躲在兰喜妹的身后,这下成了自己和独目兽单打独斗,他战战兢兢望着这体型硕大的独目兽,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道:“猫儿……冷静……”

        独目兽可不是一只猫儿,独目下血淋淋的大口缓缓开启。却看到宋昌金转过身去撅起屁股,独目兽显然并不知道这厮采用这样的方式想干什么?或许是因为好奇,并未急于下嘴。

        宋昌金又惊又怕,脸都憋红了却无法顺利释放出体内五谷之气,心中暗叫不妙,平日里自己可从不缺这玩意儿,今天生死关头,这肚里偏偏没有存货了,他哀嚎道:“救我……”

        兰喜妹冲入缝隙之中方才看清刚才躲在里面的人竟然是颜天心,见到颜天心她不由得吃了一惊,第一时间举枪瞄准了颜天心,颜天心也在同时举枪对准了她,两人四目相对,都表现得警惕十足。

        兰喜妹压低声音道:“你是谁?”

        颜天心冷冷道:“你的记性果然不好!”

        兰喜妹见她神志清醒,又想到刚才独目兽攻击她的事情,如果眼前是被龙玉公主控制意识的颜天心应当不会如此,难道她已经恢复了意识,追问道:“罗猎呢?他在什么地方?”她曾经亲眼见到罗猎和颜天心同时坠入流沙的情景,现在看到颜天心平安无恙,想必罗猎也不会有事,内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颜天心听她如此关心罗猎的下落,而且不顾危险一直最终到了这里,这就不能单纯用别有用心来形容,看来兰喜妹对罗猎十有八九是动了真情。在眼前的局面下,多一个人帮手就多了一份力量,也就多了一些救出罗猎的希望,想到这里颜天心正准备告诉兰喜妹罗猎的去向,外面突然传来宋昌金杀猪一样的求救声。

        在兰喜妹看来现在宋昌金的死活已经无关紧要,毕竟她又找到了另外的一个关键人物。颜天心对宋昌金虽然无感,可总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死于独目兽的口中,她向兰喜妹道:“先救人再说!”

        兰喜妹是后来进入缝隙,这缝隙狭窄,两人根本无法错开身,就算颜天心想救人也必须要先通过兰喜妹才行。兰喜妹摇了摇头,随手向外面扔出一颗手雷,就算她们现在冲出去,恐怕也是来不及了,最可行的方法是用这颗手雷暂时吸引独目兽的注意力。

        手雷飞出缝隙在独目兽的尾部爆炸,灼热的气浪波及到独目兽受伤的后庭,自然又是一阵疼痛,不过独目兽这次学了个乖,并没有折返回头,吃了几次亏,它终于明白要将猎物逐一消灭的道理,这次要一心一意先把宋昌金干掉再说。更何况这家伙居然如此蔑视自己,连正眼都不看自己,用屁股对着自己。

        独目兽张开大嘴,准备将这可恶的家伙一口吞下。宋昌金都听到了独目兽吸气的声音,甚至感觉到它嘴巴的涎液滴在了自己的屁股上,一股冷气沿着他的脊柱蹿升到他的脑部,宋昌金默念吾命休矣,千钧一发之时,一个酝酿许久的臭屁澎湃而出。

        宋昌金明显感觉到这五谷之气冲出体窍所带来的震颤和激动,有生以来最为酣畅淋漓地莫过于此次。他甚至想象出独目兽被自己一屁击中落荒而逃的场景,然而一切并未发生,周围仿佛静止了一样。

        宋昌金胆战心惊地转过头去,却见那独目兽还在自己的身后,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铜铃一般。

        宋昌金这才意识到凡事均有例外,这只独目兽非但体型巨大,而且不畏五谷之气,宋昌金准备引颈受死之际,却见那独目兽软绵绵瘫倒在了地上。并非毫无反应,原来是反应太过强烈,这货被熏晕了,宋昌金欣喜欲狂,想要离开,可双腿已经瘫软,竟然挪不动脚步,只能大声求助。

        兰喜妹和颜天心是在听到他的求助声之后才从缝隙中出来的,两人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独目兽倒下,谁也不会相信宋昌金居然仅凭一人之力干翻了这庞然大物。

        兰喜妹不明就里,颜天心却听说过宋昌金此前击退独目兽的经历,那独目兽显然没有气绝,颜天心正准备补上几枪,却见兰喜妹抽出弯刀,对准独目兽未曾闭上的独目一刀戳了下去。

        独目兽眼睛被戳中,很快就开始变得透明然后迅速融化,颜天心心中暗奇,兰喜妹的这柄弯刀应当也是用地玄晶铸造,不然也不会拥有这样的威力。

        宋昌金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活动了一下腿脚,看着眼前血肉融化只剩下一副皮囊的独目兽,抬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道:“好险!”

        兰喜妹却在此时用枪口再次对准了颜天心道:“你把罗猎藏到了什么地方?”

        罗猎并没有看到他们这场辛苦的生死鏖战,跟随龙玉公主在黑暗曲折的甬道中前行,他虽然拥有优秀的方向感,可是在这错综复杂的地下世界仍然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在一片堆积如山的白骨前方,龙玉公主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磷火飘飞的缘故,光线明显比起此前增强了许多,罗猎也可以看到更多的范围,他认出自己曾经来过这片地方。

        龙玉公主道:“你认不认得这里?”

        罗猎点了点头道:“来过,如果我没有认错应当是百灵祭坛。”

        龙玉公主莞尔笑道:“不错,就是这里。”她的声音变得圆润悦耳,比起此前的生涩多出了几分诱人,而更让罗猎惊奇的是,她的外貌在这会儿功夫又有了改变,确切地说她在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