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是谁】(上)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是谁】(上)

        罗猎的身影已经消失,颜天心听到身后传来低沉的呼吸声,回身望去,却见黑暗中一只绿色的眼睛在闪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刚才的独目兽并没有全部离去,还有一头潜伏在暗处。

        当颜天心看清这独目兽的轮廓,内心顿时被危机所笼罩。这头独目兽体型要超出此前的那些同类一倍左右,和其他独目兽通体布满灰色的毛发不同在,这头独目兽通体血色,宛如一团燃烧的烈焰。颜天心曾经亲眼见证过独目兽从血池中鱼贯而出的情景,记得独目兽初出血池之时。外周肌肤之上并无毛发,在周身长满灰色长毛之前,它们的防御力偏弱。

        眼前的这头独目兽虽然从外表上看并未发育完成,可是其体型之巨大却是前所未见,颜天心第一时间举起镭射枪瞄准了这怪物。

        独目兽并未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随着周身肌肉的动作身体的血脉贲张,让人感觉到它体内蕴藏得庞大力量。

        颜天心瞄准了独目兽的绿色独眼果断扣动了扳机,一道红光瞬间射中了独目兽的身体,在颜天心扣动扳机的同时,独目兽已经闭合了独目,红色的镭射光束射中了它的额头肌肤,却并未能够造成任何的损伤,红光在击中处迅速扩展开来,蔓延到独目兽的全身,并在扩展的过程中迅速衰减。

        颜天心望着毫发无损的独目兽内心震撼无比,眼前的这头独目兽要比她此前所遇强大的多,独目兽身体一个明显的下蹲动作,强劲的后肢弯曲蹬地,利用后肢的蹬力猛然弹射而起,锋利如刀的前爪划出数道森寒的光芒向颜天心劈面抓去,应当是对颜天心手中的镭射枪有所忌惮,它既没有睁开独目,也没有张开嘴巴,以免被颜天心射中它的弱点。

        颜天心深吸了一口气,身体迎着独目兽冲了上去,在中途双膝跪地,娇躯反折,后背近乎平贴地面,依靠惯性在桥面上滑行,她能够清晰看到独目兽从上方跃过的整个过程,镭射枪瞄准独目兽的腹部接连射击。

        镭射光束接连击中了独目兽的腹部,可是红色光束击中独目兽肌肤之后就向周边蔓延衰减,光束的能量竟然被独目兽完全吸收。

        颜天心暗叫不妙,独目兽错失目标之后,长尾宛如铁鞭一般向后方横扫,颜天心一个前空翻腾空躲过它的这记绝杀,虽然她的体力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可是这一连串的交手又让她损耗不少。

        颜天心娇嘘喘喘,刚才的交手让她和独目兽之间互换了位置,她扫了一眼手中的镭射枪,镭射枪正处于蓄能的过程中。

        独目兽也没有急于进攻,只是静静观察着眼前的对手,应当是对颜天心手中的镭射枪有所顾忌。

        颜天心默默寻找着机会,而此时独目兽已经先于她而启动,独目兽改变了攻击的策略,这次并非直接向颜天心发动攻击,而是腾空跃起,然后以身体重重砸落在桥面上。

        桥面因巨大的冲击力而震动起来,颜天心在独目兽跃起的时候已经明白了它的用意,她也随之跳起,一来避免独目兽落地引起的震动冲击到自己,而来要尽快离开长桥,以防独目兽将长桥压断。

        颜天心虽然没有回头,却已经从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判断出独目兽正在全速追赶自己,抬起手腕,从探测仪上观察周围的地形环境,冲出长桥之后约莫十米,突然向右侧拐去。

        独目兽已经逼近到她的身后,右爪扬起向颜天心的后心抓去,颜天心的突然右拐让它这次的攻击落空,全力出击的右爪重重落在地面上,将坚硬的岩石地面击出一个深坑,一时间粉屑乱飞,四处迸射的碎石有数颗击中颜天心的身躯,好不疼痛。

        颜天心强忍疼痛在独目兽击中自己之前冲入右侧狭窄的甬道中,确切地说应当是一道只能容一人侧身进入的缝隙。

        独目兽眼看就要成功却又落空,内心的怒火被激起,猛一回头,坚硬的头颅狠狠撞击在右侧石壁之上,蓬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颜天心因为这次强烈的震动身体在缝隙中来回荡动,幸亏空间有限,不然又要受伤。

        这道缝隙对独目兽而言实在太过狭窄,硕大的头颅又无法如沙虫那般随意变形,这次撞击也让它眼冒金星。

        颜天心缓了口气,确信这独目兽无法进入这里,对自己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于是举起镭射枪瞄准了独目兽接连射击。

        独目兽挨了几枪,虽然并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它已经被颜天心的攻击挑衅的怒火冲天,右爪向缝隙中抓去,只可惜它穷尽全力也无法触及颜天心分毫,尖锐的右爪在缝隙的岩石上来回抓挠,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抓痕。

        独目兽几次尝试都无法成功,它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不再攻击。

        颜天心见到外面平静了下来,以为独目兽认清了现实放弃攻击,她松了口气,准备寻找另外出路的时候,外面突然一道寒芒刺了进来,吓得颜天心向左侧身,却是独目兽倒转了身体,以长尾探入缝隙。

        长尾擦着颜天心的肩头掠过,只差毫厘,如果颜天心再反应慢上一颗恐怕就会被这独目兽所伤,此惊非同小可,颜天心慌忙又向深处移动,直到那长尾也够不到自己,方才敢停下脚步。

        独目兽仍不甘心,一条长尾在缝隙中上下挥舞,击中岩壁路面,碎石乱飞。

        颜天心很快就发现这里并无其他的出路,唯一的出路就是进来的地方,自己忙于求生竟然钻到了这里,事实上已经被这怪物困住,眼前的形势下,强行冲出去可能性不大,只能耐心等待这独目兽失去信心离去,也唯有如此自己方有可能脱困。想起已经随同龙玉公主离去生死未卜的罗猎,颜天心黯然神伤,暗叹自己无用,在这种时候非但帮不上罗猎的忙,还需要他照顾。

        看了看手腕上的探测仪,刚才本不该接受罗猎送给自己的这两样装备,罗猎缺少了这两样东西脱困的可能岂不是更小?此时探测仪上却出现了两个蓝色的小点,颜天心心中一怔,初时还以为自己看错,定睛一看的确没错,的确是两个蓝点,这蓝点代表人类的影响。难道是罗猎和龙玉公主去而复返?转念一想应该没有可能,又或是同伴来到了这里?

        独目兽此时也突然停下了动作,因为它闻到了新鲜的味道,远处有两个声音由远及近。

        一个女声道:“你看清楚,是不是这里?”

        另外的一个男声略显苍老:“我又没来过,你问我,我去问谁?”

        这两人却是从盗洞一路寻来的兰喜妹和宋昌金,宋昌金凭着祖上留下的信息果然从盗洞进入了百灵祭坛的深处,刚才已经找到了一些脚印,不过他们还无法判断其中有没有脚印属于罗猎,两人循着踪迹一路来到了这里。

        宋昌金从一些巨大的爪印判断出可能有独目兽在附近,内心中不禁一阵阵发毛,苦口婆心地奉劝兰喜妹,希望她不要盲目送死,可是兰喜妹意志极其坚定,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转移,认清这个事实之后宋昌金也就不再白费唇舌。他能活这么久,而且一直活得还不错,全都依靠了他的头脑和经验,孰轻孰重,他分得清楚。

        只是宋昌金很不甘心,今次一时疏忽居然栽在了一个女娃子的手上,每念及此,他都有种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的想法,也就是想想,如果钻进去就能逃生的话还值得考虑,可自己中了毒,这小妮子出手歹毒,俨然已经吃定了自己。

        兰喜妹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宋昌金其实听得清清楚楚,可仍然装得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兰喜妹冷冷望着这只老狐狸道:“我还是友情提醒你一下,咱们如今可是在一条船上,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

        宋昌金满脸堆笑道:“大吉大利,姑娘如此冰雪聪明又怎会出事?吉人自有天相,一看姑娘就是满脸的富贵相,必然福泽深厚。”

        兰喜妹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停下脚步,从腰间抽出两柄手枪。她看到了独目兽,这种可怕的生物她并非第一次遇到,上次就有一只独目兽对她穷追不舍,险些导致机毁人亡,眼前的这一只更大,形容更为恐怖,通体没有毛发遮蔽,让它发达的筋肉一览无遗。

        这只独目兽正是刚才追击颜天心的那个,它用尽手段都无法抓住颜天心,内心正处于狂暴和愤怒中,兰喜妹和宋昌金在此时出现显然是不合时宜的。独目兽暂时放过了被它堵在缝隙中的颜天心,锁定了这两个误打误撞送到眼前的倒霉蛋。

        宋昌金看到那独目兽心中一凉,本能反应让他转身就逃,可跑了两步却又想起自己中了毒,就算他能够趁此机会逃走,可兰喜妹若是遭遇了不测自己也断难活命,想到这一层宋昌金心中郁闷至极,只能停下脚步。

        兰喜妹一双明眸和独目兽硕大的绿色独眼对视,她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大步向前方奔去,迈出第一步的同时双枪瞄准独目兽开火,一双枪膛内射出两道火线,子弹如雨倾泻在独目兽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