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谈条件】(下)

第二百五十三章【谈条件】(下)

        龙玉公主紧闭双唇,此时他们脚下的白沙加速流动,罗猎意识到这是因为他所处的地面某处出现了一个漏洞,所以才造成了白沙的流逝,继而造成沙面下降。

        沙面迅速下降,与此同时后方有数头独目兽向罗猎缓缓靠近。

        龙玉公主道:“你以为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第二句话已经比刚才连贯顺畅了许多。

        罗猎诧异于她惊人的恢复能力,轻声道:“鱼死网破,对你,对我都不是什么好事。”

        两人对视良久,脚下的白沙已经完全流泻下去,露出下方镂空的青铜桥面,也暴露出周围空旷的空间,白沙退去方才看出他们立足于一条宽两米,长近五十米的青铜拱桥之上。桥面镂空,上方镂刻着古怪的图文,这上方的文字竟然是夏文,罗猎内心剧震,难道他们所在的地方当真是雍州鼎?正如父亲所说,雍州鼎的本身乃是一个巨大的飞行器?这些夏文的字符组成的句子晦涩难懂,罗猎虽然认得文字,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参悟其中的意思。

        身后独目兽排列成长阵,堵住了罗猎的后路,它们颈部银灰色的鬃毛竖立起来,摆出了攻击的架势,不过在没有接到龙玉公主的命令之前,都没有挪动脚步,只是严阵以待,蓄势待发。

        罗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在目前的状况下,他很难保证带领颜天心脱困,即便是他拥有逃生笔,如果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他首先要做得就是铲除龙玉公主,只要杀掉龙玉公主所谓的转生阵就没可能继续启动,昊日大祭司也失去了复生的可能,然而杀掉龙玉公主也并不容易,毕竟她强大的意识能够脱离身体游离在外,此前就有过抢占控制颜天心躯体的经历。真正铲除她,就必须要做到让她形神俱灭。

        龙玉公主道:“你愿意用自己来交换她?”这次开口说话已经变得连贯自如。

        罗猎的内心却因此而变得沉重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龙玉公主只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自己的胜算也就越来越低,他点了点头道:“愿意!”

        龙玉公主指了指颜天心道:“你跟我来,我帮你唤醒她!”

        罗猎道:“我又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

        龙玉公主秀眉颦起,冷冷道:“我从不骗人?”她的表情高贵而倨傲。

        罗猎微笑道:“可惜我对你缺乏信任!”

        信任是相互的,罗猎对她缺乏信任,她对罗猎何尝也不是一样?其实罗猎和龙玉公主都已经认识到他们之间已经陷入僵局,继续僵持下去,谁也不肯让步,其结局必然是鱼死网破,两败俱伤。

        让三分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两人的真实想法绝不是就此作罢,化干戈为玉帛。他们都在寻找机会,双方各让一步,不是为了休战,而是为了留出空间,寻找对手的破绽,从而一击制胜。

        龙玉公主的目光投向罗猎怀中的颜天心,罗猎意识到她很可能又要对颜天心不利,而此时怀中的颜天心蠕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嘤咛,竟然从昏迷中苏醒。罗猎心中大喜过望,同时对龙玉公主也变得越发警惕,颜天心的苏醒显然和龙玉公主有关,也就说,刚才颜天心并未完全摆脱她的控制。

        颜天心睁开双眸如梦初醒,当她意识到自己被罗猎拥在怀中的时候,俏脸不禁红了起来,想要回忆此前发生的事情,可是思绪刚有波动,就感觉到头痛欲裂,紧咬牙关,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冷汗如雨落下。

        罗猎将她轻轻放下,柔声道:“站得起来吗?”

        颜天心点了点头:“不妨事……”她的声音仍然颤抖着。

        龙玉公主道:“现在你应当跟我走了。”

        罗猎没做任何的犹豫,大声道:“好!”

        颜天心紧紧握住他的大手,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毅然决然的目光已经表明,她是一定要和罗猎一起去的。生死与共,绝不苟活,正是此刻颜天心心中所想。

        龙玉公主从颜天心的举动中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一字一句道:“你跟我走,她留下!”说完这句话扬手将一物抛在了罗猎的脚下,罗猎低头望去,龙玉公主扔来的竟然是镭射枪,心中不由得一喜,他原本最为担心得就是离开颜天心之后,她无法自保,有了这把镭射枪,颜天心从此地逃生的机会又大了许多。

        他将镭射枪捡起交给了颜天心,颜天心紧咬樱唇,美眸中流露出抗拒的目光,她何尝不知道罗猎的意思,罗猎是要和她分开,用他来交换自己的平安。

        罗猎背向龙玉公主,嘴唇轻动,并没有发出声音,颜天心从他的唇语中读懂了他的意思,对他们两人来说只有这个机会,龙玉公主不除,只怕还会有更大的灾祸降临这个世界,罗猎同时交给颜天心的还有那只用来探测环境的手表。

        颜天心从他的举动已经感觉到罗猎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心,内心中越发不舍和难过。

        龙玉公主已经转身走去,她似乎对罗猎随同她一起前来充满了信心。

        颜天心握紧了镭射枪,这失而复得的致命武器应该可以在有效的射程内将龙玉公主的肉身消灭,罗猎看出了她的意图,伸出手握住了枪口,缓缓摇了摇头,提醒她不可冒险。

        颜天心仍然虚弱,此时的她满脸都是泪水,突然她扑入罗猎的怀中,紧紧将他抱住,抱得如此用力,仿佛要将自身融入到他宽阔的怀抱之中。罗猎低下头去捉住她的樱唇用力吻了下去。

        龙玉公主内心没来由一阵慌乱,黑暗中她的脸开始发烫,如果不是黑暗的掩饰,浮现在她苍白俏脸上的羞涩必然暴露无遗,仿佛有羽毛在撩拨着她的心尖,这种感觉让她浑身酥软,她从未有过这样奇怪的感觉,龙玉公主用力攥紧了双拳,然后缓缓转过身去,怒视桥面上忘情拥吻的两人,爆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你要信守承诺!”

        罗猎和颜天心浑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罗猎放开了颜天心,颜天心泪光盈盈的双眸望着罗猎道:“要回来!”

        罗猎点了点头道:“活下去!”离开之前他用手用力握了握颜天心的左手,将逃生笔放在了颜天心的掌心,他并不相信龙玉公主的承诺,此番离开已经抱定了和龙玉公主同归于尽的决心,而颜天心能否平安逃走,只能取决于她自己。有了这三样装备,颜天心至少可以保证她暂时平安无事,如果自己能够战胜龙玉公主活着回来,那么他们还有机会人间相会,如果自己没能除掉龙玉公主,那么颜天心也难逃她的毒手。

        颜天心冰雪聪明,当然知道罗猎之所以不答应让自己同去,不仅仅是因为出于对自己的关爱,还因为自己目前的状况非但帮不上罗猎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望着罗猎渐渐远去的身影,颜天心强忍眼泪,她并没有忘记身后还有虎视眈眈包围自己的十多头独目兽,心中暗自盘算,不可辜负了罗猎的这份情意,自己现在最要紧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身体状态,而后才能再考虑去帮助罗猎。

        龙玉公主望着慢慢走近的罗猎,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为了她甘心舍弃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罗猎道:“你还小,等你长大就会明白。”

        龙玉公主道:“我虽然小,可是也能够看出你只是在敷衍我,先骗我将她唤醒,等她安全之后然后再作他图对不对?”

        罗猎微微一笑,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否。

        龙玉公主挥了挥手,原本挡住颜天心退路的十二头独目兽垂下头去,缓缓从颜天心的身边走过,经行之时无一对她发起攻击,随着最后一头独目兽经过颜天心的身边,颜天心前方的桥面缓缓沉降下去,颜天心大吃一惊,她本来准备在龙玉公主和罗猎离去之后悄悄跟在他们的身后,可眼前的局势分明断了她的去路。

        望着相隔对岸的罗猎,颜天心不禁泪眼模糊。

        罗猎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波动,任何时候他都保持着镇定,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是他自己的选择,龙玉公主虽然将桥梁中断,不过她也召走了独目兽,这让罗猎多少减轻了一些后顾之忧,至少在自己离去之后,颜天心不必独自面对怪物群起而攻之的凶险局面。

        颜天心看到罗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这笑容宛如灯火点亮了她被夜色笼罩的内心,让她从中看到了希望,也让她回到了现实,这种时候她本不该如此儿女情长,也不应表现得如此脆弱,对罗猎的爱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对他的过多倚重,甚至他的离去会让她感到恐惧,她本非如此,也不该如此。

        罗猎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应当是眼前最为理智也最为正确的选择,任何的感情都需面对现实,颜天心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拯救世界的重任会落在自己的肩头,她没有这样的宏图大志,不过她却忘不掉自己对族人的责任。感情让人变得盲目,责任却可以让人回复理智。罗猎的舍生取义源于他的无私大爱,自己若是的懂得他的这份爱就不该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