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谈条件】(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谈条件】(上)

        兰喜妹道:“什么时候能到?”

        宋昌金从怀中摸出一张古旧的地图,借着手电筒的光束看了一会儿道:“应该就在不远处!”

        兰喜妹也凑了上去,看到那地图上简直鬼画符一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画得什么?”

        宋昌金心中暗暗冷笑,我老罗家的独门标记岂是什么人都能看懂的?别说是你,即便是罗猎那小子也未必能看得明白。嘴上却不敢嘲讽兰喜妹,生怕再遭到她的报复。老老实实道:“这是一幅地图,画工拙劣了一些。”

        兰喜妹才不关心什么画工,留意到前方已经到了尽头,追问道:“路在何方?”

        宋昌金指了指兰喜妹的脚下,兰喜妹向后退了两步,宋昌金趴了下去,利用从不离身的小铲子掘开土层,铲除表面半尺后的浮土之后,就看到下面的石板。

        兰喜妹心中暗叹,当初挖掘这盗洞之人可谓是费尽心机,如果不是有宋昌金引路,自己怎么都不会找到这里。

        宋昌金将石板和周围的沙土分离,示意兰喜妹帮忙,两人合力方才将石板抬起,掀起石板却带出一具白森森的骨骼,连宋昌金都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变化,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兰喜妹出于本能反应抬脚向那骷髅踢去,一脚将骷髅的头骨踢端,剩下的无头骸骨掉落下去,摔落在下方坚硬的地面上顿时散落一地。

        宋昌金擦了把冷汗,看到石板上仍然有一只早已化为白骨的手臂,心中顿时明白,当初应当是有人被活生生埋在了这石板下,此人在石板落下的时候应当是一手被压,无力挣脱,就活生生被困死。脑补出当时的情景,宋昌金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兰喜妹一旁道:“这人也是被你的先辈害死的吧?”

        宋昌金笑了笑道:“说起来咱们也是一家人。”

        兰喜妹柳眉倒竖凤目圆睁,眼看就要发作。宋昌金慌忙道:“罗猎是我侄子,你们以后结了婚,你可不就是我的侄媳妇,你当然就是我们罗家人,你们以后有了儿女也全都是我们罗家的后代。”

        兰喜妹听他这么说居然没有生气,反倒露出一丝羞涩,啐道:“为老不尊胡说八道。”

        宋昌金老奸巨猾,一眼就看出兰喜妹绝对是对罗猎情根深种,否则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必然将他激怒,嘿嘿笑道:“我可没有胡说,罗猎那小子还真是有福气,有如此美貌聪慧的女孩儿喜欢他,不知他前世怎生修来的福气,他若是能娶你入门,我们老罗家的祖坟都冒烟了。”

        兰喜妹焉能听不出这老狐狸在故意奉承自己,不过虽然知道他这番话说得极尽阿谀全无诚意,可听在耳中也是非常的舒服受用。指了指那地洞道:“时间紧迫,别忘了,如果罗猎出了什么事情,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宋昌金听他这样说,一颗心瞬间又凉了下去,虽说罗猎福大命大,可任何人都不会永远走运,自己这次算是栽了,无论愿不愿意都已经踏上了贼船,确切地说应当是走进了坟墓才对。

        再次进入雍州鼎,罗猎有了足够的时间去观察周围的一切,沙虫和独目兽封住路线,想要后退必须要经历和这些怪物的血战。罗猎本来也没有后退的意思,事到如今他唯有向前。

        背后传来颜天心的一声轻吟,呼喊了一声罗猎的名字,罗猎本以为她要苏醒,可颜天心只是将头歪了一下,而后继续沉沉睡去。

        雍州鼎内弥漫着一股铜臭的味道,这巨大的青铜容器内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水渍,罗猎仍然记得上次脱困的情景,背着颜天心,沿着冀州鼎内部的铭文小心下行,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双脚已经落到了实地,蜂巢般的地面中心有一个破损的大洞,那个洞口是鼎内悬棺从高处坠落所砸穿形成。

        从洞口向下方望去,惊奇地发现下方的水流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得是白色的沙面,从洞口距离沙面的位置不过五米左右,这是一个常人都可以轻松跃下的安全距离。

        罗猎打开探测仪,扫描了一下周围,首先确认沙面之下并未隐藏着什么危险生物,上次缚在金属网上的长绳犹在,罗猎背着颜天心沿着绳索缓缓滑落下去。

        他的脚很快就触及了沙面,拉住绳索,小心地落下重量,直到他确认这沙面的确能够承受他们两人的重量,这才放开了绳索。

        罗猎记得上次逃生的方向,可是当时的逃生路线应当已经废弃,沿着原路没可能离开这片地方。他很快想起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是龙玉公主将他引到此地,他对龙玉公主虽然称不上了解,可是也知道此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罗猎将颜天心放下,他决定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的同时也让自己的思绪可以得到适当的平静,重新考虑即将到来的险恶状况。当前最大的困扰是颜天心,在目前的状况下,他必须要分神来照顾她,而且更让他忧心得是颜天心至今没有苏醒的迹象,不清楚她脑域受损的状况。

        罗猎决定先尝试将颜天心唤醒,伸出手去将颜天心俏脸上散落的发丝拢到她的耳边,柔声道:“天心!”

        颜天心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的呼吸均匀而平缓,心跳有力而充满了节奏,从表面上来看至少身体并未出现太多的异常,目前唤醒颜天心最靠谱的方法就是尝试将自己的意识进入她的脑域,让颜天心沉睡的意识得以复苏,然而罗猎却又担心这样的行为会造成她脑域的二次受损。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世上的多半行为通常都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害。

        罗猎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没有实行,这和他目前所处的环境也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探测仪并未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可是罗猎坚信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必然有敌人在虎视眈眈。

        身下的白沙无风自动,罗猎慌忙将颜天心抱起,升腾而起的白沙在沙面上方一尺左右的地方,缓缓流动宛如牛乳,眼前场景如梦若幻,可罗猎内心中却警惕顿生,浓重的危机感笼罩了他的内心。

        罗猎朗声道:“龙玉公主,做人何须藏头露尾,有什么事情,不妨光明正大地站出来说。”

        远处传来一声轻笑,这笑声似曾相识,可仔细一琢磨却又似乎从未听到过,一簇鲜艳至极的红色从暗处宛如火焰般跃动。

        罗猎虽然亲眼目睹过龙玉公主的尸体,也曾经和她在意识中数度交锋,可是他却从未见到过复活后的龙玉公主,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龙玉公主淡定且冷漠,让罗猎诧异得是,龙玉公主的成熟仿佛就在瞬间,眼前的龙玉公主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幼稚的小女孩形象,虽然体型一如往常般清瘦,可是她的表情却拥有着和其年龄绝不相符的成熟。

        罗猎确信这就是龙玉公主的真身,她已经复活了,此前颜天心就已经预言过她的重生,而今天就是七月十五,正是龙玉公主的复生之日,他们曾经想要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然而一切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龙玉公主静静望着罗猎,目光中没有仇恨,所拥有得只是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沉睡八百余年之后的重生,让她对一切都感到好奇,虽然她的意识已经提前了解了现实世界的一些事情,可是她这具重新复苏的身体还需时间去适应周围的一切。

        两人的目光彼此接触之后就长时间胶着在一起,这两个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人都试图通过对方的眼睛窥探彼此心灵的深处,然而他们很快就意识到无法得偿所愿。

        罗猎向龙玉公主露出一个微笑,这微笑绝非是表达善意,而是此时他强大心理状态的展示,无论对方是怎样的一个怪物,自己都没有任何的畏惧。

        龙玉公主抿了一下嘴唇,仿佛要开口说话,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息,对于本属于自己的这具躯体,她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适应和锻炼,她的脚步小心翼翼,走路的姿态称不上美好,如同一个久病初愈的病人,她甚至感觉到对自身躯体的操纵远不如颜天心的身体更加得心应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状况,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她强大的意识就能够随心所欲地操纵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乃至每一个细胞。

        罗猎道:“我还有机会杀死你!”

        龙玉公主的表情如古井不波,对罗猎这句充满威胁的话无动于衷,知道罗猎从自己的举动中看出了端倪,轻轻开启苍白色的嘴唇,说出了她复生之后的第一句话。

        “除非你……不在乎她的死活……”她的声音干涉而生硬。

        罗猎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阳光灿烂,连龙玉公主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充满了感染力,她认为这是因为自己侵入颜天心脑域之时意识受到了影响,她控制颜天心的同时,颜天心并未放弃反抗,正是颜天心的反抗让她在无形中受到了有些损伤,不过应该算不上严重。她悄然收敛心神,提醒自己面对得是一个意识空前强大的对手,绝不可以被他的表象所蛊惑。

        罗猎道:“看来咱们有谈判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