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输不起】(下)

第二百五十二章【输不起】(下)

        颜天心立足的地方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五彩光芒从地底的洞口透射出来,颜天心的身体向那地洞中落去,罗猎本有机会逃到安全之处,可是看到颜天心再度失足落下,他唯有冲上前去,一把将颜天心的娇躯抱住,其实在罗猎启动之前就已经看出这次仍然是龙玉公主的诱敌之计,龙玉公主掌握了颜天心的脑域,就掌握了要挟罗猎的王牌,这一招屡试不爽。

        那地洞是沙虫从地下打穿,龙玉公主本以为罗猎这次不会轻易上当,可看到他仍然不顾一切地冲上来,心中难免有些得意,看来聪明如罗猎,一样会被感情冲昏头脑。

        颜天心的娇躯于空中一个明显的停顿然后一个曼妙的转折向罗猎主动迎去,这次她要故技重施,再次将罗猎缠住。罗猎并不闪避,比起上次更加主动,一把将她的娇躯拥入怀中。

        龙玉公主见到计策轻易得逞,心中欣慰无比,任你罗猎如何狡诈,终究无法逃脱情字的困扰,这次我绝不会让你逃脱。她正准备对付罗猎之时,却发现罗猎一双朗目深情注视着自己,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羞涩,龙玉公主马上意识到颜天心在潜意识中又在干扰自己的心神,她提醒自己务必要压制住颜天心的意识,避免心湖生波。

        可罗猎此时却做出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举动,低头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她的樱唇,龙玉公主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双唇就被他的舌尖突破,唇舌交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宛如晴空霹雳般炸裂在颜天心的脑域世界之中,将整个脑域世界震得天崩地裂。

        龙玉公主只觉得轰!的一声,眼前化为一片空白,随着刚才那晴空霹雳般的爆炸而来的是耀眼夺目的白光,这白光让颜天心的脑域世界变得一片空白。

        颜天心在冰封世界中下意识地闭上双目,强光无孔不入地渗透到冰墙的缝隙中,她听到冰墙崩裂的声音,内心中不由得窃喜,这意味着龙玉公主在她脑域中筑起的堡垒已经开裂,强光撕裂了冰墙,颜天心还未看清外面的世界,就看到一个发光的人影扑向了自己,那是罗猎,罗猎的光影拥住了自己。

        颜天心意识到罗猎的光影在拥吻自己,这感觉让她心跳加速,让她几乎忘记了仍然身处险境,她陶醉在罗猎的深情一吻之中,这热吻如此真切又如此热烈,颜天心热情回应着罗猎的亲吻。

        同样感觉到脸红心跳的还有龙玉公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虽然她早就明白这世上的事情有一利就必有一弊的道理,可她从未想到过遭遇的这种反扑犹如洪水猛兽,仅凭着罗猎的一个热吻就将她此前经营的壁垒击溃得七零八落。

        龙玉公主最大的缺点就是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她对罗猎虽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由恨转爱,内心中的羞涩和激动全都是因颜天心的反应所致,虽然明明知道罗猎亲吻得是颜天心,可因为她的意识尚且占据颜天心脑域的缘故,所以也感同身受。

        龙玉公主就算不肯承认,也无法否认罗猎以这种方式夺去自己初吻的事实。

        颜天心脑域中的强光逐渐减弱,颜天心本体的意识从破裂的冰壁中走出,脑域之中的天地风沙大作,风沙之中,一头火狐以惊人的速度向颜天心的本体冲去,摆出了全面攻击的架势。

        面对火狐志在必得的攻击,颜天心芳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慌张。

        不等火狐靠近,一头苍狼斜刺里杀了出来,腾空扑向火狐,一口叼向火狐的脖子,火狐反应速度奇快,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将头一扭,躲过苍狼的致命一击。

        苍狼一击落空,后招又至,双爪将火狐扑倒在雪地之上,苍狼和火狐在雪地之上来回翻滚,火狐很快就落尽下风,发出一声哀鸣,落荒而逃。

        苍狼并未追赶,缓步走向颜天心破冰而出的光影,那光影虽然走出坚冰,可很快就软绵绵倒了下去。苍狼用宽厚的背脊挡住了她的身躯,雪落无声,颜天心的脑域世界重新恢复了安祥与宁静。

        罗猎抱着颜天心坠落在松软的白沙之上,怀中的颜天心人事不省,罗猎的内心却终于可以稍稍安定下来,他知道自己刚才的一吻造成了龙玉公主精神的巨大波动,从而让颜天心找到了破除壁垒的机会,在自己的帮助下成功夺回了脑域。

        罗猎不敢有丝毫懈怠,顾不上唤醒颜天心,先行观察周围的状况,远处十多点绿光正由远及近向他们靠近,罗猎虽未看清来者的轮廓,却已经从这绿色的幽光中推断出来得是独目兽,当初他和颜天心、张长弓等人就在此坠入白沙之中,受到了独目兽的团团围困,那冀州铜鼎应当就在不远处。

        罗猎的意识向周围蔓延搜索,他目前最为担心得并不是独目兽,而是龙玉公主,此女方才是他们最大的威胁。

        罗猎摘下一颗手雷向远方靠近的独目兽投去,爆炸燃起的闪光,让趁着黑暗潜行而来的独目兽无所遁形,这片刻的光亮已经足够罗猎计算出它们的数量,独目兽总共有十二头之多,从它们外表的毛色判断,这些独目兽都已发育完全,攻击力极其强大。

        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低头看了看颜天心,却见颜天心仍然紧闭双目,处于昏迷的状态,一时间也无法判断龙玉公主的意识是否完全撤出了她的脑域,即便是已经撤出,刚才的那番恶战也必然让颜天心的脑域受到了伤害。

        罗猎将颜天心背在自己的身后,利用衣物将她缚住,准备迎接独目兽的进攻,却发现那些独目兽在距离他尚有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行动,只是用绿油油的独目死死盯住他,宛如黑夜中漂浮的十二盏鬼火。

        罗猎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展开一场搏杀,毕竟他心有旁骛,无法保证在遭受独目兽围攻的情况下保护颜天心的安全。独目兽不来攻击他,他才不会主动招惹这些怪物。

        罗猎取出随身的手电筒,亮起之后,又向那独目兽的方向照射过去,独目兽一个个盘踞在白沙之上,它们显然看清了猎物,却无一主动发起攻击。罗猎故意将手电筒的光束从独目兽的眼睛上逐一扫过,这挑衅意味十足的举动,让独目兽背脊后的鬃毛竖起,不过,它们仍然保持着克制。

        罗猎料定这些独目兽一定是得到了某种命令,所以才没有马上采取围攻。他努力回忆着此前来到这里的情景,雍州鼎应当在他右前方不远的地方,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很快就在白沙上发现了一串串凌乱的足迹,如此隐秘的地方绝非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之地。由此不难判断出这些足印应当是他们上次留下,他们曾经在此地遭遇洪水的冲击,幸好这些足迹并未完全洗去。

        沿着足迹向前方走去,并未走出太远的距离就看到横亘在前方的青铜墙壁。罗猎转身望去,看到那十二头独目兽也悄悄跟了过来,始终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没有发动攻击,也没有放弃追踪的打算。罗猎意识到这些独目兽的在真正目的或许并不是要攻击他们,而是要封住他的回头路,将他一步步逼迫到雍州鼎这里来。

        殊路同归,无论过程怎样,最终自己还是来到了这里,从这一点来说,龙玉公主仍然达成了她的目的,身后的颜天心一动不动,气息微弱,这让罗猎不得不担心她的状况,不远处的白沙缓缓隆起,沙呈下方透出五彩斑斓的光华,那只沙虫显然已经游到了近前,和那十二头独目兽一样,它也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而是和独目兽相互配合,逐渐缩小着包围圈。

        罗猎明白这些怪物是要将自己逼入这青铜大鼎之内,换而言之,转生阵的核心就在青铜鼎内,他忽然想起此前在青铜鼎内发现的那具黑漆漆宛如橄榄般的棺椁,推断出昊日大祭司的遗体仍在这里,从未离开。

        宋昌金因前方刺鼻的腐臭味道而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他不但用布蒙住嘴巴,而且还用两团棉花塞住了鼻孔,按照他的说法这叫防止阴气入侵,其实是为了防臭,他们途经的盗洞中遇到了十多具尸体,这些尸体历经岁月侵蚀,都已风干,尽管如此仍然可以从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判断出他们都是一些盗墓贼。

        这些盗墓贼并非被杀,而是因为在盗洞中迷失了方向,最后渴死饿死,宋昌金望着这些尸首并未产生丝毫的同情心,反而有种家族的荣誉感。

        兰喜妹虽然胆大,可看到不断出现的尸体也不禁有些胆战心惊,暗自提醒自己务必要盯紧宋昌金,若是被这老狐狸甩掉,自己肯定要迷失在这错综复杂的连环地洞中,非但救不出罗猎,就连她自己也要困死在这里。

        宋昌金的手电光束黯淡下来,停下脚步拍了拍,似乎亮度提高了一些,不过只是瞬间,很快又暗了下去,兰喜妹将自己的递了过去。

        宋昌金接过手电筒笑道:“谢谢!”脸上虽然友善温和,可心中却恨极了这心狠手辣的小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