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输不起】(上)

第二百五十二章【输不起】(上)

        在颜天心真情流露的那一刻,龙玉公主神不守舍,几乎就要溃不成军,如果不是被沙虫突然的应激反应打断,或许颜天心已经重新控制了自我。

        龙玉公主不敢冒险,其实她已经占据了主动,掌控了颜天心的身体,其实就等于抓住了罗猎的脉门,现在她所要做得就是要将罗猎一步步引到百灵祭坛,引到转生阵之中。

        沙虫的身躯已经缩小到刚才的一半,颜天心和罗猎一前一后已经走远,沙虫此时方才如梦初醒般发出两声重重的喷气声,仿若打了两个低沉的喷嚏,当它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身躯又迅速膨胀起来,它的头部猛地扎入红沙之中,身体没入沙中大半,从它的尾部磅礴喷出一道沙柱,旋即它的身体就消失在沙面之下。

        宋昌金将石块缓缓移开,已经累得汗流浃背,身后兰喜妹却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宋昌金抬起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长舒了一口气道:“就是这里了。”

        兰喜妹利用手电筒的光束观察了一下那小小的洞口,将信将疑道:“你最好不要骗我。”

        宋昌金苦笑道:“我的性命都在你的手里,难道我要跟自己过不去?”

        兰喜妹轻声道:“进去!”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这把老骨头实在是折腾不动了。”

        “少废话!”

        宋昌金道:“我身上又麻又痒,可能就要毒发了,你先给我解药。”

        兰喜妹冷冷望着这只老狐狸,都到了这步田地,他居然还敢跟自己讨价还价。

        宋昌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歪嘴笑道:“我若是死了,你就永远也找不到百灵祭坛。”

        兰喜妹点了点头,抽出手枪抵住宋昌金的额头道:“我现在就杀了你。”

        宋昌金大叫道:“那就让罗猎给我陪葬!”

        空气仿佛凝固了,兰喜妹咬了咬嘴唇,然后缓缓放下了手枪。宋昌金见她还枪入鞘,以为这狠辣的女郎终于还是向自己屈服,打心底松了口气,又暗自得意,姜是老的辣,跟我斗,这小妮子还差些道行。他低声道:“先将解药给我。”

        寒光一闪,却是兰喜妹抽出匕首狠狠捅在宋昌金的左臂上,这一刀虽然并未刺中他的要害,避开了血管骨骼,可是也入肉颇深,刀锋已经贯穿宋昌金左臂的皮肉透了出来,一刀两洞,更可恶得是,兰喜妹刺伤他之后还利用匕首在他的血肉中绞动。

        宋昌金差点没痛得晕过去,惨叫道:“饶命……饶命……”

        兰喜妹道:“别跟我谈条件,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跟我谈条件,我现在的确不想杀你,可是如果罗猎出事,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宋昌金此时方才真正领教到兰喜妹的冷血和狠辣,强忍疼痛哈哈笑道:“我在跟你开玩笑,其实我比你还要紧张罗猎……你……你不知道?他是我亲侄子……”脸上布满因疼痛渗出的冷汗,强行挤出献媚讨好的笑容,脸部的肌肉却已经扭曲。

        兰喜妹并不知道宋昌金和罗猎的这层关系,其实纵然知道也不会因此而对他手下留情。她的经历决定她对亲情的凉薄,在她看来宋昌金是罗猎的什么人跟自己毫无关系,如果胆敢拖延她营救罗猎,就算是罗猎的亲爹她一样不会放过。

        吃到苦头的宋昌金终于收回了讨价还价的念头,他意识到再敢玩花样,兰喜妹一定会让他吃更多的苦头,将洞口的石块又扒开了几块,率先钻了进去。

        兰喜妹紧随其后,手电筒的光柱中充满了尘埃的痕迹,兰喜妹蒙住口鼻道:“你确信是这条路?”

        宋昌金老老实实回答道:“暂时不能确定,不过,这盗洞应当出自于我们老罗家的手笔。”他并没有欺骗兰喜妹,摸金盗墓流派众多,可是老罗家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和他们祖传的盗掘手法有着必然的关系,宋昌金可以从盗洞的挖掘风格上轻易分辨各大流派,而罗家祖传的手法和其他流派又全然不同,不是内行人看不出其中的门道。

        老罗家的盗洞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挖掘盗洞的同时留下明确的指示,这种指示只有罗家人能够看懂,很多时候一次无法将目标内的宝藏全部搬空,就必须要多次前来,这就存在盗洞被他人所用的可能,于是罗家先祖开创了一种独特的挖掘方式洞中套洞,在挖掘盗洞的同时就布下迷阵。除了掌握祖传秘密的罗家人,外人即便是发现了盗洞也无法得其门而入,非但找不到正确的墓室,反而很可能会被困死在洞中。

        宋昌金前所未有的沮丧,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被人弄得如此凄惨,更让他郁闷的是,这次居然栽在了一个小姑娘的手里,此事若是传出去,他这张老脸也没处搁了。

        颜天心的身影在前方纵跳腾跃,健步如飞,罗猎将所有的潜力使出,方才勉强跟上她的脚步,以罗猎对颜天心的了解,她的身手虽然不错,可是绝没有达到超越自己的地步,尤其是在耐力方面。

        罗猎相信如果现在的颜天心想要甩开自己,应当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她的目的是要引君入瓮,所以才会故意保持这样的距离,让自己能够看到她的身影,竭尽全力却始终无法追上。

        颜天心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向罗猎露出甜甜一笑,右手举起了镭射枪瞄准了罗猎,在这样的距离下就算是罗猎也无法逃脱她的射杀。

        罗猎却并不担心她对自己下手,除非龙玉公主放弃了让昊日大祭司复生的想法,否则她绝不会轻易伤害自己。

        颜天心笑道:“我可以杀你,也可以杀她!”她反转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罗猎心中一沉,龙玉公主自然有无数的机会将颜天心杀掉,他无法解释这一现象,龙玉公主的意识究竟是如何脱离她的身体而独立存在?又是采用怎样的途径侵入了颜天心的身体?

        罗猎道:“一个人如果真心想死,别人肯定拦不住他。”他解开衣扣,露出藏在腰间的手雷,微笑着点了点头。

        龙玉公主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罗猎是在警告她,她虽然控制了颜天心的身体,可是主动权并不是全都在她的手中,如果罗猎选择破釜沉舟,他可以选择引爆手雷,毁灭自我。在这样的爆炸威力下,罗猎的结局必然是灰飞湮灭,而随之毁灭的还有已经和他融为一体的慧心石。

        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同样投鼠忌器,龙玉公主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从他人身上感受到视死如归的勇气,第一次是颜天心,现在是罗猎,奇怪的是,她对罗猎表现出的勇气非但没有憎恨,反而生出一种莫名的欣赏。

        “那就试试!”颜天心的声音未变,可说话的节奏和语气却和过去截然不同。

        罗猎道:“咱们谁都输不起!”两个智者之间的比拼,最为关键的却是心理之战。罗猎认识到龙玉公主的智慧绝不次于自己,甚至还要超越自己,所以他采取开门见山的方式,他坚信在勇气方面自己应当胜过对方一些,首先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让龙玉公主意识到手中的那张王牌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也唯有如此自己或许才能够找到夺回颜天心的机会。

        罗猎建议道:“我用自己来交换颜天心。”

        “你以为我那么好骗?”

        罗猎道:“其实你没必要多造一份杀孽,你既然能够控制天心的脑域,一样可以控制我,你放她,我保证放弃防守,让你进入我的脑域。”

        罗猎的建议无疑充满着巨大的诱惑力,龙玉公主控制颜天心的目的无非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罗猎,现在罗猎主动表示愿意不设防,以自身来换取颜天心的平安,龙玉公主在这样的条件面前,难免不会心动。

        龙玉公主微妙的内心波动在颜天心的脑域世界中马上就有了反应,颜天心空白一片的世界开始出现苍白的影像,宛如淡淡的水墨,方才勾勒出世界的轮廓,马上却又沉寂于墨色一样的黑暗中。

        龙玉公主守住了内心,将颜天心意图再度苏醒的意识封锁,双目冷冷望着罗猎,投射出机警的光芒,她和罗猎有过在颜天心脑域中交战的经历,那场交战中她并未占据上风,罗猎是在引诱自己,如果自己当真轻信他的话,意识进入了他的脑域,必然会遭遇罗猎的反击,自己未必能够取胜。

        面对罗猎,龙玉公主的信心竟然动摇,这在此前却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罗猎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微笑道:“我是个守信之人,只要你还给天心自由,我必然兑现承诺。”

        龙玉公主仍然没有回应,她依然犹豫。

        罗猎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公主殿下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他忽然感觉到脚下传来轻微的震动,这震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却并未逃过他的感知,罗猎突然一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