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爱恨间】(下)

第二百五十一章【爱恨间】(下)

        龙玉公主在吸取罗猎鲜血的刹那,竟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心动感觉,这是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在她短短的人世历程之中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她甚至因为罗猎被伤害而产生了心痛的感觉。刚才还对罗猎恨之入骨,此刻却突然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龙玉公主的内心因此而产生了剧烈的波动,从而影响到了沙虫,所以才发生沙虫突然将两人从身体上弹飞出去的状况。

        望着几乎就要被红沙掩埋的罗猎,龙玉公主心中再次产生了一种难过的感觉,感同身受,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将罗猎救起,不惜自己替他受罪。龙玉公主的内心纷乱如麻,她意识到当前最重要的事情绝不是控制罗猎,而是首先控制住颜天心不屈的意识,避免她不断干扰自己甚至重新夺回本来就属于她自己的脑域世界。

        火狐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从苍狼的身体上腾跃而起,宛如火焰般的身躯投入漫天落英之中,天地间全都是纷乱的粉色花瓣,迷住了苍狼的双眼,挡住了它前去的方向。

        颜天心看不到苍狼的身影,眼前的冰壁被一片片蜂拥而至的花瓣阻挡,很快就变得没有一丝光,冰壁后方的世界一片黑暗,伴随着黑暗而来的还有死一般的寂静。

        颜天心努力平复着情绪,提醒自己要冷静,她虽然无法动弹,可是她仍然可以保护罗猎,保护自己这一生中最爱的人,自己对罗猎的爱早已深入骨髓,融入血液,浸润到每一个细胞,就算龙玉公主能够掌控自己的脑域,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全部。

        黑暗的世界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让颜天心产生了自己失去视力和听力的错觉。就在她被无边的孤寂所包围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龙玉公主冷若冰霜的声音:“你竟敢背叛我!”

        颜天心从内心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嘲笑,从未屈服又何来背叛?

        龙玉公主咬牙切齿道:“我会让你们付出永生难忘的代价!”这声音字字泣血,充满刻骨的仇恨,无形的杀气与寒意宛如潮水般在黑暗的掩护下向颜天心涌来,颜天心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眼前突然现出针尖大小的光芒,这光芒迅速扩展开来,将漆黑的脑域世界照耀得白茫茫一片,从颜天心的脑域深处传来钻心般的刺痛,疼痛将她脑海中纷乱的念头驱散,逼迫关于罗猎的影像和记忆离开她的脑域,颜天心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这样的痛苦,她意识到这是来自于龙玉公主的折磨,她要让自己屈服于她,她要用尽一切手段斩断自己关于罗猎的记忆。

        沙虫停止了动作,膨胀的头部犹如一颗硕大无比又色彩斑斓的球体。这球体溢彩流光,斑驳的色彩走马灯般不停变换。沙虫的头颅缓缓向罗猎靠近,巨大的头颅中心出现了一个凹陷,这凹陷宛如凹透镜一般,映照出罗猎变形的身影。

        罗猎还未来得及从血色红沙中挣脱开来,抬头看到逼近自己的沙虫,那凹陷的部分宛如一只深不可测的眼眸死死盯住了自己,罗猎毫不畏惧地盯住沙虫,此前他就有过控制沙虫意识的经历,只是龙玉公主就在身边,这次应当没有上次那么容易。

        “大帅,咱们是不是要将所的炸药全都拆除?”董方明请示道,对颜拓疆他们都保持着相当的尊重。

        颜拓疆摇了摇头,低声道:“咱们还有多少炸药?”

        董方明将他们这三十余人所拥有的炸药量统计了一下,禀报给了颜拓疆。颜拓疆下令道:“将所有的炸药全都布置下去。”

        “什么?”董方明愕然望着颜拓疆,显然并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们这次前来不是要寻找失踪的罗猎和颜天心吗?为何颜拓疆非但不肯拆除炸药,反而命令他们将所有的炸药全都布置下去?

        颜拓疆一字一句重复道:“将所有的炸药全都布置下去!”

        董方明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他顿时明白了颜拓疆下达命令的意思,颜拓疆是要将这里全部炸毁,难道他准备放弃颜天心和罗猎?董方明提醒颜拓疆道:“大帅,大当家还在里面?”

        颜拓疆静静望着董方明,斩钉截铁道:“她已经死了,罗猎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被毁灭的不仅仅是新满营,还有整个连云寨,我们部族的男女老少全都要遭殃!”他绝不是危言耸听,和吴杰的那番交流已经让他充分意识到形势的危急,而他的宝贝侄女儿颜天心如今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她的身体早已被龙玉公主所控制。

        董方明大声道:“不!”对颜拓疆他只是出于对前辈的尊重,颜天心才是连云寨的寨主,才是他们的大当家,不但他自己这样想,所有的族人都这么想。

        颜拓疆对董方明的抗拒早有心理准备,他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到侄女在族人中的威信,颜拓疆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弯刀,刀长不足一尺,金光灿烂,镶满宝石,雕工精美,这样的一柄刀装饰性更重于实用,可董方明看到这把刀的时候脸色却突然一变,周围的族人全都跪了下去,董方明也屈膝跪倒在颜拓疆的面前。

        颜拓疆道:“这柄金刀你应当认得。”

        董方明的声音已经发抖:“认得……”他自然认得,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可是在长辈的描述中也早已将金刀的形状镌刻在心头,部族中的所有人都是一样,这柄金刀乃是族内圣物,代表着大金国昔日的王权与荣耀,其地位几乎等同于传国玉玺。

        有缘见到这柄金刀的族人不是死去就是变老,可尽管如此,仍然无损于金刀在族人心目中的地位。颜天心虽然继承了寨主之位,成为连云寨的大当家,可是却因为缺少这柄金刀仍然被族内的一些人所质疑,在他们部族之中公认的一个事实就是,谁拥有这柄金刀,谁才是他们部族真正的领袖。

        家训和传统让所有人不敢再说半个不字,颜拓疆望着已经屈服在他脚下的族人,心中没有骄傲,没有欣喜,充斥他内心的却是壮士断腕的决心和悲凉。大局当前,绝不可为个人感情所困,颜拓疆所处的高度让他比周围人看得要更为高远,而他的位置决定他必须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之痛苦和压力,他清楚这个决定会带给自己怎样的骂名,然而有些事必须要有人去做。

        落英随风而逝,花瓣化为粉色尘烟又飞散无形,暴露出原本被覆盖的沙面,血一样鲜红,苍狼独自傲立于沙丘之上,仰首翘望,纯然一色的空中,一轮巨眼静静望着苍狼。

        无论巨眼如何变幻,苍狼始终保持着倔强的姿势,纹丝不动。

        沙虫的头部先是膨胀,五彩光芒加速流动,头部的凹陷逐渐增大,宛如一张巨嘴,足以将罗猎的身躯一口吞下,它不断迫近罗猎的身体,然而它却并未这样做,在靠近罗猎的时候光芒突然黯淡了下去,膨胀的头部迅速缩小。

        罗猎将身体小心地从红沙中挪动出来,双目仍然盯住沙虫,他并没有成功找寻到沙虫的意识,也没有进入沙虫的脑域,可是沙虫突然杀意全无,应当是自己无意识的行为让对方打消了敌意。

        罗猎没有时间去多想,此前的经历提醒他,眼前的和谐或许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太久沙虫就会清醒过来,会向他发动迅猛的袭击。

        罗猎爬出红沙,透过沙虫半透明的身体,看到了另外一侧的颜天心,颜天心静静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她应该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缓缓转过头来,冲着罗猎露出诡异一笑,然后她就转身向前方逃去。

        罗猎根本没有做任何的考虑,就向她追赶过去,尽管他明知她的目的就是要引诱自己前去,他甚至清楚他们要前往什么地方。

        因为刚才颜天心在关键时刻的反抗,龙玉公主放弃了继续冒险控制罗猎的决定,对她而言,最现实的做法就是要挟,利用颜天心的身体来要挟罗猎,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颜天心对罗猎的感情,那是一种她从未经历的感情,是可以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感情。龙玉公主意识到,颜天心残存的意识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自己伤害罗猎。

        罗猎在吸取慧心石能量之后,已经拥有了让她忌惮的强大意识力,在此之前,她和罗猎就在颜天心的脑域之中有过一场征战,最终的结果并未分出胜负,只是当时罗猎就在颜天心的身边,而这次她已经抢先控制了颜天心的身体,拥有了相当的优势。

        罗猎不顾一切营救颜天心,她趁着罗猎属于防守之际想要一举控制他的脑域,眼看就要成功,却没有想到毁掉她计划的竟然是被她几乎忽略的颜天心,更为离谱的是,颜天心并未和她在脑域中展开任何的争夺,只是表露出对罗猎的真实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