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爱恨间】(上)

第二百五十一章【爱恨间】(上)

        宋昌金颇感诧异,搜遍自己的脑海都未有对这声音的印象,他转过身来,还未来及看清那女子的模样,就感到肩头一阵刺痛,却是被那女子用针刺中。以宋昌金丰富的江湖经验,顿时猜到此事不妙,刺痛瞬间消失,肩头被刺伤的地方又麻又痒,宋昌金看清了那女子,原来是此次前因为罗猎坠入流沙而哭泣的兰喜妹。

        宋昌金和兰喜妹不熟,在今日之前甚至没有见过面,知道她的名字还是因为刚才见她哭的伤心,从阿诺那里得知,这么短的时间里阿诺能告诉他的也只是用一个名字,自然不会将兰喜妹的背景和以往的所作所为全都说个清清楚楚。

        宋昌金认为兰喜妹只是罗猎的情人,如若不然,她刚才也不会哭得如此伤心,宋昌金暗自赞赏侄儿的眼光,别的不说,在挑女人眼光方面要比自己这位叔叔要厉害得多。颜天心、兰喜妹都是人间绝色,更难得的是,她们两个对罗猎都是死心塌地。

        不过宋昌金很快就意识到兰喜妹比颜天心的手腕要狠辣得多,兰喜妹轻声告诉他道:“你还剩下两个小时,如果两个小时内,你不能将我带到转生阵,那么你就会成为转生阵的祭品。”

        宋昌金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出兰喜妹绝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这种时候他仍然能够做到冷静:“你是说,这针有毒。”

        兰喜妹点了点头,不耐烦地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提醒宋昌金道:“你浪费了一分钟。”

        宋昌金于是不再说话,面对这样的女人说什么都没用,他看出兰喜妹会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罗猎的生命,为了这一目的,兰喜妹绝不介意牺牲他的性命,多说无益,不如行动,唯有找到罗猎自己方才有活命的机会。

        宋昌金并非走向此前的盗洞,他曾经告诉过颜天心,还存在一条通路,只是当时的颜天心应当已经被龙玉公主所控制。

        张长弓一行人又来到此前布置炸药的地方,现场血泊中还剩下死者的两条大腿,他们离开时并未来得及清理这一切,张长弓叹了口气道:“我此前就应该注意到的。”

        颜拓疆道:“注意到什么?”

        张长弓又叹了口气,其实宋昌金早就提醒过他们颜天心不对头,当时却并未引起他足够的注意,现在回想起来,颜天心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控制,不然她也不会突然改变念头,放弃炸毁骨洞的想法。

        颜拓疆道:“你打算怎么办?”

        张长弓心中暗忖,宋昌金已经逃了,他们只能分头寻找,希望能够早一点发现前往转生阵的通路,此前他们在洞内安置了不少的炸药,后来因为颜天心改变了初衷而放弃,现如今应当将炸药拆除。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颜拓疆,颜拓疆点了点头道:“很好!我负责拆除炸药。”

        当下众人又分成三组,分别由颜拓疆、张长弓、陆威霖三人统领,以他们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周围展开搜索。

        罗猎被颜天心死死抱住,等他意识到形势不对的时候,为时已晚,和常春藤般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颜天心一起陷入流沙,罗猎能做得只有屏住呼吸,封住自己的口鼻,他本以为会被流沙淹没,可并没有过太久的时间,就感觉到脚下一空,然后他们的身体就脱离了流沙层,在一个未知的地下空间内直坠而下。

        罗猎的内心是惊恐且矛盾的,在被颜天心拖下尘埃的刹那,他已经意识到颜天心的意识已经被龙玉公主掌控,如果不顾及颜天心,罗猎本来还是有挣脱的机会的,可是他投鼠忌器,虽然明知颜天心丧失了意识,却又担心自己误伤了颜天心的身体,正因为如此,他唯有放任不多的机会溜走。

        罗猎从不认为自己的屡次死里逃生都源于运气,如果将自身的命运交给运气去抉择,那么他早就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在生死关头保持一如既往甚至超越平时的冷静,更少有人能够在这种时刻权衡利弊,全面考虑应对的办法,而罗猎恰恰是其中的一个。

        罗猎认为龙玉公主目前并没有决定要杀死自己,这绝非是龙玉公主心存善念,又或是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她真正看重的应当是被自己吸收的慧心石,那块据说是凝聚了昊日大祭司毕生修为和智慧的能量石,慧心石是昊日大祭司复生不可或缺的重要物品,而现在,自己和慧心石融为一体,她必须要将自己生擒,甚至控制,方能成功启动整个转生阵。

        自己因颜天心而投鼠忌器,龙玉公主何尝不是如此?她不敢轻易伤害自己的性命,正因为如此,罗猎坚信他还有转败为胜的机会。

        从坠落的时间可以推算出他们至少下坠了五十米的距离,这样的高度即便是跌落在松软的沙地之上,仍然不免受伤,可是这样的状况并未发生,罗猎感觉他们跌落一团棉花团一样的物体上,经过这软绵绵物体的缓冲,他的身体并未受到任何的伤害。

        颜天心在两人跌落的瞬间,忽然一张嘴咬住了罗猎的颈部,疼痛之后,罗猎甚至能够感觉到血液从血脉中被抽离的声音,他猛地推开颜天心,准备先将她打晕,可是颜天心却突然放开了他,发出一声尖叫,他们身下软绵绵的那团物体,因这声尖叫而陡然紧张起来,突然膨胀的身体将颜天心和罗猎分别弹射出去,罗猎宛如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这次重重落在了红色的细沙之上。

        颜天心则飞到了另外一侧,以颜天心的本我就算牺牲自己也不会伤害罗猎,在她的脑域之中,她仍然被困在冰层之中,外面漫天的飞雪渐渐有了颜色,变成了一种樱花般的浅粉,不那就是樱花,她看到一头苍狼迎着漫天的樱花朝自己走来,漫天飞舞的樱花却突然凝聚起来,变成一条狰狞的长蛇缠住了苍狼,苍狼在落英纷纷的沙地之中和长蛇搏斗着。

        看得颜天心眼花缭乱,她的内心无比焦灼和紧张,只可惜身体被冰封住,无法动弹。

        长蛇和苍狼激烈搏战,空中漫舞的落英和地上的花瓣因它们的搏战激扬而起,遮住了它们的躯体,挡住了颜天心的视线,颜天心越发焦急,一颗心就要跳到嗓子眼,这种爱莫能助的感觉让她几乎就要发狂。

        战场的中心,因搏战而积聚在中心的落英凝聚成为一个粉红色的大球,突然这大球又从中爆裂开来,苍狼的身影重新出现,而和他缠绕在一起的却变成了一只红色火狐,火狐的长尾紧紧缠绕住苍狼,死死扼住了苍狼的脖子。它已经张开了嘴,闪烁着寒光的牙齿已经贴在苍狼的脖颈之上。

        颜天心从心底发出一声大叫,不要!虽然她提醒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脑域中的幻象,然而又清楚幻象是现实状况的映照,她的唇角甚至能够感到一丝咸涩,那是来自于罗猎血液的熟悉味道,颜天心竭尽全力仍然无法冲破眼前的玄冰壁垒,她不肯放弃,因为放弃就意味着眼睁睁看着罗猎被龙玉公主所害,被自己所害!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她的心底深处,龙玉公主虽然掌控了她的身体,可是并未能够将自己所有的意识都从脑域中清除出去,自己或许可以做些什么?如果说龙玉公主对罗猎充满了仇恨,而自己对罗猎拥有的只是爱,颜天心现在能做得只是在心中默念对罗猎的感情,有些真情她甚至从未当着罗猎的面表白过,可是一直深藏在心底深处,从未忘记,也永远不会忘记。

        罗猎从血一样的红色沙地上缓缓爬起,还未等到他起身,一股红色的流沙宛如瀑布般喷涌在他的身体上,将他的身体大半掩埋起来,罗猎这才看清,刚才给他们缓冲,又将他们弹开那团软绵绵的东西是一只沙虫。这只沙虫应当不是他之前所遇的那个,体型要小上一些,可是周身色彩斑斓,极其艳丽,而且周身都流动着五彩的光华。

        常识提醒罗猎越是美丽的生物往往越是有毒,此前的遭遇告诉他,沙虫是一种庞大而不失智慧的生物,这只沙虫应当为龙玉公主操纵了意识,罗猎的手挣扎着去摸逃生笔,可触及逃生笔的刹那又犹豫起来,他不可以一个人走,无论是感情还是道义都不允许他将颜天心抛弃。

        颜天心同样被沙虫弹射出去,沙虫的剧烈反应源于她内心中的巨大波动,在她一口咬住罗猎颈部的刹那,当罗猎的热血涌入她口中的瞬间,内心中竟然涌现出对罗猎无比的眷恋和深爱,虽然是颜天心的躯体,可此时真正主宰这具身躯的却是龙玉公主,她对罗猎所拥有的只应有恨,不该有爱。

        龙玉公主马上意识到颜天心原本被她封锁的意识竟然开始苏醒,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她当初将颜天心的意识完全封闭就不会有这样的后患,而她出于某种目的想要去解读颜天心内心深处的秘密,为颜天心的意识打开一扇窗的同时却让颜天心看到了希望,龙玉公主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却没有料到颜天心透过这扇窗尝试用本我的意识重新抢回她的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