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章【为谁哭】(上)

第二百五十章【为谁哭】(上)

        罗猎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独目兽的攻击,随手将一颗手雷扔了出去,两头从侧方冲来的独目兽被炸了个翻滚。

        陆威霖端起机关枪不停发射,用来掩护罗猎的前进。

        颜天心扬起手中的镭射枪接连射杀了两头独目兽为罗猎扫清了前方的道路,眼看罗猎就要来到她的身边,冷不防一名天庙骑士从后方冲来,扬起手中大剑向颜天心的后脑劈去。

        罗猎怒吼一声,虎啸长刀脱手掷了出去,长刀在罗猎全力投掷之下又如惊鸿贯日,刀锋径直插入天庙骑士的前胸,透过他的前胸,又从后背透射出来,天庙骑士盔甲内的肉体熊熊燃烧起来,足见罗猎的这次攻击如何强大,同时也证明虎啸的锋利。

        颜天心头发散乱,跌倒在黄沙之上,罗猎大步抢上前去,将她从黄沙中抱了起来。

        此时身后突然传来张长弓的一声大吼:“罗猎,放开她,赶紧放开她……”

        战场之上喊杀阵阵,即便是张长弓中气十足的雄浑嗓音也难免受到了影响,罗猎听得不甚清楚,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忽然感到脚下一沉,他的身体竟然向黄沙中陷入。

        罗猎此惊非同小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误入流沙之中,应对这种状况最好的办法首先就是减轻对脚下沙层的压力,他想先将颜天心推出去,可颜天心却紧紧将他抱住,罗猎心中暗暗叫苦,他们下坠的速度超乎想像,不等罗猎做出下一步举措,黄沙已经淹没到了他们的腰部,如果是罗猎自己,他或许还有挣脱出来的机会,可是现在他的身上还多了一个颜天心,就算是死他也不甘心将颜天心抛下,更何况颜天心抱得很紧,他们根本不可能分开。

        陆威霖因为所处位置的缘故第一个发现了罗猎的困境,他大声提醒阿诺尽快驱车前往救人,可是在他们的前方至少有九头独目兽集结,除非这越野车生出双翅,否则根本不可能及时抵达罗猎的身边。

        罗猎大吼道:“天心!你醒醒!”他认为颜天心晕厥了过去,唯有唤醒她才能两人合力逃出困境,这会儿功夫又向下陷入,流沙即将抵达他的心口,如果流沙淹没他的臂膀,就意味着他们再也没机会从流沙中逃离了。

        千钧一发之时,空中传来轰鸣声,一架飞机从低空掠过,飞机上垂下一条长绳,拖曳在黄沙上,准确无误地送到了罗猎的身边,罗猎虽然没有看清驾机者,可是不难推断出在生死关头雪中送炭的人必然是兰喜妹无疑,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拖曳而来的绳索之上,等到绳索来到近前,右臂伸出,准确无误地将绳索抓住。

        飞机拖拽着罗猎和颜天心,将他们已经被流沙淹没大半的身体重新拽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陆威霖和阿诺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欢呼。

        罗猎也是长舒了一口气,他低头望去,却见颜天心缓缓睁开了双眸,惊喜道:“天心……”他的话还没有来及说完,却见颜天心扬起左手,左手中的尖刀闪过一道寒光,竟然将联系他们和飞机的那条救命绳索割断,罗猎压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和颜天心从高达十米的空中掉落下去,落在黄沙之上,落地之后却仍然没有逃脱出流沙的范围,犹如石沉大海,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没有兴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所有人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了,因为角度的缘故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具体的细节。

        飞机在空中盘旋,重新折返回来,兰喜妹俯瞰下方,已经找不到罗猎的踪影,鼻子一酸,眼泪竟然流了出来,她咬牙切齿骂道:“罗猎,混蛋,这世上只有我才有资格杀你……”

        战局已经演变成了一场三方混战,天庙骑士、独目兽和先后加入战斗的人们混战一团,颜拓疆等人凭借火力上的优势暂时开辟出一片安全的区域,众人汇聚在一起。

        张长弓和陆威霖他们见面之后第一时间提及颜天心诡异的表现,众人听得心中都是一惊,如此说来罗猎今次当真是凶多吉少了。现在罗猎坠落的地方仍然被独目兽占据,想要寻找罗猎首先就要击败那些凶猛的独目兽。

        稍事喘息之后,由张长弓和陆威霖几人率领队伍开始向独目兽发动进攻,进攻刚刚开始,原本被独目兽冲散的天庙骑士重新组织阵营,向战场垓心靠近,最初他们以为这些天庙骑士会给他们制造新的麻烦,增加进一步的压力,可很快他们就发现天庙骑士攻击的目标跟他们保持一致,幸存的近二百名天庙骑士发出低沉的奥拉贡的呼喝声,他们列阵向独目兽发起攻击。

        张长弓目力不弱,从天庙骑士的阵营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身穿灰色长袍,身材瘦削,手握蓝光闪烁的天火令,却是此前一度失踪的吴杰,吴杰指挥着天庙骑士向独目兽发动进击。

        张长弓大喜过望,将情况告诉同伴,他们集合火力配合天庙骑士,双方合力对仍然盘踞在现场的独目兽展开了一场围歼战。

        此消彼长,独目兽很快就意识到大势已去,再加上它们的召唤者此刻已经不知去了什么地方,独目兽一个个仓皇逃离,尚未来及逃离者不是被杀就是钻入流沙之中。

        短短的十分钟内,这场战斗已经接近结束,战场之上到处都布满了尸体,幸存的一百多名天庙骑士排列成为方阵,宛如泥塑般立于沙丘之上,吴杰纵马登上沙丘,在卓一手的身前停下,他翻身下马。

        卓一手躺在黄沙之上一动不动,鲜血染红了身体周围的黄沙,他的生命已经逝去,可鲜血淋漓却仍然大睁着,死不瞑目。

        吴杰虽然看不到卓一手的模样,心头却浮现出他此刻的样子,伸出手去,为卓一手将眼皮合上,内心中涌现出无尽的悲哀,过往的恩怨一股脑涌上心头,却又被这夜风吹散,宛如流沙般风中散去,吴杰知道今生和卓一手再无相见的机会了。

        颜拓疆缓步来到卓一手的尸体前,蹲了下去,卓一手和他虽然并非同胞兄弟,可是两人年轻时感情深笃,如今亲眼见证这位义兄的死亡,心中悲不自胜,脸上也是老泪纵横。

        吴杰道:“他后悔了!”

        颜拓疆听到后悔二字,心中如同被针刺了一般,他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注定无法回头。”

        吴杰道:“龙玉公主并非西夏皇室血脉,乃是昊日大祭司和当时的王妃私通所生,天下间没有任何可以守住的秘密。”

        颜拓疆道:“难道昊日大祭司并非正常死亡?”

        吴杰点了点头道:“西夏王得知真相之后,又岂能咽下这口恶气,可是昊日大祭司在西夏国内声望极高,当时的西夏百姓将他当成真神一样供养,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敢轻易动他,所以只能寻找机会将他除去。斩草除根,西夏王在除掉昊日大祭司和王妃之后,决定对龙玉公主下手。”

        颜拓疆心中暗叹,古往今来成大事者需不择手段,这位西夏王不但隐忍而且手段狠辣。

        吴杰道:“昊日大祭司也是一时糊涂,没有抵御住王妃的诱惑,他虽有未卜先知之能,却没有料到两人一夕孽缘之后竟然珠胎暗结,自龙玉公主出生之后,他就开始未雨绸缪,龙玉公主幼年时就被民间神话成为百姓信任膜拜的真神也是在他的用心经营之下。”

        颜拓疆点了点头,低声道:“所以西夏王才不敢轻易对龙玉公主下手,即便是在昊日大祭司死后。”

        吴杰道:“这龙玉公主小小年纪也是心机深沉,能够在西夏王的眼皮底下设立百灵祭坛就可见一斑,当时金国正逢大旱,事实并非是金国威逼西夏王将龙玉公主送过去,而是西夏王偷偷修书一封,主动提出帮忙,利用这件事顺理成章地除掉龙玉公主,既拔掉了心头的这根刺,又能将所有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让百姓憎恨金国,而不是他。”

        颜拓疆苦笑道:“反倒是我们大金平白无故地背负了这么多年的骂名。”

        吴杰道:“当时的大金也算不上清白。”

        颜拓疆沉默了下去。

        吴杰道:“卓一手一心想要重振西夏,找回党项人昔日的荣光,当他发现真相,发现自己不择手段救回的龙玉公主并非王室血脉,而且因此给人间带来了一场灾祸,他自然懊悔不及,所以才会竭力去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颜拓疆的目光落在吴杰手中的天火令上,低声道:“这令箭能够操纵天庙骑士?”

        吴杰点了点头。

        张长弓和陆威霖几人走了过来,张长弓道:“吴先生,罗猎失踪了!”

        吴杰皱了皱眉头,听张长弓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完,方才道:“他应当不会死,他吸取了慧心石的能量,龙玉公主想要完成百灵祭坛,启动转生阵,就必须要利用他去生祭。”

        远处传来嘤嘤的哭声,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穿着飞行服的女子正跪在刚刚罗猎和颜天心失足落入流沙的地方哭泣,陆威霖认得那女子是兰喜妹,心中不由得暗暗好奇,兰喜妹显然不是为了颜天心哭泣,她和罗猎的感情何时变得如此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