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真与幻】(下)

第二百四十九章【真与幻】(下)

        罗猎决定和陆威霖、阿诺三人先行前去探路,阿诺驾驶越野车凭借着娴熟的车技,很快就将其他人甩在身后,夜色中大大小小的西夏王陵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颜拓疆站在越野车上,他扣动扳机,将一颗闪光弹射向远方的夜空,闪光弹宛如流星般划过天际,在达到射程的最高点之后缓缓下降,光芒照亮了下方的情景。

        天庙骑士组成的铁甲军团正在对残余的对手进行碾压似的血腥屠杀,罗猎借着光芒利用望远镜观察战场的情景。

        他很快就找到了傲立于远处沙丘之上的卓一手,十多名天庙骑士在卓一手的周围组成防线,罗猎接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倩影,那倩影穿行于天庙骑士之间,左冲右突,不时抬手射出一道道红色的镭射光束。

        从那一道道镭射光束罗猎不难判断出那是颜天心,看到颜天心无恙,罗猎心中稍安,他示意阿诺继续向前方推进,陆威霖架起了重机枪,在天庙骑士进入他的有效射程之后,开始扣动扳机,枪口喷出一道道毒蛇吐信般的烈焰。

        最先发现车辆的几名天庙骑士纵马向他们从来,不等他们靠近,陆威霖就锁定了他们,迅猛的子弹倾泻在他们的身上,子弹虽然没能成功穿透天庙骑士的甲胄,也将他们的甲胄击出一个有一个的凹窝,强大的冲击力将天庙骑士从马背上击落下去,失去骑士控制的马儿惊恐的落荒而逃。

        罗猎将一颗颗手雷投掷向天庙骑士聚集的地方,他们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在强大火力的辅佐下,杀入敌阵,一时间如入无人之境。

        两头独目兽一左一右向车辆冲了过来,陆威霖调转枪口,虽然接连射中它们的身体,却没能阻止它们前进的脚步。

        独目兽已经分从两侧利用它们坚硬的头颅撞击在汽车之上,车上三人都是身躯剧震,陆威霖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击,死死抓住车辆,方才没在这次冲撞中被甩出去。罗猎反手抽出虎啸长刀,从车内腾跃而出,大胆地横跨在右侧独目兽的背脊上,手中长刀刀锋向下,在独目兽未曾来及闭眼之前,噗!地戳入它最娇嫩的地方。

        独目兽爆发出一声惨叫,头颅低垂,身体向上突然拱起,将跨在它背上的罗猎猛地抛甩出去,原本位于车辆左侧的独目兽,从车尾绕了过来,抢先来到罗猎的落点处,张开利齿森森的大嘴,只能猎物落网。

        陆威霖再度端起机枪,瞄准了那独目兽的嘴巴扣动扳机,密集的火线向独目兽张开的大嘴射去,一时间绿色的浆液飞溅的到处都是,独目兽下意识地低下头去。

        阿诺转动方向盘,操纵越野车一个急速转向,以车身撞击在独目兽的身体上,将受伤的独目兽挤了出去,原地接连几个翻滚,罗猎则稳稳落在了汽车内。三人共同经历了无数战斗,彼此间的配合极为默契。

        天庙骑士在镭射枪面前不堪一击,颜天心接连扣动扳机,射穿天庙骑士的甲胄,藏在甲胄中的肉体因为接触到镭射光线而燃烧起来。

        从阵阵焦糊的味道卓一手已经预感到危险正在迫近自己,他仍然迷信手中的天火令,双手紧握天火令,口中念念有词,召唤天庙骑士围堵不断迫近的龙玉公主。

        一道红色的镭射光束射中阻挡在卓一手身体前方的天庙骑士,他的身体迅速燃烧成为灰烬。

        卓一手握着天火令,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颤抖,十多头独目兽正在攻击清理着他周围的天庙骑士,卓一手的身边已经无人保护。

        “奥拉贡……”卓一手大声呼唤着。

        颜天心微笑望着他,望着双目已盲满脸鲜血的卓一手,轻声道:“你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代价!”

        卓一手唇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大声道:“妖女!你欺骗了我,欺骗了整个西夏!欺骗了我们党项人!”

        颜天心仰首呵呵狂笑。

        被封冻于冰岩中的颜天心似乎听到了卓一手的那声背后,眼前的雪地中出现了一匹黑色的老马,老马双目已盲,蜷曲在雪地中,虽然它竭力想挣扎着站起身来,可是几次尝试都无法成功,它太老了,甚至连站立起的力气都没有。

        颜天心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正握着一柄尖刀缓步走向那盲目的老马,颜天心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她尖叫着想要阻止外面的自己,可她既做不出任何的动作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悲哀无助地看着外面的一切,看着一出悲剧的上演。

        镭射光束命中了卓一手的坐骑,坐骑发出一声悲鸣扑倒在地,卓一手的身体从马背上重重跌落下去,摔在黄沙上接连几个翻滚,在他落地之前,扬起手中的天火令,用尽全身的力量扔了出去,他最后呼喊了一声奥拉贡,闪烁着蓝光的天火令划出一道蓝色的光轨,然后隐没在东南方。

        颜天心望着脚下的卓一手,卓一手抽出了一柄弯刀,咬牙切齿道:“来吧,我不怕你!”

        颜天心轻声道:“不怕我?难道你不怕死?”

        卓一手狂笑道:“死有重于泰山,死有轻如鸿毛,为了党项而死,我死而无憾!”

        “谁会知道?”颜天心的语气充满了讥讽,她举起手中枪,一道光束射中了卓一手的右腕,卓一手被洞穿的右腕再也拿捏不住弯刀,弯刀落在沙地之上。

        颜天心望着卓一手血淋淋的双目,轻声道:“你也算得上一条汉子,以为自毁双目就可以不被我影响到吗?”

        卓一手心中一沉,他应当蒙住自己的耳朵,龙玉公主的精神力犹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就算是天火令也无法帮他克制这个妖女。

        颜天心道:“天火令可以操纵天庙骑士,可那些被改造过的怪物又能奈我何?”

        卓一手忽然感到一阵寒冷,不能视物的眼前却变得白茫茫一片,恍惚之间,他似乎来到了一片雪原之上,他的出生成长,此前所有的经历宛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出现在积雪翻飞的空中。

        卓一手感到前所未有的冰冷,这冰冷让他感到软弱,他低头看自己的身上,却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看到得却是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卓一手明白,这老马就是他,是他脑域中自身的写照。

        他看到了龙玉公主,那个红裙飘曳的少女,穿着轻薄的红裙,赤裸白嫩的双足轻盈而缓慢地踩在雪面上,如此小心,仿佛担心她的脚步声惊扰了这宁静美丽的世界。

        她在老马的前方停步,好奇地望着他,然后蹲下身去,轻轻抚摸着老马的鬃毛,老马惶恐地望着这红衣少女,她的抚摸并没有帮助它安定下来。

        少女明澈的双眸流露出愤怒的光芒,显然是老马惶恐的表情激怒了她,她忽然从发髻中抽出一根雪亮尖锐的簪子,猛然戳入老马的心脏,一下,两下,三下……她的动作有条不紊,却透着让人惊恐的癫狂,鲜血从老马的伤口中不断流出,飞溅出的鲜血宛如梅花般点缀在洁白的雪原之上。

        卓一手的意识模糊了,他听到生命流逝的声音,他认为自己以这种方式告别这个世界,是孤独且悲哀的,更让他死不瞑目的是,这一切的罪孽和恶果都是他一手造成,可当他发现其中真相的时候,却无力扭转一切,甚至谈不上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颜天心看到得却是一个疯狂而残忍的自己,仅仅隔着一道冰墙的外面世界中,自己亲手屠杀了那匹老马,虽然她想阻止,虽然她不情愿,可是仍然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颜天心想要否定外面的人是自己,可是内心的痛苦和负疚感却是如此真切,她想喊喊不出声,想哭却哭不出来,当那匹老马气息奄奄地伸直了四蹄,悲伤绝望的眼神投向冰岩的刹那,颜天心流泪了,泪水滑过面颊的感受如此真切,这泪水还带着温度,融化了些许的冰霜。

        前方的景象让罗猎心惊肉跳,他看到颜天心被十多头独目兽包围在其中,性命危在旦夕,身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随后赶到的颜拓疆等人已经加入了战团。

        罗猎向陆威霖大声道:“掩护我!”说完之后,他就义无反顾地跳下汽车,从两头独目兽夹击的缝隙中冲过,向沙丘之上全速奔去,他要在颜天心遭遇危险之前抵达她的身边。

        颜天心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原本举起的镭射枪缓缓垂落,她终于还是没有在卓一手的头上补上一枪,转身看到正亡命奔来的罗猎,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惊喜,她惊声道:“罗猎!小心!”

        冰中的颜天心看到了天际间,一头苍狼顶着风雪向自己狂奔而来,雪原之下暗潮涌动,杀机正在迅速集聚,颜天心含泪呼喊着罗猎的名字,可是因为冰墙的缘故,她的声音根本无法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