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真与幻】(上)

第二百四十九章【真与幻】(上)

        颜天心的影像倏然一变,却变成了卓一手义父颜阔海的模样,他厉声喝道:“逆子!还不给我跪下!”

        卓一手看到义父现身,再听到那熟悉的威严声音,内心中不由得一颤,鼻子一酸,懊悔的眼泪就要流出,可是此时他双目已盲,又哪里还流得出眼泪,双膝一软差点就下马跪了下去,尚存的意识提醒他自己一切都是幻象。

        卓一手大吼道:“奥拉贡!”双手紧握中的天火令陡然变得明亮起来,光芒所指的方向正是颜天心的所在。

        天庙骑士已经占据了战场的主动,这场肉搏战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颜天心所带部下死伤惨重,尚且幸存之人已经不足五十,这些人仍然坚持守护在颜天心的周围,就算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他们也要保护寨主的安全。

        五百名天庙骑士形成了包围圈,不断向中心收缩,按照卓一手的指引,他们要铲除这战场上所有的对手。

        张长弓和铁娃几人侥幸没有被卷入战事的垓心,宋昌金催促他们远离战场,所有人都认识到,这根本就是一场打不赢的仗。张长弓转身望去,却见天庙骑士的包围圈已经形成,颜天心身边的守护者越来越少,张长弓心中一沉,这样下去,颜天心支持不了太久的时间了。稍一思索,他向铁娃道:“铁娃,你和宋先生他们先走。”

        铁娃愣了一下,宋昌金却在第一时间懂得了他的意思,劝道:“颜天心应当是被人控制了心智,你救不了她!”

        张长弓何尝不知道现在的颜天心透着古怪,可是他又岂能眼睁睁看着颜天心落难,虽然罗猎没有来得及嘱咐他要照顾好颜天心,可兄弟之间,即便是不说他也明白,如果罗猎在这里,必然会不惜性命去救颜天心,想到这里,张长弓毅然决然道:“你们先走!”

        铁娃知道师父素来说一不二,他将玛莎交给宋昌金道:“师父,我跟你一起去。”

        张长弓怒道:“混账东西,给我滚开!”他转身向战场冲去,张长弓方才走了一半,就感觉到地面剧烈震动起来,从黄沙之中,冒升出一只只独目兽,距离张长弓最近的独目兽从黄沙中冒升出来,张牙舞爪向他扑了上来,张长弓眼疾手快,举起手中的霰弹枪,对准了独目兽张开的血盆大口果断扣动扳机,近距离的发射将独目兽的咽喉从内部洞穿,独目兽颈后被射出一个血洞,鲜血从颈后喷射而出。

        数十头独目兽鱼贯而出,还好它们的首要目标并非张长弓,破土而出之后,朝着天庙骑士的阵营展开了凶猛进攻。

        张长弓举目望去,只见那数十头独目兽纷纷从颜天心的身边经过,却无一有攻击进犯她的意思,而是从她的身边绕行,在她的前方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营,犹如一支箭头,突入天庙骑士的阵营中。

        天庙骑士原本已经掌握了局面,可是这些突然出现的独目兽,却让战场的形势出现了巨变,独目兽的行动快如闪电,它们不仅擅长单打独斗,还懂得相互配合策应,转瞬之间已经有数十名天庙骑士被连人带马扑倒在地,他们的甲胄虽然能够抵御子弹的射击,却无法阻挡独目兽尖锐的牙齿,更何况这些钢筋铁骨的独目兽全速冲击之下,又如重锤撞击,遭受撞击的坐骑还是骑士,其五脏六腑都受到极大的震动。

        颜天心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一根根飘起,剪水双眸流露出妖异的光芒。周围部下发现了她的异常,一人惊呼道:“大当家,您怎么了?”

        颜天心置若罔闻,一步步向战场的垓心走去。

        张长弓大吼道:“拦住她!”

        两名部下试图阻挡颜天心的步伐,却被她伸手抓住了咽喉,双臂一震,两名部下宛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足足飞出十多米方才重重摔落在黄沙之上,不知是死是活。

        张长弓向颜天心快步追去,他还未曾来及赶到颜天心身边,颜天心凌空一跃,这一跃竟然飞升近十米的高度,然后从空中俯冲而下,直奔沙丘上的卓一手掠去。

        卓一手双耳颤动,他已经预知危险的到来,口中念念有词,周围六名天庙骑士向他聚拢而来,在他的身边列阵防守,六名天庙骑士同时举起长矛,斜斜指向天空,迎向空中尚未落地的颜天心,如果颜天心继续前冲,其结果必然是被他们的长矛洞穿。

        颜天心身在半空操刀在手,身形倏然一变,犹如陀螺般逆时针旋转,手中短刀随着身躯的急剧转动,在她的身体周围形成一道流动的寒光。

        寒光瞬间掠过六杆长矛,矛头齐刷刷被短刀斩断,颜天心从寒光包裹中现出身来,她一脚踢中最右侧那名天庙骑士的脑袋,天庙骑士的头颅甩鞭一样向左侧歪去,撞击在身旁那名男子的头颅上,六人排列得过于整齐,又身穿甲胄,甲胄虽然可以帮助他们抵御多半的伤害,可同时也影响到了他们的行动,六人闪避不及,宛如多米诺骨牌般一个接着一个撞击在一起。

        卓一手从前方的动静中已经猜到大敌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双手紧握天火令,低吼道:“奥拉贡!”

        颜天心从一名倒地的天庙骑士身上跨过,那名天庙骑士并未死去,突然一伸手,钢铁手套包裹的右手死死抓住了颜天心左脚的足踝,颜天心看都不看脚下的这名骑士,她从枪套中取出了镭射枪,枪口向下,熟练打开了镭射枪的保险栓,然后扣动了扳机。

        颜天心的脑域被龙玉公主所控制,此前龙玉公主也曾经试图使用这柄镭射枪射杀宋昌金,可是因为不懂得如何操作,并未能够成功,想要掌握此枪的使用方法,就必须要解读颜天心的脑域,从她大脑的深处找出有关于这柄镭射枪的秘密。

        龙玉公主虽然控制了颜天心的脑域,却做不到将颜天心所有的意识从脑域中清除出去,就算她有这个能力,现在的状况也不允许,而且颜天心的脑域世界足够大,足够容纳她的意识,她也没有那个必要去做这种事。

        龙玉公主此前所做的只是将颜天心的本体意识暂时封闭起来,想要解读颜天心的意识就要将已经封闭的意识打开一扇门,这样的做法有利有弊,虽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解读颜天心的秘密,却又不可避免地让颜天心恢复一些本我的意识。

        龙玉公主对自己的能力极其自信,她认为颜天心小小的本我意识无法改变什么,自己完全有能力将之控制住。

        颜天心宛如经历了一个漫长艰苦的长眠,她努力睁开双目看着周围的世界,外面银装素裹大雪纷飞,她想要挪动手足,却发现自己被冰封在透明的冰岩中,她和外面的世界只隔着一层透明的冰,可是她却无力将之打破,看得到外面的世界,却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心跳。

        “我死了吗?”颜天心残存的意识默默追问着自己,没有人回答她,她开始感到惶恐,生怕自己会被永远禁锢在其中,禁锢在一个无人知晓的世界中,没有人能够找得到她,她再也见不到罗猎。

        雪落无声,她从未如此清晰地看过这样的雪景,在这个纯然一色的世界中,一切都放慢了速度,她清晰看到雪花的棱角,晶莹剔透,雪花随风变幻,棱角不停反射出阴冷的天光,这反光犹如一道道的针芒,直刺她的双眸,让她的内心阵阵作痛。

        颜天心默念着,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就算我的手足无法动弹,只要我的心跳还在,只要我的血还在流淌,我就可以用体温融化这禁锢我的坚冰,融化这道冰墙。

        外面风雪的世界中出现了一个红点,那红点缓缓向她走近,却是一只红色的火狐,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犹如雪中跃动着的一团火,火狐幽兰色的双目流露出高傲不屑的光芒。

        颜天心怒视着那只火狐,她张口大喊,却发不出任何的声息。

        火狐轻轻抖落了身上的雪花,就在颜天心的面前幻化成一个少女的形状。

        颜天心本以为会是龙玉公主,可是她看到得却是另一个自己,她像看到了镜中的影像,却意识到那不是自己。

        身穿红裙,肩披白色貂裘的颜天心站在雪中饶有兴趣地望着冰中的自己,她歪了歪头,唇角露出一抹微笑。

        冰中的颜天心竭力挣扎着,此刻能够挣扎的只剩下她孤独无助的内心。

        外面的颜天心将貂裘裹紧了一些,似乎感觉到了风的寒冷,然后凑近冰面,扬起右手,在樱唇前竖起春葱般纤长的食指:“嘘!”

        罗猎和颜拓疆一行人绕过僵尸军团和天庙骑士的战场,这让他们耽搁了不少的时间,离西夏王陵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到那边密集的枪声,众人都意识到那边的状况不容乐观,颜天心一行人的行藏很可能暴露,这场战斗应当和他们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