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哪里去】(下)

第二百四十八章【哪里去】(下)

        宋昌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老奸巨猾如他自然不乏随机应变的本事,嘿嘿笑道:“原来是颜大掌柜,吓了我一跳。”

        颜天心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宋先生若是没做亏心事又有什么好怕?”

        宋昌金干笑了两声道:“这里是西夏王陵,说是王陵可到底还是乱坟堆,这种地方人吓人吓死人。”

        颜天心道:“宋先生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呢。”

        宋昌金道:“人有三急,尤其是到了我这种年龄,有些事情总是由不得自己控制。”事到如今唯有尿遁。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那就不妨碍你了。”

        宋昌金眉开眼笑道:“得罪,得罪!”他低头准备从颜天心的身边走过,周身紧绷的神经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月光之下,清晰看到颜天心的身影,她的手正悄悄滑向枪柄。

        宋昌金心中打了一个激灵,他将早已捏在手中的烟雾弹猛地向地上掷去,可是没等这烟雾弹落地,他的后心已经遭遇了重重一击,这一拳极重,打得宋昌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踉跄着向前方冲去,烟雾弹落在地上却没有如愿爆炸开来。

        颜天心用手枪抵住了宋昌金的后脑,宋昌金眼前一黑暗叫天亡我也,颜天心扣动扳机,锵!的一声,不成想枪膛中并没有子弹,宋昌金却吓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颜天心怔怔望着手中的那把枪,发现这枪和寻常的武器并不相同,双眸中充满了迷惑。

        宋昌金侥幸逃过一死,后背的衣服已经被瞬间涌出的冷汗湿透。他颤声道:“你不是颜天心!”

        颜天心扬起手枪的枪托重击在宋昌金的脑后,宋昌金直挺挺扑倒在了黄沙之中。

        颜天心并没有继续对付已经晕厥过去的宋昌金,因为身后张长弓等人已经闻讯赶来,看到眼前一幕都是一怔,张长弓道:“怎么了?”

        颜天心指了指宋昌金道:“他想逃,被我发现,又想趁我不备攻击我。”

        张长弓来到宋昌金面前,将他从地上扶起,发现宋昌金的呼吸心跳仍在,知道宋昌金没死这才放下心来,不过看到宋昌金脑后有不少的血迹,显然是被硬物击中,张长弓心中狐疑顿生,宋昌金的为人他们早已清楚,可颜天心因何要下如此重手?

        不过时间并不容他多做考虑,因为正有一支骑兵队伍向他们靠近。

        这是一支约莫五百人的骑兵队伍,甲胄鲜明,由训练有素的天庙骑士组成,在队伍的前方卓一手身穿灰色长袍,手持光芒闪烁的令箭,当他来到沙丘之巅,勒住了马缰,身边天庙骑士在他的两侧一字排开。

        “奥拉贡!”卓一手低声道。

        “奥拉贡!”五百名天庙骑士同声回应着,低沉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宛如天地之间响起了一个闷雷,又如同从地底深处传来的怪兽嘶吼。

        张长弓将昏迷的宋昌金交给了铁娃照顾,他来到颜天心的身边道:“我们被包围了!”

        颜天心没有说话,宛如星辰般的双眸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她的目光穿透夜幕,一直射向远方的沙丘。

        卓一手看到一个红衣少女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沙丘的下方,内心为之一凛,他紧握着那柄蓝色令箭,大吼道:“邪魔退散!”

        红衣少女的身躯脱离了沙面,宛如一朵红云般冉冉升起。

        卓一手指向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少女,发令道:“射!”

        天庙骑士中的弓箭手同时弯弓搭箭,顺着卓一手所指的方向射去,箭雨覆盖了红衣少女所在的地方,无数箭矢从她的影像中穿过,却无一命中她的身体,红衣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传入了卓一手的双耳,笑声倏然收敛,红衣少女怒视卓一手:“大胆奴才,竟敢对本宫不敬!”

        卓一手脑海中闪动着永阳公主的影像,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裂变后的影像迅速充满了他的整个脑域世界,卓一手大叫一声:“呔”他用令箭的顶端猛地刺入左掌的掌心,鲜血从刺破的伤口中涌出,脑域之中成千上万的红色影像又如玻璃般片片碎裂,而后又随风化为红色沙尘。

        卓一手道:“你这妖孽,你根本不是什么永阳公主,你只是一个孽种,昊日欺君犯上,秽乱后宫留下的孽种!”他的声音随着夜风远远送了出去。

        张长弓一方虽然不知具体的状况,却听到风中送来断断续续的声音,颜天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目专注望着远方,目光中的杀机却变得越来越盛。

        红衣少女咯咯笑了起来,她的身躯越飞越高,凌驾于卓一手之上,俯瞰卓一手,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你想对付我?以为得到了天火令就能够号令天庙骑士?用他们来对付我!”

        卓一手感觉对方的目光磁石一样吸引了自己,他的信心开始动摇,他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即将落入对方的掌控,卓一手竭力回避永阳公主的目光,可是却无济于事,他又发出一声大吼,振奋精神的同时,提醒自己不要被对方的精神力操控,发出大吼的同时,竟然举起令箭连续两下戳入了自己的双眼之中。

        卓一手眼眶之中鲜血汩汩流出,他竟然亲手戳瞎了自己的双目,也唯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断绝对方目光的蛊惑,从而瓦解龙玉公主对他的控制。

        卓一手却并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清晰看到了永阳公主的身影,双目虽盲,可是脑海中红衣少女的影像却变得越发清晰,卓一手双手紧握被鲜血浸染的天火令,悲愤交加的大吼道:“奥拉贡!”

        “射!”他的手再度指向天空,天庙骑士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再度发射。

        万箭齐发也无法击中无形的空气,更造不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颜天心的面孔冷若冰霜,她轻轻解开了发带,任凭丝缎般的黑发随着夜风起舞,然后慢慢举起了手,轻声向部下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张长弓以为自己听错,在天庙骑士人数占有压倒性优势的状况下,他们理当选择撤退,最大限度的保存实力,可是颜天心却做出了一个无异于自投罗网的决定,张长弓奉劝道:“颜大掌柜,敌强我弱,我们不可和他们硬拼。”

        颜天心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颜天心所带来的那四百名部下自然以她的命令为准,张长弓的劝阻在这里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四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向列阵于沙丘之上的天庙骑士团不顾一切地发动了攻击。

        卓一手竭力感知着龙玉公主所在的位置,他再度发号施令,羽箭如蝗,这次射向得是下方朝他们发动进攻的阵营,咻咻咻羽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枪炮声也在同时响起,一时间杀声震天,死伤者惨呼不断。

        张长弓大吼道:“回来,全都回来!”他目眦欲裂,充满悲愤地望着颜天心,颜天心已经随着那些部下冲向沙丘。

        宋昌金此时悠然醒来,他刚一苏醒就有气无力地叫道:“她……不是颜天心……绝不是……”

        天庙骑士冒着枪林弹雨从沙丘向下冲去,坚韧的甲胄将多半密集的子弹阻挡在外,借着高速下冲的势头,他们很快就将颜天心一方四百人的队伍分裂开来,切割的支离破碎,这支战斗力原本就逊色于他们的队伍状况变得越发恶化,几乎没有太多的缓冲,双方就从远距离的攻击演化为一场贴身肉搏战。

        颜天心静静站在战场的边缘,眼看着她的部下一个个死去,那些忠心的手下仍然不断出现在她的身前,不顾一切地为她阻挡着向她发动冲击的天庙骑士,用热血和生命捍卫着她。

        对于这些人的牺牲,颜天心无动于衷,她的目光专注于仍然位于沙丘之上的卓一手,卓一手双目已盲,满脸是血,双手张开,一手握着天火令,一手掌心向天,仍然在呼喊着那奇怪的咒语——奥拉贡!

        卓一手不惜舍弃双眼,以免被眼前所见的幻象蛊惑,可是刚刚在他脑海中一个个破灭的红色影像,又如沙尘般流动重聚,以惊人的速度重新聚集成一个人形的影像。

        红衣少女楚楚动人,双眸单纯而无辜,当真是我见犹怜,可是在卓一手的眼中,这世上没有比她更邪恶更阴险的影像,卓一手改为双手紧紧握住天火令,口中咒语越念越急,心中不停提醒自己,脑海中的印象绝非现实,只不过是龙玉公主侵入他的脑域带给自己的幻象罢了,此女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扰乱自己的心神,控制自己的意识。

        红衣少女单纯的双目楚楚可怜地望着卓一手道:“你当真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何如此狠心?”

        卓一手心中回应道:“你父女乱我朝纲毁我社稷,此仇不共戴天!”

        红衣少女闻言呵呵狂笑起来,身影一变,在卓一手的内心中却变成了颜天心的模样,充满幽怨和不解地望着他道:“卓先生,您为何要这样做?对得起我爷爷吗?”

        卓一手心中愧疚难当,颜阔海对他恩重如山,而他却心怀异志,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潜伏连云寨多年,到最后不惜出卖这些已经将他当成族人看待的亲人,卓一手用力摇了摇头:“你不是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