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哪里去】(上)

第二百四十八章【哪里去】(上)

        阿诺道:“罗猎,我们这次跟着大帅一起弄了不少的厉害家伙,等所有人聚齐,就有和僵尸一战的实力了。”这是目前最大的好消息。

        此时突然听到汽车加大油门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辆越野车朝着正东的方向绝尘驶去,罗猎一眼就判断出驾车人是兰喜妹,她居然在众人会合之时选择独自离去。

        陆威霖还不知和罗猎同来人的身份,轻声道:“什么人?”

        罗猎并未道明兰喜妹的身份,心中虽然有些担心,可是以兰喜妹特立独行的脾性,应当是不肯与众人为伍的,估计她驾车离去是前往飞机隐藏的地点,又或者她还有其他的秘密,不过无论她去做什么,罗猎都相信她绝对拥有自保的能力。

        颜拓疆也过来和罗猎相见,短暂寒暄之后,他抬头看了看已经黯淡的天色,沉声道:“夜幕已经降临,咱们趁着双方还未分出胜负尽快前往西夏王陵。”

        罗猎点了点头,他上了颜拓疆的汽车,凭直觉认为颜拓疆掌握了不少的秘密。

        颜拓疆脸色阴沉,低声对罗猎道:“今晚就是七月十五,如果我们无法阻止龙玉公主复生,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沦陷。”

        罗猎此前听颜天心说过这件事,他平静道:“大帅准备怎么做?”

        颜拓疆道:“必须摧毁百灵祭坛。”

        罗猎不解道:“百灵祭坛乃是为昊日大祭司转世重生所设立的转生阵,就算将之摧毁也无法阻挡龙玉公主重生。”

        颜拓疆道:“龙玉公主的存在就是为了重启转生阵,昊日大祭司才是一切的源头,我们唯有从源头上摧毁转生阵,方能彻底解决这件事。”

        罗猎心中暗忖,启动转生阵最关键的慧心石已经被自己吸收,只怕龙玉公主无法顺利启动转生阵,不过有一点他能够断定,龙玉公主为了达到目的,必须要不计代价地活捉自己,只有活捉自己,才能重新完成百灵祭坛,启动转生阵,自己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环,才是那个诱饵。

        颜拓疆深邃的双目打量着罗猎道:“我知道你怎么想,可是想要解决这件事,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决不能够,必须要我们所有人齐心合力方才有扭转乾坤的机会。”

        罗猎笑了起来:“可能此前我想错了。”

        颜拓疆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选错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道:“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的父亲……”他的脸上浮现出羞愧难当的表情:“在梦里他狠狠打了我,骂我贪慕虚荣,出卖族人,对不起列祖列宗,愧为完颜家的子孙。”

        罗猎没有说话,此时也不方便插话。

        颜拓疆道:“我们完颜家世代守护着九幽秘境,身为完颜家的子孙,我有责任解决这件事。”

        罗猎道:“这责任不仅仅是您一个人的。”

        颜拓疆望向罗猎,双目中流露出激动的光芒,他沉声道:“龙玉公主当年并非受金国的强迫而来,其实她是一个诅咒,从出生起她就带着诅咒而来。”

        罗猎心中一怔,这样的说法他却从未听说过。

        颜拓疆道:“金国大旱,西夏国主动将她送到了这里,其实是将灾祸送给了大金,自从龙玉公主来到大金之后,大金国运江河日下,一蹶不振,短短数年之内一个强大的帝国就断送在这妖女之手。”

        罗猎对颜拓疆的这番话却不敢苟同,金国之所以灭亡,其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当时朝内的腐败,另有蒙古的崛起,内忧外患并举方才导致了王国覆灭,如果将所有一切的罪责都归咎在一个少女的身上未免有失偏颇。不过颜拓疆毕竟是女真族的后代,又是完颜家王室血统,他拥有如此之深的怨念也不足为奇。

        罗猎道:“龙玉公主缘何能够重生?”

        颜拓疆道:“妖孽将出,社稷崩塌,若非妖孽又岂能千年不腐?”

        罗猎心中暗忖,种种迹象表明,龙玉公主的身体构造应该迥异于常人,或许当年她并不是真的死亡,只是以一种特殊方式进入了休眠状态,在若干年后,他们误入九幽秘境,恰巧又遇到火山喷发的自然条件,在适当的条件下,又将她从休眠状态中唤醒。并不是每个西夏人都拥有这样的能力,就目前所知,有可能复生的也不过只有龙玉公主和她的师父昊日大祭司。

        可仔细一想,龙玉公主乃是西夏王室血统,从血缘上追溯,可以一直上溯到李元昊的身上,如果龙玉公主能够复生,那岂不是意味着西夏王室中的许多人都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然而这种事情却并未发生。为何这种事情唯独发生在龙玉公主和昊日大祭司的身上?龙玉公主复生之后第一时间为什么不去救得是她的亲人,稍加推敲就会发现其中存在着许多的不合理。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强盛一时的大金和西夏如今都已经如烟散去,也只有在历史的遗迹中方能找寻出他们各自昔日的辉煌。

        颜天心改变初衷,决定放弃炸毁陪陵,一行人从盗洞中退出。他们并没有选择离开,留在原地等候和同伴会合。

        宋昌金来到张长弓的身边,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女人还真是善变啊!”

        张长弓对他的搭讪报以一笑,低声道:“其实颜掌柜考虑得很有道理。”

        宋昌金道:“你不觉得她主意改得太快,最初坚持要来炸掉这里的是她,首先改变主意决定放弃的又是她。”

        张长弓道:“可能她也是到了这里方才想到。”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怪事都遇到过……”

        张长弓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皱了皱眉头道:“宋先生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宋昌金道:“你有没有觉得她变得有些奇怪?”目光悄悄向远处的颜天心扫了一眼,却刚巧遇到颜天心朝这边望来,警惕而冷酷的目光让宋昌金的内心又是一颤,他突然有种偷东西被人当场抓住现形的感觉,内心中越发忐忑。

        张长弓道:“有什么奇怪?”

        宋昌金道:“你不懂女人,一个女人就算再冷静,可心上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她此前分明已经乱了方寸,可现在却变得突然镇定起来,而且……”

        “而且什么?”

        宋昌金道:“她此前已经信任了我,可现在却突然对我充满了警惕。”

        张长弓笑道:“宋先生太敏感了吧?”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不管你怎样想,我觉得此事很不对头。”

        张长弓向颜天心望去,他虽然不如罗猎了解颜天心,可是一路走来,颜天心的所作所为他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并不认为颜天心有什么问题。

        宋昌金低声道:“你有没有见过鬼附身?”

        张长弓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明白宋昌金此话的含义,可颜天心除了态度比起过去要冷漠之外,看不出她有任何的变化。

        宋昌金道:“我的感觉通常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远处有一道身影踉踉跄跄走入他们的视野中,没等走近,就跌倒在沙地之上,附近负责警戒的人慌忙赶了过去,发现那跌倒的人居然是玛莎,张长弓闻讯和宋昌金一起凑了过去。

        玛莎仍然惊魂未定,她一路走来吃了不少的苦,看到张长弓她上气不接下气道:“张大哥……阿诺……阿诺在不在……”

        张长弓看出她受了惊,安慰她道:“玛莎,你不用怕,休息一下再说,阿诺去办事了,很快就会赶来。”

        玛莎含泪道:“我弄丢了古兰经,里面……里面其实藏着一支令箭,那个人他……他拿着令箭号令天庙骑士……”

        颜天心不知何时来到了近前,居高临下望着玛莎道:“你说什么?什么人号令天庙骑士?说!”她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张长弓心中一怔,他还从未见过颜天心如此疾言厉色,不由得联想起此前宋昌金的那番话。

        玛莎被颜天心的这声厉喝吓了一跳,咬了咬干涸的嘴唇道:“我不认识他……他……”她简单描摹了一下那个人的外貌,一旁倾听的铁娃惊呼道:“难道是卓先生!”

        玛莎所描摹的形象正是卓一手,颜天心美丽的双眸闪过一抹凛冽杀机,这一抹杀机并未逃过张长弓的眼睛,张长弓的内心又是一沉。

        在众人围住玛莎询问状况的时候,宋昌金又趁机溜走,他始终觉得颜天心突然变得有些诡异,虽然提醒了张长弓,可是却并未引起他的注意,宋昌金决定还是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乃摸金世家,又是此道高手,虽然无法证明,却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颜天心身上的诡异气息,这气息让宋昌金极其不安。

        宋昌金远离人群之后回头望去,确信已经离开了相当一段距离,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叹今日之事实在有些古怪,他摇了摇头,准备继续前行,先离开西夏王陵的区域再说,可转身却发现一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宋昌金吃了一惊,定睛望去,那挡住他去路的人正是颜天心。

        颜天心冷冷望着宋昌金道:“宋先生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