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解脱了】(下)

第二百六十七章【解脱了】(下)

        最让她难过得是,罗猎心中喜欢的那个人并非是自己,他喜欢颜天心,他会豁出性命不顾一切地保护颜天心,对自己……兰喜妹低下头去,看到指尖沾染的血迹,这血迹来自于罗猎,当她看到血迹的刹那心中释然了,这血是为自己而流,在蓝魔悄然而至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是罗猎挺身而出救了自己,是他为自己挡了那颗子弹。

        这就证明,罗猎心中是有自己的,兰喜妹偷偷笑了起来,无论他对颜天心怎样,可最后陪他同生共死的那个人还是自己,已经成为事实的经历是任何人都无法抹煞的。

        “你是不是在偷笑?”罗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兰喜妹点了点头。

        “笑什么?”

        兰喜妹道:“我既要得到你的人,也要得到你的心,罗猎!”她转过身,极其郑重,极其认真地向他道:“你是我的,任何人都休想抢走。”

        罗猎的表情带着一股玩世不恭的无所谓态度,他右手掏出烟盒,熟练地抖了一下,一支香烟就准确无误地弹射到了他的嘴里,罗猎叼住那支烟,用更为潇洒的动作将之点燃,用力抽了口烟。

        兰喜妹将他这一连串风度翩翩的动作中却解读成对自己表白的践踏和蔑视,她气鼓鼓地瞪着罗猎,有种即刻就冲上去,狠狠赏他两个大嘴巴子的冲动。然而她最终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犯不着跟一个伤员一般计较。

        罗猎慢吞吞道:“我是自己的!”

        兰喜妹望着这个故意不懂风情的家伙,大踏步走了过去,用目光传达着一头恶狼对猎物的渴望,可惜她的对手并非是一头待宰羔羊,罗猎又道:“我是认真的!”

        兰喜妹点了点头,然后伸出右手,毫不留情地在罗猎左肩的伤口上掐了一把,罗猎痛得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肩头趴倒在沙地上,却又不小心被燃烧的香烟烫到了手,下意识地发出二次尖叫。

        兰喜妹看着风度全无,撅着屁股趴在沙地上惨叫的罗猎,有些快慰,还有些心疼,同时还产生了某种自虐般的快感,她一字一句道:“再敢戏弄我,我就将弹头给你塞回去。”

        罗猎再次深刻理解了小人和女人不能轻易得罪的道理,尤其是他这种通常喜欢保持绅士风度的男子。

        在罗猎慢慢体会小女人带给他痛苦的时候,兰喜妹已经重新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她自认为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分得清大局,眼前的局势下,要暂时放下对罗猎的怨念,一切等到脱困以后再说。

        渐渐坠入地平线的夕阳已经将沙漠染红,他们脚下的黄沙变成了一片橘色,越是接近夕阳的地方越红,在地平线的位置近似于深紫色,夜幕即将降临,兰喜妹的心情开始有些沉重,他们必须要尽快回到飞机那里,如果飞机没有被发现,在没有遭到进一步破坏的前提下,她可以修好那架飞机,也唯有通过那架飞机才能尽快摆脱这里的危险。

        到了夜晚,僵尸军团只会更加的活跃,那些僵尸的战斗力会成倍增加。

        罗猎等到疼痛缓解,重新坐了起来,看了看肩头的白纱,已经渗出了血迹,兰喜妹刚才的那一把用劲不小,这妮子一如既往的喜怒无常。

        兰喜妹没事人一样转过身来,向罗猎道:“又有人来了。”仿佛刚才对罗猎下狠手的那个人并不是她。

        罗猎也非胸襟狭窄之人,他清楚跟兰喜妹计较,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尤其是在小事上,忍痛来到兰喜妹的身边,接过她递来的望远镜,看到从东北方向,正有一支车队行驶在沙丘的背光面。

        兰喜妹道:“是不是僵尸军团的人?”

        罗猎观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僵尸军团和天庙骑士的交战仍未结束,枪声不断从西北方传来,这支车队明显在规避着战斗现场,罗猎调节了一下望远镜,从领头车辆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金黄色的脑袋,罗猎道:“是自己人!”虽然距离很远,他还看不清对方的面貌,可是从那金黄色的头发不难判断出驾车人应当是阿诺。

        兰喜妹冷冷扫了他一眼道:“颜天心?”

        罗猎目前还不知道颜天心是否在车队之中,他笑了笑,迅速奔向汽车,等他启动汽车,看到兰喜妹仍然站在原地,没有过来的意思,他歪了歪头示意兰喜妹尽快上车。

        兰喜妹哼了一声道:“我才不去!”

        罗猎驱车就走,兰喜妹见他说走就走,不由得慌了,从后面发足追赶,尖声道:“罗猎,你混蛋,就这么丢下我?”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继续驾车前行,呯!兰喜妹停下脚步拔枪就射,这一枪射在汽车的尾部,将尾灯打了个稀巴烂,她威胁道:“下一枪我就射穿你的脑袋。”

        罗猎一脚踩下刹车,头也不回的大声道:“还不上来!”

        兰喜妹这次不敢乱说了,快步追上汽车,拉开车门在罗猎的身边坐下,恶狠狠盯着他道:“想扔下我,没门!”

        罗猎猛地一脚踩下油门,汽车绝尘向远方冲去。

        颜拓疆一行此次所获颇丰,他们顺利抵达颜拓疆的秘密军火库,得到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他们将武器装车之后,即刻前往西夏王陵去和颜天心一行会合,行至中途就听到了激烈的交战声,他们总共只有一百多人,虽然拥有不少的武器,可是也无力介入那场纷争,更何况当他们搞清楚那是一场发生在天庙骑士和僵尸军团之间的混战,更没有介入其中的必要。

        阿诺表情严峻,一概过去谈笑风生的脾性,自从和玛莎分别之后,他整个人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陆威霖知道他的心思,将一个不锈钢酒壶递给了阿诺:“要不要来两口?”

        阿诺摇了摇头,目光盯着远方。

        陆威霖叹了口气道:“感情这种东西最好别碰。”

        阿诺道:“你在开导我?”

        陆威霖摇了摇头,双手交叉枕在脑后,靠在座椅上道:“我没那个本事。”

        阿诺道:“有缘无分!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何罗猎不肯见叶青虹了。”

        陆威霖的呼吸突然一窒,如果不是对阿诺知之甚深,他一定认为这厮是在故意戳自己的痛处,他对叶青虹是有好感的,尽管从未对外人说起过,也很少有人知道,罗猎一定是知道的,以罗猎的智慧,这种事又怎能瞒过他的眼睛,可陆威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明白,叶青虹喜欢的是罗猎,自己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雇佣的杀手,甚至连合作者都称不上,更谈不上朋友。

        可能是时间能够冲淡一切,现在想起叶青虹已经没有了最初那种心动的感觉,认清了现实就容易死心,陆威霖向来都是一个现实的人。他虽然喜欢叶青虹,也向往过可能属于自己的感情,但是他并不相信自己能够带给她幸福,不仅是叶青虹,他不相信自己能够给任何女人带来幸福,一个无情无义的杀手,一个刀头舐血的人,又怎能甘心于平淡的生活?

        他同样不相信阿诺能够安定下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阿诺之所以选择留下,而没有答应陪同玛莎离去,不仅仅是因为出于对朋友的义气,还因为阿诺醉醺醺的体表之下同样拥有着一颗不羁之心,这样的人很难安于平静的生活,就算他目前认为感情能够带给他幸福,可过不多久,他就不会甘于平淡,他就会想方设法逃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平淡和安宁。

        毕竟最早决定来到这里追寻罗猎脚步的那个人就是阿诺。

        陆威霖因阿诺想到了他的其他同伴,无论是张长弓还是罗猎,他们的身上都拥有者冒险者的特质,相比而言,反倒是最不靠谱的瞎子能够安定下来,他的牵挂也是最多,有需要孝敬的外婆,还有一个需要被他照顾的爱人。

        阿诺的提醒将陆威霖惊醒:“有辆车朝着我们开来了。”

        陆威霖定睛望去,果然看到一辆风尘仆仆的越野车朝着他们车队的方向迎面开来,陆威霖起身端起了狙击枪,从瞄准镜中锁定了来车的司机,不过他很快就微笑着放下了步枪,大声道:“罗猎!是罗猎!”

        这次的重逢让众人欣喜,可是他们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庆祝,罗猎听闻颜天心和张长弓率领其他人前往西夏王陵去炸掉百灵祭坛的消息,马上就明白了颜天心的目的,内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担心,感动得是颜天心对自己一往情深,而担心得却是颜天心可能会遭遇危险。

        陆威霖看出了他在担心什么,拍了拍罗猎的肩膀,却不小心触动了罗猎的伤口,罗猎痛得闷哼一声,众人这才意识到他受了伤。

        陆威霖歉然道:“我还真没留意,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张大哥和颜天心一起,还有宋昌金那位识途老马,颜天心智慧出众,为人机警,应当不会出什么差池。”

        罗猎点了点头,仍然觉得心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