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解脱了】(上)

第二百六十七章【解脱了】(上)

        罗猎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对手,他可以藏身于无形,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了那柄无法隐藏的手枪,此刻兰喜妹只怕已经蒙难,左肩的疼痛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罗猎必须要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感知这潜伏在身边的隐形对手,他必须要除掉这个隐患。

        蓝魔虽然成功躲过了罗猎长刀的劈砍,可是并未能够逃过刀身传来的霸道刀气,无形的刀气击中了他的胸膛,虽然未曾撕裂他的肌肤,却又如一记重拳击中了他的胸膛,让他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如果不是接连后退,化解了部分的力量,恐怕受伤会更重,甚至会当场喷出血来。

        蓝魔捂着胸口,他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心中有些懊悔,如果他再沉得住气一些,再靠近一些,这次的攻击兴许就会奏效,然而良机稍纵即逝,错过了刚才的致胜之机,想要寻找下一次机会只怕难上加难,毕竟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很难应付的对手。他闻到新鲜的血液味道,这血液的味道来自于罗猎的肩头,蓝魔原本已经打了退堂鼓,冒险再次发动攻击,很可能会暴露行藏,他并没有战胜罗猎的把握。

        可是当他闻到这股血腥,内心中的渴望却如雨后春笋般迅速生长起来,他无法拒绝对鲜血的渴望,而且来自罗猎身体的味道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现在的蓝魔如同西游记中渴望吃到唐僧肉的妖怪,为了达到目的就算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罗猎手中长刀呈四十五度斜行指向地面,他竟然在这生死关头闭上了眼睛,诚如吴杰所言,有些时候看到得也未必是真的,面对看不见的对手时,唯有用心去看,罗猎对自己实力的提升拥有一定的认识,此前在颜天心的脑域中和龙玉公主的那场搏战,他虽然没有取得胜利,却也没有落入下风,拥有这样的精神力,在现实社会中已不多见。

        兰喜妹双枪上膛,充满担忧地望着远方的罗猎,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罗猎已经闭上了眼睛,她既佩服罗猎超人的勇气又不禁为他的安危担心。

        以静制动,敌暗我明,罗猎虽然看不到对手,但是只要蓝魔有任何的动作,就无法瞒过他的感知。

        蓝魔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他清楚自己面对得是怎样一个强大的对手,就凭罗猎刚才轻易劈断他掌中手枪的刀法,就不敢掉以轻心。蓝魔悄悄积攒着力量,不出手则已,这次只要出手就要一招毙敌。他渴望新鲜的血液,仿佛看到自己击倒罗猎,大口大口吮吸罗猎体内鲜血的场景,一想到这里,他就开始激动,激动得浑身发颤。

        罗猎微微将身体转向右侧,侧耳倾听着周遭的动静,很快他就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蓝魔,蓝魔在心底做出评估,罗猎此时的举动或许有诈,但是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罗猎暴露出了最大的破绽,蓝魔认为就算罗猎全速转身仍然难以躲避自己的全力一击。

        蓝魔开始启动,当黄昏热辣辣的西风吹动地面的黄沙,当黄沙如同轻薄的水流在沙面上流动,当流沙彼此相碰发出细密如落雨的声音之时,蓝魔腾跃到半空中,然而又如一只苍鹰般俯冲而下,他的动作轻盈而隐秘,从跳跃到俯冲,一气呵成毫无淤滞,他已经看清了罗猎左肩未干的血迹。

        罗猎仍然背朝着他,似乎毫无察觉,蓝魔张开双臂,他有信心在这样的距离内准确无误地抓住罗猎的脑袋,拧断他的脖子,在罗猎体内热乎乎的血液尚未凝固之时,吸干他的血液。

        罗猎只是随手将右手的长刀从左侧腋下插了出去,刀锋对准了蓝魔前来的方向,这算不上什么杀招,只是保证自己和蓝魔之间保持有效的安全距离。

        蓝魔也做好了应变措施,身在虚空之中用力吸了口气,身躯陡然拔高一丈,这就让他成功躲开罗猎的格挡,来到罗猎的头顶,双手向下,依然抓向罗猎的头颅,他从未有像此刻这般自信过,这次他绝不会失手。

        罗猎却做了一个让他出乎意料的动作,缓缓抬起头来,蓝魔的目光和罗猎正面相逢,他内心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突然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仿佛被罗猎从头到脚看了个遍,他本不该有这样的错觉,因为他是个隐形人,罗猎不可能看到自己。

        罗猎的目光犀利如箭,直刺蓝魔的内心,恍惚之中,蓝魔的眼前变得一片雪白,他发现自己并非处在戈壁荒漠,而是一片北风呼啸的雪原,他看得到每一片雪花的细节,能够听清风吹雪落的声音,在这个突然出现的世界中时间变慢,一切都在变慢,他看得到自己伸出的双手,看到下方的目标,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可是他突然减慢无数倍的速度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偿所愿,咫尺天涯,这咫尺之间的距离仿佛天涯般遥远。

        他看到一双摄人心魄的双眸,黑白分明的双眼却并非来自于人类,原本他的目标是罗猎,可下方却是一头毛色雪白,体魄魁梧的苍狼,狼昂首盯住自己。

        蓝魔从苍狼双目的倒影中看到一只雀仔,一只蓝色羽毛的雀仔,那只雀仔正在向狼发起攻击。他很快就意识到这雀仔应当是自己的缩影,这样的行为无异于以卵击石。

        蓝魔的精神即将崩溃,他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一场有去无回的争斗,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苍狼猛地腾跃而起,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了蓝色雀仔的颈部,蓝色的羽毛四处纷飞,蓝魔感到颈部剧痛,在他感到疼痛的刹那,时间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流速,他看到了四处翻飞的蓝色羽毛,看到了因苍狼飞扑而满天飞起的零落雪花。

        最清晰得还要数一声清脆的骨骼折断声,蓝魔意识到自己的颈椎断裂了。

        蓬!一声枪响粉碎了飞雪的空间,苍茫的雪原高速消失在远方的夕阳中,蓝魔的胸口被兰喜妹射出的子弹击中,他摔落在黄沙中,身体在黄沙中砸出一个清晰的沙坑。

        没有什么雪原,没有什么苍狼,更没有什么不自量力的雀仔。幻象,一切都是幻象!可既然是幻象为何疼痛如此真实清晰?蓝魔想要伸出手,却连挪动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蓝色的血液从蓝魔胸膛的枪口中汩汩流出,血染之处无所遁形。

        罗猎手握长刀缓缓走向蓝魔,刚才的搏战之中,他大胆锁定了蓝魔的双目,利用精神力侵入了蓝魔的脑域,对他来说侵入别人的脑域并非是第一次经历,可是将这种方法用于实战并摧垮对手还是第一次。

        随着鲜血的流逝,蓝魔的隐形能力也迅速消失,身体的轮廓重新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罗猎盯住蓝魔那张英俊而苍白的面孔,惊诧地发现,眼前的隐形人竟然是马永平。马永平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眼前浮现出马永卿的样子,他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罗猎仔细倾听,方才听出他说得是真好……

        罗猎并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是想说活着真好还是死了真好?兰喜妹来到罗猎的身边,举起枪口瞄准了马永平的头颅,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枪声在荒原久久回荡,马永平的头歪向一侧,就再也没有了动静,他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仿佛死亡并不可怕,对他而言意味着一种解脱……

        兰喜妹将罗猎的飞刀消毒后,利用飞刀将嵌入罗猎肩头肌肉的子弹剜了出来,虽然罗猎足够坚强,可是在兰喜妹从伤口中取出子弹的过程中,也将塞入他口中的手帕咬烂,满头满脸都是黄豆大小的汗水。

        兰喜妹捻起弹头在眼前仔细看了看,确信那弹头并没有毒,这才放下心来,又将罗猎左肩的伤口消毒,为他涂上伤药,再用纱布包裹起来。

        罗猎闻到一股兰花的芬芳,他知道这香气来自于兰喜妹的身体,近距离观察兰喜妹,发现兰喜妹的侧颜也是极美,罗猎不由自主又将面如桃李心如蛇蝎加诸在她的身上,可罗猎却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不在把兰喜妹放在敌人的层面上,至少在目前,他们不是。

        兰喜妹虽然没有看罗猎,可是她能够感觉到罗猎的目光正在悄悄打量着自己,俏脸竟然有些发烧,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状况,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抬头瞪了罗猎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这让他的笑容显得越发阳光。

        面对这样灿烂的笑容,一个少女很难不生出好感,兰喜妹将目光投向西方的夕阳,然后站起身,迎着黄昏带着沙漠温度的风走上沙丘,她居然有些不敢面对罗猎的目光了,兰喜妹明白自己真的喜欢上了他,开始的时候她的目的是在戏弄罗猎,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自己如同玩火,非但没能将罗猎戏弄,反而引火烧身,兰喜妹害怕这样的感觉,她从未想到过坚强如自己,也会对一个人萌生出情丝,而且增长如此迅速,一根根的情丝已经开始结茧,她就是那个作茧自缚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