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小冤家】(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小冤家】(下)

        这支突然出现的骑兵军团对僵尸军团的杀伤还在其次,最关键得是他们成功转移了僵尸军团的注意力,让身心俱疲的罗猎和兰喜妹得到了喘息之机。

        兰喜妹发现了僵尸军团最为薄弱的一环,指引罗猎向那里冲去。好在此时僵尸军团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来犯军团之上,似乎完全忽略了他们两人的存在。

        空旷的荒漠之中,只听到一阵阵奥拉贡!奥拉贡的呼吼声,两支军团终于近距离撞击在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正式掀开了大幕。

        就在众人四处寻找颜天心的时候,她无声无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铁娃第一个看到了她,惊喜道:“大掌柜回来了!”

        颜天心并没有看他一眼,铁娃以为她没有听到自己说话,招呼道:“颜大掌柜,您去了哪里?大家都在找您。”

        颜天心的语气有些冷淡:“找我做什么?”

        铁娃被她的这句话给问住,愣了一下方才道:“大家都担心您呢。”

        颜天心淡然道:“用不着你们担心我。”

        铁娃一张面孔涨的通红,在他的印象中颜天心还从未对自己如此冷淡过,不过他也并未多想,毕竟也明白因为罗猎的事情,颜天心的心情不好,这种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惹她生气。

        张长弓和宋昌金听到动静也走了过来,张长弓看到颜天心平安返回,松了口气道:“大掌柜没事最好,刚才你去了哪里?我们可担心坏了。”

        颜天心道:“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通路可以进去,不曾想迷路了,刚才听到有人发出惨叫声,这才循着声音找了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长弓叹了口气将刚才独目兽发动突然袭击的事情说了,颜天心的表情并未有太多的变化,张长弓认为颜天心毕竟是久经风浪,临危不乱。他也不想太过强调此事,以免引起众人的恐慌情绪。转移话题道:“对了,宋先生赶过来了,他说可能还有一条通路能够进入其中。”

        颜天心目光一转,盯住宋昌金的双目,宋昌金却被她犀利的目光看得心头一颤,仿佛颜天心的目光能够一直看透他心底的秘密,内心中暗叫邪性,难道真应了做贼心虚的那句话?可自己这次却是抱着帮助他们的念头而来,不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

        颜天心轻声道:“宋先生此前怎么不说?”

        宋昌金干咳了一声道:“不是我不说,而是不想你们身涉险境,而且那条路我也只是听说,并未亲自走过。”

        颜天心道:“宋先生现在又为何肯说?”

        宋昌金感觉颜天心的语气比起此前要严厉了许多,明显有些咄咄逼人兴师问罪的架势,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自己这次就不该再跟过来,虽然想做好事,可别人却质疑他的动机,他叹了口气道:“大家毕竟相识一场,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走入火坑。”

        张长弓也觉得颜天心对宋昌金的态度有些过了,毕竟宋昌金去而复返是为了帮忙,他微笑道:“宋先生毕竟是罗猎的叔叔,自然想为罗猎做一些事。”

        颜天心道:“不必了!”

        几人都是一怔。

        宋昌金心头怨气顿生,自己这次跟过来真是大错特错,正所谓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他也非毫无脾性之人,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老夫还是告辞。”

        颜天心道:“我不是要宋先生走,而是说我们没必要将这里炸毁。”

        这下所有人都感到诧异了,此前决定要将这里炸毁的是颜天心,可是他们已经来到了这里,颜天心却突然改变了主意,都说女人善变,可今天的事情并非儿戏,又岂能说变就变。

        颜天心道:“我知道你们感到不解,我自己也是刚刚才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炸毁了这里,当真毁掉了百灵祭坛,瓦解了转生阵,那么罗猎的价值也就不复存在,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反倒加重了他的危险。”

        经她这么一说,张长弓等人方才醒悟,一个个暗捏了一把冷汗,颜天心说得不错,他们此前只顾着转移龙玉公主的注意力,从而减轻罗猎一方的压力,却没有考虑全面,如果当真毁掉了转生阵,那么罗猎在龙玉公主的眼中就失去了价值,只会让龙玉公主的报复变得肆无忌惮。

        张长弓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无需继续布置炸药?”

        颜天心道:“张大哥怎么想?”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宋昌金一言不发,冷眼旁观,他总觉得颜天心的表现有些不同寻常,可是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

        罗猎和兰喜妹终于从僵尸军团的围困中冲了出来,两人不敢停留,一直甩开僵尸军团近五里的距离,方才将汽车停了下来,罗猎站在汽车座椅上,向后方眺望,只见远方两支军团仍然在激烈拼杀,那支突然出现的黑甲军团以天庙骑士构成,他们训练有素,战斗力远胜于僵尸军团一方,凭借他们超强的防御在贴身肉搏战中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僵尸军团死伤惨重。

        罗猎深感不解,在他的记忆中,天庙骑士和僵尸军团一样都是自己的对立面,而且双方还处于同一阵营,不知为何双方会火拼起来。可无论怎样,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如果不是双方火拼,他和兰喜妹也不会顺利逃脱出来。

        此时他想起兰喜妹的伤情,转眼望去,却见兰喜妹紧咬樱唇,一张俏脸苍白如纸,显然在强忍疼痛,罗猎检查了一下她的右臂,只见兰喜妹的右臂已经肿起关节处明显向上凸起,兰喜妹惨然笑道:“只怕是已经断了。”

        罗猎摇了摇头,沿着兰喜妹的手臂轻轻抚摸了一下,兰喜妹俏脸红了起来,啐道:“你这无赖,趁机占我便宜。”

        罗猎忽然目光投向她的身后:“僵尸!”

        兰喜妹心中大骇,转身望去,就在她注意力转移之际,罗猎猛地牵拉她的手臂,将她脱臼的右臂回归原位,兰喜妹痛得惨叫了一声,旋即听到关节回位的声音,刚才的剧痛让她险些昏死过去,兰喜妹咬牙切齿骂道:“杀千刀的,你对我就如此狠心!”这会儿功夫额头已经布满冷汗。

        罗猎笑道:“放心吧,骨头没断,只是脱臼。”

        兰喜妹知道他是好意,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压根不带半点的关怀和心疼,心中不由得暗想,如果是颜天心落到自己的境地,这厮必然心疼不已,想到这一层,兰喜妹不由得委屈起来,只觉得自己所受的痛苦全都因颜天心而起,她咬牙切齿道:“我若是死了,那贱人也别想偷生!”

        罗猎当然知道她骂得是谁,他对兰喜妹乖戾的性情早有了解,更何况今日兰喜妹是因为自己受了伤,也只好当作没有听到。

        兰喜妹见他毫无反应,继续追问道:“如果我和颜天心同时掉到水里,你救谁?”

        罗猎笑了起来。

        兰喜妹怒道:“笑个屁!我问你话呢。”

        罗猎反问道:“你以为呢?”

        兰喜妹道:“你自然是先救颜天心那个贱人,我是死是活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说到这里心头一酸,两行泪水簌簌落下,又将布满沙尘的俏脸变成了一张大花脸。

        罗猎道:“其实你们两人的水性都比我要好。”

        兰喜妹道:“如果有一天,我和她都落入水中,你不救我休想救她,我若是死,就拖着她一起死!”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双目中迸射出凛然杀机,一字一句,斩钉截铁,连罗猎都被她恶狠狠的神情吓了一跳。

        罗猎忽然伸出手去,将兰喜妹推向一边,兰喜妹正在幽怨之中,压根没有防备他会突然出手,被罗猎推得失去平衡,跌倒在沙面之上,虽然黄沙松软,可在猝不及防的状况下也是重重摔了一跤,而且这一跤摔得颇为不雅,啃了一口的沙子,兰喜妹差点没哭出声来,不过她很快就听到了一声枪响,意识到罗猎并非有意推搡自己,而是在紧急关头救了自己的性命。

        一柄漂浮于虚空中的手枪冒着青烟,刚刚从枪膛中发射的子弹原本瞄准了兰喜妹的后脑,因为罗猎的及时出手错失了目标,这颗子弹射中了罗猎的左肩,罗猎肩头血花四溅,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惊人的反应能力让他在第一时间抽出了飞刀,右手一抖,飞刀倏然射向那柄漂浮于半空中的手枪。

        第二颗子弹业已射出,子弹和呼啸而来的飞刀撞了个正着,发出尖锐至极的撞击声,罗猎的身躯宛如一头出笼的猎豹,瞬间冲向那柄手枪,射出第二柄飞刀的同时反手抽出身后的虎啸长刀,刀光一闪径直朝手枪的位置劈落,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对方不及射出第三颗子弹,手枪已经被长刀劈中,锵!的一声,手枪被从中劈成两半,原本平整的沙面上出现了一连串向后延伸的脚印。

        罗猎凝神屏息,并未急于出动下一次攻击,鲜血沿着他受伤的左肩涌出,短时间内已经将他的衣袖染红。

        兰喜妹从地上爬了起来,准备上前接应,罗猎却制止了她,低声道:“不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