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奥拉贡】(上)

第二百四十五章【奥拉贡】(上)

        罗猎见她如此,心中有些不忍,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心之处,兰喜妹虽然行事乖戾,心狠手辣,可回想他们相识的这段时间,她还真没有做过太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别的不说,今天如果不是她架机来救,自己也没那么容易从新满营逃出来。

        罗猎蹲了下去,从怀中取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兰喜妹。

        兰喜妹哼了一声:“你给我擦!”

        罗猎点了点头,伸手准备给她擦去眼泪的时候,兰喜妹却显得有些羞赧,一把抢过去,自己转身擦去泪水。

        罗猎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道:“你要是再哭就把狼给招来了。”

        兰喜妹啐了一声,情绪一时间还未能舒缓过来,仍然不时发出抽噎声。

        远处忽然传来鬼哭狼嚎之声,两人心中都是一怔,同时站起身来,兰喜妹从罗猎手中要过望远镜,定睛望去,却见远方有十多头灰色的生物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迅速逼近,兰喜妹的第一反应就是此前遭遇的独目兽,可仔细辨认又不太像。

        一旁罗猎已经从嚎叫声判断出那是鬼獒,低声道:“鬼獒!”

        兰喜妹指了指不远处的飞机,看来他们不得不再次登上飞机来逃避这些生物的追杀了。

        罗猎却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鬼獒的推进速度很快,转瞬之间已经缩短了和他们之间近一半的距离。

        兰喜妹道:“那就干掉它们!”她掏出双枪走上前去,瞄准向他们飞速逼近的鬼獒接连开枪,鬼獒在高速奔行中灵活地改变着方向,躲避着迎面飞来的子弹,不过兰喜妹仍然击中了两头鬼獒。

        在兰喜妹更换弹夹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她的右侧冲了上去,自然是罗猎。

        罗猎奔行之中射出三柄飞刀,三柄飞刀在空中分别奔向不同的目标,先后命中目标,罗猎仅凭双手掷出的飞刀速度奇快,力量比起他此前也提升了数倍,飞刀没入鬼獒的身体,而在此同时其余几头鬼獒也迫近罗猎的身边。

        更换弹夹之后的兰喜妹接连开枪,为罗猎进行掩护,此前的经验告诉罗猎,这些鬼獒不会主动攻击自己,他有恃无恐地抽出虎啸,一头鬼獒却斜刺里冲出,朝着罗猎的面门扑了上来,罗猎心中一惊,在他吸收慧心石的能量之后,无论僵尸还是鬼獒,这些形形色色的怪物都对他有所忌惮,几乎没有见到对他发动知名袭击者,而这头鬼獒张开大嘴,露出森森利齿分明是要咬断自己的咽喉。

        罗猎身躯一矮,手中长刀刃口向上,逆时针挥动,一道森寒的弧光闪过,刀锋从鬼獒的颈部划过,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就已经将鬼獒斩为两段,鬼獒的头颅重重落在地上,无头的身躯仍然向罗猎扑去,罗猎侧向滑出一大步,方才躲过这头鬼獒的拼死一击。

        幸存的六头鬼獒全都向罗猎围拢而去,兰喜妹双枪连发,不停射杀鬼獒,帮助罗猎减轻压力。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罗猎并不需要自己帮忙,只见罗猎手中长刀来回挥舞,刀光霍霍,转瞬之间,几头鬼獒全都被他斩杀在血泊之中。

        兰喜妹双眸中露出惊诧之色,她和罗猎不是没有交过手,对罗猎的实力有所了解,罗猎自身的实力自然不弱,可是在她以往的印象中罗猎并未强大到如此的地步,想不到分别数月,罗猎的武功竟然突飞猛进。她忽然又想到了那颗慧心石,难道罗猎的提升是因为慧心石的缘故?

        罗猎斩杀那几头鬼獒之后,却并没有感到欣喜,内心中仍然处于迷惑之中,为何这些鬼獒会突然攻击自己?难道是龙玉公主改变了主意,要至自己于死地?

        兰喜妹来到罗猎的身边,关切道:“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罗猎摇了摇头低声道:“事情有些不对。”

        兰喜妹道:“有什么不对?你不就是想把所有的压力吸引到你自己身边,好让颜天心能有机会安全离开吗?”说起这件事,她的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嫉妒,罗猎处处都为颜天心着想,可从不见他对自己这样。

        罗猎道:“你去新满营救我的时候应该能够发现,那些僵尸虽然围困我,可是它们并没有对我下杀手。”

        兰喜妹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当时的情况的确如此,成千上万的僵尸围困住了罗猎,在那种情形下,杀掉罗猎并非难事,好像是僵尸集体接到了命令,要留活口。

        罗猎道:“我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现在慧心石已经融入我的身体,成为我的一部分,龙玉公主应当想要活捉我,利用我去生祭昊日大祭司,也只有这样,才可能重启她当年设下的百灵祭坛,驱动转生阵,从而让昊日大祭司复活。”

        兰喜妹咬了咬樱唇道:“龙玉公主为何对昊日大祭司如此情深?难道她爱上了她的师父?”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昊日大祭司死的时候,龙玉公主只不过才九岁。”

        兰喜妹道:“古人早熟,九岁已经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了。”

        听她这样说,罗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女人啊女人,任何事情都能跟感情联系在一起。

        兰喜妹话锋一转又道:“徒弟对师父这样感情的还真是不多,历经漫长岁月仍然不离不弃,要不,龙玉公主就是昊日大祭司的女儿。”

        罗猎叹了口气道:“现在谈论这个话题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咱们还是想想接下来需要面临的挑战吧。”

        颜天心一行人回到王陵之中,宋昌金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带着他们回到此前进入的盗洞,进入盗洞之前,宋昌金停下脚步,向颜天心抱了抱拳道:“我将你们送到这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里面究竟怎样,你们知道的并不比我少。”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谢谢宋先生,以后的事情就不劳烦您了。”

        宋昌金本以为颜天心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没想到她居然答应得如此爽快,心中一松,正想尽快离开,可又想到一件事,他向颜天心道:“颜大掌柜,这地方非常古怪,我看你们只需制造动静,无需深入其中。”

        颜天心淡淡笑了笑:“宋先生走好!”

        宋昌金听她的语气应该是不会听从自己的劝说,心中暗叹,反正自己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颜天心如果执意前行,自己也没什么办法,这妮子毕竟是罗猎的红颜知己,说起来也是自己未来的侄媳妇,看她对罗猎如此深情,宋昌金也难免有些感动,至宝易求,真情难得,只希望他们都平平安安最好。

        宋昌金来到张长弓的身边,低声道:“关心则乱,你应该懂得我的意思。”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宋先生当真要走?”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留下也没什么用处。”

        张长弓道:“宋先生还有什么建议?”

        宋昌金欲言又止。

        张长弓看出他可能有所忌惮,鼓励他道:“宋先生但说无妨。”

        宋昌金道:“罗猎这小子命大得很,在新满营那些僵尸没有一个对他下杀手,我看应当是接到了某种命令,其实咱们本不必太过担心。”

        张长弓明白宋昌金的意思,罗猎超人一等的运气也不是一次验证了,连他也认为罗猎这次一定能够凭借其出色的运气逢凶化吉,可是作为罗猎的朋友,总不能无动于衷,他们必须要为罗猎做些什么,炸毁百灵祭坛虽然需要冒些风险,但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方案。

        宋昌金知道自己说了也是没用,他摇了摇头道:“话我已经说完了,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掂量。”他抱了抱拳,转身就走,这次再也没有回头。

        铁娃望着宋昌金远去的背影轻蔑地哼了一声道:“胆小鬼!”

        张长弓微笑着拍了拍铁娃的肩膀,然后来到颜天心的身边,两人商议了一下,决定由他们两人率领二十名精锐部下进入陪陵,沿着上次的道路进入百灵祭坛,从内部将之炸毁。

        铁娃和其他人在外面构筑起一道临时防线,以防有敌来袭。

        “奥拉贡!”

        玛莎被一声声低沉的吼叫惊醒,她睁开双目,看到在自己的前方,一支近五百人的铁骑队伍正集结成型,在队伍的正前方,卓一手骑在马上傲然而立,双手合什,掌心之中夹着一支蓝色发光的令牌,令牌的光芒让他的周身都笼罩在一层蓝光之中,他的面孔庄严而肃穆,双掌之中的蓝光越来越盛,一会儿功夫,半尺长度的蓝光已经扩展到了三尺左右,远远望去犹如一柄蓝色光剑。

        卓一手双手分开,右手握住这光剑一样的物体,高举过顶,然后用力一挥指向前方,大吼一声:“奥拉贡!”一马当先向前方冲去,身后的五百天庙骑士全都追随着他的脚步策马狂奔。

        玛莎不敢作声,将身躯埋在沙地之上一动不动,直到那群人走远,她方才从沙地上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爬到一旁沙丘的高处,举目眺望,看到那只队伍正在一路向北,在队伍行进的途中,不断有新的成员加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