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放开我】(上)

第二百四十四章【放开我】(上)

        铁娃打量了一下宋昌金,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如果当面说宋昌金是坏人很不礼貌,可他也不能违心说宋昌金是个好人,想了一会儿总算憋出一句话:“您自己是什么人您自己不知道吗?”

        童言无忌,宋昌金这只老狐狸却被这简单的一个问题给问住了,他活了大半辈子唯独没有搞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坏人?宋昌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纯粹的坏人,好人?似乎跟自己更挨不上,宋昌金从来都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准则为人处世,可他又发现自己并不能始终如一地贯彻到底,这就让他的人生出现了不少的矛盾之处。

        望着铁娃那张充满警惕的稚嫩面孔,宋昌金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世事艰辛,人心难测,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这人啊!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善恶之分。”

        走在他们身后的张长弓听到这里忍不住道:“宋先生别教坏了小孩子。”

        宋昌金哈哈大笑道:“我是在教他人生的道理,可不是想教坏他,难不成非得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多半都是好人,让他用一颗善良仁爱之心对待他人?非得要吃亏上当无数次才能悟出人生的真谛。”

        张长弓道:“照你这么说,这个世界上全都是坏人喽。”

        宋昌金道:“我可没那么说,只是说世事无绝对,在当今这个世道坏人要比好人多,想要在这年头活下去,必须要对自己好一些。”

        张长弓虽然不认同宋昌金的这番功利自私的话,可也说不出反驳的道理。

        铁娃道:“我相信只要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对你好,人总是有良心的。”

        宋昌金呵呵冷笑了一声不再说话,目光朝着独自行进在最前方的颜天心看了看,颜天心独自前行,形单影只,自从和罗猎分别之后,她多半时间都处于沉默寡言的状态中,每个人都看出她的心情不好,也没有人敢和她主动搭话。

        刚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又拖慢了他们的进程,虽然这场沙尘暴并未造成任何人员上的损失,可是时间上的拖延却让颜天心心急如焚。周围的地形似乎因这场沙暴而有所变化,颜天心勒住马缰,转向身后向宋昌金道:“宋先生!”

        宋昌金纵马前行,来到颜天心面前,笑容可掬道:“大掌柜有什么吩咐?”

        颜天心道:“我感觉咱们是不是走错了路,和此前的地形完全不同。”

        宋昌金笑道:“大掌柜是疑心我故意带错路咯?”

        颜天心道:“宋先生乃识时务之人,应该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语气虽然温和却暗藏锋芒,在目前的状况下就算借给宋昌金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宋昌金自然能够听出颜天心绵里藏针的这句话,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大掌柜来这里的时间不久,对这里的状况还不清楚,通常沙尘暴经过之后,容易对地形造成影响,更何况刚才的那场沙尘暴那么大。”

        颜天心点了点头,时常说的飞沙走石应当就是这个道理,越过前方的沙丘,一片大大小小的圆锥形建筑陡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他们终于来到了西夏王陵。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是重新看到西夏王陵,颜天心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要尽一切的力量为罗猎分担,帮助罗猎能够逃离危险。

        宋昌金遥望远方的王陵群,内心中百感交集,连他自己都搞不清因何会做出这样的决断,一个自私的人,本该在这种时候逃离,逃得越远越好,然而他却在没有任何人逼迫自己的前提下回到了这里,看来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善良的一面,别人看不到,他自己看得到。

        张长弓骑在马上,用望远镜眺望远方,发现在王陵中的一处隐约有金光闪烁,他放下望远镜,在这独特的地理环境下,就算是他的目力也不敢轻易判断看到得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象,他将望远镜交给一旁的铁娃,让铁娃帮助自己确定远方的景物。

        铁娃仔细看了一会儿,用力点了点头道:“师父,我能确定,远处的确有金光闪烁。”

        宋昌金道:“海市蜃楼是常有的事情!”他也留意到远处的金光,而且那金光发生的位置正是当初他们发现转生阵的地方,不知为何宋昌金内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祥之兆,犹豫了片刻又开口道:“此事可能有诈!”

        颜天心道:“你怕了?”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不妥,好像咱们的行踪已经被敌人提前知晓了。”

        颜天心道:“究竟怎样只有到了才知道。”说完之后催马向沙丘下方奔去,众人抬头之时只能看到她身后的滚滚沙尘,张长弓担心她有所闪失,马上跟了上去,此番跟随而来的颜天心的四百名部下也不甘落后,以颜天心马首是瞻,全都随行。

        宋昌金看到众人全都跟着颜天心去了西夏王陵,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到了这种时候,自己有了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无论前方有无凶险也只能随行了。宋昌金此时方才发现谭子聪不知何时不见了,转念一想,那小子和颜天心一方人马仇深似海,现在颜天心和部下会合,多了那么多的人马,这厮又不是傻子,一定是担心颜天心一方对他不利,所以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

        前方传来张长弓的一声呼喊:“宋先生,您来不来?”张长弓并未忽略宋昌金的存在,倒不是要刻意监视他,而是因为在所有人中,对这片区域最为熟知的就是宋昌金,若是宋昌金走了,他们就少了一个带路人。

        宋昌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想走,可思来想去,总觉得这样走了以后会良心难安,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良心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起到作用,良心这两个字实在是个负累,宋昌金暗忖,我想我还是好人的面大一些。

        玛莎含泪西行,内心中始终浮现着阿诺的身影,她期望阿诺和自己一起走,可是阿诺却因为朋友而拒绝了她,玛莎知道自己的行为非常自私,可是一想起那本古兰经,让父亲和族人牺牲性命而保护的古兰经,她就必须要狠下心来,心中默默念到,真主啊!您宽恕我所有懦弱的行为吧。

        骆驼因为受不了强烈的日光,而垂下密密匝匝的睫毛,沙漠在强光的照射下白茫茫一片,前方横亘着一棵早已枯死的树,一只硕大的乌鸦孤零零地栖息在指向天空的枯枝上,小脑袋来回转动着,望着不远处躺在白沙上的一个人。

        那人静静躺在沙面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乌鸦扇动了一下翅膀,终于脱离了栖息的枯枝,飞向那不知死活的人,经过此前长时间的观察,它认为地上躺着得只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准备出发享受地上的美餐。

        就算是一具尸体,玛莎也不忍心见到他成为乌鸦口中的美食,她迅速取出了手枪,瞄准乌鸦就是一枪,子弹正中乌鸦,黑色羽毛四处飘飞,地上的那名男子双手因为枪声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不过玛莎并未留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乌鸦掉落在沙面上。

        玛莎翻身下了骆驼,缓步来到那名男子的身边,想看看他是否还活着,刚刚靠近那男子的身边,那男子突然伸出双腿夹住玛莎的足踝将她剪倒在地,然后饿虎般扑了上去,抓住玛莎握枪的手腕。

        玛莎根本没有想到会遭遇如此变化,仓促之中花容失色。此时方才看清那男子的面容,万万没有想到这躺倒在沙漠之中不知死活的男子竟然是她恨之入骨的恶贼谭子聪,如果她此前就认出此人的身份,绝不会救他,非但不会救他,反而要在他的身上补上几枪以泄心头之恨。

        谭子聪自然是认得玛莎的,他因为惧怕颜天心一方的人马所以趁着众人不备悄悄逃离,不巧途中遭遇风沙,他下马躲避风沙,不巧马儿受惊逃了,他的干粮武器全都失落,在这荒漠之中想要徒步离开可谓是步履维艰,还好此时有人出现,谭子聪毕竟是强盗本色,首先想起就是要抢了来人的坐骑行李,只是他并没有料到冤家路窄,居然遇到了玛莎。

        玛莎怒视谭子聪道:“混账,你放开我!”

        谭子聪笑道:“原来是你,有道是千里迢迢来相会,小美人儿,想不到你我还真是有缘。”

        玛莎又羞又急,怒道:“谭子聪,你若是个人就放开我,否则……”

        “否则怎样?”谭子聪望着玛莎的俏脸,心中邪念顿生,暗忖道,这里天大地大却只有我们两人,我若是抢了她的坐骑和行李,她也只有死路一条,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在死前便宜我一下。

        想到这里,谭子聪低头吻向玛莎的嘴唇,玛莎不闪不避,等到这厮凑近自己,猛然一口咬在了他的鼻子上,谭子聪本以为她已经认命屈从,却没料到她突然反击,剧痛之下惨叫一声,想要挣脱已经不能,玛莎对他恨之入骨,咬住他的鼻子死死不放,竟然将谭子聪的鼻头整个咬了下来,谭子聪好不容易挣脱开来,鼻子上已经少了一大块,血糊糊一片,形容恐怖。

        谭子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恼怒到了极点,扬起手来狠狠抽了玛莎一巴掌,抢过玛莎手中枪,对准了玛莎的额头,咬牙切齿道:“你这贱人,我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