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说出来】(上)

第二百四十二章【说出来】(上)

        兰喜妹叹了口气,其实她也没有责备罗猎的意思,别说当时他们正处于敌对立场上,即便是现在罗猎也没有向她坦白的必要,他能够将此事坦诚相告应当也是经过一番斟酌和努力的,由此可见,他已经不再将自己当成敌人了。兰喜妹心中暗喜,不过却并未因为罗猎的信任而冲昏头脑,她也清楚罗猎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么多事情的目的是要以诚相待,以此来换取自己的合作。

        兰喜妹道:“你现在想怎么做?”

        罗猎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又点燃了一支烟,朝着夕阳的方向走了几步,直到现在他仍未拿定主意。其实在兰喜妹救他脱险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和同伴会合,而兰喜妹刚才的话却又提醒了他,现在自己才是龙玉公主的目标,如果自己回到颜天心他们的身边,反倒会把危险带给他们,选择跟他们分开,他们的处境反倒更安全一些。

        龙玉公主无论是否已经完全复活还并不知道,可是她强大的精神力已经可以覆盖极其广阔的范围,此前就有过入侵颜天心脑域的经历。想要解除眼前的乱局,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找到龙玉公主的肉身并将之毁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罗猎坚信这个道理不会有错。

        兰喜妹并未来到罗猎的身边,只是远远望着罗猎的背影,她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淡淡的失落,仿佛她已经猜到了罗猎的心头所想。

        抽完那支烟,罗猎回过头来,向兰喜妹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道:“还有多少架飞机?”

        “一架!藤野忠信原打算调动三架飞机,一是为逃离,二是为了炸掉新满营。”

        罗猎皱了皱眉头,仅凭着三架飞机,炸掉新满营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兰喜妹只是照实说,这些消息是她从哪些飞行员口中得来。

        罗猎道:“藤野忠信是不是玄洋社的人?”

        兰喜妹道:“日本想要得是一个物产丰饶的国度,藤野忠信如果将这片土地变成了僵尸横行,不但日本,任何国家都不会再感兴趣,更何况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僵尸病毒蔓延散播出去,倒霉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恐怕这个地球很快就会被僵尸占据。”

        罗猎点了点头,兰喜妹的头脑和眼界向来出众,兴许这和她的皇室出身有着一定的关系,看问题拥有一定的高度。

        兰喜妹笑道:“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想夸我?”

        罗猎点了点头道:“识大体!”顺便向她竖起了拇指。

        兰喜妹道:“你真会哄我开心,好啦,我送你去跟他们会合。”说这话的时候,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虽然是稍闪即逝,可仍然被罗猎准确捕捉到了,罗猎顿时明白兰喜妹看穿了自己,这句话意在试探。

        罗猎叹了口气道:“我是个不择不扣的大麻烦,无论谁跟我在一起,都会被卷到这麻烦中来,所以我还是一个人走得好。”

        兰喜妹撅起樱唇道:“说来说去还是不想连累你的那些朋友。”突然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特别心疼那个颜天心?”

        罗猎道:“我私人的事情好像没必要向你交代。”

        兰喜妹道:“她若是死了,你一定会很心痛对不对?”

        罗猎望着她,目光中居然有了一丝愤怒,兰喜妹却不害怕,有恃无恐地望着他道:“换成我死了你一定会很开心对不对?”

        罗猎只是笑了笑,他并不想和兰喜妹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女人的思维和男人天生不同,前者不管遇到什么大事仍然放不下心头顾念的小事,而后者在面临大事的时候却总习惯于将小事放一放,罗猎认为兰喜妹的歪搅胡缠是存心故意,对于这种纠缠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回应,然后是岔开话题。

        罗猎道:“你打算怎么做?”

        兰喜妹道:“打算救你啊,现在已经把你救出来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咱们走吧,我带你比翼双飞!”挽住罗猎的臂膀轻轻晃了晃,妩媚的双眸几乎就要滴出水来。

        罗猎道:“我是个大麻烦,龙玉公主不可能放过我,和我在一起就等于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不怕,就算是死了,也能跟你埋在一起。”兰喜妹的表情虽然不是那么的认真,可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内心居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垂下双眸,即便是这细微的举动仍然没能逃过罗猎的眼睛,罗猎心中一怔,难道她当真对自己动了情?

        罗猎对兰喜妹的性情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是个善于伪装的女人,妩媚温柔的外表下内心坚硬如铁,她认定的目标绝不会转移,罗猎道:“如无意外,很快就会有人找到我。”

        兰喜妹低声道:“你打算守株待兔?”

        罗猎摇了摇头道:“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他盯住兰喜妹的双眸道:“说说你的条件?”

        兰喜妹咯咯笑了起来,两人现在的状态像极了讨价还价的商人,罗猎终究还是不相信自己为了感情而留下,她点了点头道:“我要你的血样,你不要害怕,绝不会超过一百毫升。”

        罗猎主动向兰喜妹伸出手去:“成交!”

        月朗星稀,颜天心独自一人站在黄沙窟外的沙丘之上,凝望远方,她已经在这里等待了整整一个下午,仍然没有见到罗猎回来,虽然每个人都看到罗猎顺利从新满营逃出,可是他因何没有过来和众人会合?难道罗猎算错了相见的地方?不可能,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又怎能忘记?难道罗猎在出逃之后又遇到了麻烦?颜天心不敢继续想下去,幽然叹了口气。

        此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月光将对方的身影先行投影到沙面之上,颜天心从身影已经分辨出来得是宋昌金。对罗猎的这位长辈,她素来没什么好感,并没有跟对方打招呼的想法,或许对方的出现也只是偶然。

        宋昌金却在颜天心的身边停了下来,主动搭讪道:“罗猎还没回来?”

        颜天心没有理会他,只要是有眼睛就能够看得到,又何须多此一问。

        宋昌金并没有因为颜天心的冷漠而尴尬,微微一笑道:“你比我要了解他!”旋即又叹了口气道:“我们老罗家能有这样的后人真是让人欣慰。”

        颜天心看了他一眼,从宋昌金的语气中居然听出了几分真诚,她不无讥讽道:“其实你应当恨他才对,恨他坏了你的好事。”

        宋昌金摇了摇头,眯起双目,此刻的目光显得扑朔迷离,平心而论他的确恨过罗猎,确切地说应当是懊恼,绝不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兴许是因为他们同宗同族,同一血脉的缘故,宋昌金道:“我白活了大半辈子,却不如我这个侄子看得透彻,如果末日来临,要钱有什么用处?万贯家财还不如几个白面馒头顶用。”

        宋昌金的大彻大悟却是在失去之后,得来的过程并不容易,可失去却痛快的多,在几经挫折之后,他开始考虑一个问题,自己处心积虑辛辛苦苦地盗取宝藏,目的是什么?用来享受只是其一,很大的原因是要照顾他的家庭,他的儿女。如果新满营的僵尸病毒当真蔓延了出去,那么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生命都难以逃脱噩运,包括他的妻子儿女。

        颜天心虽然认同宋昌金所说的话,却不相信他拥有这样的境界。

        宋昌金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罗猎乘飞机逃走了,咱们这么多人都已经看到。”

        颜天心点了点头,虽然这是她亲眼所见,可是多一个人说出来还是感到安慰。

        宋昌金从颜天心的表情能够猜到她此刻忐忑的心情,罗猎一刻没有前来和他们会合,她就不可能安心,宋昌金道:“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是罗猎?”

        这是颜天心早已知道的事实,正因为如此,罗猎才能吸引僵尸军团的注意,其他人才有机会逃出来。

        宋昌金道:“我看罗猎应当没事,他之所以没有及时过来是因为他不想连累大家,想一个人面对这件事。”

        颜天心叹了口气道:“一个人?他有没有考虑过大家的感受。”

        宋昌金道:“这小子表面一团和气,其实骨子里是个极其倔强的人,我们老宋家大都如此。”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明显透着骄傲,后辈中涌现出罗猎这样的翘楚自然是家门的荣耀。

        张长弓和陆威霖两人此时出来,看到宋昌金和颜天心在说话,两人颇感诧异,毕竟颜天心一直以来对待宋昌金的态度极其冷淡,对他的反感也从不掩饰,能让两人站在一起心平气和说话的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罗猎。

        宋昌金明显有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看到两人出现,他欲言又止,向颜天心笑了笑道:“不耽误你们说话了。”

        颜天心道:“张大哥他们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不妨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