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有运气】(下)

第二百四十一章【有运气】(下)

        “《黑日禁典》?“罗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兰喜妹道:“据说这部禁典中记录了昊日大祭司的修行方法和法术,掌握这部禁典者可呼风唤雨,招魂驱鬼。“

        换成在回国之前,罗猎兴许不会相信这一类的事情,即便是经历过一些,也会将之归类到超自然能力的范畴内,可是在归国之后,尤其是在来到甘边之后,亲眼见证到这成千上万的僵尸感染者,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现象正在颠覆他昔日的认知。

        指挥僵尸军团集团作战可不就是兰喜妹所说的招魂驱鬼,在罗猎看来,这应当是有人在刻意散播僵尸病毒,而这些僵尸病毒的感染者在丧失自主意识之后,会变得容易操纵,所以才会出现集团作战攻击他们的现象。

        罗猎认为这个操纵者就是龙玉公主,已经复生的龙玉公主。

        兰喜妹道:“你知不知道新满营的这些僵尸是怎么造成的?“

        罗猎从一开始就认为这些僵尸是因为感染了某种病毒所致,这其中让他不解的地方是最初在老营盘遇到的僵尸和后来新满营的僵尸不同,最初的那些僵尸无组织无纪律,不会用武器进行攻击,而新满营的僵尸则表现出惊人的进化,他们可以使用武器,驾驶车辆,甚至懂得战术,可以集团作战,前者只是一盘散沙,而后者更像是一支军团,战斗力之高下,显而易见。

        罗猎道:“应该是有人在故意散播僵尸病毒。“

        兰喜妹道:“有没有想过这病毒的源头在哪里?“

        罗猎摇了摇头,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可是并无切实的证据。

        兰喜妹道:“新满营的病毒是藤野忠信刻意散布,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病毒的最终源头来自于《黑日禁典》。“

        罗猎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兰喜妹应当没有说谎,从她的这些说法中也能够解释为何会出现两种不同的僵尸病毒,看来藤野诚一在将这本书盗走之后,根据书中的内容进行研究,对一些病毒进行了改良和发展。

        罗猎道:“除了那本《黑日禁典》他是不是还带走了什么?“单凭一本书就能够配制出形形色色的病毒应该没那么容易,兴许当年藤野诚一带走的还有其他的东西。

        兰喜妹道:“具体的细节只有藤野家族内部知道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这部《黑日禁典》应当是一部邪书,如果不是藤野三郎破坏了家规,前来此地再盗天庙,兴许藤野家还能够将这个秘密多守一段时间。“

        罗猎心中暗忖,从他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藤野三郎、吴杰、天庙中的老僧扎罕、乃至谭天德这些人在当年都应当相识,他们相识的原因就是天庙中的宝藏。罗猎又想起了宋昌金,这位本家的叔叔,他又是因何得知天庙中的事情?甚至知道慧心石的存在?看来罗家世代相传的《三泉图》中隐藏了不少的秘密,爷爷罗公权当年也因为进入西夏盗墓,虽然全身而退却从此决定金盆洗手,远离江湖是是非非。

        无论是天庙还是西夏王陵绝不是第一次被盗,从西夏到如今漫长的岁月之中流沙抹去了太多的痕迹,可是一旦你拨开层层黄沙,仍然可以寻找到昔日侵入的痕迹。

        兰喜妹看到罗猎沉默不语,猜到他心中又在盘算着什么,忍不住用手肘捣了他一下道:“你在想什么?难道就没话想跟我说?“

        罗猎道:“对你实在是太过感激,所以才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兰喜妹啐了一声道:“油腔滑调,你若是真心感激我才怪。“双眸上下打量着罗猎,从表面上并未看出他有任何的异常。

        罗猎被她看得也有些不自在,干咳了一声道:“我脸上刻字了?为何要一直盯着我看?“

        兰喜妹抛了个媚眼儿,双目仍然直勾勾望着他,娇滴滴道:“人家喜欢,这么久没见,想你了嘛。“

        她的声音如同一根轻柔的羽毛撩拨着罗猎的心尖儿,可罗猎却并未因此麻痹大意,反倒越发警惕起来,糖衣包裹得往往都是威力强大的炸弹,兰喜妹救了自己不假,可若说她没有任何的目的绝对不可能,罗猎故意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慧心石被我给弄没了,不然我一定送给你,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兰喜妹格格娇笑道:“就知道你还有些良心。“心中却道信你才怪,她刚才在营救罗猎的时候,驾驶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好一会儿,居高临下俯瞰下面的情景,看得非常清楚,那些僵尸虽然包围了罗猎,可是并没有群起而攻之抱着将罗猎杀死的决心,所以罗猎才有足够的时间逃离,自己才有机会将他救出。换句话来说,那些僵尸投鼠忌器。想起罗猎刚才所说的话,看来慧心石被他吸收到体内的事情没有骗自己。

        兰喜妹又想起自己在已经操纵藤野忠信生死的时候,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红衣少女打乱了步骤,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想到那少女,就如同有一双阴冷的双眸在身后盯着自己,她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发现身后只是一片旷野,空无一物。

        罗猎从兰喜妹的举动中觉察到了什么,低声道:“你还好吗?“

        兰喜妹长舒了口气,额头上已经因为惶恐而渗出细密的汗水,她小声道:“那些僵尸并不想杀死你。“

        罗猎点了点头道:“据我说知慧心石是昊日大祭司重生不可或缺的条件,如今那东西被我给弄没了,所以……“他目前还无法确定,只是一个想法,所以停下不说。

        兰喜妹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有人想要将你活捉回去,认为慧心石的能量融入到你的血液中,只要抓住你,就有机会完成这个转生阵,从而可以让好日大祭司复活。“

        罗猎静静望着兰喜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欣赏的目光已经是对她这番揣测的默认。

        兰喜妹道:“所以僵尸才不会杀你,它们要想方设法将你活捉送过去,你啊,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麻烦。“

        罗猎微笑道:“知道害怕了吧?既然害怕就尽快离开我,走得远远的,千万不要引火烧身。“他的这句话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忠告。

        兰喜妹笑得越发开心了,非但如此,她还主动挽住了罗猎的手臂:“就不!偏不!人家那么爱你,就算你惹了天大的麻烦,人家还是要跟你在一起!“

        罗猎感到头皮发麻,这样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叹了口气道:“你不怕死?“

        兰喜妹柔声道:“我更怕你死!“

        罗猎心头一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几乎就要相信了。现在的兰喜妹就像一个单纯羞涩的女学生,目光却坚定不移。如果罗猎不是多次领教,几乎就会相信她所说得全都是肺腑之言。

        罗猎道:“藤野忠信现在何处?“

        “被人救走了!“说起这件事兰喜妹的脸上顿时没了笑意,表情也变得郑重了许多,这可不是故意伪装,而是此前的记忆让她笑不出来。咬了咬樱唇道:“一个红衣少女把他救走了,那少女骑在一头独眼怪兽的背上,好生诡异……“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提起这件事兰喜妹仍然心有余悸。

        在兰喜妹提起这件事之前,罗猎隐约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由始至终他都认为眼前的乱局是龙玉公主一手操纵造成。只是他并未确认龙玉公主已经完全复生,记得此前颜天心曾经说过,龙玉公主要完成真正意义的复生应该在七月十五,根据现在的日起来看,明天才是。他沉声道:“或许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幻象罢了。“

        兰喜妹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看得千真万确,那头独目怪兽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它毛色雪白体型雄伟,如果不是我用闪光弹阻止它追踪只怕已经机毁人亡……“

        根据兰喜妹的描述她所见的怪兽应当是独目兽无疑,只不过这只独目兽的体型要比罗猎在王陵地宫中遇到得更大,而且已经发育成熟。罗猎也清楚在这方面兰喜妹并无欺骗自己的必要,既然兰喜妹已经卷入了这件事中,无论她最初抱有怎样的目的,现在都必须争取她的合作。于是罗猎决定将龙玉公主的事情告诉她,从九幽秘境得到龙玉公主的遗体,一直说到颜天心率领部族按照羊皮卷的指引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返故里。

        兰喜妹并未想到此事的背后还有那么多复杂的过去,罗猎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不急不缓,可是在她听来却是跌宕起伏,惊心动魄,听到最后,兰喜妹不禁感叹道:“罗猎啊罗猎,你瞒得我好苦,原来你们当初前往苍白山的目的是为了这件事。“

        罗猎摇了摇头道:“并非是为了这件事,而是为了追踪罗行木,阴差阳错方才发现了九幽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