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变色龙】(下)

第二百四十章【变色龙】(下)

        宋昌金挑选的通气孔恰恰位于校场内,从这里挖掘最为容易,在众人的同心协力下,很快就挖穿了出口,当张长弓第一个爬出去,马上就发现他们爬到了僵尸聚集之地,一场恶斗无法避免。

        罗猎和陆威霖随后来到地面之上,陆威霖举枪就射,将几名向前用来的僵尸当场射杀。

        罗猎大吼道:“护住洞口!”扬起长刀虎啸冲入敌方阵营,颜天心已经见证过那些僵尸对罗猎的畏惧,所以并不担心,其他人看到罗猎只身冲入僵尸群中不由得为他担心,张长弓射杀两名从侧方包抄的僵尸,大吼道:“罗猎回来!”

        却见罗猎手中虎啸弧形劈出,那些避让不及的僵尸尽数被虎啸锋利的刀身斩断,罗猎宛如天神下凡冲入僵尸的阵营,那群僵尸虽然全副武装,可是没有人敢对罗猎下手,它们的攻击目标都锁定在其他人的身上。

        张长弓和陆威霖很快就看出了端倪,他们全神贯注地射杀冲向洞口的僵尸,以掩护其他同伴从里面出来。

        罗猎的直接杀入,扰乱了僵尸军团的阵营,那群僵尸不敢直接跟他正面冲突在罗猎面前只剩下挨打的份儿。

        罗猎很快就杀出一条血路,身后同伴也全都安全离开了地洞,他们相互配合,跟在罗猎的身后向东城门的方向展开突围,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他们的手中,东城的城墙已然在望。

        就在此时,颜天心突然惊呼了一声:“叔叔!”

        众人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校场中心高台的上方飘浮着一个人,浑身都是血污,蓬头垢面,尽管如此,众人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在神仙居一战中不知是死是活的颜拓疆。

        罗猎望着眼前有违常理的一幕,他并没有亲身经历和蓝魔的那场战斗。作为那场战斗的亲历者,张长弓自然知道因何发生了眼前的一幕,他弯弓搭箭瞄准了颜拓疆下方的位置,咻!的一箭射了出去。

        张长弓的判断没有失误,蓝魔正处在这个位置,羽箭瞬间已经来到近前,直奔他的右腿而来,蓝魔手臂一沉,在外人看来只见到颜拓疆的身躯向下一沉,张长弓射出的那一箭直奔他的身体而去。

        张长弓暗叫不妙,心中懊悔不已,他一心只想除去隐形人,却忘了这一层,对方的反应速度超乎他的想像,虽然张长弓和颜拓疆没什么感情,可如果这一箭将他射死也会良心不安。

        羽箭正中颜拓疆的右腿,为了先发制人干掉隐形人,张长弓的这一箭并未留力,噗!的一声羽箭射入颜拓疆的右腿,镞尖从大腿后方透了出来。飞溅的鲜血沾染到了蓝魔的身上,众人眼前看到一片血迹极其突兀地漂浮在空中。

        罗猎伸手示意同伴停止射击,隐形人的反应速度实在够快,颜拓疆的身体被他举重若轻,罗猎自问连神力惊人的张长弓也无法做到。

        颜天心厉声道:“你放了他!”

        蓝魔举着颜拓疆的身体一跃跳下高台,僵尸士兵慌忙分开了一条空隙,蓝魔沿着这条空隙向罗猎一行靠近。

        颜拓疆大吼道:“不要管我,你们走,你们走!”只有领教过蓝魔的真正实力才知道此人如何的可怕,颜拓疆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其他人。

        颜天心没有移动脚步,其他人也是一样。

        颜拓疆低声向蓝魔道:“你不是想要天狼弓吗?放他们走,放他们走我就给你,我就给你!”

        蓝魔呆呆站在原地,恍惚中仿佛来到了雪原之上,他看到了雪中的小屋,小屋的房门开了,一个挑着小桔灯的红衣少女赤着脚走出了小屋,就这样走在雪地上,那少女望着蓝魔诡异一笑道:“去,活捉罗猎,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蓝魔歪着头望着那红衣少女,不知她为何要向自己发号施令,可是又觉得她的话拥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他将颜拓疆随手就扔到了一边,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向罗猎他们冲去。

        在蓝魔启动的同时,罗猎也已经启动,虽然他看不到蓝魔,可是在他的感觉世界中已经印出了一个由能量聚集的影像,罗猎抽出飞刀向蓝魔掷去,飞刀发出一声呼啸,以惊人的速度瞬间来到蓝魔的面前。

        罗猎的这一刀的速度比不上张长弓的箭速,在蓝魔的眼中这样的攻击对自己造不成任何的威胁,伸出手去,轻轻松松捏住了飞刀的刀柄,虽然这样的一刀并未给他造成伤害,可是蓝魔的内心却产生了一丝惶恐,罗猎仿佛能看到自己一样,在藤野忠信为他注射之后,他的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而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他成了隐形人,这种超能力的获得让他在对敌之时能够抢占先机。

        如果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变得无所遁形,那么他就丧失了优势。蓝魔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看到了沾染在身上的那一滩血迹,认为罗猎就是通过这滩血迹来判断自己的位置。迅速拂去身上的血迹,就在他停顿的瞬间,罗猎已经宛如猎豹般冲到了他的面前。

        挥起长刀虎啸向蓝魔的心脏部位倏然刺去,长刀破空发出一声尖啸,蓝魔身躯旋转,躲过长刀的刺杀,就势贴近罗猎,伸手向他的咽喉锁去。

        罗猎刀身一侧,向蓝魔的胸膛斩去,蓝魔吃了一惊,方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他不敢硬撼其锋,连连后退,他所接到的命令是杀掉除了罗猎之外的所有人,面对这样一个强手别说是杀掉他,就算是自保都很难。

        而在罗猎挡住蓝魔的时候,颜天心率先向倒在人群中的叔叔冲去,张长弓和陆威霖担心她有所闪失,两人慌忙跟上去掩护,张长弓大声道:“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赶过来。”阿诺虽然已经没事,可是玛莎至今仍未苏醒,如果阿诺带着玛莎加入战团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还会分出精力顾及他们。

        宋昌金和谭子聪两人看到前方僵尸士兵潮水般涌来的场面已经是心惊胆战,其实不用张长弓让他们走他们都要逃走,铁娃虽然想留下,可他对师父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手中弹弓接连发射,护着阿诺和玛莎向东城墙逃去。

        罗猎并没有急于追赶蓝魔,而是守在这条通往东城墙的必经之路上,挡住那些僵尸的去路,长刀挥舞宛如砍瓜切菜一般转瞬间已经让十多具僵尸身首异处。

        这些僵尸虽然丧失了意志,却并非傻子,没有主动去送死的意思,团团围困在罗猎的周围。

        蓝魔在向僵尸士兵发号施令,活捉罗猎,其他的人并不重要,最关键就是要抓住罗猎。而从另一角度来看,罗猎成功吸引了所有敌人的注意力,正因为如此,其他人从而获得了更多的逃生空间,宋昌金五人从现场逃走并未受到太多阻拦,甚至连此前被蓝魔丢在地面上的颜拓疆也没有僵尸去发起攻击。

        颜天心三人成功来到颜拓疆的身边,张长弓将颜拓疆从地上扛了起来,颜天心和陆威霖两人一左一右为他进行掩护。

        罗猎大吼道:“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颜天心忧心忡忡地向罗猎看了一眼,却见所有的僵尸士兵都朝着罗猎涌了过去,但是那些僵尸对罗猎并不敢开枪,因为此前的经历颜天心知道,这些僵尸不敢对罗猎痛下杀手,正因为此,罗猎才敢一人面对僵尸军团。

        陆威霖道:“你们走,我陪他断后。”

        颜天心终于下定了决心:“没事,罗猎能逃出来!”她向罗猎高声道:“老地方等你!”这是属于她和罗猎之间的秘密,老地方就是黄沙窟,那个他们孤男寡女共同相守的地方。

        罗猎大笑道:“好!”他决定继续停留一段时间,也唯有如此才能吸引住这些僵尸军团的注意力,让颜天心他们有更多的机会逃离困境。手中虎啸化为一道来回穿梭的惊鸿,罗猎在近身格斗方面并没有进行过专门的训练,可是手中的这把虎啸是难得一见的宝刀,再加上吸收慧心石的能量之后,他的体质在不知不觉中得以提升。

        僵尸士兵虽然围困在罗猎的周围,可是他们接到的命令却是要活捉罗猎,这就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虽然里三层外三层将罗猎困在了里面,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拿下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蓝魔和罗猎短暂交手之后就意识到了他的厉害,他选择远离罗猎,站在高台上指挥僵尸士兵不断冲锋陷阵,这样的做法虽然会造成己方很大的伤亡,可同时也能够消耗罗猎的体力,等到罗猎体力不济的时候自己在发动攻击,到时候必然能够将之一举拿下。

        恍惚间仿佛又回到那个漫天飞雪的雪原上,他站在雪原上望着小屋,红衣少女站在小屋外,她手中的灯笼光芒从温暖的橘色变成了阴冷的青白,蓝魔感到彻骨的寒冷,他想要抵御这种寒冷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少女道:“既然无法抵御为何要抗争,放弃自我方能融入这大千世界,只有做到这一点你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确信同伴已经走远,罗猎这才开始向外撤退,他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单枪匹马杀出僵尸军团的包围圈,如果蓝魔前来阻拦自己,刚好可以将之诛杀,擒贼先擒王,只要铲除了蓝魔,这些僵尸士兵应当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中。

        然而现实并没有罗猎想象中乐观,他听到高台之上发出一声嚎叫,蓝魔并未急于发动进攻,反而是呼唤更多的僵尸士兵前来阻拦罗猎,这些前仆后继的僵尸士兵总会将罗猎的体力消耗殆尽,到了那时他才会出手,不打无把握之仗,蓝魔已经忘记了自己过去是马永平,可是那些马永平掌握的战略战术却根植于他的脑海之中。

        新满营的东城墙被炸出了不少的缺口,守在这里的僵尸士兵并不多,而且正在陆续被召唤前往校场的方向,所以阿诺几人一路走来,并未遇到太多的阻击,他们很快就已经顺利来到了城墙缺口处,宋昌金气喘吁吁道:“从这里能够出城,咱们先逃出去,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考虑如何联系。”

        铁娃道:“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着。”

        阿诺自然是不想走,可是他又不放心将仍然处在昏迷中的玛莎交给另外两人,正在犹豫之时,突然听到宋昌金惊喜道:“他们来了。”举目望去,却见颜天心几人顺利逃了出来,非但如此他们还救出了受伤被俘的颜拓疆。

        铁娃和宋昌金迎了上去,帮忙干掉了几名发现动静追赶过来的僵尸士兵。

        几人汇集在一处,宋昌金发现罗猎并未一起逃出来,不由得问道:“罗猎呢?”

        陆威霖没好气道:“你还顾得上别人?”

        宋昌金理直气壮道:“他是我侄子,我当然要关心他。”

        陆威霖道:“他里面断后,你既然那么关心他,回去找他?”

        宋昌金被陆威霖的这句话怼得无话好说,就算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返回那僵尸聚集的地方。

        颜天心道:“咱们先走,罗猎应当不会有事,那些僵尸对他有所忌惮,并不敢对他怎样。”

        宋昌金突然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道:“是了,我险些忘了,罗猎……”他本想说罗猎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可话到唇边,硬生生又憋了回去,毕竟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适合对外张扬。咳嗽了一声道:“罗猎吉人天相,他一定没事,咱们先走,千万别等僵尸追过来了。”

        几人拿定主意之后,迅速从缺口逃出了新满营。

        罗猎望着周围源源不断涌来的僵尸,心中暗暗叫苦,这些僵尸士兵虽然自始至终没有向他开过一枪,可是他们也开始逐渐缩小包围圈,这成千上万的僵尸别说他们本身拥有超强的战斗能力,即便是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