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有所图】(下)

第二百三十九章【有所图】(下)

        飞机在戈壁上成功着陆,尾部拖起有若黄龙的长长尘烟,石岛拉开舱门,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抓起周身麻痹的藤野忠信,将他从飞机上扔了下去。

        藤野忠信掉落在戈壁上,因为身体失去了移动的能力,面部直接撞在了地上,脸上的皮肤被坚硬的砂砾磨破多处。

        石岛夫人随后跳了下去,抬脚狠狠踢在了藤野忠信的腹部,这一脚极重,踢得藤野忠信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抽搐起来,他虽然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可是并未失去痛觉。

        藤野喘着粗气,口唇中满是血沫,他无力道:“你到底是谁?”

        石岛夫人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在藤野的面前蹲下,明澈的美目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和温情,她冷冷道:“黑日禁典在什么地方?”

        藤野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几乎能够认定眼前的石岛夫人绝非是为了接应自己而来,她竟然知道黑日禁典的事情,她到底是谁?除了藤野家族内部的少数人知晓此事,她又是从何得知这个家族中最大的秘密?

        石岛夫人道:“我的耐性不好,你是不是想挑战一下?”

        藤野忠信呵呵笑了起来,他笑得时候口唇中又有血沫涌了出来,形容异常恐怖,他的目光死死盯住石岛夫人的双眼,可是石岛却突然扬起左拳,狠狠砸在他的右眼上,这一拳砸得藤野忠信眼冒金星,右眼乌青一片,瞬间就肿了起来。藤野忠信原本想用摄魂术对付石岛,在关键时刻扳回一局找回主动,却想不到石岛如此机警,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石岛夫人道:“你那点微末道行以为能够伤得到我?就算是你老爹亲来我也不怕!”她扬起手中的匕首刷!的一下扎入藤野忠信的大腿之中,藤野因疼痛发出一声闷哼,可折磨仍未结束,石岛夫人手腕缓缓转动,柔声道:“藤野俊生已经死了一个儿子,如果再死一个,不知他心中作何感想?”

        匕首在血肉中搅动的疼痛一阵阵传入内心深处,这种锥心的疼痛让藤野忠信紧咬牙关,额头青筋一根根暴起。

        石岛夫人道:“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抽出血淋淋的匕首,藤野忠信刚刚感觉到疼痛缓解,那匕首却又狠狠扎入了他的左腿,藤野忠信惨叫道:“贱人,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石岛夫人轻笑道:“只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剧烈的疼痛让藤野忠信无法说出话来,他吸了冷气以此来减缓疼痛的冲击,可惜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石岛夫人道:“我可以刺你一千刀而不让你死。”抽出匕首这次捅入了藤野忠信的小腹。

        藤野忠信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因疼痛而流出的汗水糊住了他的双眼,他咬牙切齿道:“我不知道什么黑日禁典……你杀了我就是……”

        石岛夫人点了点头道:“嘴巴还真硬,那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藤野忠信沉默不语。

        石岛夫人道:“为了慧心石吧?”

        藤野忠信居然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你也是为了慧心石……只可惜来晚了一步……”

        石岛夫人手中的匕首停止了搅动,藤野忠信也总算得以喘息,他不敢看对方的眼神,毕竟刚刚吃了亏,如果引起对方的误会,这女人肯定会毫不吝惜地辣手对待自己。

        藤野忠信道:“东西被一个叫罗猎的人抢走了……”

        “罗猎?”石岛夫人轻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声音却在瞬间显得柔和了许多,藤野忠信擅长心理分析,单从对方不经意的语气变化已经推断出她和罗猎很可能相识,诧异地抬起头来。

        藤野忠信还没有看清石岛夫人的目光,左眼就挨了一拳,这拳打得比此前更重,藤野忠信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嘴唇啃到了不少的砂砾。

        石岛夫人道:“他在什么地方?”

        藤野忠信道:“新满营!”他其实并不知道罗猎去了哪里,可是因为对眼前女子的憎恨让他生出歹意,如果自己无法逃过今日之劫,那么何不将石岛夫人引入新满营?

        石岛夫人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反转匕首,用匕首坚硬的手柄重击在藤野忠信的鼻梁上,藤野忠信听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他意识到自己的鼻梁骨断了,怪只怪自己太大意,低估了这女人的能力。蝮蛇舌中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在眼前女子的身上当真体现得淋漓尽致。

        石岛夫人冷冷道:“你故意想将我引入死地对不对?”

        藤野忠信满脸都是鲜血,他恨不能将这女子生吞活剥。

        石岛夫人手中的匕首正准备割裂他的咽喉,却听到一个声音道:“流了好多血,好可惜……”她抬起头来,看到前方一个身穿红裙的小女孩赤裸着白嫩的双足就站在粗糙的砂砾之上,面孔苍白如纸,双目静静望着她。

        一个女孩出现在这里原本就极其诡异,在她的身边还有一头体型硕大的独目兽,这头独目兽毛色雪白,雄伟健壮,额顶独目发出绿油油的光芒。

        石岛夫人马上转身向飞机逃去,独目兽迅速启动,犹如一道白色闪电扑了过去。

        藤野忠信虽然侥幸逃过了石岛夫人对自己的割喉之刑,可是眼看着那独目兽已经来到面前,他因惶恐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独目兽对他竟视而不见,直接从他的身上跃了过去,它的目标是石岛。

        蓬!一团紫色的烟雾在石岛身后炸裂弥散开来,将独目兽笼罩在其中,石岛及时扔出了一颗毒气弹,独目兽在毒气的包围中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奋力冲出毒气的包围。

        石岛却抓住这难得的时机重新回到机舱内,并迅速启动了引擎,飞机再度开始行进。独目兽冲出烟雾马上再度加速,眼看和机尾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

        石岛瞄准独目兽射出了一记闪光弹,昏暗的天地顿时变得异常明亮,独目兽绿色的眼睛内瞳孔骤然缩小,因闪光弹强烈的光芒而不得不放慢了追逐的脚步,光芒之中红衣少女的影像也随之变得苍白乃至完全消失。

        石岛长舒了一口气,飞机虽然无法起飞,可是在地面上高速行进仍然摆脱了独目兽的追击,确信已经脱离了危险,她轻声道:“罗猎!”然后摘下蒙在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眉目如画的俏脸……

        隔离两个地道的洞口在上下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贯通,罗猎听到了铁娃的欢呼声,他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他知道朋友们都在期待他的到来,他没有辜负朋友们的期待,没有让他们失望。

        张长弓从未对罗猎失望过,他最后一个爬到了上面,大笑着和罗猎互相拍击了一下手掌,大声道:“就知道你会来。”

        罗猎道:“还是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他发现逃出来的人中并没有老于头,低声道:“老于呢?”

        众人同时沉默了下去,罗猎没有继续追问,因为他已经猜到了结果。颜天心发现叔叔颜拓疆也没有逃出来,以为他也遭遇了不测,问过之后方才知道在他们离去后不久一个隐身人率领僵尸军团攻陷了神仙居,阿诺是在迫不得已的前提下引爆了周围的民宅,而第二次爆破军火库却是老于头牺牲自己为同伴创造逃跑的机会。

        宋昌金恍惚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如同做了一场梦,离开王宫宝库到这里的一段时间内脑海中全都是一片空白,虽然记不住过程,可是看到眼前的状况他也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金银珠宝一样没带出来,反倒是帮忙找到了张长弓这群人。宋昌金在清醒的状态下绝干不出来这种有良心有道义的事情,除非自己鬼迷心窍。

        宋昌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子,鬼迷心窍,绝对是鬼迷心窍,他百分百被人给阴了,阴他的人就是他的亲侄子罗猎无疑,宋昌金想到了摄魂术,狐疑又心虚的目光向罗猎偷偷瞥去。

        其实是罗猎唤醒了宋昌金,否则宋昌金还要在被催眠的状态中呆上一段时间。罗猎道:“三叔,人找到了,带大家离开这里吧。”

        张长弓那群人并不知道宋昌金因何在这里出现,还以为他良心发现,张长弓向宋昌金笑了笑道:“宋先生,谢了,过去有不敬的地方还望见谅。”

        向来冷酷的陆威霖也向宋昌金露出感激的一笑,宋昌金看到众人感激的目光,心中稍稍感到安慰,总算还是获取了一些尊重,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瞅了个机会,低声向罗猎道:“咱们要不要回去把……”

        罗猎道:“三叔觉得能够改变我吗?”

        宋昌金叹了口气,心说老子遇到了你这个侄子算我倒了八辈子霉。可一个罗猎他已经对付不了,再加上又救出了他那么多的朋友,自己更显势单力孤,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道:“我带你们走。”

        颜天心找人要了几颗手雷,向后走了一段距离,然后他们来时的地道丢了出去。宋昌金听到爆炸声已经明白颜天心的用意,她是要封死那条地道,将西夏王城重新掩埋在地下。宋昌金心中暗叹,颜天心的智慧也不过如此,自己既然过去能够挖出那么多条地道直达皇城,现在也是一样,如果换成自己,与其浪费那么多颗手雷还不如杀人灭口来得简单快捷,想到这里忽然有些心底发寒,只希望颜天心别这么想才好。

        刚好颜天心返回冷冷看了他一眼,宋昌金从她双眸中捕捉到隐藏的杀机,他忽然明白颜天心并非没有想到这个办法,想要保住地下王城的秘密最好就是杀了自己方能一了百了,可罗猎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颜天心一定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才不好下手,自己能够保住性命还多亏了和罗猎的这层关系,于是宋昌金不再说话,快步向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