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有所图】(上)

第二百三十九章【有所图】(上)

        罗猎跟随宋昌金来到秘密金库之中,这座金库应当是昔日西夏王宫藏宝的地方,里面的珠宝堆积如山,西夏王国强盛一时,雄霸西域,战回鹘,侵大宋,最兴盛的时候几乎能和大金争雄,留下得财富自然不少。罗猎此前在西夏王陵和天庙内就已经对此有了深刻的认识,不过拿此前所见的天庙宝库和这这座王宫宝库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难怪宋昌金对天庙中的宝藏兴趣不大。

        罗猎道:“这么多宝贝三叔恐怕没办法全都搬走吧。”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天意弄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宝藏,却想不到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的懊丧绝非伪装,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宝藏,原指望着一点点将这座宝藏搬空,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里面的财宝全都运出去,可没想到新满营接连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今只能挑选一些最精美最珍贵的东西带走了。

        罗猎道:“谭子聪很听你的话啊。”

        宋昌金冷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个败家玩意儿离开他老爹什么都不是。”他对谭子聪充满了轻蔑,其实宋昌金早有打算,准备在谭子聪班固自己将财宝运出去之后就找机会将他干掉,一来自己不必给他报酬,二来也可避免走露风声。

        罗猎向远处忙着往麻袋中装珍宝的谭子聪看了一眼,低声道:“三叔是不是准备卸磨杀驴呢?”

        宋昌金呵呵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有那么阴险吗?”

        罗猎却从他闪烁的目光中看穿了他的内心,虽然两人是叔侄关系,可是这么多的财宝摆在面前,难保宋昌金不会生出歹意。

        颜天心道:“你将这些东西运出去是不是准备拿来换钱?”

        宋昌金笑道:“你以为呢?难道我要将这些东西留在家里当摆设?”掘金盗墓可不是为了收藏,只是利用某些收藏家想要据为己有的心理换取财富,有了钱才能够让自己生活的更好。

        颜天心冷冷道:“这些全都是国宝,你不怕被外国人买去?”近些年在国内大肆收购国宝文物的都是一些外国人,颜天心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宋昌金道:“主顾是没有国界的,只要他们肯给钱,我管他是哪国人。”

        罗猎淡然道:“有奶就是娘?”

        宋昌金听出他话中的嘲讽含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这就是现实。”

        颜天心道:“我不会帮你,你盗取国宝卖给外国人,牟取一己私利,根本就是卖国贼!”

        宋昌金因她口中卖国贼这三个字老脸为之一热,干咳了一声道:“言重了,我只是生意人,可不是……”

        颜天心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道:“不要给你的自私寻找借口,身为一个中国人,你开烟馆毒害同胞,盗国宝,卖国求荣,你这种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宋昌金被她一番话说得恼羞成怒,唇角肌肉猛地抽动了一下,他向罗猎道:“大侄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跟她一般计较,别忘了咱们之间的协议。”他在提醒罗猎,想要找到张长弓那些人必须要依靠自己,所以宋昌金才会有恃无恐,他自认为抓住了罗猎的脉门,虽然和罗猎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共同经历的事情不少。宋昌金知道罗猎绝不会放弃那帮至交好友,正因为此,他才可以利用张长弓那群人的性命来要挟罗猎,逼他就范。

        两人目光对视,宋昌金自以为掌控了局面,昔日敬畏的目光也倨傲霸道了许多,罗猎并没有因为他的要挟而流露出丝毫的怒气,年轻英武的面孔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表情虽然温和,可目光却没有半分的退缩,叔侄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罗猎轻声道:“我觉得天心说的没错,你的行为上对不起国家,是为不忠,下对不起死去的高堂,是为不孝,还对不起和你一起出生入死,几度救你于水火中的同伴,是为不义。一个不忠不孝不义之人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

        宋昌金被他这番义正辞严的话说的老脸通红,既然是个人就应当知道羞耻,更何况这是被自己的亲侄子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地数落了一通。宋昌金怒道:“小子,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赶紧干活!”他自恃抓住了罗猎的弱点,就算罗猎对自己再为不满,也不得不选择屈从。

        罗猎非但没有让步,反而向前走了一步道:“爷爷将三泉图交给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拿来为非作歹?”

        宋昌金内心一震,因为心虚他想要逃避罗猎的目光,却感觉对方的目光似乎黏在了自己的双目之上,无论他怎样躲藏都无法逃开。、

        罗猎道:“三叔,你帮我救人好不好?”

        宋昌金只觉得罗猎的这番话如同一根根钉子楔入自己的内心,虽然他很不想听,可是却觉得有股无形的力量在说服自己,他表情变得有些麻木,双目呆呆望着罗猎,居然点了点头。

        颜天心看到宋昌金的模样已经知道罗猎把握住时机将这只老狐狸给成功催眠了,如果不是非常时期,罗猎也不会对自己的亲叔叔采用这样的手段,不过对付宋昌金这种唯利是图的家伙也只能如此,不然还不知他要搞出什么花样。

        谭子聪推着小推车从外面走了进来,准备继续搬运,颜天心缓步来到他的面前,轻声道:“如果你想活着,就老老实实的听话,不然的话,我就将喂了僵尸。”

        谭子聪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心中对罗猎和颜天心又敬又怕,低声道:“我的命是你们救得,你们说什么我照做就是。”

        颜天心对他合作的态度表示满意,那边罗猎已经从宋昌金口中问出了一些东西,宋昌金负责引路,带着他们寻找另外的一条地道,他在神仙居经营那么多年,利用烟馆作为掩护,早已在烟馆的地下挖出了一条条的通道,这些通道纵横交错,错综复杂,如果不是宋昌金引路,外人进入其中很快就会迷路。

        宋昌金老奸巨猾,即便是颜拓疆派老于头潜伏在他身边,都没能从他这里得到全部的情报,始终认为,神仙居的地下只有一条通往城外的道路。

        宋昌金被催眠之后表现得非常配合,带着几人向皇城深处走去,在这座地下皇城内行进了十多分钟,来到了一个盗洞前方,宋昌金老老实实交代从这个盗洞能够逃出去。

        罗猎目前最为关注的是张长弓几人的安危,根据宋昌金所说,这条盗洞和通往老营盘的那条最为接近,中间距离最近的地方只有三米的厚度。

        进入盗洞之中,宋昌金利用一个沙漏形状两头开口的扩音器不时贴在地面上倾听。谭子聪并不知道宋昌金被催眠,看到他居然表现得如此配合心中颇为纳闷,就算宋昌金答应救人,也没理由将那么多的金银珠宝留在皇城内,如果他不想要,此前又何必花费那么大的精力?谭子聪对罗猎已经是心服口服,不知他用什么方法将宋昌金说服,谭子聪虽然觉得奇怪,可却不敢问,身边的这三个人,随便哪一个都不是自己能惹起的,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谭子聪忽然发现自己对金钱看淡了许多,应该说是方方面面的欲望都消退了许多。

        甚至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消极心态,只觉得能安安稳稳地活着就是种幸福,什么金钱,什么女色,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他开始明白一个道理,此前的骄傲和荣耀全都是老爹给他的,不是他自己有多大本事,而是因为他有个厉害的老爹。如今老爹已经不在了,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也随之烟消云散,如果说值得珍惜的就是自己的这条性命了,这条命不仅仅是自己的,还是老爹的,是老爹牺牲性命换来的。

        罗猎并没有关注谭子聪的变化,不过他相信经历过那么大的波折,任何人都会有些领悟。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刚好出现在这里,谭子聪得之不易的性命很可能要断送在宋昌金的手里,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又救了谭子聪一命。

        宋昌金在一片相对狭窄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再次用他的扩音器贴在地面上倾听,在宋昌金探察下方动静的时候,罗猎也悄悄扫描了一下,他看到了屏幕上的红色小点,几乎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下面就是他们的朋友。

        果不其然,宋昌金抬起头来:“应该就在下面。”

        罗猎点了点头,从谭子聪那里拿来了挖掘的工具,几人一起动手开始向下挖掘,宋昌金也加入了挖掘的工作中,当然不是他的本意,全都是在被罗猎操纵意识发号施令的前提下。

        张长弓听到了来自于头顶的动静,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倾耳听去,那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分明是挖掘的声音,他慌忙叫陆威霖过来,陆威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惊喜道:“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