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有点怕】(下)

第二百三十八章【有点怕】(下)

        石岛夫人道:“有没有打开过?“

        藤野忠信道:“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就是昊日大祭司的棺椁,里面藏着他的肉身。“

        石岛夫人的双目充满了质疑,冷冷道:“你打算让我帮忙将这具棺椁运走?我的飞机可载不动这么沉重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藤野忠信仅仅用一只手就将棺椁抬起,石岛夫人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棺椁竟然如此轻盈。

        藤野忠信道:“你只需执行命令!“

        石岛夫人静静望着藤野忠信,声音变得冰冷无情:“你在命令我?“

        藤野忠信道:“不敢,不过有件东西我想夫人应当过目一下。“他从贴身的衣袋中拿出一物,却是一个黝黑的铁制翼龙,这是玄洋社的黑龙令,在社中拥有着无上权威。

        石岛夫人的目光软化了下去,在藤野忠信看来自己拿出黑龙令已经起到了理想的威慑效果,他不无得意道:“并非是要为难夫人,只是情况所迫,在下有许多事不得不为,现在夫人应当能够理解我因何要启动血樱计划了?“

        石岛夫人道:“明白,黑龙令等若社长亲临,藤野君还有什么吩咐?“

        藤野忠信道:“另外的两架飞机何时到达?“

        “半个小时后!“

        藤野忠信道:“很好!“他指了指飞机道:“东西我亲自负责押运,夫人就耐心等待他们过来接您吧。“

        石岛夫人冷冷望着藤野忠信,对方是要开走这架飞机,将自己丢在这里,不过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咚!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几人都是一怔,这声音分明来自于那具棺椁。

        咚!又传来撞击声,这次的声音比起上次更加清晰,棺椁似乎从卡车车厢的地步弹起来又落下,他们的脚下同时感到一震。石岛夫人惊声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藤野忠信的内心也开始变得忐忑起来,他本来认定了这棺椁中就是昊日大祭司的尸体,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太过诡异,一具死尸怎么可能闹出这样的动静?

        蓬!棺盖被源自内部的强大力量撞得飞起,血雾翻飞,四处飘散。石岛夫人和藤野忠信两人在这次撞击发生之前就已经跳下了卡车,他们已经预感到不妙。

        棺椁中,一头染满鲜血的古怪生物从血雾中现身,绿色独目闪烁着阴森可怕的寒光。四名负责守护棺椁的忍者几乎在同时冲了上去,挥动太刀向那怪物砍去,怪物猛地扑向其中一名忍者,丝毫不惧砍向自己身上的利刃,光秃秃的头颅裂开一张巨口,白森森的牙齿将那名忍者半截身体吞了进去,牙齿一错,忍者的身躯从中断裂,鲜血从断裂的腹腔四处迸射。盘曲在棺椁中的长尾横扫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打在其余几名忍者的身上,随之传来一声声的骨裂之声。

        四名忍者在怪兽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石岛夫人快步奔向飞机,藤野忠信也不敢在原地停留,朝着石岛夫人的身影追逐而去。

        怪兽腾跃而起,径直扑向一辆前方的卡车,它丝毫不惧高速前冲的卡车,强横的身躯直接撞碎了卡车的挡风玻璃,身躯进入了驾驶室,残忍撕咬两名尚未来及逃离的忍者,驾驶室内鲜血飞溅,惨呼声不绝于耳。

        及时离开卡车的几名忍者端起冲锋枪瞄准那头血淋淋的怪兽开始射击,子弹织成的火力网将怪兽覆盖,子弹不停击打在怪兽的身上,可是竟无一颗子弹能够射入怪兽的体内,怪兽发出一声震撼人心的低吼,它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忍者的阵列,利用它可怕的攻击力将这些围攻它的武士瞬间撕碎。

        石岛夫人和藤野忠信先后进入了飞机中,石岛夫人因为紧张额头渗出不少的细汗,经过几次尝试飞机终于成功启动,在飞机起跑的时候,那头怪兽发现了他们的意图,怪兽奋起直追,高速奔行在戈壁上的怪兽又如一道疾电,它的长尾因高速奔跑成为标枪般笔直,独目锁定了哪架飞机尘烟在它的身后扬起。

        藤野忠信端起冲锋枪瞄准身后的巨大目标开始不停发射,怪兽在高速奔跑中居然能够不断变线,蛇形前进,以此来躲避藤野忠信射来的子弹。

        藤野忠信大吼道:“起飞,赶紧起飞!“

        飞机仍然没有离地飞起,怪兽却越来越近,藤野忠信向怪兽丢出一颗手雷,砸得怪兽身体在地面上翻滚了一下,不过它并没有受到很大的损伤,马上爬起来继续追赶。

        石岛夫人将速度提升到了最大,飞机终于离地而起,怪兽奋起全力猛地扑了上去,在飞机的轮子尚未来及收起之前将之抱住,刚刚离地飞起的飞机因怪兽突然牵拉而向下一沉,轮子再度落在了地面上。

        藤野忠信站了起来,端起卡宾枪,枪口瞄准了怪兽的独目,扣动扳机,密集的子弹倾泻下去。怪兽闭上了独目,因子弹的冲击力而放松了前爪,飞机在解除束缚之后重新起飞。

        怪兽从地上腾跃起来,惊人的弹跳力让它几乎再次抓住飞机的左轮,幸好还差半寸的距离,怪兽重重跌倒在了戈壁之上,望着渐渐升高的飞机,它发出一声愤怒的暴吼。

        藤野忠信喘着粗气,内心之中惊魂未定,望着前方驾驶飞机的石岛夫人,他正准备说什么,却看到石岛夫人的头颅竟整个转了过来,面孔转到了后方,直视自己的双目,藤野忠信因眼前的诡异一幕而毛骨悚然,这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小女孩,他看到那女孩缓缓从前座爬了过来,她犹如刚从水中出来,黑色长发湿淋淋不停滴着水,女孩和年龄极不相称的阴森双目冷冷盯住了她,苍白的小手伸了过来在藤野忠信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情况下抓住了他的脖子。

        藤野忠信感觉到这双冰冷的小手不断发力,就要将自己扼得窒息过去。

        石岛夫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检查着飞机,还好没有发现什么大碍,就在此时,突然感觉到颈部一紧,却是藤野忠信从后方扼住了她的脖子,她感觉到藤野忠信急促而粗重的呼吸声。

        天空黯淡下去,乌云聚集,闪电在云层中不停跃动,藤野忠信的一张面孔变得狰狞而扭曲,石岛夫人挣扎着,竭力呼喊着:“混账……你要一起死吗?“

        藤野忠信发出阵阵怪笑,红衣女孩的影像在他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清晰。

        石岛夫人操纵着飞机,飞机陡然在空中拉升旋转,变成了底部朝天,驾驶舱向下,藤野忠信还没有将自己牢牢地捆在座椅上,他感觉身体一空,因重力而向下方坠落。出于本能的反应,他在飞机翻转之前就放松了石岛夫人的脖子,在身体掉出机舱之前死死抓住了机舱的边缘。

        对死亡的恐惧占据了他的脑海,眼前红衣少女的影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藤野忠信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凶险境况之后,马上大叫起来:“放我回去……“

        石岛剧烈咳喘着,她无法理解因何在这种时候藤野忠信突然向她发动了攻击?藤野的做法是极不理智的,就算他能够杀掉自己,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同归于尽。

        藤野忠信虽然胆大,可此刻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放我回去,不然……“他的右手死死抓住机舱的边缘,左手掏出了手枪,虽然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因何会做出刚才那样不理智的举动,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他无法在此事发生之后取信于石岛。

        石岛知道危险尚未解除,她大声道:“抓好!“飞机在她的操纵下开始缓慢地旋转,藤野忠信为了确保不被甩出去,弃去了手枪改成双手抓住机舱的边缘,只要飞机恢复到正常的飞行状态,他就能够第一时间回到驾驶舱。

        藤野忠信大声道:“抱歉,真的抱歉!“他在尽可能地化解石岛对自己的敌意,毕竟现在他处于被动的局面之中,任何事情都需等到摆脱困境之后再说。

        石岛夫人操纵飞机恢复到正常的状态,藤野忠信趁机重新爬回了舱位,他惊魂未定道:“谢谢……谢谢……“石岛夫人却在此时扬起手来,一支袖箭射中了藤野忠信的肩头,虽然入肉不深,可是一种麻痹的感觉迅速扩展到了全身。

        “你……“藤野忠信甚至连这句话都没有说完,飞机突然急剧颠簸起来。

        飞机在空中剧烈颠簸起来,石岛夫人无暇理会藤野忠信,原来在刚才的逃离过程中怪兽对飞机造成了损坏,已经无法继续飞行,她必须要选择迫降。幸好她是在戈壁的上方,在这片广袤的荒原上随处都能够找到轻松降落的地方。

        藤野忠信眼睁睁看着她,虽然意识到石岛并不简单,可是现在为时已晚,自己已经落在对方的控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