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有点怕】(上)

第二百三十八章【有点怕】(上)

        宋昌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僵尸当真成精了,不但可以使用武器,居然还会游泳。仔细一看,那些僵尸全都漂浮在水面上,它们双手滑动迅速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游来。

        颜天心举起双枪瞄准从水面游来的僵尸开始射击,她枪法极准,几乎无一落空。宋昌金焦急地望着上方的石门,罗猎潜入水底半天,仍然不见石门落下,看来这次麻烦了。

        颜天心一边开枪一边道:“你告诉罗猎的方法顶不顶用?”

        宋昌金苦笑道:“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我骗你作甚。”

        虽然他们不停射击,怎奈僵尸数目太多,仍然有数十名僵尸爬上了岸,就在焦躁之时,突然听到轰隆隆一声巨响,却是高悬的城门终于落下,石门将不及闪避的僵尸砸到了下方,堵住了敞开的门洞。

        石门落下时引起了剧烈的震动,罗猎随着水波晃动,并没有等到他将所有的铁链切断,剩余的铁链就将绞盘扯断,断裂的绞盘向罗猎横扫而去,罗猎慌忙向后游去,虽然逃得及时,并未被沉重的绞盘击中,可是绞盘在水中高速撤离引起的一股暗流也如同重锤一般拍击在他的身上。

        一具僵尸还未来得及上岸,就被突然断裂的绞盘击中,身体随着绞盘升起到高处。

        罗猎看到水下有几道黑影向自己迅速靠拢,抽出虎啸,长刀一挥,刀锋从率先靠近自己的那具僵尸身体掠过,轻易就将僵尸劈成两半。其他几道黑影似乎感到罗猎的威胁,慌忙四散而逃。

        罗猎趁机浮出水面,颜天心和宋昌金两人不断开枪,城门封闭之后,将大批的僵尸阻拦在外,进入城内的僵尸只有二十余个,在两人的联手射杀下,如今僵尸更只剩下三名。

        罗猎上岸之后,有心试刀,举刀冲了过去,长刀左劈右斩,那些僵尸在罗猎面前表现得毫无抗拒之力,顷刻间被他砍杀殆尽。

        宋昌金也意识到这些僵尸在罗猎面前根本不做反抗,压根就是引颈待宰,心中暗暗称奇,想起罗猎此前曾经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推测应当是慧心石的作用。想到这件事心中不由得感到惋惜,就算这里所有的宝贝都加起来可能都不如一颗慧心石来得珍贵,罗猎这小子的运道还真是不错。、

        解决了后顾之忧,三人重新回到了此前的密室,谭子聪果然听话,这会儿功夫又运来了一车珠宝。

        罗猎对那些珠宝看都不看,来到忙着整理小车准备抓紧时间再去运宝的宋昌金面前道:“三叔,别忘了您答应我的事情。”

        宋昌金满脸堆笑道:“我做事言出必行,你放心吧。”

        罗猎道:“这么多的珠宝但凭着咱们几个可不好运出去,不如咱们先去救人,到时候人多力量大,也可以帮你多带走一些财宝。”

        宋昌金道:“人心难测,谁能保证他们不会见财起意?”

        颜天心道:“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

        宋昌金嘿嘿笑了一声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不虚伪。”他向罗猎道:“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是咱们现在被关在了城内,就算我想帮你也出不去。”

        罗猎皱了皱眉头,其实在他前去关城门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可转念一想,宋昌金没理由将他自己也给关起来,如果逃不出去,他要那么多的财宝有什么用处。由此可见宋昌金必然还有后路,否则他又何必让谭子聪片刻不停地运宝。看来这地下王城之中必然还有其他的通路,而且十有八九就在附近。

        宋昌金看到罗猎两人仍然无动于衷,叹了口气道:“还不帮忙,拖得越久,你的那些狐朋狗友生还的机会就越小。”

        出去寻找出口的人一个个返回,他们谁也没问结果,从对方的脸上已经看出结果不如人意。目前内心最为安稳的两个人要数玛莎和阿诺,他们两人都处在昏睡之中,阿诺还发出了香甜的鼾声。

        陆威霖望着阿诺道:“若是就这么睡死过去倒也不错。”

        张长弓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怎么?灰心了?”

        陆威霖哈哈笑了起来:“谈不上灰心,只是有些不甘心。”

        铁娃走了过来,他手中拎着一个布袋,袋子里面装着从所有同伴那里搜集来的手雷,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五颗,这也是他们的备选方案之一,在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任选一个地方引爆,希望能够炸出一个逃生口。不过所有人都明白单靠这几颗手雷是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他们头顶的土层至少有十米厚度,地道两端塌陷的地方更是没有可能,爆炸很可能会引发再次坍塌,将他们所有的人都埋在里面。

        张长弓的心情格外凝重,罗猎不在场的时候,自己理应承担领导和决断的职责,可现在自己却把所有的朋友引入了一条死路,如果罗猎在,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一旁忽然响起阿诺的梦话:“玛莎,I  LOVE  YOU……”

        周围几人都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引得大笑起来,其实包括铁娃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出阿诺对玛莎有好感,他们跟阿诺一起久了,自然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从阿诺的这句梦话也不难理解他因何要舍生忘死地去救玛莎。

        阿诺被众人的哄笑声惊醒,睁开双目,坐起来,喘了口粗气道:“我死了吗?”

        张长弓伸出大手照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阿诺这才回到现实中来,张长弓笑骂道:“你这种酒鬼活着也是多余。”

        听到酒字,阿诺忽然感觉到腹中如同翻江倒海般,直犯恶心,好不容易才将这股呕吐的欲望压制住,他苦笑道:“别提酒字……”可能是服药后产生的不良反应,他居然对酒字变得敏感起来,这可是过去从未有过的状况,在过去听到酒字闻到酒味儿会让他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而现在那种感觉突然就不见了,非但不见,反而从心底感到抗拒。

        陆威霖道:“你没事吧?”

        铁娃道:“你想不想咬人吸血?”

        阿诺瞪了他一眼道:“老子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确信阿诺神智正常,众人方才放下心来,看来罗猎留下得药方果然有效。

        阿诺看到玛莎仍在熟睡,不过从玛莎安祥的睡态来看,应该也渡过了危险期,身体状况稳定了下来,这才安心下来,向张长弓道:“谢了!”

        张长弓道:“你不用谢我,应该谢得是百惠姑娘。”

        阿诺正准备道谢之时,百惠却转身向远方走去,阿诺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多少有些尴尬,嘿嘿笑了一声道:“咱们在什么地方?”

        铁娃将他们目前的状况说了一遍,阿诺听完之后不禁皱起了眉头,本以为逃过了那场爆炸就能够逃过一劫,却想不到他们虽然躲过了那场爆炸,却并未真正逃离危险,更像是从一个牢笼进入了另外一个牢笼。

        张长弓问起有无爆炸逃生的可能性,阿诺看了看铁娃搜集得手雷,撇了撇嘴道:“没可能,就这么点东西,压根没办法炸出通路,搞不好还会破坏地道的稳定性,万一发生坍塌,咱们可就被活埋在这里了。”

        铁娃听他这样说不禁有些急了:“诺叔,那么说咱们就出不去了?”

        阿诺道:“有水没有?”

        铁娃摇了摇头。

        阿诺道:“那就只能忍着了,罗猎找到咱们之前,咱们尽可能少活动,最大限度保持自己的体力减少消耗,也只有这样才能撑到获救之时。”

        每个人都明白了阿诺这番话的意思,凭着他们目前的状况应当是无法自行逃出困境了,现在剩下得就是等待,等到罗猎找到他们,而他们唯有等待。

        三辆卡车从远方驶来,藤野忠信放下望远镜,向石岛夫人道:“夫人,他们已经来了。”

        石岛夫人拿起自己的袖珍望远镜,观察从远处缓缓靠近的三辆卡车,按照藤野忠信的说法,昊日大祭司的棺椁就在其中的某一辆卡车内。她低声道:“棺椁在何处找到的?”

        藤野忠信道:“就在天庙之中。”

        石岛夫人轻轻哦了一声。

        那三辆卡车很快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从第一辆车上跳下来三名忍者,正中一人大步向藤野忠信走来。

        藤野忠信微笑望着他的部下,这些人全都是经过改造的变异忍者,战斗力极其强悍。

        石岛夫人轻声道:“说说你的下一步计划。”

        藤野忠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向卡车走去,负责运送棺椁的是第三辆卡车,四名忍者守护着一具棺椁,棺椁通体漆黑,呈纺锤体的形状。

        石岛夫人身手轻盈地来到卡车内,缓步来到棺椁前方,右手落在棺椁的表面,触手处冰冷坚硬,这棺椁通体用金属铸造而成,不过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金属。石岛夫人道:“这金属是什么?”

        藤野忠信摇了摇头道:“我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