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老滑头】(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老滑头】(下)

        右手马上放弃了去掏枪的动作,他在盗墓摸金方面是个高手,可在武器格斗方面却不敢卖弄,颜天心和罗猎的厉害他是清楚的,这两人无论哪一个都可以轻易干掉自己。宋昌金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对他们没有恶意,哈哈大笑道:“大侄子,为叔的正在担心你呢。”

        罗猎道:“担心我?”

        宋昌金热情地走了过来,伸出双手拍了拍罗猎的肩头道:“可不是嘛,听说新满营闹了僵尸,我马上就决定回来找你,老天保佑,你没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咱们家可就只有你这根独苗了。”他老奸巨猾,表演的入木三分,如果不是对他的人品早有了解,十有八九会被蒙骗。

        谭子聪却没有宋昌金的演技,在这里被罗猎他们撞了个正着,明显慌乱起来。他的手向小推车上伸去,不等他完成这个动作,颜天心就射出了一枪,子弹射在他右手前方,噹!地击中了一物,谭子聪刚刚握在手中的长刀被这颗子弹击中飞了出去。

        那柄长刀正落在罗猎的脚下,罗猎垂目一望,然后躬身将这柄长刀捡起,看似细窄轻薄,可是入手极沉,刀身长约四尺,宛如一泓秋水般明亮,除了刀刃之外刀身主体布满鱼鳞形状的斑纹,刀格漆黑,刀柄乌木制成,上方用象牙纹饰镶嵌,这把刀造型有些像马刀,又有些像唐刀,比起同样尺寸的东洋刀要沉重许多。

        罗猎只看了一眼就被这把刀所吸引,谭子聪看到长刀落入罗猎之手,慌忙道:“那刀是我的!”

        罗猎还没有说什么,宋昌金却呸了一口道:“放屁!这柄虎啸是我送给我侄儿的礼物,你算什么东西,配得上这把刀吗?”宋昌金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变色龙,他不失时机地讨好这位侄儿,是因为明白罗猎是这里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再加上颜天心帮忙,两人百分百会控制目前的局面,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实力才硬道理,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讨好实力最强的罗猎难道还跟谭子聪这个草包捆绑结盟不成?

        罗猎看了看刀锷,上方刻有西夏文字,他不认得,不过有颜天心这位西夏古文字专家在身边,自然不难得到解答。宋昌金擅长见风使舵,马上又将刀鞘找了出来,刀鞘用某种生物的外皮缝制而成,虽然看上去黑黢黢不起眼,可是历经千年仍旧坚韧如昔,足以证明它的珍贵。

        罗猎也不客气,他一直都缺少一把衬手的近战武器,虽然此前先后得到了几把日本太刀,可是那些太刀普遍偏轻,这把长刀刚好合适。

        谭子聪看到罗猎丝毫没有让出的意思已经明白罗猎一定是对这把虎啸宝刀动心了,想要从罗猎手中夺走这把长刀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他唯有压下心头的欲望,自我解嘲道:“其实我也是想送给罗先生,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是罗猎带回了解药治好了他,否则现在他就算不死也已经成为行尸走肉。

        宋昌金哈哈笑了起来,心中暗忖,这厮居然也懂得见风使舵。

        罗猎将长刀收好,向宋昌金道:“三叔深藏不露啊!”

        宋昌金嘿嘿笑道:“活了那么大年龄,若是被你一眼就看透,岂不是活成了一个笑话。”

        颜天心道:“看来您老人家发现了不少的宝贝。”

        事到如今宋昌金再掩饰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叹了口气道:“我在新满营开烟馆,一个人背井离乡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还不是为了这些东西,天可怜见,老天爷被我的诚意感动,让我侥幸发现了一些东西。”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向罗猎道:“带烟了吗?”

        罗猎从口袋中取出香烟,还剩下半盒,抽出一支递给了宋昌金,又取出一支。宋昌金已经极其麻利地取出火机帮他点上了,罗猎暗笑宋昌金的能屈能伸,带着嘲讽道:“三叔,您这是要折杀我,我可受不起。”说着受不起,还是心安理得地凑在火上将香烟点了。

        宋昌金用力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眯起狡黠的双眼道:“你们一直都在跟踪我?”

        颜天心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宋昌金不以为意,微笑道:“应当是刚才的爆炸将洞口暴露出来了。”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既然罗猎和颜天心能够寻踪而至,那么其他人也一定能够,来得如果是罗猎的同伴倒没有什么,可万一大批的僵尸蜂拥而至,岂不是麻烦大了?

        宋昌金小心试探道:“只有你们两个吗?其他人呢?”

        罗猎也不瞒他,将此前发生爆炸,神仙居被炸出大洞的事情告诉了他,至于其他人,罗猎猜测他们应当被困在此前通往老营盘的地道中,他之所以选择坦诚相告,这其中也有希望宋昌金帮忙的意思,毕竟这些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都是宋昌金所挖,论到对这些地道的了解,没有人能够超过宋昌金。也只有宋昌金帮忙,他们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同伴。

        宋昌金目前还不知道外面的具体情况,听闻爆炸已经将城门暴露出来,他的表情顿时变得严峻起来,颤声道:“如此说来岂不是麻烦了,不好,咱们必须要尽快将城门堵住,不然那些僵尸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罗猎望着宋昌金,他们的目的并不相同,宋昌金此番回来新满营绝不是为了营救自己,而是要将他未曾来及搬走的这些财宝悄无声息地运出去,他既然能够悄悄回到新满营,就证明还可能有其他的路径可以通行。自己关心得却是张长弓那帮朋友的安危,目前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被困在了通往老营盘的地洞之中。

        罗猎道:“人命重要还是这些财宝重要?”

        宋昌金道:“当务之急却是要堵住大门,如果被僵尸发现,我的这些财宝还有你的朋友全都会遇到麻烦。”

        罗猎道:“你能不能帮我将他们救出来?”

        宋昌金道:“那就要看他们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意识到自己重新掌握了事情的主动权,懒洋洋道:“只要你帮我将这些东西运走,我就尽量帮你将他们找出来。”

        罗猎望着这个现实又市侩的亲叔叔,心中真是五味杂陈,既鄙夷宋昌金的人品,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当前唯有选择跟他合作。

        宋昌金道:“事不宜迟,咱们先去将洞口堵上再说。”他已经率先从地洞中跳了下去,罗猎和颜天心并没有做太多的犹豫,紧跟着宋昌金从地洞跃下。谭子聪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离开宋昌金他根本没有活着走出去的可能,唯有继续追随他们,他本想也跟着过去,却听宋昌金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小子,你继续把东西运出来,不可偷懒。”

        宋昌金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他们重新来到城门处的时候,已经有大批僵尸正沿着炸开的地洞向下攀援而来。

        宋昌金暗骂了一声,最倒霉得是他目前已经没有炸药了,如果有足够的炸药,他完全可以利用炸药将这个洞口炸塌,只要封住这个水洞,就能将下方的秘密暂时掩饰起来,而现在他们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个,要在僵尸进入这里之前将城门封住。

        宋昌金将关闭城门的方法告诉了罗猎,想要关闭这座城门,必须要潜入水下,找到位于水下联动城门的铁链,放松绞盘,城门就会落下。

        罗猎让两人在岸上望风,自己进入了水中。按照宋昌金的说法,关闭城门没有太大的难度。罗猎在进入水下之后想到,这城门应当是一直开启的,城门为一整块石门,通过铁链绕过上方的滑轮,下方和绞盘相连,转动绞盘就能够将沉重的石门缓缓升起,这一结构在中原古城中并不常见。

        罗猎潜入水下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宋昌金所说的绞盘,绞盘连接铁链,串成铁链的每个链接部分都有碗口般大小。这些铁链都是通过城墙的内部孔洞和上方的石门相连,暴露在外面的部分全都位于水下,所以如果不潜入水中根本不可能将之斩断,这也是为了防止大门遭到破坏的一种措施。

        虽然宋昌金将所有的步骤详细说了一遍,可是具体的操作却没那么容易,那绞盘早已锈蚀,罗猎用尽全力根本无法转动分毫。他取出了那支逃生笔,利用逃生笔的镭射光束将链接绞盘的一根根粗大的铁链逐一切断。

        宋昌金和颜天心都在岸边关注着水下的情景,看到水底发出的红光,宋昌金不禁好奇道:“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光线发出?”他对罗猎随身携带的设备并不了解,颜天心猜到是罗猎在利用镭射光束斩断铁链,她才不会向宋昌金解释,冷冷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宋昌金知道颜天心对自己并无好感,当下嘿嘿一笑不再说话,而此时听到外面传来下饺子般的落水之声,却是那些僵尸跳入水中,通过城门的空隙,向里面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