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老滑头】(上)

第二百三十七章【老滑头】(上)

        不由得想起此前宋昌金说过的话,宋昌金潜伏在新满营多年,以神仙居为幌子,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挖掘古西夏皇宫,难道新满营的地下就隐藏着一座西夏古城?以宋昌金的狡诈,绝不会将所有的底牌都掀开给他们看。

        地洞的底部有大量的积水,虽然正逢天空降雨,可是这积水应当和这场降雨无关,他们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在水面的上方发现了一个洞口,从大小和规制来看,洞口应当是城门的一部分,城门为拱形,罗猎让颜天心为他望风,自己直接挑到了水里,利用手表的光芒照亮水下,他向远离城门的位置游了一段距离,从这里能更清楚地看清城门的原貌,城门敞开着,在他下方有类似吊桥的结构,不难推测出在过去他所在位置的下方有一条护城河,这条护城河环抱着古城,护城河和古城阻挡大漠风沙的同时也承担着阻挡外敌的作用。

        水下横七竖八地散落着许多的白骨,如此数量的白骨集中在城门前,切白骨的附近可以见到不少的兵器,罗猎推断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浮出水面之后,罗猎将水下的情景简单告诉了颜天心,两人决定从城门进入,看看里面是否有其他的发现。

        两人入水之后向城门游去,从敞开的城门进入,游入城门约五十米左右前就看到陆地,地势以城门处最低,而后逐渐向上,罗猎先上了岸然后伸手将颜天心拖了上去。

        颜天心从防水革囊中取出手电筒,他们的脚下是平整的花岗岩路面,街道很宽,甚至比起新满营的南北大街还要宽阔一些,这同样是一条南北路,应当是这座地下古城的主街,不过这条大街并没有延续出太久,前方就被黄沙和土层填塞,颜天心在土层上发现了一个洞口,这洞口显得有些突兀,在洞口的不远处有多个土堆,洞口明显是人力挖掘而成。

        颜天心猜测这是个盗洞,她小声道:“你的那位叔叔一定知道这个地方,说不定这盗洞就是他挖出来的。”

        罗猎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宋昌金果然老奸巨猾,他在新满营开烟馆绝非偶然,就是要利用烟馆掩饰他的主要目的,罗猎道:“十有八九。”

        颜天心道:“这里过去曾经是西夏古都,他可能是为了挖掘皇宫中的珍宝。”

        罗猎道:“看来他应当成功了。”他躬下身去,从地上捡起了一片黄灿灿的东西,却是一枚惟妙惟肖的金叶子。心中做出了相应的推断,宋昌金应当发现了掩埋在地下的王宫,也可能找到了王宫宝库,此前通往老营盘的地道其实是他为了运输找到的宝藏而挖掘出的一条通路,宋昌金藏得够深,从头到尾对地下皇城的事情只字不提,如果不是这次的爆炸凑巧将下方炸开,这个秘密仍然隐藏在地下。

        颜天心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土洞,借着光线望去,发现土洞足够宽阔,可以容纳一个人自由通过,她率先进入了土洞。

        罗猎也跟随她的后方爬了进去,在盗洞中匍匐行进了三米左右,地洞就变得宽阔起来,可以供两人并排直立行走,地面上不时可以看到散落的金叶子,向前走了约一里路的距离,前面现出一堵墙壁,墙壁用白色的云石堆砌而成,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有几块云石被抽出,露出一个可供出入的洞口。

        罗猎道:“这里可能就是宫墙了。”

        颜天心道:“不像!”借着手电筒的光芒看了看里面,里面是一个圆洞,走入其中发现他们已经处在了一条管道中,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看到管道的接缝,从结构来看更像是走入了一条地下排水管道。

        颜天心赞道:“你叔叔很厉害啊,竟然能够找到西夏王宫的地下排水管道。”

        罗猎对此也表示赞同,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昔日的西夏王城已经被黄沙和泥土掩埋,地表上的建筑基本上都在黄土之中,但是地下建筑的部分应当受到的损坏不多。比如他们现在所处的地下管道,沿着这条管道一直向前走,只要小心留意管道内散落的东西,不难找出昔日盗掘者的足迹。

        罗猎手中的探测仪将他们的行进轨迹反映在手表的屏幕上,在他们深入其中十多分钟之后,在头顶上方发现了一个盗洞。

        罗猎让颜天心踩着自己的肩膀爬了上去,颜天心利用两人的皮带打结后垂落下去,将罗猎拉了上来,他们已经处在西夏王宫的某处宫室的内部了。房间很大,其中有不少的口袋,两人分别检查了一下那些麻布口袋,口袋中装满了金银珠宝,这些金银珠宝显然盗掘者是还没有来及运走的。

        罗猎甚至怀疑这里的盗掘工程都是宋昌金一个人在完成,又或者他在完成这里的工程之后将其他的助手灭口,他应当是没有考虑到新满营的局势会发生如此急剧的变化,所以还有太多的财宝没有来得及从这里运出去。

        罗猎吸了吸鼻子,他闻到了空气中的一股烟草的味道,虽然味道并不浓烈,可是仍然没能逃过他这个老烟鬼的嗅觉。罗猎低下身去,没多久就在地面上找到了一个烟头,颜天心眨了眨双眸,罗猎的发现更证明这盗洞是人为挖掘,只是为何还会有淡淡的烟草味,难道是因为地下空气不流通的缘故?

        罗猎低声道:“他应当还在里面。”

        颜天心芳心一怔,马上明白罗猎所说的他就是宋昌金,宋昌金在离开天庙之后选择和他们分手,独自向北而去,难道这老狐狸根本就是在故布疑阵。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兜了个圈子从密道重新返回了新满营。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宝贝没有被他运走,他又怎能甘心?

        罗猎道:“看来咱们要守株待兔一段时间了。”与其盲目前行,不如守株待兔,根据眼前所见来判断,不用太久的时间宋昌金就会来到这里,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将这里最值钱的宝贝搬运出去。

        颜天心小声道:“你说他会有几个人?”

        罗猎伸出一根手指,颜天心将信将疑地望着他,在她看来仅凭着宋昌金一个人应当无法完成那么多的工作。罗猎看出了她的质疑,低声道:“不如咱们赌一赌。”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赌注是什么?”

        罗猎的目光落在她娇艳的樱唇之上,颜天心俏脸微微一热,心中已经明白他要得赌注是什么,正想问若是罗猎输了怎么办?外面已经传来叮叮咣咣的声音。

        罗猎和颜天心慌忙将灯光熄灭,没过多久就看到有火光从门外透入,却见一个推着小车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小车上插着旗杆,旗杆上挂着灯笼,随着车辆的移动灯笼在来回摆动,照的那推车人的面孔忽明忽暗。

        罗猎和颜天心在黑暗处定睛望去,那人却是谭子聪!罗猎和颜天心于黑暗中彼此对望了一眼,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可是都知道对方必然是惊讶无比的神情,就算他们敲破脑袋也想不透因何谭子聪会出现在这里?

        谭子聪将车停好,然后将车上装满麻袋的金银珠宝搬了下去。此时又有一辆小推车到来,这次的推车人是宋昌金。

        颜天心在黑暗中悄悄晃了一下罗猎的手臂,意思是告诉他输了。罗猎微微一笑,心中也想明白了谭子聪因何会来到这里,一定是谭子聪在离开的时候遇到了宋昌金,宋昌金刚好缺少人手,所以才想办法将谭子聪骗了过来。

        谭子聪叫苦不迭道:“累死我了,难不成你想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搬空吗?”

        宋昌金骂道:“真是个废物,老子让你过来帮忙,可不是让你来当大少爷的。”

        谭子聪对宋昌金颇为忌惮,叹了口气道:“宋爷,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单单是咱们运得这些东西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够了!”他过去一直骄横跋扈,可这段时间以来却遭受了自出生以来的最大打击,换成过去从他嘴里绝不会说出这种话。

        宋昌金冷哼一声道:“你懂个屁!老天爷把金银财宝送到你的面前是给你机会,你不要就是违背老天爷的意思,是要遭天谴的,早知你是这样的草包货,老子还不如叫上罗猎一起,为何要将发财的机会让给你?”

        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掌声,这掌声在宋昌金和谭子聪听来有若晴天霹雳,两人慌忙去拿武器,却听罗猎清朗的声音道:“三叔啊三叔,您老也忒不仗义,这么好的事情都不叫上我,居然叫上了一个外人。”

        罗猎和颜天心双双从暗处走出,颜天心手握双枪瞄准了对方两人。

        宋昌金被罗猎抓了个现形,并没有表露出丝毫的尴尬,他这张老脸皮的厚度已经能够赶得上城墙拐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