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三分钟】(下)

第二百三十六章【三分钟】(下)

        张长弓虎目发红,大吼了一声道:“走!”他率先转过身去,却感到鼻子发酸,双目不由自主湿润了,陆威霖向百惠点了点头,三人先后进入地道,他们进入地道就沿着地道向来时的路线狂奔,神仙居的军火库位于地下,即将引发的爆炸辐射的范围肯定很大,不但会将地面的建筑炸成齑粉,冲击波还可能蔓延到很远的地方,他们必须要远离爆炸的核心区。

        老于头瞄准了地面上一名正在垂死挣扎的僵尸,将他的头颅射得稀巴烂,然后转身进入了地下军火库,他坐在炸药堆上,摸出了烟草倒在白纸上,不紧不慢地卷起了烟卷儿。

        烟卷儿刚刚完成还未来得及叼在嘴上,就听到了铁门被射击的声音,军火库的大门很快就被人从外面踹开了。老于头点燃了烟卷儿,舒舒服服地抽了一口烟,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军火库内抽烟,原来感觉是如此的惬意如此的舒服。他似乎看到了潮水般拥入神仙居的僵尸军团,似乎看到了它们灰飞湮灭的景象,

        用力抽了一口烟,仿佛要用尽所有的力量将这支烟抽它个一干二净。

        呯!一颗子弹射中了老于头的胸膛,他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那燃烧的烟蒂从他干裂的唇间滑落,掉落在地上……

        张长弓等人用来逃离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分钟,他们就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剧烈震颤起来,仿佛周围的世界全部崩塌,气浪挟带着烟尘沿地道从后方冲击而来,他们手中的火把纷纷熄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从后方将他们推到在地。

        阿诺用身体护住玛莎,黑暗中却没有发现玛莎偷偷挣脱开了勒在她口中的布条,一口咬在他的颈部,阿诺意识到的时候,颈部的皮肤已经被玛莎咬破。

        爆炸过去,烟尘却足足过了一分多钟方才稍稍平息,弥散的烟尘和刺鼻的硝烟味道中传来众人杂乱的咳嗽声,张长弓打开手电筒,一条被灰尘强调的光柱出现在众人眼前。

        张长弓清点了一下人数,进入地道的人目前无人走失,他大声道:“大家有没有受伤?”

        陆威霖和铁娃先后表示没事,百惠已经站起身来,默默掸去身上的灰尘。

        阿诺将玛莎刚刚掉落的布条重新勒住她的嘴,然后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失魂落魄道:“我……我被玛莎咬伤了……”

        众人的心情立时沉了下去,陆威霖心中暗叹,早知如此就应当果断射杀玛莎,也可杜绝其他人受到感染,现在阿诺受到了感染,作为他的好友,自己是不忍心将他射杀的,将心比心,阿诺对玛莎的不忍正源于此。

        阿诺眼眶有些发热,他强忍心中的恐慌道:“你们快将我捆起来,我怕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张长弓点了点头,他和陆威霖两人走了过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阿诺捆了起来,又检查了一下玛莎身上的绳索,阿诺的神智还算清楚,他向陆威霖道:“如果我要是变成了僵尸,你就一枪杀了我。”

        陆威霖道:“我不杀自己人。”心中有种难以描摹的难过。

        阿诺的目光投向百惠,在场的人中,不是自己人的只有她。百惠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帮你这个忙,不过我已经将药方上的药物找齐,兴许你还有机会。”

        张长弓决定暂时先解决阿诺和玛莎的事情,无论罗猎留下的这个药方有没有用,只能尝试一下,阿诺是他们生死与共的战友,面对他的困境他们不能置之不理。

        百惠取来得并非成药,他们只能按照药方上的配比将需要的几种草药混合在一起捣碎研磨成粉,因为逃得匆忙,现在他们身边连水都没有,不过阿诺提醒了他们,阿诺随身带着一个酒壶,酒壶里面的酒可以用来将药粉服下去。

        陆威霖本来准备先将制成的药物给玛莎服用,这其中有一定的私心,毕竟药效不明,也不清楚这药物到底有没有毒,陆威霖准备先让情况紧急的玛莎试用一下。阿诺在这件事上却表现出让人钦佩的担当,他主动要求先吃,用烈酒和着药粉饮下,等了五分钟发现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没有僵尸病毒感染的征兆,又将药粉和着烈酒给玛莎灌了下去。

        玛莎意思混乱极不配合,张长弓和陆威霖、百惠三人配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给玛莎灌了下去。玛莎服药之后平稳了很多,阿诺和她先后进入了梦乡,阿诺甚至发出香甜的鼾声。

        张长弓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奇怪,阿诺平时酒量不错,现在只喝了这点酒就已经睡了过去,应当和酒精的作用无关,看来还是药粉起了作用。

        陆威霖拿起手枪,望着进入梦乡的两人,如果药物对他们起不到作用,两人最终变成了僵尸,对他们而言,死亡也不失为一个圆满的结束,只是自己下不去手,如果亲手枪杀了自己的朋友,恐怕这辈子他的内心都过不去这一道坎。

        百惠平静道:“据我说知这种病毒是没有疫苗的。”她对这种病毒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陆威霖道:“世事无绝对,谭子聪不就被治愈了?”

        铁娃跟着点点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诺叔为人那么好,肯定不会有事。”他毕竟年少单纯,在他眼中的世界黑白分明,他仍然坚信好人好报。陆威霖因他的话而心生感慨,曾几何时起,自己已经不再相信善恶有报,在这个乱糟糟的世道已经无法用昔日的准则去衡量世界,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越是不择手段,越是卑鄙无耻的人反倒获得更滋润更长久一些。

        陆威霖起身向后方走去,他要检查一下爆炸造成的破坏程度,希望刚才的那场爆炸并没有将他们的后路完全堵塞。状况并没有他希望中那样乐观,仅仅向后走了二十米不到就遇到了坍塌路段,刚才的那场大爆炸对地道破坏极大,整个地道已经完全被封死。

        陆威霖举起手电筒,利用光束的投影四处搜寻,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却是百惠随后而至。

        陆威霖道:“完全被封死了。”

        百惠道:“不是还有出口?”

        陆威霖摇了摇头道:“在我们从这条地道入城之前,那边的出口也被炸毁。”

        百惠沉默了下去,知道他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他们已经被困在了一个密闭的地下空间内,一旦氧气耗尽他们全都会因为窒息而死。

        陆威霖忽然道:“这应当难不住你。”

        百惠有些诧异地望着他,不知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威霖道:“听说你们忍术之中有一种土遁之术。”说到这里他的唇角却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看到他脸上的笑意百惠顿时明白他是在故意消遣自己,瞪了他一眼,心中却因他刚才的那抹笑意而温暖。

        罗猎和颜天心亲眼目睹了两次爆炸,第一次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们并不意外,在他们离去之前就已经清楚阿诺在周围民房中布置了炸药,也知道何处是安全区,万一在他们归途中发生了爆炸,也可规避危险。

        可在第一次爆炸发生后不久,更为剧烈的二次爆炸就已经到来,从爆炸发生的位置来看,这次爆炸发生于神仙居的中心,罗猎的内心因这次的爆炸而沉了下去,他第一时间就猜到这次的爆炸发生于神仙居内的军火库,不知他的朋友们有没有来及撤离那片地方?

        颜天心悄悄握住他的手,罗猎转过头去,看到颜天心的俏脸上也写满担忧的神情。罗猎道:“兴许他们已经逃了。”

        颜天心点了点头,等到爆炸过后,他们冒着硝烟和漫天飘落的粉尘迅速向神仙居的方位靠拢。接连两场爆炸让前往进攻神仙居的僵尸军团损伤惨重,两人前往神仙居这一路之上竟然没有遇到一名肢体健全的僵尸士兵。

        神仙居已经整个从原来的位置消失,在原来军火库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深坑周围仍然有没有完全燃尽的火苗,罗猎用探测仪探察深坑周围的状况,发现这被炸出的深坑深度竟然超过了二十米。单从理论上来看爆炸应当无法对地层造成这样大的冲击力,看来这深坑应当早就存在。

        罗猎决定下去看看,从爆炸后的场景来看,在爆炸发生之前,僵尸士兵大批涌到了这里,对神仙居展开了团团围困,阿诺他们应当在无路可退的状况下方才做出了引爆军火库的选择。根据罗猎的判断,这些朋友应当在爆炸之前进入了地道,也唯有通过这种途径方可能找到一线生机。这场爆炸的威力极大,引爆了整个军火库,将神仙居夷为平地,且无意中炸出了地下的大洞。

        萦绕在洞内的烟雾随着火苗的熄灭而散去,空中此时又下起雨来,新满营很少会有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罗猎和颜天心很快就确定了行动的计划,他们沿着这被炸出的坑洞向下攀援,一边下行一边仔细观察坑洞的周边墙壁,希望能够找到地道的开口,一直搜寻到坑洞的底部,都没有在周边墙壁上发现任何的孔洞,不过在他们下行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人工建筑的痕迹,罗猎初步判断这应当是一截被掩埋在地下的古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