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不放弃】(下)

第二百三十五章【不放弃】(下)

        隐身潜入的正是蓝魔,在藤野忠信赋予他强大的力量之后,蓝魔信心倍增,他指挥僵尸军团包围神仙居,自己则利用隐身能力率先潜入神仙居,蓝魔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也是僵尸中的一员,在获得隐身能力和数倍力量的同时,他对鲜血也变得越发渴望,他变得麻木。在刚开始改变的时候,他还会懊悔,还会怀念过去的一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变得漠视一切。

        目睹被他咬伤的对象也会变成僵尸,蓝魔明白自己的体内必然存在僵尸病毒,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人,无论他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归根结底只不过是一个高等级的僵尸罢了。

        蓝魔原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这群人,可终究还是被张长弓发觉,望着疾电般射向自己的一箭,蓝魔身体一偏,暂时放缓对颜拓疆的袭击,一把将射向自己的羽箭抓住,随着他力量的提升,身体方方面面的素质也在增强,他的视力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他甚至能够看得到子弹射向自己的轨迹,昔日高速行进的一切在他的视野中都开始变慢。

        其他人眼中快似流星的一箭在蓝魔的眼中却在慢吞吞飘来,慢得足够他打个哈欠,伸个懒腰,然后在轻松将这一支箭摘入手中。

        陆威霖对危险拥有着不次于张长弓的灵敏嗅觉,他马上就意识到真正的危险就在他们的身边,举枪瞄准这看不见的敌人,呯!呯!陆威霖选择瞄准的位置基于他的经验判断,在张长弓射出那三箭之后,这隐形的敌人必然会选择躲避,而陆威霖的两枪就射击在他可能逃逸的方位,超一流的枪手会提前判断出对方的移动,抢先封锁对方的去路。

        颜拓疆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是他的反应速度丝毫不次于其他人,发足向一旁逃去,方才逃了几步,蓝魔将手中的羽箭投掷出去,羽箭经他徒手扔出速度和力量丝毫不次于弓箭射出,羽箭穿透了颜拓疆的大腿,颜拓疆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

        常怀新慌忙去搀扶,周文虎举枪冲了过来,挡在两人身前,举枪朝着敌人可能的位置接连射击。

        蓝魔穿行在子弹之中,在周文虎尚不知敌人已经来到近前的情况下扬起拳头,狠狠击中了他的胸膛,这一拳的力量极其强大,竟然将周文虎的胸膛洞穿,鲜血淋漓的手穿透了周文虎的后心,从他的背后钻了出来。

        蓝魔恨极了周文虎的背叛,这一拳凝聚全力,这一拳将所有人震惊,正常人不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和杀伤力,望着那只因沾染了鲜血而显形的拳头,颜拓疆被吓得魂飞魄散,原本搀扶他的常怀新此时也丧失了所有的勇气,抛下颜拓疆独自逃去。

        蓝魔却不会放过这个背叛自己的家伙,血淋淋的手捻起一颗飞向自己的子弹,猛然弹射了出去,沾染了周文虎鲜血的子弹向常怀新的后脑射去,击穿了他的颅骨,常怀新突然被人抽取了灵魂,直挺挺扑倒在了地上。

        张长弓抽出霰弹枪瞄准那血手所在的位置射出了一枪。

        蓝魔感觉无数沙尘击打在自己的身体上,因为来自霰弹枪巨大的冲击力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不过这力量还不至于让自己停下步伐。张长弓接连又是两枪,霰弹射中目标的时候,火星和弹片勾勒出一个男子身体的轮廓,不过几次射击无法给蓝魔带来致命的伤害。

        张长弓也清楚这一点,他高声道:“跳!”

        目睹刚才那场交火的人都已经明白,他们所面对得是一个不可能战胜的敌人,陆威霖和铁娃率先做出了反应,两人直接从小楼上跳了下去。抱着玛莎尚未来得及登上小楼的阿诺,也慌忙回头向下逃去。

        老于头站在密道所在的房门前向众人招呼道:“这里来!这里来!”对他们来说逃入密道是目前唯一可行的选择,虽然密道的出口被封,可现在的密道中至少是安全的。

        几人匆匆向老于头逃去,老于头一边指挥着众人,一边举起枪,接连将两名从后方追赶而来的僵尸击毙。

        颜拓疆并未来得及逃离,他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士可杀不可辱,他宁愿战死也不愿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不等他扣动扳机,手腕已经被人握住,蓝魔并不是要夺走他的手枪那么简单,喀嚓一声,硬生生扭断了颜拓疆的右腕,疼痛让颜拓疆几乎晕厥过去,他怒吼道:“畜生!”

        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活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阿诺在逃入地下密道之前引发了事先布置的炸药,神仙居周围的民宅接二连三发生了爆炸,尚未来及攻入神仙居的僵尸被这一波波的爆炸炸得血肉横飞。

        罗猎和颜天心正在从古庙撤离,让罗猎欣喜得是,这些僵尸虽然看起来比天庙所遇的僵尸厉害了许多,可是它们对自己仍然心存畏惧,没有僵尸主动攻击自己,无需隐形,罗猎护卫着颜天心从僵尸群中走过,那些僵尸士兵一个个手持武器,张大了嘴巴,却无一胆敢发动攻击。

        前方一具僵尸挡住了去路,罗猎扬起刀鞘径直撞击在它的面门上,怒喝道:“让开!”

        僵尸被罗猎撞得脑袋一偏,怒极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嘶吼,却不敢继续向前,乖乖让开了一条道路,罗猎拥住颜天心的香肩,避免她会被僵尸士兵攻击。

        那些僵尸虽然跃跃欲试,可当罗猎带着颜天心来到近前的时候,却不得不向两旁让去,两百余人的僵尸队伍闪开了一条缝隙。

        颜天心小声道:“看起来它们很怕你。”

        罗猎点了点头,从眼前熟悉的状况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这些僵尸感染的病毒应当和天庙周围僵尸同源,所以它们才会对自己表现出畏惧,很可能是慧心石的缘故,其实罗猎完全可以大开杀戒,不过在利用吴杰提供的解药治好了谭子聪之后,罗猎意识到这些僵尸士兵并非无药可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非他们本来的意愿。

        颜天心在罗猎的呵护下心惊胆战地通过了僵尸的围堵,就在他们准备返回神仙居的时候,神仙居周围的爆炸发生了,阿诺在神仙居周围布置了大量的炸药,前去围困神仙居的僵尸士兵在这场爆炸中损失惨重,大半被炸死当场,幸存者寥寥无几。

        颜拓疆的双手双脚都被蓝魔折断,他居然还没有晕厥过去,咬牙切齿道:“马永平,我真该一枪杀了你。”

        蓝魔听到马永平这个熟悉且陌生的名字心中一动,不过并没有太多的感触,虽然他仍旧记得身为马永平时发生的那些事,可是在心底深处却又不自觉地和过去画上一道界限。

        甚至在他面对颜拓疆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那种深仇大恨,有得只是对屠杀和鲜血的渴望,蓝魔意识到自己的情感正在变得简单而低级,甚至于只剩下原始的欲望,变得不像是一个人,变得更像是一个野兽。

        蓝魔吸了吸鼻子,颜拓疆身上的气味并不诱人,相比而言,他更喜欢新鲜而年轻的热血味道,人不同,鲜血的滋味也不同,男人和女人不同,青年和老年不同,蓝魔甚至能够从血液中感受到对方的智慧,感受到对方心如止水还是柔情脉脉,与世无争还是野心勃勃。

        蓝魔不喜欢颜拓疆的味道,对他来说血液已经陈旧,透着老奸巨猾,透着野心和欲望,这样的血过于苦涩了一点,这世上存在着太多的矛盾,复杂而残忍的人却喜欢单纯善良的血。

        蓝魔之所以没有干掉颜拓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因为藤野忠信事先就命令他要留下活口,他必须要将一个活着并保持头脑清醒的颜拓疆带到藤野忠信的面前。

        玛莎的身躯不安的抽动起来,身在地道中的众人原本都在提防蓝魔寻踪而至,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玛莎的变化。一直守护玛莎的阿诺意识到情况不对,紧紧抓住了玛莎的双臂。

        “啊!”

        玛莎的这声尖叫将众人都吓了一跳,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玛莎头发蓬乱,双目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

        见此情景多半人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陆威霖举枪瞄准了玛莎,阿诺慌忙道:“不要……”

        张长弓走过去,用一根布条勒住了玛莎的嘴。被他们带到地道中的百惠道:“她被僵尸咬伤了。”

        陆威霖提醒阿诺道:“你最好离她远一些。”

        阿诺道:“谭子聪不是被治好了?罗猎不是说这病毒并未无药可医吗?”

        张长弓望向老于头,他记得罗猎将药方拿给了老于头,不知老于头是否来得及将药配齐?老于头摇了摇头,刚才大波僵尸来袭,情况无比紧急,根本来不及配药这种事。

        阿诺道:“我去,我去配药!”

        陆威霖瞪了他一眼道:“色胆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