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不放弃】(上)

第二百三十五章【不放弃】(上)

        阿诺也留意到了玛莎手臂上的伤痕,内心一沉:“你受伤了?”

        玛莎咬着嘴唇,双眸中已经涌出晶莹的泪水,她颤声道:“你走,不要管我……”

        阿诺道:“不要害怕,有我在。”

        玛莎忽然从地上捡起了那僵尸掉落的手枪,先指向阿诺,然后抵住自己的下颌:“你走,我不想伤害你!”意识到自己被僵尸抓伤之后,玛莎心中万念俱灰,父亲遭遇这样的噩运,现在自己也是如此,兴许这就是自己的命数,玛莎暗自垂泪,真主啊!万能的真主,难道您不再庇护您忠实的信徒了吗?

        阿诺看到玛莎毅然决然的目光,知道她心意已决,如果自己再往前一步,恐怕会逼迫她做出不理智的选择,他点了点头:“保重!”转身欲走,却突然惨叫了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玛莎吃了一惊,出于关心第一时间冲到阿诺身边将他扶起,却想不到阿诺只是故意伪装用来转移她的注意力,看到玛莎过来,趁机一掌击在她的颈后,将玛莎打得晕厥过去。

        阿诺抢在玛莎倒地之前将她抱起,望着玛莎苍白的俏脸,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尝试一下,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会把她放弃。

        罗猎和颜天心顺利进入了古庙,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他们就发现了钟楼上的三名忍者,其中一人正在利用望远镜瞭望神仙居的方向,罗猎向颜天心眨了眨眼,示意她负责掩护自己,距离隐身功能失效还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他必须有效利用这段时间,击倒三名忍者。

        颜天心点了点头,举起手枪。

        罗猎沿着阶梯蹑手蹑脚走上钟楼,准备停当之后,宛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那负责瞭望的忍者,三名忍者从空气的异常流动中察觉到了变化,几乎在同时转过身来。颜天心接连扣动扳机,连续两枪解决了瞭望者身边的忍者。

        中心忍者闪电般抽出太刀向身后劈砍过去,虽然他看不到目标,可是凭直觉意识到危险就在身后。

        罗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身体继续前冲,屈起右膝狠狠撞在那忍者的小腹,这次重击让忍者顿时丧失了战斗力,魁梧的身躯弯曲了下去,紧接着罗猎的重拳击打在他的下颌,将忍者打得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后脑撞击在青铜大钟之上发出噹的一声闷响。

        钟声悠扬远远送了出去,罗猎抢下太刀抵住那忍者的咽喉,刀锋一挑,将他脸上的黑布挑落,罗猎本以为此人会是藤野忠信,可挑落黑布之后方才发现黑布背后竟是一张全然陌生的面孔。

        颜天心负责掩护,在钟声响起之后并没有发现庙里有其他人过来接应。

        罗猎用刀锋指着那忍者道:“藤野忠信在什么地方?”

        那忍者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罗猎看到他嘴角蠕动,顿时意识到不妙,再想阻止已经迟了,那忍者咬碎口中暗藏的毒药,立时气绝身亡。

        唯一的活口已经自杀,罗猎和颜天心迅速搜寻了整座古庙,发现除了这三名忍者之外,并无其他人在,藤野忠信更是早已不知去向,看来藤野忠信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撤退。

        颜天心小声道:“怎么办?”

        罗猎站在钟楼之上,捡起那名忍者掉落的望远镜观察周围,却发现有百余名僵尸正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蜂拥而来,或许是被钟声和枪声所吸引,罗猎轻声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藤野忠信此时已经驱车抵达了新满营的北门,一路上难免会遇到不少僵尸士兵,然而那些僵尸在藤野忠信到来之后纷纷选择避让,竟无一人向藤野忠信发动进攻。

        藤野忠信在离开北门的时候听到了钟声,他皱了皱眉头,却并未回头,虽然没有看到古庙中此时的情景,却已经猜到有人已经攻陷了那里。

        藤野忠信驾驶着汽车一直驶向北方,出了北门不远就已经到达大片平整的戈壁,城内的战火目前还没有蔓延到这里。

        车越行越远,交火声渐渐远去,空气中的硝烟味道也渐渐变淡,藤野忠信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架军绿色的飞机,他的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汽车一直行驶到飞机前方,飞行员从飞机另外一侧闪身出来,为了抵御风沙和紫外线,她将自己包裹得非常严实,红蓝花纹的丝巾遮住了大半个面孔,双眼也用墨镜遮住。合体的白色衬衣用一根宽阔的有些夸张的棕色皮带束在军裤内,美腿修长笔直,左右腿两侧各有一个枪套,插在枪套内的双枪闪闪发光。

        黄昏的风吹乱了她的秀发,扬起白嫩纤长的右手轻轻将乱发拢入耳后,慵懒的风姿让人呼吸为之一窒,就如一朵盛开在戈壁上的格桑花。

        藤野忠信推开车门跳了下去,脸上的笑容却已经不见,反手将车门重重关上,然后警惕地打量着那女郎。

        对方用日语道:“我还以为到了箱根的大涌谷!”

        藤野忠信道:“你看错了,明明是富士山上五合目。”

        女郎点了点头道:“为何没有雪?”

        藤野忠信道:“明明在下雪。”

        “黑色的雪?”

        两人你来我往地对着暗号,所有的暗号相符之后,藤野忠信方才解除了戒心,他走向那美丽女郎,主动向她伸出手去,对方却没有将手伸向他的意思,藤野忠信唯有讪讪地将手放下,自我介绍道:“在下藤野忠信!”

        女郎仍然保持着神秘的蒙面状态,轻声道:“你好。”

        藤野忠信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掩饰内心中的不悦,对方明显失礼了。如果拒绝和自己握手只是因为男女有别,而在自己自报家门之后,她并未将名字告诉自己,这是对自己的蔑视。

        藤野忠信并没有发作,淡然道:“我还以为来得应当是三架飞机。”

        女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一封信递给了藤野忠信。

        藤野忠信接过那封信,抽出信封看完,慌忙向那女郎深深一躬道:“石岛夫人,在下失礼了。”

        石岛夫人伸出手去将他交还给自己的那封信接过,当着藤野忠信的面撕了个粉碎,随手抛弃,白色纸片飘散在风中,宛如千百只白色的蝴蝶在同时起舞,她轻声道:“你为何要启动血樱计划?”

        藤野忠信道:“并非在下擅自做主,而是情况失控……”停顿了一下又道:“在此事结束之后,我会书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石岛夫人道:“有没有找到天庙。”

        藤野忠信摇了摇头道:“中间出了意外。”

        “我不问过程,只要结果!”石岛夫人厉声道。

        藤野忠信从对方那里感到了一阵无形的杀机,不禁噤若寒蝉,他忽然感觉到上头派她过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石岛夫人冷冷道:“看来是一无所获,没有完成任务,却擅自启动了血樱计划,你还真是胆大。”

        藤野忠信道:“也不是一无所获,我们找到了昊日大祭司的遗体。”

        阿诺抱着玛莎夺门而出,他刚刚离开房间,一名僵尸士兵从屋顶扑了下来,关键时刻楼上的陆威霖留意到了这一变化,瞄准那僵尸的脑袋就是一枪,僵尸中弹后直坠在地面上。

        阿诺抬起头,听到陆威霖的大吼声:“上来,我掩护你!”

        阿诺抱着玛莎向台阶冲去,身后两名刚刚受到感染的士兵疯狂向他追了过来。张长弓也过来协助陆威霖,两人接连射杀了几名僵尸士兵,让他们纳闷的是,外面的防线尚未被攻破,几百名僵尸还没有成功进入神仙居,刚才攻击阿诺的几名僵尸士兵显然来自于他们的内部,全都是颜拓疆的手下。

        颜拓疆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手下接连被僵尸病毒感染之后,他感到情况有些反常,毕竟这些人跟他逃入神仙居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难道其中有人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被咬伤,直到现在病毒才发作?

        张长弓忽然转过身来,手中的弓箭瞄准了颜拓疆的方向,颜拓疆被他吓了一跳,自己和张长弓无怨无仇,不知他因何会倒戈相向?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张长弓一箭已经射了出去,这一箭射向颜拓疆的方向,目标却不是颜拓疆,从他的右肩上方掠过,擦着张长弓的耳朵,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响。

        颜拓疆身边的常怀新以为张长弓要对大帅不利,调转枪口瞄准了张长弓,陆威霖反应及时,也将枪口对准了常怀新,如果他胆敢扣动扳机,陆威霖会在他伤害张长弓之前先行将他射杀。

        紧张的局势一触即发,不过所有人很快就意识到张长弓的那一箭绝非针对颜拓疆,以他的箭法,在这样的距离出其不意的射击绝不会错过任何的目标。高速行进的羽箭在空中突然就停了下来,竟然漂浮在空中,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

        张长弓大吼道:“让开!”弯弓搭箭,咻!咻!咻!一连三箭向箭矢漂浮的空中射去,张长弓是一名出色的猎人,他的观察力和感知力极其出色,在所有人忙于防守僵尸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此前在西夏王陵,他就和拥有隐身能力的忍者交过手,当他们的内部突然出现了僵尸病毒感染者,张长弓就格外留意有无外敌潜入,在他听到有脚步声向颜拓疆接近之后,马上就锁定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