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天上来】(上)

第二百三十四章【天上来】(上)

        罗猎在现出本身之前就已经留意到那两名忍者,凭直觉判断,两人极有可能是要前往神仙居。他竖起食指向颜天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左侧的一人做了个割喉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右侧的那名忍者,示意这个活口由自己来负责。

        那两名忍者认为自己行踪隐秘,正在迅速接近神仙居的时候,颜天心准备出动,却又被罗猎一把拉住,只见废墟中一具僵尸破土而出,张开双臂扑向那位于右侧的忍者。

        两名忍者应变也是奇快,右侧忍者一脚踹中那僵尸的胸口,左侧忍者挥动太刀,寒光闪过,从僵尸的颈部横削而过,那僵尸的颈部被斩断,一颗脑袋叽里咕噜地滚落下去。

        忍者以为得手之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颜天心和罗猎分别对那两名忍者发动突袭。颜天心出手果断,左手捂住那忍者的口鼻,右手握住匕首从忍者的喉头划过,那忍者挣脱不及,鲜血从喉头向前喷出。

        颜天心丢下那忍者的尸体,却见罗猎已经成功抓住另外那名忍者,将他拖到残墙的角落之中,颜天心紧跟了过去,扯掉蒙在忍者脸上的灰布,染血的匕首抵住那忍者的咽喉。

        颜天心看到那忍者的面貌不禁惊呼了一声:“咦!怎么是你?”

        罗猎也是在活捉那名忍者之后方才意识到她居然是个女人,定睛望去被他制住的忍者乃是此前不辞而别的百惠。

        百惠是奉了藤野忠信的命令前来神仙居打探情况,没料到还没有抵达神仙居就已经被人制住,最初她的内心也是极其恐慌的,可看到眼前竟然是罗猎和颜天心,内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旋即却又意识到彼此之间仍然处在敌对的立场,即便是认识他们,对方也不会手下留情。

        百惠冷冷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性命已经在他人的掌控中,求饶也是没用,不如显得无畏一些。

        颜天心道:“谁说我们要杀你?”她打量着百惠,真是想不到百惠居然能够独自一人逃到了这里。

        罗猎放开百惠,目光却仍然没有离开她的左右,他知道百惠擅长隐身之术,对她自然加倍提防。百惠并非一人前来,她的同伴已经被颜天心杀掉,由此不难判断,她应当和组织会合。

        罗猎道:“你是要去神仙居吗?”

        百惠沉默良久方才道:“你们快走吧,整座新满营都已经被僵尸占领,这些僵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进化。”

        罗猎和颜天心对望了一眼,百惠有些所答非所问,不过从她的话中不难判断她是在给他们忠告。

        颜天心冷冷道:“你可是要去神仙居吗?”

        百惠点了点头:“命令在身不得不从。”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从百惠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些容易忽略的信息,沉声道:“藤野忠信也在这里?”

        百惠暗暗心惊,罗猎智慧超群,分析力极强,轻易就能读懂别人的心思,自己本想隐瞒藤野忠信的事情,却不知在何处露出了破绽。

        罗猎道:“这里的一切和藤野忠信有无关系?”

        百惠沉默了下去,她不敢轻易开口,因为担心罗猎会从她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罗猎却道:“你我虽然立场不同,可有些事只要稍有人性的人都不会去做,你说对不对?”

        百惠内心剧震,目光和罗猎相遇,只觉得他的双目深邃莫测,自己的目光突然就陷入到他的眼睛中去,脑海倏然变得一片空白。

        颜天心看到百惠陡然变得迷惘的表情已经猜到罗猎对她用了催眠术,形势紧迫,罗猎不可耽搁,也没有时间去仔细盘问百惠,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她催眠,让她将一切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罗猎在吸收慧心石的能量之后,方方面面的能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突飞猛进,此前他和龙玉公主在颜天心的脑域中发生了一场意识之争,最终以他的胜出而结束,百惠虽然是一名出色的忍者,可是她的意志力在罗猎面前仍然不堪一击,再加上她心底存有善念,在目睹藤野忠信的种种恶行之后,对藤野忠信的看法也有了改变。

        虽然百惠再度回到藤野忠信的身边可是她的内心始终处在挣扎之中,罗猎利用催眠术让她放松了内心的防线,百惠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将自己所了解的事情全都交代了出来。

        罗猎和颜天心闻之心惊,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次的僵尸病毒是人为制造,竟然是藤野忠信一手释放,藤野忠信想干什么?他不仅要毁掉新满营还要制造更大的灾难。

        颜天心用望远镜寻找古寺的位置,从他们这里看不到古寺,也就是说藤野忠信也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

        颜天心道:“怎么办?”

        罗猎道:“先和张大哥他们会合,然后再做决断。”

        神仙居的防守极其严密,至少有五支枪瞄准了大门的方向,大门并未关闭,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就算是飞入一只鸟儿也逃不过他们的视线。

        如果没有逃生笔,罗猎一行是不可能大摇大摆进入神仙居的,罗猎扛着被颜天心打晕的百惠,和颜天心从正门走入了神仙居,他们看到守住各个角落的士兵,让颜天心意外得是,她的叔叔颜拓疆也出现在这里,而今正在长廊内和张长弓、老于三人商量着什么。

        罗猎并没有惊扰他们,和颜天心一起进入一旁敞开门的无人房间,解除隐形状态之后,罗猎让颜天心稍等,然后站在门外,轻声道:“大帅何时过来的?”

        罗猎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众人听来却如雷贯耳。颜拓疆倒还没觉得怎样,在他看来应当是张长弓这群人欺骗了自己。

        张长弓虽然认为罗猎必然能够脱险,可怎么都想不到他是如何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来到了神仙居,神仙居内三十余人居然无人察觉他们的到来,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罗猎身边,在罗猎的肩头捶了一记,然后双手握住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张长弓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好友脱险,也因为罗猎走后这千斤重担都被他挑在肩上,如今总算可以交还给罗猎,经历的波折越多越能体会到罗猎在这个团队中的重要性。

        罗猎自然没有向颜拓疆解释的必要性,向他微微颔首,其实根本用不着他来解释,颜天心已经随后出现,微笑道:“叔叔,我还以为您已经走了。”

        颜拓疆看到侄女儿平安无恙,心中也感到安慰,不知他们到底有没有找到天庙?

        颜拓疆叔侄二人去一旁叙话之时,阿诺也跑了过来,见到罗猎平安归来自然开心万分,罗猎叫上两人来到小楼之上,陆威霖虽然看到罗猎和颜天心回来,却因为职责所在没有从埋伏的地方移动半步,别后重逢固然值得庆贺,可是所有人也清楚他们现在并未离开危险。

        张长弓将别后的状况简单说了一遍,罗猎并未详细说明他们是如何摆脱危险来到这里会合的,沉声道:“你们已经暴露了,藤野忠信派人过来查看这边的状况。”

        阿诺骂道:“那王八蛋居然活着逃出来了。”

        罗猎举起望远镜看了看,找到古寺的位置,低声道:“藤野忠信目前藏身在那座古寺内,根据百惠的交代,这次城内全面爆发的僵尸病毒乃是他一手散播。”

        张长弓倒吸了一口冷气道:“此人心肠竟如此歹毒,难道他不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如果僵尸病毒扩散出去,遭殃得不单是新满营,很可能是整个世界。”

        罗猎拿出了一张地图,指点了一下新满营的位置,然后在新满营的周边画了一个圈:“还好新满营的位置比较偏僻,一时间病毒不会传播得如此之快。”

        陆威霖道:“颜拓疆昨晚已经下令全城转移,整个新满营的军民大都已经撤离,有可能其中就有病毒的携带者。”

        罗猎摇了摇头道:“应当不会,藤野忠信散播的这种病毒和此前不同,应当是过去僵尸病毒的变种。”

        张长弓道:“如果吴先生在就好了,他有克制僵尸病毒的方法。”

        罗猎道:“吴先生将药方给了我!”他在这件事上故意说了个谎,总不能告诉同伴们是利用来自未来的高科技仪器分析出药物的成分,他将自己写下的药方递给了阿诺,让他等会儿去找老于头看看,有没有可能配出药物。

        陆威霖道:“既然你已经来了,咱们就可以功成身退。”

        罗猎道:“现在还不能走,咱们必须要抓住藤野忠信,逼他交出药方,也唯有如此才能保证……”罗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头顶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几人都听到了空中的动静,一个个抬头望去,却见空中有一架军绿色的双翼飞机在盘旋。

        阿诺看到那飞机惊喜叫道:“飞机!飞机!”

        此时颜拓疆也从房间内出来,他抬头仰望天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即便是周文虎这些久经沙场的将领,也未曾亲眼目睹过飞机这一新奇的装备,那飞机出现在新满营的上空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