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不择路】(下)

第二百三十三章【不择路】(下)

        这二十六人虽然有不同的外伤,可大都是轻伤,无人被僵尸咬伤或抓伤,这是他们再三确认之后的结果,可疑的三名同伴已经被他们击毙,并非是因为他们心狠,而是在当前的形势之下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在他们的小团队中出现了一名僵尸病毒感染者,那么很快就会蔓延开来,导致他们这支最后逃亡小队土崩瓦解。

        颜拓疆对自己也有同样的要求,他向部下已经明确表示,如果自己也感染了僵尸病毒,他们同样可以毫不犹豫地击毙自己,只有将病毒扼杀在萌芽状态,方能保证他们中有人能够顺利地逃出去。

        常怀新做了个手势,两名士兵快步奔向巷口,左右看了看,确信前方的路口没人,方才快速通过这条道路进入下一个巷口,马上有两名同伴补充了他们刚才的位置。

        颜拓疆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完全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常怀新对落到目前的境地并不后悔,因为他清楚此乃天灾人祸,颜拓疆也无法掌控,换成任何人都无法掌控,至少颜拓疆做出了让百姓及时撤离的决定,比起马永平的全城戒严,不允许任何人出入城门,颜拓疆的决定更得民心,如果没有果断下达撤离的决定,新满营恐怕会沦为僵尸之城。

        颜拓疆望着身边的这群部下,内心中有些愧疚,在他们的帮助下自己得以东山再起,而自己尚未来得及对这些老部下论功行赏就落入这生死两难的困境之中。

        常怀新想前看了看,再通过三条街道就能够到达他们的目的地神仙居了,他不知道颜拓疆因何要去那里,不过以他对颜拓疆的了解,颜拓疆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但是这位头领口风极紧,在抵达目的地之前,恐怕他不会说出此行的原因。

        发现这支小队动向的不仅仅是张长弓,古寺和神仙居相距不到一里路,藤野忠信不时用望远镜观察着城内的情景,这支穿行于城内的逃亡小队被他无意中收入了视野,藤野忠信慌忙调整焦距,当他看清逃亡的人是颜拓疆一行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句话。

        无论是谁看到颜拓疆的移动方向都会感到奇怪,按照正常人的选择,现在这种时候都是想方设法出城,而颜拓疆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他向城中心移动。难道是想找一个藏身之地隐藏起来?等到风头过去再考虑逃亡的事情?藤野忠信很快就否认了这个可能,没有人比颜拓疆更熟悉这座城市,他一定知道出路。

        在判断出颜拓疆的目的地之后,藤野忠信开始观察神仙居,他看到光芒一闪,内心一动,神仙居有人?藤野忠信自然不会想到是张长弓那帮人在神仙居,他认为颜拓疆此前就做好了安排,在神仙居留下了退路。低声吩咐下去,派人潜入神仙居探察情况。

        颜拓疆一行顺利来到神仙居门前,先由士兵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发现无人回应,初步判断出里面没人,这才小心推开了院门,众人进入神仙居的院落中,分散开来准备首先搜寻这座院落排除可能存在的危险。

        “嗨!”头顶传来了一声呼喊,所有士兵同时举枪瞄准了上方,陆威霖手中的狙击步枪已经锁定了颜拓疆。在他的身边老于头举起双手挥手道:“别开枪,大帅,是我!”

        颜拓疆看到现身的居然是老于头,心中也是倍感诧异,他和老于头一行在老营盘附近分手,想不到老于头居然也辗转回到了这里。颜拓疆心机深沉,他想象不出老于头因何会出现在这里?颜拓疆才不会相信老于头这次回来是为了普度众生,心中暗忖,难道这神仙居内还藏着什么宝物,所以老于头才会去而复返。

        颜拓疆仍然没有下令让部下垂下枪口,陆威霖从他的反应已经看出此人疑心太重。

        老于头看到陆威霖仍然举枪瞄准颜拓疆,低声道:“陆老弟将枪放下,大家是自己人。”

        陆威霖岂会听从他的命令,冷冷道:“让他们先放下枪再说。”

        颜拓疆毫不畏惧地望着陆威霖的枪口,然后从枪口转移到陆威霖的脸上,从陆威霖坚忍果决的表情他判断出,眼前的年轻人拥有一枪击毙自己的能力,虽然在他的身边有那么多的部下,二十多杆枪同时瞄准了陆威霖,但是就算他们同时开火,也阻止不了陆威霖对自己的诛杀。颜拓疆向周围望去,看到小楼的几扇窗口中也有枪口露了出来,对方人数或许不如自己这边多,可是他们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双方若是真得发生交火,倒霉的肯定是自己这一方。

        颜拓疆这才下令道:“把枪放下。”

        身边部下听到他的号令方才将枪垂落下去,陆威霖也将枪口移开。

        老于头松了口气,身边一道人影冲了出去,扑通一声就跪倒在颜拓疆的面前,却是周文虎从小楼内冲了出去。

        颜拓疆看清给自己下跪的人是周文虎的时候,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在自己被马永平篡权,虎落平阳之时,为虎作伥的周文虎也被列入他以后必杀的名单之一,可此一时彼一时,他们在这样的境况下相见,被命运捆绑在同一阵营中。颜拓疆道:“起来吧,文虎。”

        周文虎含泪道:“属下罪孽深重,对不起大帅。”

        颜拓疆哈哈笑了起来:“现在说此等屁话有什么用处?起来吧,若是当真觉得罪孽深重,随时都有送命的机会。”

        周文虎因颜拓疆的这番话而愣住,一旁常怀新道:“大帅何等胸怀,岂会跟你一般计较,起来吧。”

        周文虎这才站起身来,此时张长弓和阿诺也走了出来,众人相见之后,颜拓疆让常怀新带人帮忙去放手。他则和张长弓、老于头一起来到房间内,彼此将了解到的情况交流了一下。

        老于头知道颜拓疆此番前来的目的,问道:“大帅此来是不是想通过上次那条密道离开?”

        在老于头的面前颜拓疆自然没有必要隐瞒,他点了点头道:“不错,城墙周围都已经被僵尸封锁,他们目前集中在城墙周围活动,我们没有来得及撤离出去,所以才想到了神仙居。”

        老于头叹了口气道:“可出口已经炸毁了。”

        颜拓疆对此表现得颇为乐观,他提醒老于头道:“你难道忘记了,上次咱们走得是另外一个出口,老营盘的出口因为僵尸阻挡咱们并未经行。”

        老于头道:“我说的就是那个。”他这才将老营盘被困,他们又是如何突围的事情一一讲述了一遍,颜拓疆听他说完,内心随之变得沉重起来,原以为这下面有一条出路,可没想到出路全部被封。可既然如此老于头他们因何要回到新满营?这世上岂会有主动送死的道理?

        颜拓疆为人多疑,不过他隐藏颇深,喜怒不形于色,故意问起罗猎和颜天心的下落,他知道这群人中真正的首领是罗猎,不知因何还未现身。

        老于头老于世故,从颜拓疆的发问就知道他对自己并不信任,反正也没有瞒他的必要,老于头又将两拨人马走散的事情告诉了他,因为当时的情况紧急,罗猎和颜天心并未来得及进入地道,现在是死是活还不清楚。

        颜拓疆此时已经信了八成,低声道:“你们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罗猎他们前来会合?”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不错!”

        颜拓疆心中暗赞,罗猎这年轻人果然有过人之处,能让一帮好汉对他如此肝胆相照,回想起自己,虽然雄踞一方,可身边可共生死的忠诚手下却不算多,到最后只剩下这二十多人跟着自己。

        张长弓道:“大帅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地道中查探一下情况。”

        颜拓疆笑道:“都已经证明过的事情,我又何须花费那个经历,大家同坐一条船,我自然相信你们。”说完又道:“不过这里也非久留之地,那些僵尸已经占领了新满营。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展开全城搜索,既然神仙居的地道已经中断,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另选道路离开。”

        张长弓道:“罗猎和颜掌柜还未回来,我们必须要在这里等着。”

        两道灰色的身影沿着建筑物的阴影快步行进,他们时而奔跑,时而停下,尽可能隐藏身形,从两人的装扮来看应当是日本忍者。因为僵尸大都集中在城墙附近,所以新满营的中心显得格外空旷,从古寺前往快活林,最近的一条道路就是南阳大街,可是因为南阳大街此前被马永平摧毁,这里的道路遍布障碍,很少有人会选择这里行进。

        两名忍者选择得就是南阳大街,进入这片断壁残垣,他们明显加快了速度,纵跳腾跃在这片废墟之上,在一座墙壁后,两道身影一点点显露出来,却是罗猎和颜天心,逃生笔的隐性功能持续的时间已到,两人刚好在这里现出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