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不择路】(上)

第二百三十三章【不择路】(上)

        常怀新掩护颜拓疆沿着城楼左侧的楼梯向下逃去,成功冲上城楼的僵尸其实不到十人,但是被他们扑倒咬伤的士兵马上就感染了僵尸病毒,成为了僵尸军团中的一员。短时间内城楼上双方的人数出现了逆转,面对如此穷凶极恶的僵尸,士兵们再也没有恋战之心,争先恐后地向城楼下逃去,一名士兵还未来得及逃走,就被十多名僵尸围拢在包围圈内,他大叫着不停扣动扳机,很快就将枪膛内的子弹打完,而那些僵尸却仍然在不断迫近,士兵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他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转身爬上了城楼,从城楼之上大叫着跳了下去。

        宁死不屈,士兵的身躯从高高的西门城楼上坠落,摔在地上口吐鲜血奄奄一息。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在士兵尸体的前方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呼,因为西门交火声不断,无人留意到这一声惊呼到底来自何方,其实就算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任何的发现,在士兵尸体的旁边根本没有任何人。

        惊呼声却是颜天心所发,她和罗猎利用逃生笔的隐身功能成功隐形,此时刚巧来到交战激烈的西门,西门战况处于最为激烈的时刻,因爆炸在西门城楼的南部城墙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新满营的士兵边战边退,正在从缺口向外撤离。

        罗猎并没有料到新满营的状况会恶劣到这种地步,硝烟弥漫中看到一名士兵被一具僵尸扑倒在了地上,然后抓住那惊恐的士兵狠狠撕咬在他的身上,周围士兵乱枪齐发,射杀的目标不仅仅是那具僵尸还有刚刚被僵尸咬伤的战友,战斗是极其残酷的,此前的经验告诉他们,只要被僵尸咬伤,马上就会被病毒感染,成为僵尸军团中的一员,趁着伤者没有形成新的危害之前将他射杀不失为未雨绸缪的办法。

        罗猎拉着颜天心向城楼撤离,现场交火颇为激烈,你来我往流弹乱飞,如果深入密集交战的区域很可能会被误伤。

        颜天心喃喃道:“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从城楼的下方响起,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西门城楼在这次的爆炸中彻底坍塌。

        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掩护大帅,掩护大帅!”

        颜天心内心一怔,新满营的大帅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叔叔颜拓疆?可是叔叔不是已经带着马永卿远走高飞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新满营?

        罗猎来到那从城楼上跳下来的士兵身边,看他的样子已经不行了,罗猎抓住了他的手臂,那士兵口中不停吐着鲜血,罗猎追问道:“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僵尸……全都是僵尸……”

        颜天心道:“大帅回来了?”

        那士兵只听到有人发问,却看不到对方的身影,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视觉,艰难道:“大帅……回来……”话未说完,头垂了下去,已经气绝身亡。

        城楼的废墟中,三具荷枪实弹的僵尸从滚滚浓烟中走出,原本高悬空中的烈日此刻却被一片乌云遮盖。

        罗猎和颜天心慌忙向后方撤去,看到那三具僵尸举枪瞄准了已经死去的那名士兵,轮番射击,虽然那名士兵已经死了,可是看到这些僵尸如此侮辱死者的尸体也激起了他们的愤怒。

        颜天心举枪瞄准了僵尸的头颅,接连三枪将它们爆头击毙。

        罗猎道:“你叔叔可能回来了。”

        颜天心黯然叹了口气,看来叔叔仍然放不下权力,虽然不知新满营目前的情况到底怎样,可是从眼前来看,他和马永平的这场权力之争谁都不会是胜利者。既然走了又何必回来?原本颜天心以为叔叔是一位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情圣,可现在看来他终究还是更爱手中的权力,内心中居然有些为马永卿感到可怜。

        罗猎和颜天心的看法不同,虽然他和颜拓疆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却认为颜天心是位拿得起放得下的枭雄人物,仅仅因为权力,颜拓疆是不会回来的。现在的新满营已经不是他过去的安乐窝,马永平已经将这里变成了一个烂摊子。罗猎宁愿将颜拓疆往好处想,认为颜拓疆的回来或许是为了解救这里的百姓,毕竟这座城池是在他的手上发展壮大,他不忍心看到百姓蒙难。

        昔日颜拓疆引以为傲的坚固城墙而今已经千疮百孔,数次规模不同的爆炸已经将城墙炸出了十多个大大小小的缺口,通过这些缺口就能够进入城内。

        罗猎和颜天心选择了一个相对僻静的缺口,在没有搞清新满营的状况之前,他们并不想和任何一方发生正面冲突,更不想招来大批的敌人。

        阿诺禁不住叫了声我的乖乖,放下望远镜又拿了起来,从西门爆炸升起的火光和烟雾,他基本上已经能够判断出这次爆炸的威力,西门城楼果然保不住了。

        张长弓期待的阳光终于还是被乌云给彻底遮住了,虽然是正午,整个天空阴郁得仿佛就要夜幕降临。

        陆威霖放下狙击枪,活动了一下颈部的关节道:“胜负已定,这座城池看来已经被僵尸占领了。”

        周文虎心中黯然,马永平终究还是弃城而逃了,想想昔日这甘边富庶繁华之地大半都已沦为了一片焦土,有怎能不让人唏嘘。

        张长弓道:“驻军被赶走之后,下一步他们可能就要在全城范围内扫荡了。”

        陆威霖笑道:“我巴不得他们早点来,把这帮僵尸的脑袋当成西瓜一样打。”

        他的话刚刚说完,阿诺就捧着两个大西瓜走了上来,嚷嚷道:“吃西瓜吗?”

        几人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阿诺被笑得一头雾水,嘟囔道:“笑个屁啊,刚在地窖里找到的西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赶着跟你们分享,都没舍得自己吃。”

        张长弓道:“我去叫铁娃过来。”

        阿诺将西瓜放在了地上道:“你们吃,我去顶他一会儿。”

        张长弓叫住他道:“老于呢?”

        阿诺听他一问也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他跟你们在一起呢。”

        陆威霖道:“莫不是偷偷跑了?”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城里哪儿都不安全,也只有神仙居暂时算得上太平,老于如果想走就没必要跟着咱们一起回来。”

        阿诺跟着点头道:“老于那个人还是很厚道的,我看他不是抛弃朋友只顾自己的人。”

        铁娃的声音从另一侧响起:“师父,师父!有人来了!”

        张长弓几人第一时间向铁娃身边赶去,顺着铁娃所指的方向用望远镜望去,视野中出现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二十多人,这群人神情惶恐,朝着他们所在的神仙居而来。

        铁娃低声道:“僵尸!”他将弹弓举起,准备随时射击。

        一旁周文虎却诧异道:“大帅!”他认出其中的一人竟然是大帅颜拓疆,周文虎面前还不清楚城内发生的事情,自然想不通颜拓疆因何会在逃离新满营之后又卷土重来。

        张长弓闻言一怔,如果说这支军队中有颜拓疆在,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不是僵尸。

        他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周文虎的印证,周文虎道:“他们不是僵尸,常怀新也在里面。”

        几人说话的时候,此前不知所踪的老于头也来到了楼上,低声道:“他就是朝这边来得,他知道神仙居的下面有密道。”老于头和颜拓疆一起逃离了新满营,对颜拓疆的事情非常清楚。如果单从颜拓疆逃亡的方向来看,还不能肯定他是要来神仙居,但是结合此前发生的事情,老于头能够断定,颜拓疆必然是来此无疑。

        阿诺呸了一声道:“管他是谁,只要进入咱们的防区,老子一样将他干掉!”说话的时候望着张长弓,显然是等着张长弓的决断。

        张长弓举起望远镜又看了一会儿,他在从这支军队的行为举止来判断他们到底有没有感染僵尸病毒。

        周文虎道:“这种时候没必要对自己人下手。”

        阿诺因他的这句话而感到不满,瞪了这厮一眼道:“谁跟他们是自己人?”

        周文虎尴尬道:“我只是觉得,现在大家应当同仇敌忾……”

        张长弓挥了挥手,做了个手势道:“大家注意埋伏,不可轻易开火。”

        颜拓疆本来并不是想要逃入城内,可是在西门失守之后,到处都是僵尸,他们无法突破僵尸军团的封锁线,唯有选择向新满城内移动,暂时躲避僵尸军团的搜索,目前僵尸军团的势力基本上都围绕城墙布防,新满营的城市中心反倒是僵尸最少的地方。颜拓疆想起了此前自己的逃跑路线,虽然在他逃出城之后将出口炸毁。但是在老营盘应当还存在着另外一个出口,尽管这条地下通道中很可能有僵尸存在,但是和外面无所不在的僵尸军团相比,从地道中离去显然要容易得多,也现实得多。

        颜拓疆身边剩下得只有二十六人,包括他和常怀新在内,让他欣慰的是,城内的百姓经过这一夜的转移,多半已经逃离,驻扎新满营的士兵也有部分逃走,剩下得这些人,就只能各自为战,各安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