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生裂痕】(下)

第二百三十二章【生裂痕】(下)

        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藤野忠信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任何时候她面对自己双目中流露出的都是仰慕和爱意,而现在突然改变了,藤野忠信并不怪她,毕竟在天庙的时候是自己先抛弃了她,本以为她必死无疑,却想不到她居然可以逃出生天。

        藤野忠信道:“你只需为我负责!”他在委婉地提醒百惠,她有今日全都是拜自己所赐,身为部下就要随时做好为主人牺牲的准备。

        百惠道:“你应当知道后果,擅自散播僵尸病毒是极其危险的,你不是说目前还没有从根本上控制病毒的方法,如果病毒蔓延出去,危害的不仅仅是中华的利益,整个世界无一能够幸免。”

        藤野忠信平静道:“你无须担心,如何善后轮不到你来操心。”

        百惠咬了咬嘴唇正要继续劝说他的时候,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迫近了自己,她猛然抽出太刀,以惊人的速度刺向后方,后方并无人影,可是百惠的刀刺到中途就遇到了阻碍,凝滞在空中停止不前,百惠用力牵拉了一下,刀身如同铁铸丝毫无法撼动。

        百惠瞪大了双眸,充满了震骇莫名的光芒,她可以利用忍术隐形,而对方在她的面前竟是完全隐形的,如果不是她察觉到了身后空气流动的异样,只怕对方来到自己的身边都毫无察觉。

        百惠应变奇快,她弃去太刀向后腾跃出去,护住藤野忠信,同时弹射出一颗烟雾弹。

        烟雾弹炸裂开来,白色的烟雾弥散于空中,烟雾勾勒出隐形人的轮廓,他应当是完全赤裸的,烟雾并未马上消散,笼罩在他脸上的烟雾形成了一张烟雾面具,这张烟雾缭绕的面孔在百惠看来有几分熟悉。

        雾中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百惠正准备出声让藤野忠信先走,却听藤野忠信泰然自若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新找的帮手——蓝魔!”

        烟雾散去,蓝魔的身躯重新隐没在空气之中,他将那柄太刀横起送到百惠的面前。

        百惠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自己的刀,还刀入鞘,内心却如坠冰窟,她忽然意识到藤野忠信的野心比起自己想象中更大,而现在他似乎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藤野忠信向百惠道:“百惠,你带人去外面看看。”

        百惠默不做声,快步离开了钟楼。

        蓝魔望着藤野忠信,发现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自己的面部,不由得有些诧异道:“你看得到我?”

        藤野忠信道:“看到得未必可以相信,我这个人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

        蓝魔道:“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整个新满营只有西门还在颜拓疆的带领下负隅顽抗,其他的地方已经全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藤野忠信道:“很好!”

        蓝魔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

        藤野忠信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潜在的含义,微笑道:“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契约?”

        蓝魔不由自主握紧了双拳,手指关节发出清脆的爆响声。

        藤野忠信道:“你是不是急于摆脱我?”

        蓝魔道:“你有恩于我,我是个受人滴水之恩就会涌泉相报的人。”

        藤野忠信道:“将恩情记在心中的人,也会把仇恨记得同样清楚,颜拓疆对你的恩情比我更大吧?到最后你还不是那样对他!”

        蓝魔被他的话深深刺激到了,愤怒吼叫道:“你住口!”

        藤野忠信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蓝魔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了一张狰狞可怕的面孔,那张面孔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咬住了他的大脑,剧烈的头痛如同有人正用斧子将自己的头脑生生劈开,疼痛让蓝魔捂住头颅,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藤野忠信道:“你的命是我的,你我之间没有讨价还价,更没有平等二字,只要我喜欢,随时都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蓝魔颤声道:“我……我错了……”脑海中那可怕的面孔倏然消失,剧烈的头痛顿时无迹可寻。他擦去额头的冷汗,内心中惶恐不已。

        藤野忠信道:“有件事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给你注射的药效只能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果无法得到新的药剂,那么等待你的可不仅仅是恢复原形,所以……”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不要奢望可以逃到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

        蓝魔心中黯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是藤野忠信手中的一件武器。

        藤野忠信道:“其实人如果放低一些姿态,本可活得很好,只要你效忠于我,我可以帮你复仇,甚至可以帮你重新成为这片土地的王者。”

        蓝魔道:“明白了!”一个受人摆布的王者?

        藤野忠信道:“今日艳阳高照,正午时分你的士兵会因为强烈的阳光而进入休眠状态,所以必须加紧战事,力求在正午之前将西门拿下。”

        蓝魔道:“属下明白,绝无任何问题。”

        藤野忠信又道:“留下颜拓疆的性命,这个人我还有用处。”

        蓝魔诧异道:“什么?”问过之后马上意识到很可能会招来藤野忠信更猛烈的报复,马上又低声道:“是!遵命!”

        罗猎和颜天心终于看到了新满营的城墙,在看到新满营之前,他们已经听到了来自于新满营连续不断的交火声,城内的情况看来不容乐观,他们能够想到得最大可能就是新满营内又出现了新的僵尸病毒感染者,所以才会发生交火。

        颜天心的精神已经恢复,头痛也完全消失,这让罗猎非常欣慰,证明昨天在颜天心脑域内的那场激烈颤斗并没有对她的身体造成损伤。

        颜天心双手遮住头顶的阳光,向新满营的方向眺望,忧心忡忡道:“就算咱们到了这里,又用什么方法潜入新满营?”

        罗猎拿出那支逃生笔,熟练地在指尖旋转了几圈,然后道:“记不记得那女忍者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

        颜天心道:“隐形!”说完她摇了摇头道:“可惜咱们没那个本事。”

        罗猎道:“都走到了这里总不能回头,咱们或许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颜天心将信将疑地望着他,罗猎旋动那只逃生笔,白色的光尘瞬间笼罩住了他们的身体,颜天心发现罗猎的身影突然从她的面前消失了,低头看了看自己,同样看不到自己的身体,颜天心惊呼道:“魔法吗?”她当然知道这并非魔法,真正的奥妙都藏在那支逃生笔的里面。这只逃生笔应当释放出了某种奇特的物质,让有效范围内的人进入了隐形状态。

        “罗猎?”心上人的突然消失让颜天心感到一丝不安。

        罗猎从一旁牵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我说过,咱们要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走进去。”

        西城门下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这次的爆炸将西门层楼右侧的城墙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城门防线的士兵伤亡惨重,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随着阳光变得越来越强烈,那些僵尸军团的士兵明显开始懈怠,有些地方的僵尸士兵已经开始撤退。

        防守一方的压力自然减轻,颜拓疆正在和几名将领商量撤退的事情,他们在城楼内的会议刚刚召开,爆炸就发生了。

        地动山摇的爆炸让许多人跌坐在了地上,整个层楼都笼罩在烟尘中,颜拓疆被爆炸声震得出现了明显的耳鸣征兆,摇摇晃晃从烟尘中站了起来,看到两名部下奔向了自己,一人搀扶住他,大声说着什么,颜拓疆虽然看到他的嘴巴在不停地开合,却听不到他说话的内容,两只耳朵传来尖锐的啸响。

        手下人搀扶着颜拓疆逃离临时会议室。漫天弥漫的硝烟遮住了天空,颜拓疆看到硝烟中不停闪烁得枪火。

        一支百余人的僵尸小队已经突破了西城门的防线,他们要在阳光彻底照耀这座城池之前冲入城楼。

        蓬!又一声爆炸就在前方炸响,两名负责突围的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一只血糊糊的东西落在颜拓疆的肩头,他伸手抓起,却是一只被崩飞的耳朵。颜拓疆的听力开始缓慢的恢复,交火声从小变大,被震晕了的头脑也开始渐渐回归清醒。他看到常怀新率人朝自己的方向迎了过来,慌忙迎了上去。

        斜刺里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从烟雾中冲了出来,扑向颜拓疆。

        颜拓疆举起手枪瞄准了那意图袭击自己的僵尸的脑袋接连开枪,周围士兵也同时瞄准了那个目标,僵尸的头被射得稀巴烂,脑浆散落了一地,和常人白色的脑浆不同,这脑浆竟然是诡异的蓝色。

        常怀新大吼道:“保护大帅!”黑色的烟雾中突然冲出十多具僵尸,他们来得如此突然,士兵们来不及开枪就被扑到在地,有些虽然已经开枪,可是子弹并未射中僵尸的头部,无法对僵尸造成致命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