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生裂痕】(上)

第二百三十二章【生裂痕】(上)

        老于头推开了暗门,率先爬了上去,他先走到窗前看了看外面,神仙居的庭院内空无一人,看来烟鬼也意识到形势不妙,几个常年以此为家的老烟鬼如今也不知去向,老于头确信目前尚无危险,这才将众人请了上来。

        阿诺一上来就紧张道:“有没有药?”

        老于头道:“烟馆里面少不了这些东西。”

        趁着老于头去药房找药的功夫,张长弓给众人分派任务,大家分头检查神仙居,并在重点地段布防。

        陆威霖来到二层小楼之上,这也是神仙居的最高点,以一个狙击手的角度来看,此地位置绝佳,可以有效监测西北南三个方位,至于正东方向教给了铁娃警戒。

        陆威霖很快就感觉到形势异常,在神仙居周边一代根本没有人影出没,周围的大街小巷全都空空荡荡,新满营的百姓似乎在一夜之间都消失了。他利用望远镜搜寻更远的地方,西门位置枪声不断,火光冲天,那边仍然在发生激烈的交战。

        因为颜拓疆的撤离令,所有军民连夜撤离,正是因为这个决定造成了大部分的人员都集中在新满营的周边,中心城区反倒成为最为空旷的地方,张长弓沉稳的脚步声从后方响起。

        “怎么样?”

        陆威霖道:“战斗应当集中在四个城门附近,从枪声来听,以西门最为激烈。”

        张长弓从陆威霖的手中接过望远镜向远方看了看,他刚才已经和周文虎一起迅速搜索了神仙居周边,神仙居周围别说是人,连一条狗都没有。张长弓道:“看来城里的人已经撤退了。”

        陆威霖点了点头道:“一定发生了大事。”

        周文虎这会儿也走了过来,他惊声道:“应当是僵尸病毒爆发了,马永平无法控制住城内的情况才选择全城撤退。”

        陆威霖通过瞄准镜观察了一下外面,沉声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张长弓举目望了望正东的方向,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一片鱼肚白,黎明就要到来,根据他目前了解到的状况,只要太阳出来,那些僵尸就会寻找阴暗的地方去躲避,兴许城内的状况会有所改善,他斩钉截铁道:“就在这里等着,等罗猎他们过来会合。”

        周文虎并不缺乏和僵尸作战的经验,他提醒张长弓道:“那些僵尸害怕阳光,如果今天是个晴天,阳光出来之后,他们会寻找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躲避,那时候就是最好的突围时机。”

        陆威霖道:“要走你走,我留下来等罗猎。”

        周文虎讪讪笑了笑,他说出这番话并不是自己要逃离的意思,经历了那么多事,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在新满营他并无牵挂。

        张长弓道:“清点一下武器,看看咱们有多少可用的弹药,咱们必须要坚守一段时间,如果明天日出之后罗猎他们仍然没有过来会合,咱们就想办法离开新满营。”

        虽然决定等待,可是也不会无休止地等待下去,毕竟张长弓目前不是孤身一人,他还需要对整个团队负责。为了罗猎和颜天心,而不顾一切地将所有人的生命置之不顾,那是极端不负责的行为,张长弓不可以这样做,内心中暗暗做出了决定,如果明天日出之后,罗猎他们仍未到来,他会让其他人先行撤退,自己再留下来多等两日。

        对他们来说也并不全都是坏消息,宋昌金在神仙居内经营这么多年,不止是那条密道,单单是神仙居下面就有许多的密室,这其中多半储存着福寿膏,这对宋昌金而言意味着巨大的财富,这其中居然还有一间小型的军火库,枪支弹药储存颇丰,甚至连重型机枪和烈性炸药一样不缺,别说是张长弓,连熟知城内情况的周文虎都对此感慨不已,宋昌金果然不是普通人物,居然藏得如此之深。

        阿诺照顾玛莎吃药休息之后,张长弓叫上老于头一起掩护阿诺在周围一带布置炸药,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僵尸发现了他们的藏身之地大批袭来,他们可以利用炸药对来袭僵尸造成重创。

        一切布置完毕之后,天色已经蒙蒙亮,陆威霖活动了一下手脚,再度观察瞄准镜的时候,从视野中看到了一具僵尸,这僵尸应当是脱离了队伍,蹒跚走在通往神仙居的道路上,血红色的双目呆滞无神,双手中端着一柄步枪,走上几步就张开嘴巴,嘴巴开得很大,正常人决计无法开到这样的程度。

        僵尸抬起头居然望向东边最亮的地方,凝视良久并没有任何畏惧光芒的表现。

        陆威霖心中暗奇,这僵尸居然不怕光?这就麻烦了,岂不是意味着这些僵尸在白天仍然要在新满营的大街小巷内横行无忌?陆威霖瞄准了僵尸张开的大嘴,果断扣动了扳机,子弹瞬间掠过三百多米的距离,从僵尸张开的大嘴中射了进去,然后又从它的脑后钻了出来,僵尸直挺挺倒在了地上,手足不断抽搐着,东方的天空开始露出一丝红意,朝阳即将从地平线升起。

        望着紫红色的朝霞,颜拓疆从未感觉到像现在这般亲切,旭日东升,群魔退散,这些畏光的僵尸应当会选择散去,现在的战局对己方明显不利,此消彼长,僵尸的数量在迅速增加,甚至可能超过了正常的士兵,颜拓疆期盼着太阳早一点出来,这些怕光的僵尸很快就会寻找阴暗的地方藏起来,而新满营幸存的军民也就获得了逃离这里的最好机会。

        常怀新和几名将领来到颜拓疆的身边,他肩头染血被流弹所伤,其余几名将领看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受了伤。颜拓疆看到众将的样子心中一时间也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好,酝酿了一会儿方才道:“大家辛苦了。”

        常怀新道:“大帅,咱们只怕守不住了!”身为军人他们并不害怕战斗,可这次他们面对得并非普通的敌人,常怀新不知别人怎样想,他是宁愿战死也不愿变成僵尸的。他的家人早已转移,想起自己答应了儿子要尽快赶过去跟他会面,内心中顿时一阵难过,局势的险恶远超他们每个人的想像,兴许这次走不了了。

        颜拓疆并没有嫌弃常怀新说丧气话,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那些话根本就于事无补,现在最需要得是直面现实而非粉饰太平。

        颜拓疆道:“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只要太阳升起,咱们就还有机会。”

        他的话刚刚说完,久违的阳光就从东方的地平线露出,金黄色的晨光瞬间笼罩了整座新满营,然而颜拓疆所期待的战局改变并未到来,僵尸军团在太阳出来之后行动开始变得缓慢,战斗效率也因此而低了不少,但是并未出现主动撤退的现象,和以往接触到的僵尸完全不同,这些僵尸并不怕光。

        颜拓疆在得到最新战报之后,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如果僵尸军团没有撤退,根据眼前的战况,己方应当坚持不到晚上。他们必须要做好撤退的准备了,颜拓疆吩咐下去,如果能够多坚持一刻就是一刻,只要他们坚持住这最后的防线,仍然羁留在城内的百姓逃生的希望就更大一些。

        颜拓疆下令的时候不时抬头望向天空,在常怀新看来,颜拓疆应当已经失去了主意,抬头望天可能是期盼上天能够在最后关头出现奇迹吧,常怀新对这场战争并不乐观,包括他在内的多半将士都认为这是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随着太阳的生气,那些僵尸的进攻有所缓和,虽然他们并没有躲避光线,可是强烈的阳光仍然让他们的身体产生了一些变化。

        鏖战了一夜的守城士兵也终于能够得以喘息,颜拓疆让部下趁着这个机会尽可能地恢复体力,同时护送城内的最后一批难民离开西门。召集心腹将领将最后的撤退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两点之后无论情况如何,他们都将率领全军撤离这座城池。

        不过在撤离这座城池之前,他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旭日东升的时候,藤野忠信再次登上了钟楼,暮鼓晨钟,今日的古寺已经无人敲钟,古寺的周围已经撤了个干干净净,藤野忠信伸手抚摸着青铜大钟上面的铭文,脑子里却想起天庙中的情景。

        “你为何要这样做?”百惠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藤野忠信轻轻在大钟上拍了拍,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百惠道:“城内的病毒爆发是你一手造成,你有没有接到社长的命令?”

        藤野忠信缓缓回过头去,双目静静望着百惠,自从这次她回来,就觉得她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藤野忠信说不出具体改变的是什么,可是总觉得百惠和过去不同,从百惠的目光中他看到了质询和不解,甚至他从中还找到了被她可以掩饰的愤怒和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