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隐形人】(上)

第二百三十一章【隐形人】(上)

        暴风雪之中,火狐再度从苍狼的压制中逃出,利用灵活的身法和苍狼纠缠着。

        苍狼和火狐都已经拿出了自身的全部力量,一番激烈的颤抖后,彼此分开了一小段距离,喘息着对峙在暴风雪中,火狐深蓝色的双目中充满了怨毒和不甘,它抖落了身上的雪花,竟然发出人声:“罗猎,我要让你后悔终生……”

        火狐的身躯燃烧了起来,成为雪中熊熊燃烧的烈火,那团烈火瞬间被暴风雪湮没,而颜天心脑域中的风雪世界突然陷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巨型甲虫已经远远甩开了追击它的队伍,而它的头颅却开始变得红亮,罗猎一手抱住颜天心,一手抓住甲虫背后的甲纹,试图通过意志力向甲虫传达下降的命令。而另一个相反的命令同时侵入了甲虫的脑域,甲虫的意识领域中两个不同的命令在拼命争夺着。

        甲虫的身体迅速发热,它巨大的身躯开始变得红亮起来,罗猎已经意识到不妙,他第一时间抓住了那支几度挽救他生命的笔触发了逃生装置。

        甲虫的躯体在高空中爆炸开来,这来自于身体内部的爆炸将甲虫炸得四分五裂,在空中燃起了一团烈焰,罗猎知道这是因为龙玉公主和自己争夺甲虫控制权导致的后果,甲虫的身体虽然强横,可是它的脑域世界远不如人类更加坚固和复杂,这来自于脑域内部的激烈交锋已经让它无法承受,最终选择了自毁。

        罗猎的本能反应让他和颜天心再次死里逃生,甲虫的自毁引发的剧烈爆炸开始之时,在罗猎和颜天心的身体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圆球,爆炸引发的气浪将这个圆球推向远方,罗猎感觉犹如腾云驾雾般向远方飞去,低头望去,下方的景物迅速向后方倒退,罗猎估计甲虫爆炸带给他们的推力将圆球的时速送到了百公里以上,颜天心如果不是处在昏迷之中一定会因眼前的刺激场景而尖叫。

        铁血营的士兵表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甚至比他们未被感染之前更加的强悍,来自于铁血营内部的炮火将前去清剿的军队打得一片混乱,四起的狼烟中,两支由僵尸感染者形成的军团分别向西向南发起了冲锋。

        负责清剿的军队在铁血营周边的路口已经筑起了临时工事,铁血营的西门朝着大路,这里也是正面战场,压力最重,三辆卡车鱼贯而出,因为卡车带着篷布,所以看不清其中到底藏有多少人,看到卡车出现,防守方马上下令射击,防守士兵依仗临时修起的掩体向最前方的汽车展开射击,卡车的驾驶室内只有一人,他脸色青灰,双目赤红,加足油门向前方掩体冲去。

        密集的弹雨射中了卡车车体,车头部受损最重,被子弹打得如同蜂巢,驾驶室的前挡风玻璃被子弹射得粉碎,无数子弹射击在驾驶者的身上,他的身体因为受到子弹的不断冲击而剧烈颤抖着,卡车仍然继续向前方驶去,直到那驾驶者的头颅被射得稀巴烂,卡车失去控制偏离出路面歪歪斜斜驶向一旁,撞击在右前方的一所民宅之上,卡车因这次强烈的撞击发生了爆炸,火光中第二辆卡车又冲了过来。

        这种不要性命的战术让防守方心惊不已,面对第二辆主动送死的卡车,他们唯有用迅猛的火力继续攻击,要在卡车冲撞在掩体之前将之击毁,这辆卡车显然要比刚才的那辆冲得更远,不过仍然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被迅猛的火力击中了油箱,卡车在爆炸中四分五裂,而没等防守方获得更多的喘息机会,第三辆卡车又亡命冲来。

        所有的枪火瞄准了这辆卡车,接连两次摧毁了敌方的进击,让这些防守的将士已经涌现起强大的信心,枪弹织成的火力网向第三辆疯狂冲来的卡车射去,在前两辆卡车的掩护下,第三辆卡车顺利冲到防线五米的范围内,被射中的卡车发生了爆炸,这次的爆炸比起此前的两次威力大了无数倍,原来这辆卡车后面的车厢内装满了炸药。

        铁血营的僵尸不但拥有着勇往直前的无畏精神,还懂得合理利用战术,先利用两辆空卡车引开防守方的注意,在这两辆卡车的掩护下,装满炸药的卡车方才得以成功推进到有效爆炸距离,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爆炸藏身在掩体后的士兵无法逃过爆炸的冲击。

        这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将用做掩体的沙包炸得四处纷飞,藏身在掩体后方的士兵死伤惨重。爆炸过后,从铁血营内六辆装满僵尸士兵的卡车向外冲出,僵尸军团的全面反攻正式开始。

        从南门突破的僵尸人数并不算太多,总数不到五十人,这支队伍表现得非常谨慎,只是盘踞在南门处和路口的防守士兵谨慎交火,与其说他们是在寻求突破,还不如说是在故意消耗防守方的火力。

        防守方很快就意识到对方的这种开火更像是挑衅,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可言,现场指挥官下令不可中了敌方的奸计,除非对方进入有效射程,否则不可盲目开火。

        南部的这道防线也是仅次于西门的重点,他们特地调来了两门火炮和六挺机枪,其余的火炮尚在增援途中,只要布防到位,到时候数十门火炮会同时发射,可将铁血营夷为平地。

        几名炮手正在准备,主炮手的脸色突然变得诡异,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人封住,他拼命挣扎,想要引起周围同伴的注意,可是周围战友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无人留意到他发生的事情。主炮手听到自己颈椎碎裂的声音然后软绵绵倒了下去,周围士兵看到他突然倒在了地上方才意识到出了事,一个个慌忙围了过来。

        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这名突然倒地炮手身上的时候,负责另外一门炮的主炮手感到后心一凉,捂住胸口,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汩汩流出,抬起手看到手掌上的鲜血他方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从后心刺穿了身体,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趴在了火炮支架上。

        两名炮手离奇死亡,众人还未搞清状况,几名机枪手也先后罹难。

        周围士兵毛骨悚然,难道是遇鬼了,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敌人现身,为何他们的主力射手却先后身亡?恐慌的情绪在士兵内部蔓延着,就在众人到处寻找可能隐藏敌人的时候,南门那支五十人的僵尸军队开始展开了进攻,防守一方慌忙展开反击,而就在此时,一颗手雷掉落在士兵的队伍之中,关键时刻一名士兵勇敢地冲了上去,用身体将手雷盖住,手雷的爆炸将那名士兵炸得血肉横飞。

        虽然这士兵死得极惨,却用他自身的肉体护住了周围的同伴,可是他们的磨难却未就此渡过,一颗接着一颗的手雷掉落在他们的阵营中,爆炸接二连三的响起,士兵被炸得哭爹喊娘,更可怕得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手雷是自己人无意中掉落还是敌人扔过来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战斗打响却看不到敌人,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所有士兵马上就认清了一个事实,他们在被动挨打,他们正在遭受屠杀。

        一支机关枪调转了方向,近距离向士兵们发动了射击,防守方刚才就已经被手雷砸得摸不着头脑,而机枪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扫射更是让他们斗志全无,没有人操控机枪,机枪却鬼使神差地开始射击,密集的子弹倾泻在士兵们的身上。

        防守方士兵再也没有恋战下去的勇气,他们哀嚎着向远方逃去。

        五十名荷枪实弹的僵尸从南门杀出,他们端起武器瞄准逃走的士兵射击,在他们的概念里绝没有穷寇莫追的概念,血腥的味道让他们兴奋,屠杀让他们快乐。

        喷射出火焰的机枪从掩体上缓缓升起,漂浮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机枪仿佛有鬼魂附身,追逐屠杀着那些逃跑的士兵。

        一颗子弹朝着机枪的方向射去,一朵蓝色的血花迸溅在虚空之中。

        射出这一枪的士官也看到了那朵血花,他愣住了,本来他是想瞄准那挺机枪,可惜他的枪法不够精准,终究还是错失了目标,机枪在此时已经射完了全部的子弹。

        掌控机枪的并非是鬼魂,而是身体因注射药物发生异变的马永平,马永平为了活下去选择与日本人藤野忠信合作,在他看来自己的抉择无异于和魔鬼签订了契约,从此命运再也无法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马永平最初接受注射药物只是权宜之计,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药物会带给自己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体能在短时间得到数倍的强化,他拥有了隐形的能力,变成了一个隐形人,刚才的子弹射穿了他的肩膀,可是伤口很快就开始自愈,在此之前,马永平是想象不到的,在身体改变的同时,他的性情也在发生了改变,这改变非常的奇怪,他变得憎恶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名字,最初他一度抵触蓝魔的称号,可现在他认为蓝魔要比马永平顺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