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清醒些】(上)

第二百三十章【清醒些】(上)

        常怀新毕竟亲历南阳大街和西门的两场战斗,这士兵的禀报和他的所见不符,他厉声追问那士兵到底是不是看花眼了。

        此时颜拓疆抬头望着天空,内心涌现出深深的悲哀,人果然不可以与天斗,因为不甘心,自己在安顿好马永卿之后又悄然返回新满营,他想要拿回失去的一切,想要报复马永平人,让他得到应有的下场,却想不到情况非但没有因为他的重新夺权而好转,反而变得越发恶劣,一切都是天意,从龙玉公主的棺椁被送回故里,就注定了一场空前灾难的到来。

        常怀新在问明情况之后重新回到颜拓疆身边,低声道:“大帅!”

        颜拓疆伸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低声道:“传令下去,组织全城向东撤退。”

        常怀新表情愕然,不明白他因何如此果断地要放弃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根基之地。

        颜拓疆生意中充满了无奈和不甘:“这场劫难注定要来,咱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伤亡和损失,趁着那些僵尸没有攻破防线,让百姓先撤吧。”

        常怀新道:“往哪里撤?外面也不太平。”

        颜拓疆又叹了口气道:“东边应该好一些,往东走吧,分出一部分军队护卫百姓,其他的人全都留下,如果不能将这些僵尸清除,那么遭难得绝不仅仅是我们。”

        从颜拓疆充满悲情的话语中常怀新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过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道:“大帅,只要调动城内所有的重型武器瞄准铁血营,同时在铁血营周边范围内布雷,争取将他们全歼……”看到颜拓疆阴沉的脸色,常怀新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其实他的提议和此前马永平的做法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同样是采取杀光政策,非常状况下唯有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应对方法,然而他也清楚斩草除根并没有那么容易,马永平雷厉风行的残酷手段已经达到了极致,可现在仍然有漏网之鱼,而且这些僵尸病毒的感染者似乎比起之前的那一批更加厉害了,他们居然会使用武器,想起位于铁血营内的军火库,常怀新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颜拓疆察觉了他的慌张,追问道:“你怎么了?害怕了?”

        常怀新道:“大帅还记得铁血营内的军火库吗?”

        颜拓疆的脸色骤然改变:“怎么?还没有迁出去吗?”

        常怀新点了点头道:“没有完全迁出。”

        新满营的气氛诡异而紧张,在颜拓疆下达了全城撤离的命令之后,百姓们拖儿带女地开始从南门撤离,颜拓疆让士兵隔离出一片相对安全的区域,这条路线成为新满营居民的首选撤离路线。

        新满营的原住民并不多,大都是后来迁移过来的,所以他们故土难离的不舍感并没有太过强烈,当然这也和他们连日来遭受的担惊受怕有关,多半人在马永平戒严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逃离新满营的念头。

        城头变幻大王旗,新满营的当家人换来换去,老百姓可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如何能够好好活下去,怎样茶能保证家人的平安。

        就在新满营城内居民争先恐后地逃离这座城池的时候,位于新满营西北角的一座古寺内却仍有人在,留守古寺的并非僧人,这里的僧人也未能免俗,在得到撤离许可之后,古寺内的六名僧人第一时间逃了个干干净净。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钟楼之上,静静眺望着远方,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新满营百姓撤离的情景。雨已经停了,这本该宁静的深夜因全城撤离而变得格外躁动。

        藤野忠信望着逃亡的人群,人们手中的火炬和灯烛从北到南形成了一道流动的灯河,蓝魔已经发动了,率先发难的是铁血营的军队,这只是一个开始。藤野忠信冷峻的面孔之上突然流露出些许的诧异,然后他猛地转过身去,看到了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的百惠。

        藤野忠信并没有料到百惠能够从天庙逃出,内心的错愕多过惊喜,虽然他也不希望百惠死在那里。

        百惠深深一躬道:“属下来迟!”口中致歉,心中却因为藤野忠信的无情摒弃而凉透。

        “逃出来就好!”藤野忠信欣慰道,他本想追问百惠是如何逃离天庙困境的,可话到唇边却又打消了念头。

        百惠道:“城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藤野忠信道:“不用担心,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百惠双眸之中流露出一丝惊愕的神情,咬了咬樱唇道:“百鬼夜行?”

        藤野忠信没有说话,讳莫如深的笑容洋溢在他的脸上。

        罗猎操纵甲虫寻找力量相对薄弱的地方逃离,正南方的那群僵尸成为了首选,事实上他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在那群僵尸的两翼,又有两支天庙骑士的队伍向他们包抄而来。

        巨型甲虫宛如一头坦克冲入了僵尸阵列之中,六条利足同时发难,宛如绞肉机般绞杀了靠近他们的僵尸。巨型甲虫的战斗力极其强悍,这群僵尸在它的面前形同无物,甲虫摧枯拉朽般杀出了一条血路,在侧翼天庙骑士包抄过来之前冲出了僵尸的壁垒,然后迈开步子,向正南方向高速逃去。

        颜天心转身回望,看到那些怪物瞬间已经被他们甩开,心中仍然不相信这个事实。

        罗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龙玉公主的影响,罗猎暗叫不妙,龙玉公主第一次侵入他的脑域是趁着他缺乏防备,而这次侵入他的脑域却是在他分神控制甲虫之时。

        龙玉公主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要么罗猎放弃对甲虫的控制全力和她的意识想抗衡,如果罗猎坚持控制这只甲虫,那么他的防守力会有所减弱,而龙玉公主就有了控制罗猎脑域的机会。

        罗猎低声道:“我坚持不住了!”颜天心从他的目光中已经知道罗猎即将失去对甲虫的控制,她暗叹不妙,罗猎竟在这个关键时刻出了问题,她从甲虫的背上站起身来,沿着甲虫的后背向后方奔去,扬起手中的镭射枪,镭射枪通过这段时间的蓄能已经回复了一定的能量,咻!的一道红色光束射中了一名向他们靠近的天庙骑士,颜天心奔跑的速度丝毫不停,抬脚就将那名天庙骑士从马背上踹落下去,抢了他的坐骑,抓住马缰用力一抖,骏马和甲虫平行奔跑。

        那甲虫此时渐渐失控,一双后足用力一蹬,身躯立起,罗猎沿着甲虫倾斜的背部向下跑了两步然后腾跃出去,稳稳落在了颜天心的后方。

        甲虫的身体重新落在地面之上,它的触角几乎直立,显然已经忘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锁定改变方向朝着它右侧驰骋的罗猎和颜天心,发足狂追上去。

        罗猎一手揽住颜天心的纤腰,右手将一颗手雷朝着身后丢了出去,手雷的爆炸让甲虫刚刚提起的速度有所停顿。

        颜天心不清楚罗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声道:“怎么了?那甲虫突然就失控了?”

        罗猎还未来得及回答,颜天心却陡然发出一声惊呼,却见他们的前方,一个瘦弱苍白的小女孩迎着马头站立着,眼看就要被高速狂奔的马蹄踏到,那小女孩惊得面无人色,颜天心处于本能的反应用力勒住马缰,胯下坐骑因为她的全力牵拉,前蹄猛然扬起,骏马近乎直立,险些将马背上的两人甩出去。

        而此时周围的僵尸蜂拥而至,它们撕扯着那匹坐骑,罗猎和颜天心不得不从马背上跳下来,颜天心手中镭射枪接连发射,将靠近她的僵尸爆头。

        罗猎扬起手中太刀左劈右斩,下手坚决果断,毫不留情。他算准了这些怪物对自己心存忌惮,所以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保护颜天心和进攻中去。说来奇怪,他在僵尸群中搏战了那么久竟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疲惫,反而越打越是有力,仿佛变成了一台永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

        颜天心在罗猎的掩护下尽可能减少镭射枪的使用,尽量以手枪来射杀靠近她的僵尸,她心中明白,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只强悍的巨型甲虫,在罗猎失去了对甲虫的控制之后,那甲虫重新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甲虫不顾一切地向他们冲去,全然不顾它的前方还有僵尸,不少僵尸因为闪避不及而被甲虫踩踏致死。甲虫宛如一辆推土机,从僵尸群中强行推出一条血路。

        颜天心举枪刚刚射杀一具僵尸,又有一具僵尸踩着同伴的肩膀腾跃而起,居高临下向颜天心扑来。罗猎眼疾手快,手中长刀横削而过,划出一道冷电,将那僵尸齐腰斩断。

        颜天心举枪再次射击之时,眼前一晃却又出现那可怜兮兮的红衣小女孩,这小女孩像极了龙玉公主,可模样却比龙玉公主小得多,看样子不超过十岁,她期期艾艾叫道:“姐姐……”

        颜天心内心一颤,这一枪就再也射不出去,片刻的恍惚却造成防守上的疏漏,两具僵尸同时向她扑了过来,罗猎慌忙将她护住,手起刀落,刀锋先后斩落两具僵尸的头颅,同时大吼道:“天心,你清醒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