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生死战】(上)

第二百二十七章【生死战】(上)

        这次的敌人拥有着良好的耐性,鬼獒持续叫了一个小时却仍然没有发动进攻,罗猎分析了对方存在的可能,一是跟他们打心理战,利用鬼獒的叫声来制造心理压力,二是存在他们没有准备充分的可能,或许还在等待强援的到来。

        阿诺重新检查了一下此前布下的雷阵,确信没有大的疏漏,回到卡车旁向罗猎通报状况。

        罗猎道:“希望不需要引爆最好。“如果到了引爆炸药的那一步,就证明敌军已经攻到近前,他们很可能要面临一场贴身肉搏战,那种状况下,他们很难做到全身而退。

        阿诺道:“我还留了一些炸药,只要咱们逃入通道,就能将通道的入口炸毁。“他说得虽然乐观可内心并不这样想,朝着端坐在机枪旁时刻严阵以待的陆威霖看了一眼道:“难道咱们就一直这样等下去?“

        张长弓道:“等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等得时间越久,咱们挖开通道的可能就越大,能不打还是不打!“他转身进入院落之中,帮忙挖掘去了。

        罗猎拿起望远镜,看到远方黑压压的阵列之中似乎有一簇鲜艳的红色在闪动,那红色并非火焰,罗猎眨了眨眼睛,确信不是自己因视觉疲劳而产生的错觉,条件所限,他就算将望远镜的倍数调到最大,仍然无法看清那红色到底是什么。

        脑海中却陡然浮现出一张苍白的俏脸,他似乎看到龙玉公主正朝着自己露出阴测测的冷笑,罗猎慌忙守住本心,试图驱散这突如其来钻入脑海中的幻象,可是他并未成功,龙玉公主的面部轮廓在他的脑海中变得却越来越清晰。

        罗猎对自己的意志力非常自信,在吸取慧心石的能量之后,他已经能分辨出脑海中的影像究竟是来自于自己的想像还是来自于外界的干扰,这次无疑来自于后者。

        其实在颜天心多次产生幻象之后,罗猎就已经产生了警觉,这位始终没有真正露面的神秘人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利用这种力量侵入他人的意识,罗猎和颜天心意志力都非常强大,罗猎先是在吴杰的引领下学会了调息吐纳之术,而后又蒙父亲授予智慧种子,刚刚又在天庙得到了慧心石,这种种机缘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所以罗猎才能够够轻易挫败藤野忠信的摄魂术,纵然如此,现在仍然有人可以将影像清晰传达到他的脑域,可见对方的精神力何其强大。罗猎能够感觉到对方也尝试进入自己的脑域深处,罗猎来自本心的意识抵御着对方的侵入。

        龙玉公主稚嫩的俏脸充满着和她实际年龄不符的仇恨,罗猎并不理解这种仇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释放了她,如果不是自己凑巧进入了九幽秘境,兴许龙玉公主依然被禹神碑镇在那黑暗冰冷的地底深处。她非但不知道感恩,居然恩将仇报。其实罗猎明白,纵然自己没有进入九幽秘境,秘境中的火山早晚还是要喷发,只是不知道火山爆发后熔岩会不会将龙玉公主的尸体熔化掉,其实世上的很多事注定要发生。

        “你们都要死!“龙玉公主字字泣血道。

        罗猎推测出她对自己的仇恨很可能源自于那颗慧心石,按照宋昌金所说,慧心石是昊日大祭司转生复活的关键,现在慧心石中的能量被自己吸收,也就是说昊日大祭司已经没有了复生的机会,从龙玉公主生前亲手设立转生阵来看,她对这位师父的感情极深。如果龙玉公主能够复活,那么她重生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启动百灵祭坛上的转生阵,帮助昊日大祭司复活。

        罗猎无所畏惧,他强大的内心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力量,这力量将龙玉公主的幻影一点点逼出他的脑域,龙玉公主俏脸的轮廓开始变得扭曲模糊,最终因无法承受罗猎强大的意志力而如镜子般破碎,碎裂成千片万片,又分裂成为沙尘,随风而逝,消散于罗猎的脑海,丁点不剩。

        罗猎忽然意识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龙玉公主的监视下,他不知龙玉公主现在是否已经复生,内心中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正在迫近。

        被张长弓替换下来的老于头来到了外面,向众人汇报一个好消息,地道应当就快挖通了,估计一个小时后就能够将最后的一段挖开。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大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如果敌方在一个小时内还没有发动进攻,那么他们就能够不费一枪一弹离开这险恶之地。

        罗猎却没有那么乐观,内心的危机感变得越来越迫切,他向众人道:“大家准备,我想,他们的进攻就快开始了!“话音刚落,对方的全面进攻已经展开。

        率先发动进攻的是西方的敌军,负责打头阵充当先锋的是近百头鬼獒,这些鬼獒行进的速度犹如闪电,转瞬之间已经进入射程。

        陆威霖早已子弹上膛,等待得就是这一刻,冷静扣下扳机,马克沁机枪宛如一头猛兽般吼叫了起来,伴随着火舌突出枪口,密集的弹雨向前方倾泻而去,突突突的射击声中,子弹纷纷射入鬼獒群。

        瞬间已经有十多只鬼獒中弹倒下,弹雨却未能吓退它们,凶悍的鬼獒爆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嚎叫,它们蛇形前进,尽可能躲避射击,在枪林弹雨中穿行。

        与此同时,老营盘的正北和正南方向各有两只队伍开始向老营盘靠近。

        颜天心透过步枪的瞄准镜放大敌军的阵列,这竟然是一支机动部队,拥有三辆越野车,数十辆摩托车,随着他们的不断接近,从车上的徽标来看应当属于新满营的部队。

        颜天心的内心中充满了诧异,阿诺和老于头两人过来支援,颜天心扣动扳机,子弹咻!的一声射了出去,在暗夜中划出一道笔直亮丽的火线,正中站在越野车上的那名指挥官的头颅,脑浆四溅,指挥官的尸体从越野车上栽落下去。

        颜天心重新将子弹上膛,这次瞄准得是汽车轮胎,一枪命中,那辆汽车歪歪斜斜向左侧撞去,将并排行驶的汽车直接撞翻。阿诺和老于头两人也开始瞄准远处射击,率先铲除的是汽车和摩托车,只有将这些机动车辆剪除,才能够让对方的整体进攻速度慢下来。

        颜天心冷静叮嘱道:“瞄准摩托车的油箱射击!“说话间,又是一枪射出,子弹准确命中了一辆行进中的摩托车,弹头正中油箱,摩托车爆炸开来,火光冲天,爆炸引起的冲击波让车上的三名驾乘者被掀上了夜空。

        夜空也因此而变得明亮了起来,铁娃守住的北面相对平静,张长弓前来增援的时候,发现玛莎已经到了,在房内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她感觉好了一些,生死关头,同伴们全都投入到战斗之中,她当然也要尽一份力。

        看到张长弓到来,玛莎道:“张大哥,你快去帮忙挖掘,这边目前还没有状况。“所有人投入战斗之后,现在负责挖掘的只有周文虎一个,挖掘进度必然受到影响,张长弓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远方,看到远方的敌人虽然开始移动,不过速度极其缓慢,应当是一群僵尸病毒的感染者。他向铁娃道:“你帮忙挖掘,我在这里守着。“

        铁娃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马永平站在屋檐下呆呆看着外面的雨,这场雨已经下了大半天了,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在他的记忆力近几年里甘边都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雨,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或许是下雨的原因吧,今天的心情格外感到郁闷,派出去的周文虎没有消息,甚至连那群日本人也没有回来。他之所以选择和藤野忠信合作,是因为亲眼见到了藤野忠信鬼神莫测的能力。

        他对藤野忠信是有信心的,可是这种信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就要垮塌,马永平不由得开始怀疑,兴许藤野忠信本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雨一直下,马永平因这场雨而纷乱如麻,确切地说让他心乱的不止是雨。这两天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马永卿,想起自己和她的过去。他一直坚信,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渴望出人头地,他奋斗努力的初衷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是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安定而稳定的生活,可在他费尽辛苦终于实现了自己目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可以共享这一切的人。

        他曾经面临抉择,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他就做出了抉择,选择权利而放弃了爱人,在颜拓疆带马永卿离开之后的这段时间里马永平感觉内心空空的,他开始考虑自己因何要放弃,为何要做出这样的选择,现在他忽然明白,吸引自己的不仅仅是权利,还有一个诱因,是因为他意识到马永卿的改变,她已经不再是昔日的那个她,她已经变心了。

        心念及此,仿佛有人用刀狠狠捅在他的心头,马永平感到一阵隐痛,最为悲哀的是,他的这种痛只能自己感受,甚至连一个倾吐的对象都没有。在他的内心深处没来由感到一阵恐惧,这恐惧来自于孤独。高处不胜寒,虽然他最后终于逼迫颜拓疆说出了秘密金库的所在,解决了军饷,避免了将士的哗变,可是以后呢?这样的太平景象能够维持多久?为了清除城内的僵尸病毒感染者,他大开杀戒,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